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民间灵异事件大合集!神秘动物、五矮子神、九龙水……

jellybean 2024-04-17 18:31:40 故事摘抄 554 ℃ 0 评论

一种神秘的动物

麂子,恐怕在很多地方都有,但在我们那,却是一种很神秘,甚至说是很灵异的一种动物。

一般来讲,它是非常机警的,即便用猎枪,也是很难猎捕到的。

但非常奇怪,有时候,它会变得很迟钝,甚至有人在野外徒手抓过。

更有甚者,它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人家家中。当然,这就是它灵异的地方。

绝对不是编故事,徒手抓过或用木棍打死过麂子的人,基本上都要倒大霉,而我就见过其中的几个。如果家中跑进来麂子,基本上是要死人的。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一只麂子居然白天跑到村中的稻田里,然后一大群狗疯狂追逐,非常奇怪。

这只麂子居然往我们生产队跑,并且一下就跑进了一户人家的客厅中——那么多条狗在追着咬,却没有一条撵上它。

最后被打死了。非常恐怖的是,第二年夏天,这家的男主人就被一个雷电劈死了。从此让我对这种动物产生了无比的恐惧。

还有一家更惨。这是我们村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的。有一天,这家人围坐在桌子上吃饭,吃着吃着,发现桌子底下有一只纯白的动物。

开始以为是一只猫,男主人用脚踢了一脚想赶走它,它却仍旧蜷缩在桌底不动。等吃完饭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居然是一只麂子!

要知道,这户人家住在村中央,周围紧挨着很多户人家,当时几乎家家养狗,这只麂子是怎么跑到家里去的,而且像猫一样温顺,又浑身纯白?

这家人最后把它送走了,但仍没有逃脱厄运,短短几年,家中人几乎死光。麂子进门,几乎是下死亡判决书。

不过,如果你是用火铳在山中猎杀的,那又绝对没有问题。它的肉质非常鲜美。按我们那的说法,野味中“獐麂鹿兔”,它的肉排名第二。

以前野生动物多,像野猪野鸡之类的,根本排不上号的。

在我们家那,还有一种捕麂子的方法,那就是下套。这个就更神秘了,神秘到颠覆我的世界观了——本人也算受过四年高等教育,学过《马克思哲学》的。

下套的原理基本一样。野生动物都非常警觉,一般都会选择走熟路去觅食之类的,要是没有人类的话,这的确是很好的一个方法,极大地降低了风险。

而我们人类抓住这一点,找到动物下山的主路线,再根据脚印,确定它的步幅,然后在它必定下脚的地方设套(当然,概率肯定不是百分之百,能不能设准还有运气成分)。我对下套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这种方法,在我们家那,套兔子、野猪、还有一些翻译不成普通话名字的动物用这种方法没有问题,唯独套不到麂子。

我们这有人会设麂套,方法和我前面讲的一样,不过,下完套后,会在嘴里念一套咒语(或者是祷告吧)。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故弄玄虚而已,可是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师傅没“祷告”(一种师徒传承的仪式),下套套不住,一“祷告”,就能套住麂子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下套的地方一般离住的地方很远。我们一般下套,总是每天要去查看是不是套住猎物了。

可学会套麂子的人,他们不用。因为他们的套如果套中麂子的话,会在晚上做梦梦见,第二天去收就可以了。我有一个邻居会这手艺,有一次缠着他去套。

第二天一早,我就拉他去看有没有套中,他笑笑说没有,我不信,一去,果然没有,第三天,他又说没有,确实又没有。

那时我还小,对这极其有兴趣极大,邻居又经不住我缠。我的热情渐渐消散了,就再也不去看了。

第六天,他却一大早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说肯定套住了,一到山上,果然套中了,还活蹦乱跳的,应该刚套中不久。

如果说这件事读者还觉得有疑点,那就是我那邻居每天天没亮就先到山上看一遍,然后在一个孩子面前表现一番——至少在我的观念中,好像还没有这么无聊的人吧!

