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故事:【鬼故事】地狱变

jellybean 2024-04-17 18:46:00 故事摘抄 319 ℃ 0 评论


故事:【鬼故事】地狱变


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绑架我!

那天晚饭后,照旧去公园散步。边走,边兴趣盎然地欣赏着夜景。

忽然,我发现有人在跟踪我。

是两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人。好像自我出门开始,他们就一直跟在我后面。

我走他们就走,我停他们也停。

当我停下回头观望的时候,他们连忙装作去看路边的广告牌。

我非常不悦,径直向他们走去。

我看两人,一起露出了微微惊愕的表情,那一瞬间,他们似乎有点手足无措。估计是没有预料到,我敢就这样直面他们吧。

但他们立即恢复了镇定。

看来是训练有素的特殊人员。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我站在他们对面,直接发问。

“这,这……”

那个黑衣人张口结舌。

另一个黑衣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是:

“你就是镜先生吧?我们有些事情想找你……”

“不去!”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头,果断拒绝。

说实话,他们这种鬼鬼祟祟的行为,实在是太令我反感了。

“不去?你不去行吗?既然我们来了,那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第一个黑衣人,突然强硬起来。说着话,就伸手抓向我的胳膊。

看架势,是个擒拿高手,想把我的胳膊一下子反剪,制服。

“不要动手!”

另一个黑人连忙阻拦。

可是已经晚了,我以闪电的速度,一记勾拳击在第一个黑人的下巴上。

他闷哼一声,噗通,仰面栽倒,昏了过去。

第二个黑衣人一看我对他的同伴动手了,他也不客气地摆出了架势,挥舞双拳,向我攻来。

我冷笑一下,趁他靠近我的时候,突然一矮身,冲他膝盖上就是一脚。

“啊!”

他惨叫着趴在地上。

这时,我听到身后有奔来的脚步声,似乎有几个人向我扑来,已快到了我跟前了。

我猛然转身。

然后愣了一下,高高举起了双手。

对面跑过来四个人,其中一人拿着手枪,正对着我。

见我不反抗了,其他三个人,迅速冲过来,将我胳膊反扭,推到了拿枪人的跟前。

“客气点!放开镜先生!”

他命令那三个人。他们松开了手。他也收起了枪。然后冲我抱拳,道歉说:

“镜先生,纯粹是一场误会,你大人大量,希望不要见怪!”

“哼!”

我扭过头不理他。

他顿了顿,又和气说:

“我家主人想见你,有事相求……”

不一会儿,我就被请进了路旁一辆轿车的后座里。

原来自出门开始,这辆车就一直在后面缓缓跟着我,我只顾留意跟踪的人,却忽视了车。

见到我冲他们动手,车上的人才下去帮忙的。

前排副座上是一个白净微胖的中年人。

他笑呵呵地转过脸来,冲我抱抱拳,说:

“镜先生,名不虚传,果然难请!”

“你们这是请吗?你们真的是土匪!”

我怒道。

“请先生息怒,我们确实有要事,需要先生帮忙!”

说着,他伸过来一张证件。

我一看到证件,不禁直身正坐。

那是一张南方某军区高层人员的特别证件。

原来他们都是军人。

看来,这个是真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了,否则,他们不会弄出这么大阵势来请我。

“请镜先生跟我们到南方走一趟,可以吗?”

那白净胖子客气地说。

“我说不去行吗?”

我指指窗外待命的几个黑衣人。摊摊手,挤出一个苦笑。

看这架势,他们是有备而来,是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如果乖乖跟他们走,那他们就省事了,如果不同意,他们就会强行把我带走。

“那谢谢镜先生了,就是辛苦您跟我们走一趟!”

白净胖子冲过拱手致谢。

顿了一顿,他又压低声音说:

“希望此行,镜先生能够替我们保密!因为事情关系重大,所以说我们首长私下邀请。请先生见谅!”

我皱皱眉,点了点头。

轿车缓缓开动了。

19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南方某市的郊区。车并没有进市区,而是拐进了远郊的新兴工业区。

车七拐八拐,拐进了一家工厂。在一座高大的办公楼前停下。

办公楼的大厅里,灯火通明。看来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候了。

我和白净胖子,下车后向大堂走去。

“请先生不要见怪,我们请来了国内的各路奇人异士!”

