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阴尸过道,百鬼夜行(3)

jellybean 2024-04-17 18:39:11 故事摘抄 419 ℃ 0 评论

阴尸过道,百鬼夜行(3)

图文无关

前文:阴尸过道,百鬼夜行

“你放心在这里呆着,没事的!”我轻声的安稳着说道。

再过上五天,就是我的十七岁生日了。在这之后,我这一身的本事就可以派的上用场了。不过在这之前,我只能够驱邪避凶,其他的事情,不能做!

这是父亲临死前我跪在他的床前答应他的。

姚琛那激动的心情似乎是也平息了一般。坐在那里,竟然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看不出来,胆子倒是不小嘛!”我乐呵呵的看了姚琛一眼,打趣着说道。

姚琛有些尴尬:“小哥,不瞒您说,打小我的胆子就大,这死人之类的事情,我可是见过许多了。可是这尸变,我确实是第一次碰到。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被吓成这个样子!”

我笑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姚琛的底子我已经探出来了,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可是却对这我外八门的门道感兴趣,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奇怪。

“对了。”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你既然对这些感兴趣,为什么不找个师傅好好的学一下,也不至于这样手忙脚乱!”

“这个……”姚琛有些不好意思,随即苦笑了一声:“是我老父亲不同意!”

我看着他这个样子,却是恍然大悟。

没有再理会他,静静的看着大厅之外。一个身影缓缓的出现,在阴雨之中,那尸变了的尸体向着这里冲了过来。

行尸尸变之后,就会成为僵尸。

僵尸的身体僵硬,双腿双脚无法弯曲。所以说,一般都是跳跃前进。而且,如果你看的仔细,会发现,将使在跳跃的时候,腿部是绝对不会弯曲的。直来直往。

“呲呲呲……”

僵尸刚刚进入死尸客店的门。

地面上在瞬间冒出了一团冥火,仿佛是想要将它灼烧一样。感觉到危险的它迅速的后退了几步。

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和姚琛,眼窝深陷,之间发紫,身上的尸毒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我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是根本和我无关一般。

这僵尸,只要进入了死尸客栈。那就是有死无生。不用说我,单单地面下的桃木阵,都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冥火在瞬间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八卦的阵法。

映射在空中,整个死尸客店在那一瞬间看上去分诡异。

我的嘴角轻笑,对着僵尸轻轻的招了招手。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将使竟然直接的冲入到了桃木阵之中。

我的心中有些好奇,这个僵尸是怎么回事?我不过是引诱了一下而已,竟然就直接的冲了过来。

而冥火在瞬间灼烧。不过好像对他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并没有阻住它的去势!

我的心中却是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身体瞬间冲了出去。

“小哥!”姚琛有些担心,急忙的在我身后叫了一声。

我却是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线生机在死尸客店。可是这也不过是一线而已。我已经预感到了不对,地面上的冥火虽然在灼烧,可是却有些难以为继,地面之下的桃木阵应该是出现了某种变故。

而那僵尸看到我,瞬间扑了上来。

我单手在胸前猛然间竖起,而后默念口诀。右手迅速无比,在那僵尸的喉结位置迅速的点了一下。

僵尸感觉到痛苦,身体后退两步。而后猛然间伸出手来,想要抓我。

“找死!”我冷哼一声,而后,身体猛然间低下一层,紧接着,胳膊肘直接的撞击在那将使的喉结的位置。

在他的口中,有一口浊气吐出。而后整个身子噗通一下倒落在那里。

我也长出了一口气。

蹲下身子,一只手腾出来,轻轻的掐了一下那僵尸的鼻孔,看了片刻,才微微的摇了摇头!

回到自己的大厅之中。

“那个,就把他放在那里不管了?”姚琛的脸色微变,轻轻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我摇头:“这僵尸很邪门。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反而好像是后天人为炼制的。现在下着雨,没有办法处理。等到天气放晴之后,生火燃烧了也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这僵尸现在还没死?”姚琛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屋外。

“没有,人活一口气,这口气是从内而外。而僵尸之所以不死,也是因为身体之中多了一口气。刚才我将那一口气打散,也只能够让这僵尸暂时的无法行动。想要杀死,只有火化才能够做到!”我轻声回答。

紧接着,回到厨房之中。在一个缸子里咬出了一盆水。

而后开始仔细的清洗着自己的手和胳膊。

“滋滋滋……”

黑烟在我的双手上不断的升腾而起,化作一缕缕的雾气散入水中。紧接着,原本白皙的一盆水,变得黑漆漆的。

“小哥,你那一身本事究竟是怎么练出来的?能不能教教我啊?”姚琛看到这一幕,也是有些呆滞,急忙的小跑到我的身边问道。

我摇头:“对付僵尸可没那么容易。我这双手,从小就用糯米水洗手,才能够勉强的抵御尸毒。”

这倒不是一句假话,从我不记事的时候开始。我父亲就已经开始用糯米水给我洗澡了。之后从我懂事开始,每天洗手三遍,用的全部都是糯米水。用来洗澡的水,也是糯米水。

这样一来,虽然不能说完全的不惧尸毒。可是至少能够抵挡上一段时间。

就我刚才的那一手,看上去简单,可是如果说我的身上没有糯米的气息的话,想要将那僵尸的那一口气给拍散,简直是难如登天!

