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壮丁新娶的媳妇突然死了,见村民组队要挖媳妇的坟,傻眼了

jellybean 2024-04-17 18:36:30 故事摘抄 477 ℃ 0 评论

小说:壮丁新娶的媳妇突然死了,见村民组队要挖媳妇的坟,傻眼了

众人听的一愣一愣的,唯有张孟成却皱着眉头道:“传说那旱魃虽能将四方之水汇聚一处,但是其坟上因为有极重尸气阴气聚集,从而寸草不生,可是这座坟上为何长满了青草?这跟传言不是有出入吗!”

想必孙圣葵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说道:“古往今来,怪事多是越传越邪乎,至于旱魃坟上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们也不能断言,眼下之计,唯有将喜儿的坟扒开,看个究竟!”

李柱一听要挖自己媳妇儿的坟,当下就变了脸色,忙说道:“两位老爷,俺家喜儿生性善良,这大伙也都知道,我想她多半不会变成那旱鬼之类的怪物,您看这挖坟是不是有点……”

大伙也都了解他的心情,这刚过门不久的媳妇惨死,眼下还没从伤痛之中走出来,现如今又出了这事,要挖她的坟,叫谁一时半会也难以接受。

那张孟成道:“小柱子,你的心情大伙都能理解,但是你看这喜儿的坟上确实是有些古怪,倘若她真成了那旱鬼的话,遭殃的可是村里村外的百姓呐!”

听了张家老爷的话后,李柱不再言语了,但是脸上依旧是非常踌躇,张孟成见状道:“这样吧,倘若喜儿并没有尸变,那么我立马出钱,给她修座大石墓,你看如何?”

这下李柱总算是点了点头,说道:“若是喜儿在天有灵,知道咱为何挖她的坟的话,我想她多半也不会怪罪,那就依张老爷和孙老爷的话吧。”

见李柱松了口,孙季便说道:“那行,我去村里拿铁锨过来,顺便在招呼几个人帮忙。”说罢便要回村去。

却被孙圣葵拦住了,孙圣葵说道:“如今王大仙不在了,万一真出了什么邪物的话,咱谁也没法子对付,这坟暂且还不能挖!”

张孟成点头道:“老孙说的不错,传言虽说那旱魃只要将坟扒开,将其打碎再拖到太阳底下暴晒便可,但是我们谁也没亲身经历过,万一治不住它可就遭殃了,咱还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这时,孙圣葵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忙说道:“我还认识一个人,或许他该有些办法来对付这些邪物!”

孙季急忙问道:“爹,是谁呀?我这就去寻他。”

孙圣葵道:“此人名叫徐云德,住在城里,以前我曾跟他有过几面之缘,还在你刘叔家一同吃过饭,听说他家世代是盗墓的,我想多半会有些法子,你这就去城里把他寻来,等他到了,咱在另行商议。”

孙季道了句:“好勒,便匆匆离开了林地。”

李柱忙追上去道:“季哥,我随你一同去!”孙季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便结伴上了城里去寻那徐云德去了,其余人也只得暂且回去。

张孟成与孙圣葵一道回了孙家,仍在院中乘凉的刘萍见公公和张老爷回来了,急忙站起身道:“爹,张老爷。”

刘萍自小在张家长大,张孟成对其也是十分的疼爱,见她如今挺着个肚子,快要做娘了,脸上也不由一笑说道:“丫头,这出了门儿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自打你嫁孙家之后,也不知道回去看看我老人家!”

刘萍忙上前拉了张孟成的手道:“张老爷,爹他不是天天跟您一块下棋吗,听他说您老人家身子可硬朗了,我这心里头也高兴的紧呐!”

“就数你这丫头嘴甜!”张孟成笑着拍了拍刘萍的头。

“咿?孙季怎么还不回来,他跟李柱出去都半天了,说是去看什么怪事,这么久了都,也该回来了吧!”刘萍看了看门外,一边嘀咕道。

孙圣葵道:“他去城里办点事情,一会就回来!”随后他又将喜儿坟上的事情说给了刘萍听。

刘萍闻言后,皱眉道:“旱魃?僵尸分五类,最狠为旱魃!”

孙圣葵和张孟成一听这话,皆感到十分惊讶,张孟成惊奇的问道:“丫头!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其实刘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说出这话来,只是最近她总感到有很多以前未知的事情在自己心里逐渐明晰起来,想必是这些记忆应该是出自自己体内的大仙吧。

“哦,爹、张老爷,以前我曾听王大仙讲过一些关于僵尸的事情,那话也是他说的。”刘萍又推给了王长贵。

二老一听,这才点头道:“原来是王大仙所言,看来这旱魃果真不是一般的邪物,不过这也难怪,既然它能导致天下大旱,那么想必也多有些能耐!只是喜儿倘若当真成了那玩意,那就麻烦大了!”

