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借阴尸》

jellybean 2024-04-17 18:35:22 故事摘抄 394 ℃ 0 评论

这时候,我和夏陌一起进了屋子,发现奶奶竟然坐在大堂里面,我微微一愣,问奶奶怎么还不休息?

奶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看了我一眼,说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她睡不安心。

《借阴尸》

我心中一颤,奶奶的话语之中透着一股莫名的担忧和悲凉,随后我问奶奶我爸是不是还没有回来?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外面顿时传来我爸的声音,我爸让我赶紧取出帮下忙。

我连忙跑了出去,发现我爸的身上背着一大捆不知道什么树的书皮,而我爸光着身子,身上全是汗水。

我爸白天就不见了,现在才回来,竟然是去弄这玩意儿?我将我爸身上的东西接了下来,问他这是什么?

“桃树皮!”我爸直接出声对着我说道。

皱了皱眉头,我爸也不知道上哪儿弄了这么多的桃树皮,我爸让我去取个大木盆过来。

找来之后,我看到我爸将这些树皮全部的浸泡在了装满水的木盆里面,弄完之后我爸就进屋了。

我也连忙跟在我爸的身后,问他今天下午都去了哪儿?我爸看了我一眼,说这一下午,跑了周围好几个村子,才找到了这些桃树的树皮。

当我问到我爸弄这些桃树的树皮来干嘛的时候,我爸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沉默了片刻,我爸直接朝着我吐出了两个字:“有用!”

具体的,我爸似乎并不愿意多给我透露,而夏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癞子的魂魄被人打散,所以情绪有些低落。

我敲了敲门,传来夏陌的声音,她让我进去。

我推开门走进房间之后,发现夏陌坐在床上发愣,我上前,只好对着夏陌安慰道:“行了,你不用自责,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怪对方太过狡猾了。”

闻言的夏陌眉头一皱,对着我出声道:“李一两,你知不知道,我们马上就能知道真相了,怪我,都怪我太大意了。”

我连忙告诉夏陌,这真的跟她没有关系,再说了,我们不是同样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吗?

比如李癞子竟然没有见过我娘,所以他连自己糟蹋的是不是我娘的尸体都还不知道?这些都是线索。

安慰了一会儿,夏陌总算是好了一点儿,随后我让她好好的休息,说明天我想去村子里面打听一下关于我娘的事情。

看到夏陌点了点头,我方才是走出了房间,但是回到我的房间之后,我整个人却是有些睡不着了,实在难以想象,就是我们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子,竟然会发生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我将衣服兜儿里面的那块碎布取了出来,紧皱着眉头观看,幕后指使那李癞子的家伙,到底是谁呢?

而且现在我的心里面,却是再次想起了李癞子之前的一句话,在夏陌问他的时候,他竟然说他已经说过了?

我心中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在我和夏陌之前,是不是已经有人招过李癞子的魂魄了?要不然我找不到另一个理由来解释李癞子所说的那句话。

如果真要让我猜测一个人,我心中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爸,现在我能感觉到我爸有些深不可测。

招魂这个东西夏陌会,说不定我爸也会,而且可能性极大,如果真的是我爸已经招过了李癞子的魂魄,那么说不定我爸已经从李癞子的口中得知了真相。

我是不是可以找个时间问问我爸呢?毕竟现在李癞子已经魂飞魄散了,这个线索算是彻底的断掉了。

想着想着,一股睡意传来,我也是暂时将心里面的这些东西放了下来,我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

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彻底解开,所以只能慢慢来,现在我们几乎肯定了李癞子糟蹋过的女儿就是我娘,但是这家伙竟然说之前从未见过?

这一点我想要在明天白天的时候去求证一下,所以得早点睡,休息好了明天才能够继续办事情。

而当我进入睡梦之中的时候,我再次做了一个梦,这次梦里面竟然是梦到了我爷爷,爷爷死了好几天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梦到爷爷。

在梦里,爷爷依旧是死的时候那副狰狞的面孔,他面色铁青,死死的盯着我,好像很是愤怒。

我心中很是不解的问爷爷怎么了?爷爷盯着我,嘶哑出声:“我不是让你跑吗?你怎么不听话,怎么不听?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没命的。”

听了爷爷的话,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跑?谁会害我?