而我的心中,也在暗自思忖:有时间的话,得把这死尸客店的地面扒开,看一下下面的桃木阵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桃木阵乃是一个死尸客店的核心。如果说出事的话,很容易引来灾祸。

“这样啊!”姚琛嗔目结舌,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没有再继续下去。

我看着姚琛,而后接着说道:“对了,你赶着的那具尸体呢?”

“这不是跑的着急,所以说忘记了……”姚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样,小哥!你呢,帮我去把那个尸体给找回来,而我不管多少钱,都照样付给你。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怎么样?”

我也是愣了一下。却是明白了姚琛的想法。

这个公子哥估计是看重了我这一身的本事,所以说,想要跟在我的身边。多少能够学上一些。

“这不行!”我思忖了片刻:“我在十七岁之前,是不能赶尸的。这是我答应父亲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找到那行尸的所在,不过这样一来,只怕你要耽误一些时日了!”

“不碍事,不碍事!”姚琛急忙点头。

“咔嗤……”

一声清脆的断裂的声音传出,我的心中有些震惊。急忙的向着大厅之中跑了过去。

大厅之中的桌子已经彻底的碎裂。

煤油灯掉落在地面上,火光微微的摇晃了一下之后,也熄灭了!

我的心中有些震惊,再次前行了几步。却发现原本在院落之中躺着的那僵尸竟然消失了。

“不可能!”我的脸色大变,那僵尸胸口的一口气,已经被我拍散。想要再次起尸,恐怕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可是这才过去十几分钟。

“怎么会这么快!”

我急忙的走到院落之中,地面上,尸毒淌了一地。

我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急忙从厨房之中拿出了一些糯米,在地面上小心翼翼的擦拭了起来。

风雨依旧在肆虐。

西北风仿佛是在不断的哀号一般,在树丛之间不断的穿梭,发出了一阵阵令人胆战心惊的声音。

将地面上的尸毒清理干净。

将那些发黑的糯米整理到坛子之中。我站起身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透了,那僵尸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

“对了,魏林!”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转过身来,看着姚琛:“你是说,魏林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那僵尸咬死了??”

“是啊!”姚琛急忙的点头:“一点反映的时间都没有。死的可惨了!”

“尸毒入体,这山上现在有两具僵尸了,看来,是时候封山了!”我的心思略微的愣了一下,而后轻声的说道。

所谓的封山。就是提醒山下的人。晚上不要外出。锁好门窗!

僵尸喜欢往有人的地方跑,而这里也就只有这一户人家。我在施展一些法门。应该是能够将他们引到这里的。这样一来,山下的人家也不会受到波及。

“我们现在怎么办?”

姚琛看了我一眼之后,有些奇怪的问着说道。

我看着天色,缓缓摇头:“休息一下吧。僵尸都是在夜里出现的。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我也有些困了。”

看着地面上那碎落的桌子,我却是心中有些郁闷。

看来,改天得找村里的木匠好好的修整一下了。这里是父亲给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所以说我务必要保存完好。

“呃,可是我一点都睡不着啊!”姚琛有些无语的说道。

“睡不着的话,就去山上找尸体去。你的金主让你赶尸,结果你却把尸体给弄丢了,这不是在败坏赶尸匠的名声嘛!”我白了姚琛一眼,却是直接的躺在大厅之中的一个长凳上,闭着眼睛睡了起来。

这一晚上,可是有些惊心动魄。

而姚琛却是死活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出去了。也只有无奈的坐在门槛上。

我倒是对姚琛这个人的印象有一些改观了。这人和其他的公子哥不同,没有架子,很好相处。虽然说有一些不切实际,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也算得上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迷迷糊糊之间,我逐渐的睡了过去。

在之后的时间倒也是风平浪静,一直到第二天早起。

“我靠!”我猛然间吓了一跳,身体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瞪着圆咕隆咚的眼睛看着我的姚琛:“你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大清早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咳咳,没……”姚琛干咳了两声,急忙的说道:“我就是问问你,这僵尸在白天应该不会出没吧?我是不是能去寻找我的那喜神了?”

我点了点头:“只要不去比较阴冷的地方,就没事。不过你也小心一点,遇到危险了就赶紧跑!”