但学会这种手艺的人,必须恪守“营口不营生”的法则,也就是一年只能套几只饱饱口福,绝对不能拿去卖,甚至吃也不能经常吃。

否则,轻的自己折寿,重的断子绝孙。在我们隔壁村,有一个人会这手艺,年轻时他很谨慎,每年也就套那么几只。

后来年纪老了,儿孙满堂又都不在身边,人生寂寞。

禁不起周围的人对他的吹捧——他经常把麂子肉分给村里人,因而很多人说他怎么怎么厉害。

年纪大的人就这样,因而,他就经常设套打发时日。有一天,他设完套回家,正睡得迷迷糊糊。窗户忽然“砰”的一声打开了,他一下子就惊醒了,推开门,发现外面一点风都没有。

这时,他有点怕了,关上窗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快鸡叫的时候,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白须老人站在床边,也不说话,就是板着脸瞪着他。

他确定自己没有睡着,最后这个白须老人在它肚子上轻轻摸了一下就不见了,他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醒来,忽然就病得很重,床都起不来了。

他的邻居急忙把他在城里的几个儿子通知回家,儿子们自然想赶快送父亲去城里的医院,他却坚决不同意,一定要等到我前面说到的那个会下套的邻居去他家,他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他才肯去医院。

我那邻居风急火燎赶到他家时,他老泪纵横说:“老庚,我去了就没的回来了,病是没的治了!

我这是去治命啊!不去,我这几个儿子会丢脸,人家会说爹病了都不送去治,活活病死了!”

我那邻居说:“而今医学发达,治得好!”他摇了摇头,把事情和我邻居讲了一遍,我邻居也就不说话了。

他临走时交代我邻居:“你去帮我收一下某某地方的麂套,要是麂子还是活的,你帮我放生。

要是死了,你到我家拿我穿的两件衣服包了,挖个坑埋了。”

我邻居到山上,找到那个套索,顿时吓得脸都白了——索套上的麂子有三只脚被套住,索套的锁口只比鸡蛋大一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同时套住三只脚的,哪怕是一只死麂子在那,有人想恶作剧,锁口也是塞不进去三只脚的。

不久后那个人就死在了医院里面。而我的邻居,自从那次被吓着以后,再也没有套过麂子。

五矮子神

民间灵异事件大合集!神秘动物、五矮子神、九龙水……

在我们家乡,有一种被称之为“五矮子”的神仙(个人觉得叫精灵更贴切)。

因为他们总是五个一群,个子不高,大概五六十厘米吧,头上有一个高高的帽子,一到晚上,能发出类似火光的亮光,但是光很柔和。很多科普作品上说野外的火光是磷发出的。

我是不信的,如果说是磷产生的,那怎么解释他们会不停移动,而且移动距离还非常远,并且会伴随尖叫声、笑声、说话声?

我们那很多人见过五矮子,而且他们似乎并不避讳人类看到他们活动。

五矮子亦正亦邪,大部分时候,即便是表现“邪”的时候,可能更多也是在逗人类玩。

我们村里有一颗大板栗树,那里曾经居住过五矮子,要是天气很晚,独自一个人从那树下经过,他们就会不断往你身上扔沙子。

但绝对不会太过分,所以,人虽然会感到害怕,但过后不会像遇到其它灵异事件那样会倒霉生病之类的。

五矮子神每个“人”都有一张弓,如果贸然闯入它们的禁地或者说冒犯了它们。

它们会毫不留情射你,而且他们的箭有很多种类——鸡鸭骨头、羽毛、竹枝,他们应该是神箭手,可能随手拿起东西就能射。

被射中了就比较严重的,因为这些东西会深入肉里,起初症状和生一般脓包差不多,然后越肿越大。

一般的医生给你治疗,只会让你的症状缓解,但不会痊愈,甚至一拖几年。

严重的还会造成残疾。我们家那有专门治被他们箭射中的人。

如果你亲眼看过治这种伤的过程,一定会觉得:怎么可能?我对此略有了解,稍微讲一下他的神奇之处吧。

首先,治病的人会事先祷告,然后会叫伤者自己去拿面粉和成团,加入一点门脚的很细很细的灰尘,还有(略去若干字,方法在我们那必须拜师学艺才能学到的,保密!),治病人会让伤者拿面团在伤口(脓包)上慢慢地滚来滚去。

