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3做了三十年古玩人,教你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行货”

jellybean 2022-02-17 19:20:22 故事摘抄 389 ℃ 0 评论

3做了三十年古玩人,教你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行货”前文:做了三十年古玩人,教你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行货”

“这才对嘛。”伊山羊大笑着端起酒杯说道:“好,今天我老羊就托个大,认了你这个侄女儿。”然后一仰头,将杯中白酒喝了干净,朝小兔招呼道:“给叔满上……”

小兔笑眯眯的给他倒上酒,看神情倒是亲密了许多,虽然看起来还有些戒备,倒也不是刚才那招牌式的微笑了。

“老鱼,你混到死也是个孤家寡人的命。”他举着酒杯朝我咧嘴,“小太爷不仅娶了个好媳妇儿,这次刚进山东就又得了这么如花似玉的大侄女儿,你可羡慕不来吧?”

“闺女,来来来。”他说着就站起身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一起吃……”

“伊叔叔,这可不合规矩。”小兔赶忙摆手,“晚辈在这里伺候着您二位就可以了。”

“行了……”我赶忙摆手阻止伊山羊继续胡闹,“别难为人家孩子了。兔子,你忙你的去吧,我们哥俩好久没见了,说会儿话,我们自己张罗就成。”

小兔一脸的如蒙大赦,朝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赶忙说道:“那行,铁师父你可要陪好我伊叔,我就先下去了。有事儿您喊我。”说罢赶忙开门出了包间。

“呵呵,几天不见,羊爷倒是更大方了。”我举着杯跟他碰了一下,“就连随手打赏的玩意儿都是真金白银啊。”

“干杯干杯干杯……”他吐掉嘴里的虾壳儿,一脸蛋疼的说道,“黄金身外物,富贵浮云事。”他举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我笑着摇摇头,小兔肯定不会把他送的那个大戒子当做一回事儿,因为这号东西,路边摊儿的假货五块钱就可以买一串。毕竟没有人会像我眼前这主一样,把那么大个金镏子随手送人。

“你小太爷活的潇洒,凡事不求个明白,只求个洒脱舒爽。”我夹了一筷子海参,放到嘴里嚼着,海参那脆滑的口感让我心情好了一点儿,“要不羊爷您身上要是还有什么像那样的小零碎儿,再赏小的几件儿呗?”

“我的玩意儿还能入了你铁家小太爷的法眼?你还缺这些个小东西啊?你们姓铁的还真都是拾破烂的,这世界上还有你不要的东西没?”许是吃饱了,他打了个饱嗝。混不在意的抹抹嘴巴。顺手叼了从我口袋里搜去的白将。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紧接着从鼻孔里喷出两道烟柱,白了我一眼。

“我这次来,其实就是为了活个明白。”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寂寥寂寥的,看着他藏在烟雾中的瘦脸,让我一阵恍惚。“我家老爷子是怎么死的,你也应该知道一点。”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肯收了个那么晦气的东西。

算起来,伊山羊的父亲应该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批被国家收编的考古人员。现在说起来应该算是挺传奇的一个故事,伊山羊祖上都是吃手艺饭的,说白了就是以盗墓为生。到了他父亲那一代却是被国家招安了,跟了某个考古队,一身的本事也算卖给了国家。直到有一年忽然有人捎信来伊家,说老头在某次考古活动中遇难了。尸骨无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几年,伊山羊的母亲也郁郁而终。独留了伊老羊带了一个妹子在这个世间艰难的挣扎。这些年境况倒是好了很多,搞古董让他赚了不少钱。

他父亲当年的事具体细节我是不清楚的,只知道当年他出事的时候探掘的是一个战国墓。因为牵扯到一些机密,恐怕是连他自己都不会知道太多。

前些年,经常与他下乡打小鼓,发现他对什么瓷器珠宝之类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有青铜器还有一些战国小玩意儿。所以我们一起敲小鼓倒是没有什么冲突。 后来才隐隐觉得他对战国器的爱好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难道那东西真是从闵王台出来的?”我的眼眉突地一跳,感觉到事情可能有点儿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了。我有点儿不确定的看着他。

“没错!”他吐了一个烟圈儿,朝我点点头,“这些年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那个地方。”他伸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布包,与他身上的衣服相比,这个布包倒是干干净净,尽管有点儿老旧的样子。缎蓝色四四方方的,里面不知道包了什么东西。

“这是我从院里偷出来的东西。”他把椅子用屁股使劲儿的往我这边挪了挪,递给我,我赶忙擦擦手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布包,里面是一个牛皮纸封面的日记本。上面的用端正的小楷签了个人名,签的三个大字----伊笑升。

“这是老爷子的日记?”我看着这笔记本有些吃惊。伊山羊点点头,继续抽烟,有些萧索的看着我翻弄着笔记。

伊笑升,便是伊山羊的父亲。那位为国家发掘了无数古墓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那位,这位老头我只是听行里一些老家伙们偶尔提起过。大致上也就是说,这个人是有真本事的,诸如一些搬山卸岭的传奇故事。要不是他是伊山羊的父亲,我也就把那些故事当做真的故事听了,今天居然见到他本人的日记,不由得有一些兴奋,因为传说中的考古专家的日记对我们这些人来讲,那是很珍贵的经验财富。

我小心翼翼的翻开这本32开的老笔记本,里面的纸张已经微微有些发黄,老式钢笔在上面写出的字已经变色,的确是二三十年前的东西。我翻开扉页,上面写着一行字,“87201考古队留念。” 看来这个数字就是当年伊老爷子参加的考古队的番号。我继续翻开下一页,开始是日记了。

1985.7.21 晴 里耶

今日里耶文化局的李同志送来一只罐子。口有封泥,无盖,身有12根粗刺,封口胶土上有描金鸟兽文。与那日从山上得来的罐子像是一对,我们经过鉴定讨论以后,否定了这是一个谷仓罐的说法,并且也否定了是古井里出的东西,难道赶尸者并未说谎?

后面的问号的一点点的很重,把纸都捅了个小洞。看得出当年作者心里疑惑可是很大的。

我看到这里,倒吸一口凉气,不仅仅是因为这日记里提到的罐子描述的竟然如伊山羊提过来的罐子一模一样,并且很明显这是他当年在湘西里耶古城写的日记,并且好像是说与赶尸匠还有什么联系,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原本那件事一直在我心里都有个疙瘩,今天我才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原来当年发生的事与这个有关系。

几年前也是他喊我到湘西去收古董,湘西的村庄大多都是依山而建,并且相隔的都有些远,有的村与村之间还隔着大山,那回就是因为赶路赶得晚了,我们便山间一个破庙里投宿。

那天半夜里我在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人敲锣,醒了以后,却发现原本睡在身边的伊山羊不见了。我摸了摸他那尚有余温的睡袋,知道他并未走远。外面的锣声却听得越发真切。我打开手灯走出去,照了一下。却发现他趴在庙外的一个土堆后面,鬼鬼祟祟的往外看。

我刚要叫他,他却转过头朝我嘘了一下,意思是叫我不要弄出声响。我感到奇怪。于是就悄悄地过去趴在他身边儿。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更多后续,微信:lpguihua(长按字母可复制)

惊悚异闻,每日更新,完整阅读,欢迎订阅我们的头条号。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