顿了顿,他略显尴尬地说:

“因为,因为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而且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谨慎!”

我挤出个笑容,表示理解。

进入大堂之后,马上有几个人向我打招呼。我环视一圈,发现里面大部分人都认识,有的甚至是我的朋友,还有一些陌生面孔。

他们都是国内著名的科学界,灵学界,探险界人士,其中竟然也还有两名泰国巫师!

而门内门外站岗的,居然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

我看到前面有一位熟人。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他回头看到我,异常兴奋,激动地说:

“镜先生,你怎么也来了?”

“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我悄声问他。

他摇摇头,说:

“我不知道!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我已经来了9个小时了!”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

“来了之后,就一直在这个大堂,不让出去。吃喝都有人送进来。还有人不断的被他们陆续请过来,看来,邀请的人还没有来完,不知下一位来的会是谁?”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居然需要聚集这么多能人异士,联合出手?

还有这间小小的工厂,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背景?竟然能短时间之内,把全国各地的异人都聚集在这里?

我推测,应该是某个大官后代或直系亲属的工厂吧!

在中国,只有特权,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还有,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是惊天动地,非同小可的!

两个小时后,最后一位客人也来了。

这时,主人才从堂后走了出来。

他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他身体健壮,一身名牌,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满脸都是戾气。

他清清嗓子,高声说:

“我姓贺,就是这片工厂的老板。今天请诸位来,原因是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这件事情按照常规逻辑,根本无法理解!实在是诡异之极!而且还很危险!”

“什么事情?”

有人问。

“不要着急,大家一会儿就亲眼看到了!”贺老板顿了一下继续说,“一会儿希望大家能帮我找出解决的办法!”

“不要废话了,让我们赶快去看看!”

下面有人催促。

贺老板脸色一变。语音突然提高:

“下面各位看到的事情,已经被列为军事机密!如果能帮忙解决,就留下帮忙。如果无能为力,请离开后一定要保密!”

众人急着要知道什么事情,纷纷点头同意。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吧!”

贺老板说。

于是,贺老板和武警战士在前面带路。我们这群人跟在后面,鱼贯而出。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只见那里已经停了一辆军用卡车。

“来,他们每人领一件棉衣!”

贺老板对大家说。

“笑话?这天热的要命,让大家穿棉衣干什么?”

人群里有人说。

“愿意穿就穿,不爱穿拉倒!不过一会儿冷了,可别怨我!”

贺老板说着,往自己身上穿了一件军用绿大衣。他犹豫片刻,接着又在外面套了一件。

他整个人都鼓了起来,像个球一样。

这时有战士给我递过来的军大衣。

我立马穿上了。

其他的人,有的穿了,有的没穿。

换上军大衣,战士又给每人发了一个手电筒。

然后我们一群人,跟着贺老板后面,浩浩荡荡走出了工厂。

一刻钟后,我们来到了一圈高大的围墙前。围墙很长,一眼望不到边。

贺老板指着围墙自豪地说:

“刚才我们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小厂。这里才是我的主厂区。这个区域方圆80公里,里面生活着6万人,他们都是我的员工及家属。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在这道围墙里就能完全得到解决,这里有大超市,医院,电影院,菜市场……完全是一个独立的王国!”

贺老板边介绍,我们边走。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这片工厂区的大门前。

可是非常奇怪,里面全部是黑灯瞎火,一丝光亮都没有。而且,这里竟然连门卫都没有!

相反的,我们却看到了军方的警戒线。旁边还竖着个写有“军事禁区”的牌子。

有些人已经露出微微吃惊的表情。

贺老板尴尬地说:

“但是3天前,整个厂区里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现在情况还在继续恶化!”

“到底是什么事情?”

有的人叫嚷起来。我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跟着说:

“贺老板,都到这里了,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你把情况介绍一下吧!”

贺老板点点头。然后轻启嘴唇,吐出一句话。

这句话,当即把在场的所有能人异士,都震住了。现场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贺老板说的那句话是:

“3天前的夜里,一夜之间,这个厂区的6万人,以及里面的所有生命,全部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冰尸!”