最后,仔细把面团分开,五矮子神的箭就包在面团中。我见过最大“箭”是一支三厘米左右牙签粗细的竹枝。

我爸见过最大的是一段三厘米左右的鸡脚骨。只要把箭吸出来了,就可以自然而愈。

五矮子神可能很喜欢吃鱼,而且捕鱼的方式和人类有相似之处——喜欢在河里放毒然后去捡。

我们那有个人,一天走夜路,突然发现河里的鱼到处乱窜,然后就一动不动,他连忙脱了鞋跳下去捡,鱼非常多,而且很大。

他越捡越纳闷,这条河怎么会有这么多鱼?这时,上游传出很大的笑声,他循声看去,只看见五个火光在河边走来走去,他顿时明白了。

不过他胆子很大,背了鱼就往回跑,等到家一看,才发现自己背的全是石头。这样的故事很多,而且当事人平时都是很诚实的人,我有理由相信他们。

五矮子神有时候会在人家家中生活。但他们有这么一个脾气。

如果这个家庭兴欣向荣,日子过得红火。他们就会锦上添花,偷偷的把别人家的东西搬到你家——包括钱财。

但要是你家开始颓败,他们就会转向,把你家的东西搬走,让你体会“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受。所以,我们那人一般对他们敬而远之,如果到家里来了,一般都会恭敬地请他们挪地方,到别的地方去。

关于他们的故事还很多,个人觉得他们是最接近人的仙族,有时间再讲几个了!

九龙水的故事

民间灵异事件大合集!神秘动物、五矮子神、九龙水……

在蓬莱看了不少故事,有一部分是讲自己得到了一本书,然后怎么怎么样。

我个人是不大相信的。至少在我们那,所有的法术(暂且这样称呼吧),要学的内容一般都比较简单,最重要的是教你的人对你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一种神秘力量的传承。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比如说小孩受到惊吓,那些诸如“我家有个夜哭郎”的口诀,识字不识字的人都能掌握,可是不是背下来就有用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我外婆的故事就很能证明我的“神秘力量传承”观点。

她有一项技能,那就是会九龙水,所谓九龙水,就是人被鱼骨头卡住后,喝一口或几口开水,鱼刺马上消失。

在农村呆过的人大都有这样传奇的经历吧——当然,很多科学解释说这是安慰剂作用。

但是,我们假设一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你骗他说你会这法术,他喝一口水能把鱼刺吞下去?

九龙水似乎有很多派别,有在水前祷告的,有用手在水前写字的。但说到神奇,是我外婆的方法。

只要你能听到她的声音,即便没看到她人,比如你在厨房,而我外婆在房间,你被鱼刺卡住了,只要叫一声,她吩咐:“喝口水就好了!”

只要一口,不管大口还是小口,立刻见效。这个我不止一次试过,百分之一百有效。

据我外婆讲,她的这项法术,没有任何口诀,只要在脑海中想想当年那师傅教她的情景就好。

但是,她的这项法术不能传徒弟,所以,自从她去世了,就永远的消失了。为什么不能传徒弟,这里又有一个故事。

那是解放战争时期,有一个国民党逃兵,躲在我外婆家附近的山上,白天不敢下山,怕被再抓去。只有傍晚才敢下来找点吃的。

我外婆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当时都没出嫁),看他可怜,就每天都留一点饭给他吃,那时的人就是淳朴啊。

那人在山上待了十几天,大概估计他所在的部队开拔了,就打算逃回家。

临走之时,为了表示感谢,就把他的本事和两个女孩子一一说了,让她们各自选学一样。我外婆家靠近河边,经常吃鱼,就选了九龙水。

另外一个女孩子,选了治蛇咬伤。那个逃兵对我外婆她们说:“以后你想一下我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我报恩,只报你们一代,你们的子孙,那就报不了了!”

我外婆她们两个,在当地一下子都小有名气。特别是那个选治蛇咬伤的女孩子,后来还靠这赚了一些钱。

奇怪的是,她治蛇咬,用的是草药,她死后,他儿子继承了蛇药,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小村落

离镇上2.5公里。过我们这1公里的又是一小村落,和我们是一个村,他们是九组。

二三十户人家,分散在山脚下,在靠最里面的村尾,分别住着一户姓成的和姓马的,成家一个老太太,几个儿子,均已成家,马家两兄弟也早就成家,大儿子三子,小儿子一子一女,老爷子跟小儿子过。

那一年大概是96年二月,马家老爷子病危,老爷子在知道自己不行的时候,说这几天的日子都不好,对后人不利。

他两个儿子也都孝顺,用人参吊着,终究没用,过世后,按我们那里的说法是犯了重丧,重丧的意思是说这一家不久还要死人的。

虽说那年代农村。倒也不是迷信得很厉害,但面对重丧,马家却也没有掉以轻心,在我们那有人过世,是要请道士的,当然就顺便要道士做法事化解。

那道士我感觉是很业余的,不是印象里的仙风道骨,其实和我们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娶妻生子,平时在家务农,人家请了就去,赚钱补贴家用,而农村请道士,也不见得多倚重他,只是地方的风俗而已。