刘萍忙点头道:“是呀,那东西估计不怎么好对付!”心里却想:魃乃僵尸一种,再怎么有能耐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罢了,比起那怨气稍重的厉鬼来,根本不算什么。

“哦,我去给你们冲杯茶解渴。”说罢,刘萍便进了屋冲茶去了。孙圣葵和张孟成两人也随之走进了堂屋。

过不多时,孙季和李柱带着徐云德匆匆赶来,此时的徐云德比去年见时要消瘦了不少,但是整个人却显得更为内敛,眼神里有充斥着沉稳,跟先前那副土贼土狗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刘萍见是徐云德来了,忙上前招呼道:“徐大哥!怎么是你?”

徐云德笑道:“怎么,不欢迎我这大哥嘛?”

刘萍忙道:“哪里……”随后又替孙季以及徐云德还有李柱他们冲了茶。

孙季见刘萍跟这徐云德认得,便笑道:“原来你俩认识,难怪徐大哥一听我是一沟村孙家的,二话不说就随我一同赶来了!”

徐云德哈哈笑道:“那是自然,我这妹子可算的上是我徐家的恩人呐!”

刘萍一听,急忙摆手道:“徐大哥,您这话严重了!”

徐云德又是笑了笑,随后拱手对孙圣葵打招呼道:“见过孙老爷!”随后又转向张孟成道:“想必您就是张老爷吧,您开仓派粮之举,我在城里也早有耳闻,今日有幸见着,真是幸会。”

张孟成摆手笑道:“徐老弟言重了。”

话说这徐云德,自从得了家传的那本秘书之后,确实学了一身真本事,虽与王家的那些道术大不相同,但是在某些方面,比如对付脏东西一类的邪物时,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他听了孙圣葵的讲述之后,当下便要去林地里亲眼看看,但孙圣葵见天色一晚,便说道:“今日还是算了吧,徐老弟一路顶着日头赶来,我想多半也有些乏了,先在我家中吃了晚饭,休息一夜,明天我们再一同前去。”

徐云德闻言,便也没有推辞,点头道:“那就依孙老爷所言,咱明日再去。”

饭时,孙圣葵叫徐云德坐了上座,自己和张孟成在两旁作陪,李柱和孙季斟酒,几人喝至深夜,孙圣葵和张孟成席间见这徐云德果真是有些真本事,悬着的心也多少搁了下来。

后半夜无话,翌日清晨,徐云德早早起床,孙家已备好了热汤早点,他吃了少许,便见孙圣葵和孙季从外面回来了,村口还围着十余个青壮的劳力,只是没见着刘萍,心想道:“那丫头估计是怀有身孕,需要多睡些时候,若不然以她那性格,多半早就起来等着了。”

与孙圣葵爷俩打了招呼,便与大伙一同去往林地,谁料大家刚到林地,却见一颗松树底下正坐着一人,那人正是刘萍!

孙季忙跑过去说道:“小萍,你跑这来干啥,待会日头上来了,你这身子受的了吗?”

刘萍不以为然道:“我来看看景儿,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那旱魃是个什么样子呢!你们尽管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孙季闻言,虽还想劝她回去,但是知道刘萍的脾气,便也只好作罢,说道:“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便又走回了喜儿坟前。

徐云德此刻正蹲在坟边上,抓了把喜儿坟上的泥土凑到鼻子前闻了闻,随后皱眉道:“果不其然有些阴尸之气!”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纸包,递给孙季道:“这是一包白磷,待会儿刨出那尸首之后,你看我手势,只要我一挥手,你便立马把这东西撒到尸首身上。切记自己莫要沾了!”

孙季接过纸包,点头道:“徐大哥,你就放心吧。”

随之,徐云德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便叫人开挖,十几个小伙拎着铁锨,便挖了下去。结果头一锨便叫众人大惊!只见这坟上的土尽是水淋淋的湿泥。

如今大旱持续了半年,其他地方就是挖地三尺,也都是干巴巴的干土,连半点湿气都不沾,可是这立于地面之上的坟却是水淋淋的湿泥,怎能叫人不起疑心!甚至有几个小伙见状,急忙惊慌着退了回去,不敢上前。

孙圣葵见状,骂道:“一群没胆儿的种!说罢便上前接过一人的铁锨,亲自挖了起来,其余人见状,这才纷纷壮起了胆量,跟在孙圣葵身后,挥起铁锨继续挖了下去。

徐云德则站在一旁,死死的盯着那坟,生怕会起什么变故,随着深度不断增加,坑里不断的渗出水来,使得整个坑洞变成了一个水坑,大伙儿也逐渐屏住了呼吸,下锨的时候也小心了许多,边上的孙季也此时也将那装有白磷的油纸包紧紧的握在手中,随时做好了撒下去的准备。

突然,水坑中浮出了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大伙心头一紧,在坑里的人急忙跳了上去,徐云德示意大家不要惊慌,随后走到坟边,仔细的打量着那个东西,待看清了那白东西面目之后,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