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我第一次下墓摸金就栽了,碰到个南派同行,他已被困七个月

jellybean 2022-02-17 19:32:15 故事摘抄 1265 ℃ 1 评论

小说:我第一次下墓摸金就栽了,碰到个南派同行,他已被困七个月

还没反应过来,我看着一地的碎鱼骨头,小声道:“实在对不住大哥,我肚子太饿,一时没忍住,都给你吃了。”

他腾的下突然站起来,动作很快,都带倒了一根还在燃烧着的柴火。

我忙急声劝道:“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他拳头握紧盯着我:“你他妈知道我在这困了多久了吗!你妈的,我逮条鱼容易吗我!”

我根本没料到,他说着说着就蹲下开始哭。

我往前三步接近他蹲下来,小心的拍了下他肩膀,“大哥,你说你被困在这很长时间了?那你之前是从哪来的,不会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吧?”说着话,我指了指洞顶。

“少跟我套近乎!”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肯定是北边的,都是钻洞老鼠,别把自己当成宠物猫!”这人说话直接,嗓门也很大,和刚才的傻子学话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我眼睛一眯,试探着说道:“一江水看两江景,山上砍柴山下烧火,敢问元良,曾拆得几道丘门?”

我话刚说完,他表情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十分精彩。

“嘿,我说你这小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还敢跟我玩黑口?行,小子你听好了。”

“一袋土装西南,一把铲挖东西,鹧鸪卸岭走水路,轻功水上漂,土里小地龙!”

听他说了这话,我松了一口气,这话也是盗墓行里的黑话切口,虽然我们路子不对头,但有一点一样,都是盗墓的。

通过和这人的交谈,我逐渐理清了一点头绪。

原来,这人是南方派擅长摸水洞子的盗墓贼,此人姓陈名建生。他在南方派团伙中担任的是中层土工的位置,照他的原话说,他已经在这条地下暗河的山洞里待了六七个月了,因为身手和水性都不错,平常就靠着抓一些河鱼老鼠类的东西来充饥。

我又问他,你们团伙里的其他人呢?

“死了。”他话说的轻描淡写。

“死了!一整个团伙的都死了?怎么死的!”

一想到有可能是行里常听到的黑吃黑,我立即对此人提高了警惕心。红姐昏迷不醒,万一我要是被害了,我们两都得是死路一条。

见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男人嘲讽道:“看你小子这怂样,也不怕丢你们北方派的脸,怎么死的你不用知道,反正不是老子我杀的,对了小子,你把头是谁?报个名号来听听。”

想了想,我小声回道:“我们眼把头姓王,叫王显生,大家都叫他王把头。”

“王显生?王把头?”他揉了揉头,“好像.....好像听过几次这个人。”

“好了,我自报家门了,你们这伙南方派的把头叫什么?等等!你先别说,我猜......是不是一个叫支锅陈的男人?”

火堆还在燃烧,霹雳啪啦的响个不停,地下暗河水流平缓,他低着头没说话,双方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能有五六分钟,他忽然抬起头看着我,“你们见过老陈的尸体了?”

我点点头,“是的,见过了,在棺材里,不过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没什么好肉。”

听了我的话,这人红着眼睛说:“陈把头,你都坚持这么久了,没想到最后还是........”

“节哀,”我随口应付了句。

“哎,对了,你刚才说已经在这里待了六七个月?怎么回事?难道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不能吧......”

“呵.....出去的路?”他看着我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找?这西周大墓下的空间完全是墓主有意为之,就像墓主的私人后花园。行了小子,走,带上这娘们,你要是不死心,我带你去看看,到那看看你就知道了。”

于是,我重新背上红姐,跟着这男的继续向前走。

有些话这男人没正面回答我,但一边走的时候我也猜想过。

黄柏老脸和那种奇楠香味,都能让人产生幻觉,我们之所以没事,那是因为醒来的快,都是因为三哥从江湖朋友那求来的药粉。

若这么想,是不是这伙南方派的盗墓贼也产生了幻觉,因为没有那种药粉,所以最后自相残杀了?这人有时疯癫痴傻学人说话,有时又正常,是不是因为幻觉留下来的后遗症?

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若当事人不愿告知,有些细节处我是不可能完全猜到的。

顺着这条地下河往前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前方河流忽然一分为二出现了岔路口,一条小河向东流,一条小河向西流,中间是死路,不通,都是石头。

“怎么样,走到这看出来了吧?”他忽然转身回头问我。

我看着眼前的景象,皱眉道:“这座西周大墓上面也是这个构造,整体来看就是个T字形状,和这条地下暗河的水流走向基本一致。”

他拍了拍手,称赞道:“你小子还算有点眼力劲,没错,这上对下的墓葬风水布局其实是墓主故意做的,这是飞蛾山下的隐龙脉,同时,山洞下千百年来阴暗潮湿不见天日,久而久之,就成了风水先生口中所说的湿荫地了。

“我看,八成是这墓主人想靠着龙脉湿荫地的滋养,再重活一次啊......”他一边给我带路,一边自言自语的侃侃而谈。

我在他身后越听越吃惊,心脏砰砰乱响,生怕他说的是真的。

人死后,没下葬之前,毛发指甲继续生长,这种情况比较常见,相信很多人也听说过。但有的人以讹传讹,久而久之就有了僵尸这个说法。

但是,荫尸和僵尸完全不一样,那种蹦着走的僵尸都是早年香港电影乱拍的,相比之下,荫尸就比较邪门。

据我所了解。荫尸,湿荫地,尸不化,说的都是同一种东西,唐版和宋版的葬经上都有详细的原文记载。

“阴滋尸,分干分湿,其一,干者久滋则毛发重生,阴尸嘴张半寸,祸乱三代宗族,阴尸嘴张一寸,则祸乱六代宗亲,阴尸嘴张三寸,子孙死绝。其二,若湿阴滋背靠阴山,头枕阴向,脚踩阴地,则为大邪,一旦发现,生人勿近,先生勿管,望后代谨记于心。”这是老版葬经上的原文。

“怎么?你小子怕了?”这男人斜着眼对我说。

“不怕!我怕什么?”我看着他斩钉截铁道:“就是死人而已,都是古代人胡说乱编的,我根本不害怕!”

“嗯,行,小子胆挺大,”他说完继续带路,头都不回。

其实.....他有一点没注意到。

我背着红姐说话的时候。

腿肚子都在打颤。

Tags: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