却说老爷子出殡后。日子又平常过去了。转眼已到4月份了、却说马家那一子一女,女儿大概5岁左右,儿子两岁多一点,因为家里没老人,而大人有忙不完的农活。

那天两口子忙到很晚回来,胡乱吃了点饭,就把孩子哄得睡下,大人在家里洗碗洗衣,做些零碎事,忽然女儿跌跌撞撞跑过来说:“妈妈,有一个很高很高的人想把弟弟抱走”。

夫妻俩吓了一跳,走进房间里面。打开灯,什么也没有,就骂女儿:“哪有什么很高的人啊”?

女儿委屈的说:“你们一来,他从窗户里跑了”。

夫妻俩暗暗心惊,详细的询问那人什么样子,女儿才五岁多。想来也表达不清楚。不过不像是瞎掰的,联想起老爷子犯的重丧。

不由犯了嘀咕。就跟邻居成家说了这事,成家的老太太似乎也懂得些,而且在我印象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似乎都懂得些,只是道行的深浅不一,老太太也挺热心,安慰他们,。意思是说制作一下就没事了。

第二天傍晚,老太太拿着一把斧子。在马家的大门边摆弄了一阵,念了咒语,画了符,举起斧子狠狠的劈在门槛上。反正是挺玄乎的,听老太太说没事了。马家是感激不尽的。

转眼端午节快到了。家家户户开始了插秧,马家忙不过来,就提议,成老太太帮马家带孩子,做饭,以后帮成家插秧。这是互利共赢的事,当然得到了成家的同意。

端午节的前一天,成老太在家带着孩子,大人都出去插秧去了。到了傍晚,老太太就让自己的孙子们还有马家的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自己去做饭去了。

老太太在厨房忙乎了一阵。到院子里一看,唯独不见马家的小儿子。问那些小伙伴,都不知道。老太太这下有些慌了。

两岁多点的孩子能到哪去呢。两家的房子在坡上。下了坡有几个小水塘,水都不深,在别的地方没发现后。

老太太就下了坡。翻过几条水沟,最后竟然在水塘里看见了孩子。老太太大事不好,跌跌撞撞跳下去,孩子已经没有动静。。。。。。。

两家本来关系极好。因为这件事,马家失去了唯一的宝贝疙瘩儿子,怪老太太没看好,以后关于赔偿。责任划分,赔偿数额,纠葛不断。。。。。。。

九组在淹死那孩子之后,村里很久就这事议论纷纷,同村有一刘姓的村民酒后说漏嘴,说事发那天傍晚他路过那水塘,看见孩子在水塘挣扎,人家问他为什么没去救,他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刘姓村民是一个猎人,他平时为人不错。也不是说谎之人,不过大家私底下说,见了这种事,是很不详的。。。。。。。

在96年时,那时候还有很多野猪,经常来祸害稻子红薯之类庄稼,而对付野猪最好的工具是铳。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那东西,铳是用厚铁管加工而成,里面装上火药。

铁砂之类的东西。在野猪经常路过的地方挂上,开关是一根细线,野猪路过。碰上细线,就相于引爆了铳。

铁管里的铁砂喷涌而出,威力的非常大的,野猪很少能逃掉的。一般猎人都是傍晚去挂号铳,清早去收回来。进出的每个路口写上禁牌。防止有人进入。

就在一年的中秋前夕,各种庄稼收获之际,对于野猪来说,到处都是吃不完的美味,那村民的一块山坡上有一块地,种了很多红薯,地旁边是她母亲的坟,野猪经常从他母亲的坟旁经过,到红薯地里来拱红薯吃。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那天下午他还在家里收割稻子。看太阳快下山了。惦记着山上的野猪,就一个人先回家。带着铳去红薯地里挂去了。

不久,放学回家的孩子,孩子地里干活的人们,听见一声轰的巨响,接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傍晚的天空。。。。。。

听见铳响,还在地里的大人第一反应,是打到野猪了。向其他做事的人说“野猪也越来越胆大了,这么早就下山了,抬野猪去哦”!