“嘿嘿,这我知道!”姚琛急忙的点头。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兴奋的离开了。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眉头微皱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山下有一个村落,这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挨家挨户的通知却是有些麻烦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猴子,让他和我一起传信,这样一来呢,也能够节省一些时间。

“得去徐木匠那里看一下了。”我也是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徐木匠的三代都是在村子里做工的,手艺好,人也实在。所以说我们平时家里添一些什么东西,都会找徐木匠去做。

而父亲当年埋在死尸客店下面的三十六根桃木桩,也是徐木匠经过精心打磨出来的。在地下也埋了有十几年了。去找他,也是为了让他看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先去找了猴子。

告诉了他封山的消息,吓得猴子一直的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最近有些不太平而已。”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含糊其辞的说道:“记住,提醒到每一家每一户,到了夜里不要掌灯。更不要出门。知道了么?”

“放心吧!”猴子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交给我的事情,我怎么会办砸!”

和猴子说了之后,我就去了徐木匠家里。

徐木匠人比较老实,而且不怎么出门。

看到我来,倒是热情的打招呼:“呦,这不是张家小哥么?来这里是做什么啊?”

“那个!”我略微的顿了一下,而后接着说:“徐伯,您还记得,当年给我家里打磨的那三十六根桃木么?昨天晚上,出了一点事情!”

说着,我就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

徐木匠不是外人,而且彼此也都知根知底的。跟他说了也不碍事。

听完之后,徐木匠用手轻轻的捏算了一下:“算算日子,应该已经有十三个年头了。当年把那木头埋下去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毛头小子,没想到现在竟然马上就十七岁了!”

我有些尴尬:“您看这事……”

“哦,没事。你也知道,你们开这种客栈的。每过十五年,有一次换桩。也就是把地面上埋着的这些桃木,全部给挖出来,换成是新的。这木头在土里的时间长了,自然是会腐烂。再加上这山上的虫子比较多。出现这种现象很正常,我这段时间帮你找一下有没有什么好的桃木。找到了之后,换桩一次,也就可以了!”徐木匠乐呵呵的说道。

“没事就好!”听到这里,我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着徐木匠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了,徐伯!”

“不碍事的。对了,你父亲当年临走前。让我在你十六岁的时候,给你开始给你做一个东西,现在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应该在你十七岁生日的时候,能够给你当礼物。怎么样,要不要看看?”徐木匠看着我,爽朗的笑道!

“我父亲让您给我做的?”

我整个人也有些呆滞,看着徐木匠,有些惊讶。

徐木匠点头:“跟我来……”

说着,带着我进入了屋子。木匠的屋里面,到处都是那种木屑的味道,有些清新,可是如果说闻的多了,也会多少的感觉到一些不适应。我掩着口鼻,跟着穿过弄堂,进入到了内院之中。

在一个巨大的操作台上,放着一张图纸。

我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却是有些震惊。

这上面画着的,是一把剑。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父亲当年在构想之中的一把剑,甚至曾经给我看过他画的图纸。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把剑竟然真的能够做出来!

“你看,就是这个!”

徐木匠从屋子里,小心翼翼的端出了一个铁盒子。而后轻声的说道:“当初,张爷可是救了我一条命,我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你看!”徐木匠看到我有些愣神,接着为我解释着说道:“这把剑的剑柄位置,是一个复合机关。剑的剑骨是用精钢铸造,再加上一环环的扣结,逐渐的相扣形成。左右,桃木和钢铁进行一种均匀的分配。”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想要制作这把剑,要制作几百个扣结。然后再打磨出钢铁,还有桃木。

这是一个软件。剑柄位置的复合机关,可以让这把剑合拢或者收起。

看上去,这把剑倒是有些像是人的脊柱骨一般,一节一节的。而且,桃木和钢铁混合,可以让这一把剑更加的耐用。

我拿着徐木匠递给我的那个铁盒子。

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我有些想念父亲了。想当初,父亲在那个死尸客栈的院落之中,兴致勃勃的给我讲述这把剑应该怎么用。

他走了,却是将自己的心血全部都留了下来!

“张小哥?张小哥?”徐木匠看我出神,接连的叫了好几声。

我才算是回拢了过来,将那铁盒子放在桌子上,吐出一口浊气:“徐伯,这把剑,我什么时候能够拿到?”

“得等到你生日了,还有最后的几个部件没有完工!”徐木匠轻声说道。

这把剑从我十六岁的生日就开始制作。到现在已经做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可以想象,这其中的工艺究竟有多么的复杂。

我点头,心中却是有一股难以言明的伤感:“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徐伯!”我对着徐木匠轻声的说。或许,就连徐木匠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在谢他什么。

为保证阅读质量,后续内容您需要:(骨色尸香,benbenxq123) 复制拼音内容去到公众号添加,留言关键词,即可看更多免费内容哦,不信你可以试试。

不是他给我做了这把剑,而是他再次的把父亲待会到了我的记忆之中。从此之后,这把剑,将会常伴在我的左右。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够把这把剑给用好。从徐木匠那里出来之后。我就从村子西头开始挨个的通知。

后来和猴子在他家里会和,猴子的父母也算是比较开明,除了不想让他涉险之外,其他的倒是并不怎么理会,所以说才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经常和我一起去疯!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