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甲虫怕进人体里吃人脑髓!小伙进荒村,这样的事他见怪不怪

jellybean 2024-04-17 18:36:09 故事摘抄 343 ℃ 0 评论

小说:甲虫怕进人体里吃人脑髓!小伙进荒村,这样的事他见怪不怪

“我去,这什么情况?”贺锦堂咽着口水说。

我停下仔细观察四周,见没有其他异常,这才来到那女生面前,只见她站在荆棘丛中,脸色白得吓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再看一眼,才发现她整个人几乎是被架在树丛上的,手上颈上有好些被树枝划出的血痕。

我摸了一下她手腕,发现还有脉搏,但看她出现得诡异,心里就多想了一层,没有立即动手把她放下来。

这一迟疑,就听身后有人叫道,“出什么事了……哎哟,这不是那个谁吗?”

来的却是孟大智师兄弟四人,他们一摸那女生鼻息,嚷嚷道:“还有气,赶紧救人!”七手八脚把人抬了下来。

这时其他人也被惊醒,刘飞鹤俯下身子给那女生检查,廖老大等人也从另一边过来,站在一旁观看。

我见那女生眼神空洞,就跟丢了魂似的,但瞳孔发散,又不是中邪的症状。

刘飞鹤眉头紧皱,不时摇头,看来也没瞧出什么。

“老三,你去看看。”只听那廖老大道。

那黑脸老三嗯了一声,把有些痴傻的老四交到假秦冉手里,来到那女生跟前,伸手拨开她的眼皮。

刘飞鹤见状,就退回一旁,贺九爷低声问了他一句,他微微摇了摇头。

我见那黑脸老三手法娴熟,看样子在医术方面也颇有造诣,看了一会儿,见贺宝儿头罩纸套站在假秦冉身边,就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宝儿,到哥哥这边来。”

贺宝儿一动不动,假秦冉眯了眯眼睛,娇声笑道:“小帅哥,你想干嘛?”

“和小姑娘玩玩。”我说着,走过去牵贺宝儿的手,想摸一下她的脉。

假秦冉身子一晃,把胸口挺了上来,咯咯笑道:“那倒不如先陪姐姐玩玩。”

这时突然听到咕咚一声,我回头去看,却见那黑脸老三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假秦冉脸色大变,急忙奔过去看老三。

我趁机拉过贺宝儿,只觉她的皮肤触手冰凉,但仍有很细微的脉搏,她的头被纸人套住,看不出脸色,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名堂,不敢随意摘下。

“老三,老三!”只听到假秦冉悲怒交加地大叫。

我一惊,只见那女生七窍流血,双眼翻白,而那黑脸老三在地上扭了一扭,耳朵口鼻汩汩流出黑血,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转眼就没了声息。

“别靠近!”廖老大突然大喝一声,同时挥手在假秦冉面前一掠。

就这一瞬间,我看到他两根手指似乎夹住了什么东西。

“老 二,看看这是什么?”廖老大手指一抖,把那东西抖落在地。

只见那是只黑色的甲虫,个头比指甲盖略大,黑中带赤,隐隐泛着金属的光泽,背部凹陷了下去,显然刚才已经被廖老大两根手指夹住捏死。

“这……”假秦冉忍住悲痛,盯着那虫子半晌,“这好像是阴尸甲虫,可是……可是颜色有点奇怪,阴尸甲虫一般都是灰色的。”

贺锦堂在边上白着脸问我阴尸甲虫是什么东西,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只听廖老大沉着脸道:“刚才这虫子从老三鼻腔里飞出来,被我夹住了!”

假秦冉脸刷的白了,颤声说道:“阴尸……阴尸甲虫,喜欢吃人脑髓的!”

我听得暗暗心惊,难怪那女生和黑脸老三两个人都是七窍流血,原来是被这虫子从鼻腔钻进了脑子。

这东西还真是防不胜防,这黑脸老三好歹也是个能摆出锁魂阵的风水高手,居然就这样死在一只虫子手里!

众人听了她的话,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体里还有没有藏着虫子。

那廖老大倒也果断,沉声说了句,“兄弟慢走。”让黎坤将二人的尸体点火烧了。

发生了这种事,这觉当然也没法睡了,我们赶紧从村子里撤了出来。

听那假秦冉说,村东头那口枯井里的虫壳,就是阴尸甲虫的壳子,她当时被那虫壳的颜色给迷惑了,没认出来。

那口枯井,很有可能是用来养人蛹的。

孟大智当时就嗤的一声乐了,说“人俑”那是古墓里陪葬用的,兵马俑见过没?

假秦冉冷冷看他一眼,说这可不是那种“人俑”,而是虫子结茧的“人蛹”,听得人人悚然。

照她所说,这人蛹是养阴尸甲虫的一种法门。

事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活人,连续给他喂秘药半年,然后再把阴尸甲虫的虫卵植入他皮肤之中。

等虫卵孵化出来,就寄生在那人身上长大,那人就成为人蛹。

世上居然还有这么残忍的法子,简直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们离开二井村后,不久就进了一片极为茂密的林子。

“大家打起精神,小心脚下!”刘飞鹤两名弟子在前高声叫道。

这种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多年来枯叶一层层累积了不知道多少,有些地方很可能藏着致命的陷阱。

突然之间,前面传来几声惊恐的尖叫,等我们赶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地狱般的场景!

在我们眼前生长着一棵不知名的大树,树上挂着一团团的黑影,正随风轻轻摇摆。

那些黑影不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具尸体,倒挂在树上,就像树上长出的一颗颗怪异果实。

所有人都被这诡异恐怖的一幕给惊呆了。

在场的人纷纷打开手电筒,朝树上照去,不多时就看到了好几张有些眼熟的面孔,这些人竟然都是之前在客栈里见过的。

当中有那个偷猎团的,也有之前死掉的那个女生的同伴,这些人比我们早出发进山,没想到都离奇地死在了这里!

这些人的双腿被树枝直接刺穿,像条死鱼似的挂在那里,每个人的脑门正中都被开了个血洞,死前面目惊恐万分。

“真……真有妖怪!”突然一个护卫经不住恐惧,颤声大叫,一时间人心惶惶。

“大家不要慌!”刘飞鹤高声说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那边光头廖老大也赞同道:“刘大师说得不错,什么妖怪,这只不过是有人装神弄鬼而已!”

我们绕过这棵尸树,继续往前进发。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