众人一窝蜂的涌向那块地,却见那刘姓村民倒在血泊里。脑瓜炸得稀烂,脑浆流了一地,而几米开外是他母亲的坟,大胆的走过去,说是铳的管子爆了。。。。。。。。。。

也这是第一次发生铁管炸开的事情,从此以后,附近一带,再也没人敢挂铳了。。。。。因为怕被他找替身

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民间灵异事件大合集!神秘动物、五矮子神、九龙水……

我们家附近,有一条由石板铺成的路。据老人讲,这以前是连接邻市的一条主干道。

解放后,路就荒废了。南方的道路,只需要几年时间,就会被野草和树木占领——现在只有拨开杂草,从下面整齐的石板中找到一点痕迹了。

解放战争后期,有一支国民党军队从我们那撤退,后面的解放军应该追击得很急,国民党军队在我们那没有停留,很多老弱残兵,倒毙在路边,也没有人去掩埋,枪也没有人收走。

特别是有一段路,是在一座不是很高的山上,许多士兵爬到山顶后,就倒在路边休息,然后就也没起来。据老人讲,短短十几米的地方(山顶平地),就死了三十几个。

那时的乡下人,思想比较单纯和淳朴。觉得人客死在外,已经够可怜了,又没有人收尸,就更悲惨了,从道义上讲有义务安葬他们。

不过,按我们那的风俗,埋这种枉死的人是很不吉利的。于是只能采取老办法,家家户户凑点钱粮,请那无依无靠的老人去埋。

这个老人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考虑到要是埋在别处,万一他死了以后,这些人的家里人来收尸,就找不到了。

所以就在山顶路边,挖了一个大坑,把这些士兵埋在了一起,只可惜到现在,还没有人寻找到这来。

后来,我们家附近又修了一座水库(也就是我爸的老家),把路彻底阻断了,走的人就更少了,因此,变得十分阴森。

这条路,特别是埋葬国民党士兵的那一段,总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

第一,夏季那条路上,不管什么时候走,都不会有蜘蛛网——两边都是树木,路已经非常窄了,按说会有很多蜘蛛会在路上结网,其他地方的山路就有很多。好像每天都有很多人从那经过一般。

第二,即便是最热的天气,人坐在上面歇凉(埋人那段),不久便会从骨子里觉得有凉意。不管是知道这段历史还是不知道的人。

第三,也是最诡异的地方,深夜或清晨从那经过,有人会看到一个妇女在前面走,但从没有人见过她的正面——我见过见到过那妇女的就有三个人,更奇怪的是,虽然时间跨度有二三十年,但每个人的描述都是一样的——身材、发型和衣服。

我一个同学的父亲,以前每年冬天早上天蒙蒙亮就会从那经过到邻村去卖包子(比走大路要省三十里,山区公路特点)

有一天,有点雾气,经过那一段路时,他心里还是很害怕的。这时依稀看到前面有个妇女在前面走,他心里也有点纳闷,但还是小跑的追上去,并且一边跑一边喊,想找个伴壮壮胆,那妇女也没回头。

仍是不紧不慢地走,同学父亲小跑却始终追不上,没多久,那女人瞬间在眼前消失,同学父亲这才回过神,吓得把两筐包子一扔,直奔邻村,从此以后,再也不去卖包子了。

我经历的那次,是我六岁的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在距离埋葬国民党兵的那座山两里路左右的水库。

那时候,我们小孩非常喜欢到水库去玩,虽然父母很反对,也打过多次,但很多时候他们也管不到。

那天我和一个伙伴又去到水库边,他比我小一岁多。我们也不敢下水,只是在岸边玩玩,水库下面以前是农田,因而是呈阶梯状一级一级的,靠岸边的水并不深。

玩了没多久,忽然对面(十米左右),一个妇女站在水里,只能看见上半身——容貌我记得非常清楚,但不想描述,现在想起来都感到颤栗(不是容貌恐怖,和一般人差不多)。

很温和地向我们招手,并不停地说:“快来这边耍啊!快来这边耍啊!”仅仅重复这一句,没有说别的。

我那时并不感到恐怖,而且,从内心来讲,一点和她去玩的意愿都没有。

我和小伙伴还在那逗留了一阵,最后我觉得有个人在那叫玩得不自在,就回家去了。我们走的时候,那妇女还在那招手,重复那句话。

补充说明一下:

第一,我刚到水库边时,水里根本没有人,而且对岸是草非常深的山,人绝对不可能从山上下到水里。

第二,我们那会游泳的女人不是没有,但一个女人在水里玩(那只是靠近我们家的水库的一角,非常偏僻),几乎不可能。

第三,一个人永远重复一句话,只可能是精神病人,而我们那没有这样的人。

这件事对我影响极大。一方面,从那以后,每年夏天,我腰间都会长一个大包,开始的时候很硬,按上去像骨头一般,等到拳头大小时,便开始化脓。

市里面大医院走遍了,稍有点名气的中医大夫也看遍,但总是不能根治。

所以,整个小学的暑假,我都是在打青霉素针和喝苦涩的中药中度过的。

幸好苍天垂怜,在初中时根治了。唯一庆幸的是没有成残疾人。

另一方面,让我对宿命非常相信,身上缺少了在这个社会应有的汲汲追求之心,因而,庸碌无为。

若干年前,向那天和我一起的伙伴问起这件事,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他一向无病无灾。是运气还是命运,就不得而知了。

令我费解的是,若不以成败论英雄,这些国民党士兵,都是九州好儿郎,一时之英豪。生是人杰,死当为鬼雄,应该雄震一方,为什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眼皮底下呢?

死后显灵的故事

这个故事真实性比较高,因为就发生在我身边。

我有一个本家叔叔,年龄比我大一点,自幼父母双亡,一直跟着他伯父生活。

他这个人给人的印象就是有点木讷。几乎没读过书,也不认识字,但是记忆力却非常好

二三十个亲戚的手机号码,可以张口就报出来——可能大家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喜欢摆弄锁具,并无师自通练会开锁,农村的锁,他用一根细铁丝几秒钟就能打开(包括“牛头牌”的)。

因为没人管他,因而不是很喜欢做事,喜欢到处游玩。等他伯父死后,就剩他一个人生活,就连吃饭都不能保障了——这时他已经成年了。

亲戚朋友,也都是救急不救穷。他一个大男人,过得有上顿没下顿的,也没人愿意去管这事,只有他外婆看他可怜,就把他招在身边。

她外婆这时年纪也很大了,没什么劳动能力,由两个儿子轮流供养。我这本家叔叔也就轮流在他的两个舅舅家吃饭。

农村人还是比较讲情义的,也就多双筷子的事情,两个舅舅也没什么意见。

后来他外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一天,她的大儿子聊天时就对她说:“妈,您百年之后,某某(我本家叔叔)怎么办?而今您在,跟着吃碗饭是没什么事,你走了,他这么大一个后生要我们养着也不是个事啊!人家也会说闲话啊!

”他母亲想都没想就说:“你放心啊,我去了会追着他自己去找碗饭吃的,不会赖在你们家里!”

不久之后,他外婆就去世了。

我这个本家叔叔,因为懒散惯了,就待在(赖在)他舅舅家吃喝。毕竟是舅舅,外甥无依无靠你把他赶走,终究不忍心,所以也没人说他。

不久后一天半夜,我这本家叔叔忽然惊叫起来:“有蛇!有蛇!”

他舅舅闻声跑到他房间,发现他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战战兢兢地说:“几条蛇在我床上,刚钻床下去了!”他舅舅将信将疑,把他房间翻了一遍,又什么都没发现。

以为是他做梦,于是就回房睡觉。谁知道刚睡着,我那位本家叔叔又叫起来了,言之凿凿说那几条蛇又出现了,房间东西本来就不多,他舅舅于是耐着性子又翻了一遍,但仍没找到什么。

我那叔叔却好像真被吓着了,硬拉着他舅舅和他一起睡。

第二天吃早饭,大家正吃着,我那本家叔叔忽然把碗一扔,大叫:“舅舅,你脚下有条蛇!”

他舅舅一看,仍没发现什么,但被他这么一闹,心里也有点寒了。本家叔叔早饭也顾不得吃,连忙回家收拾,住回自己家去了。

回到家中,开始没事,但过了几天,我那叔叔又经常半夜间跑到别人家搭铺——按他的说法,是半夜总有几条蛇爬到他床上。

开始,大家还很同情他,热心帮助,但次数多了,也不胜其烦。最后,他两个舅舅帮他联系了个工地,让他去那做事。

本来我这本家叔叔胆子很小,从来不敢出门干活。但待在家实在太恐怖,只能硬着头皮出去了。

因为他有一身力气,话也不多,老板对他还比较满意,所以,我那本家叔叔在他手下做了好多年,攒了些钱回家建了一座新房。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产生幻觉,看到一些实际并不存在的东西,也没什么稀奇。

但我那本家叔叔当时的情景,我是亲眼所见,不像是幻觉,而且正好发生在他外婆去世后不久,让我更倾向于是他外婆死后兑现生前诺言——追着我那本家叔叔自谋生计。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