爷爷不断的摇头,一脸不争气的看着我,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让我跑,跑的越远越好。

最后直到爷爷消失,我整个人猛然惊醒,从床上翻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我竟然是发现我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同冷汗,我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亮了。

现在的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我直接爬了起来,我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低沉的声音。

连忙走出去,我看到把手里面拿着一个木锤子,在不断的捶打他昨晚浸泡过的那些桃树的树皮。

我走到了我爸的面前,看了我一眼之后,我爸就再度忙活了起来,我问我爸要不要我帮忙,我爸说他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只好点了点头,去洗漱,不一会儿的时间,夏陌也起床了,我上去告诉夏陌,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村子。

这会儿奶奶让我们赶紧弄好吃早餐。我和夏陌吃了东西之后,就说我们要出去转转,到了村子里面,大多人都坐在外面晒太阳。

因为这大六月的天儿,早上的太阳是很舒服的,到了中午就有些晒人了,热得慌。

本来十八年前的事儿,应该找个年轻点儿的人问,因为年轻记性也好一些,但是往往老人更喜欢摆龙门阵(聊天儿的意思)。

我看到一位本家的叔公正在抽旱烟,就和凑了上去,我将兜儿里面准备好的烟卷儿取了出来,这都是爷爷留下的。

“叔公,您试试这个!”

我将烟卷儿递给了这叔公,顺便给他点上。

这叔公很欣然的就接受了,抽了一口烟卷儿之后,还点了点头,说这玩意儿还不错,就是劲小了点。

“一晃眼,李臻家娃子都这么大了,该去媳妇儿了吧?听大伙儿说你小子能考大学,争口气,咱们这村子可还没出过大学生呢!”

这会儿,叔公看着我,笑着说道,随后又感叹爷爷走的早了些,还说爷爷人不错什么的。

闲聊了一会儿,我也是直接出声,对着叔公询问:“叔公,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我娘是什么人?”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问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叔公的眉头微皱,看向我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不解。

“你这么大了?你爸他们就没跟你提过?”

看着面前的叔公,我摇了摇头,说我只知道我娘是难产死的。

叔公叹了一口气,说我娘的确是难产死的,不过村子里都没人见过我娘,因为我娘是死在外面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我整个人心中震撼的无言以对,我娘死在外面的?那怎么可能?我们家后山葬的是谁?可不就是我娘吗?

这时候,叔公再度出声,说我娘是我爸在外面打工认得的,不过回来的时候只抱着我回来,听说我娘是生我的时候难产走了。

而且因为我娘是在医院死的,还被火化了。

我爸中途也没带我娘回来过,所以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我娘是什么样子,听叔公说,之后我爷爷带着我爸还一家家的上门。

说在我成长的这段时间,麻烦大家别提我娘的事情,免得对我的成长造成影响。

听着叔公说完这些,我心中震惊的不行,就连一边的夏陌都是紧皱着眉头,和我对视了一眼,我想此刻的我们心中想法是一样的。

我娘就葬在后山,现在叔公却告诉我,整个村子都没人见过我娘?如果我娘被火化了,那么后山的那位又是谁?

心中震撼的同时,我还有意思期望,叔公上了年纪了,说不定记性不好,给记岔了。

我告别的叔公,找了两位婶儿问了一下,但是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和叔公一样。

他们没见过我娘,我娘在外面生我难产死了,还被火化了。

确定了这个答案之后,我的心中难以平复,我从未料想到事情竟然是会有这么大的一个转折。

甚至村子里的人连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后山的那座坟,同样是连墓碑都没有,我到现在不知道我娘叫什么。

况且,被我祭拜了十多年的坟,里面葬着的人又是谁?我们家到底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此刻的我迫不及待的朝着我家走去,我想要问我爸,想要问问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问问我爸,到底要瞒我到多久?至少让我知道,我娘到底是谁?就算她已经因为生我难产死了,但我想要知道,她是谁?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