5分钟后,我们进入了这个大厂区。

刚进去的时候,还是正常的温度,但越往里走,温度越低。

大约又走了二十几分钟的路程,前面的房屋路面,就已经出现白花花的霜花了。

我把身上的军大衣使劲裹了裹。

那些没有要军大衣的人,现在开始浑身哆嗦,有的已经开始骂娘了。

又往前走了大约一刻钟,这时里面已经完全是一个冰雪的世界了!

我用手电四处一照,不由得发出惊叹。

路面,树木,高楼,公共设施,路旁的车辆等,一切东西上,都包了一层厚厚的冰!

整个世界,晶莹剔透!仿佛进入了童话里面一样!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冰层发生了奇妙的折射,五彩的光晕,就像水面的波纹一般,层层叠叠。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嘴巴中的白气,直冒出一尺多远!

其他的人也都惊呆了。

贺老板带着我们继续往里走。

很快,我们就看到里面的冰尸了。

那是一个广场。

里面的情形极度诡异,用语言难以描述。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样的画面:在炎热的夏日,晚饭后,很多人都到广场上来乘凉休闲。

男女老少都有。广场舞的大妈,牵手的情侣,夜跑者,拉着妈妈手的小孩,散步的老人,卖东西的小贩儿,表演跆拳道的武者……

突然,由于某种原因,这个画面定格了。就像时空突然停住一样。同时,所有的人全都变成了冰人!

现在这里的情形,都是这个样子。

我走到一个跳广场舞的大妈跟前。用手电照着,仔细观察。

只见她整个人被包在了一层透明的冰壳里,还保持着手脚挥舞的姿势,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似乎可以想到,他在被冻结之前的高兴劲儿。

其他冰尸也都如此。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在夏日炎炎的南方市郊里,竟然有一片区域,一夜之间变成了冰雪的世界!

还把里面的6万活人,全都冻成了冰尸!

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贺老板带着我们继续前行,更加深入这片冰雪的世界。

一路上,我们进去观察了一栋居民楼。

有的全家在吃晚饭,有的全家在看电视,有的全家一块儿在玩游戏,有的家庭各忙各的。

但这些家庭,无一例外,都跟广场上的人一样,被包在透明的冰壳里。

他们也似乎都是在瞬间变成了冰人。都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动作和表情。

就像艺术家制造的一尊尊冰雕。

这场面实在太诡异了!

我连想象都无法想象,吃什么东西会造成这样的状况?

从居民楼出来,我看着小区黑压压的楼群,不禁身上微微发抖。

想一想,这些楼群每一扇窗户的背后,不是一个家庭!而此时此刻,他们全部变成那副模样!

仅仅想一想,都让我不寒而栗!

接着,贺老板又带我们去看了一条步行街,一个购物商场,和一个庞大的生产车间。

你可以想象一下:

那满满当当的,熙熙攘攘的,姿态各异的男男女女,瞬间全部被冻成冰雕的场面!

是何其壮观,又何其恐怖?

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栋办公楼跟前。

贺老板指着二楼的一个窗口,悻悻说:

“那就是我的办公室!幸亏那晚我出去了!要不然,我现在和里面的人是一个样子!”

绕过那栋办公楼,我们要继续往前走,查看了各种场景。情形都大同小异。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开始回返。

不久,又来到了那栋贺老板办公的楼前。

贺老板环视一圈,问:

“各位,你们对眼前的事情,有什么解释吗?谁有没有方法,能把这里的冰雪世界给我解除?”

众人鸦雀无声。

贺老板凌厉的目光,从众人面上扫过。

有的人已经惭愧的低下了头。

这些都是经历过各种奇特事件的精英,但眼前的事件,是达到超越常规认知和普通的奇特事件。

别说找出原因和解除了。简直连想象都无法想象!

这也难怪,他们会束手无策了!

见无人言语,贺老板略有不悦。

似乎在自言自语,却是在讥嘲众人。他说:

“平时个个都自称能人,到了关键时刻,竟然连一个有用的都没有?”

有的人暴跳起来,想要反驳,可是一张嘴,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因为确实是,自己对眼前的诡异事情,无能为力,并且连原因都找不到。

别说找了,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有什么可能性,会造成这样的状况。

只好把愤怒压下去,闭嘴不言。

沉默半晌,贺老板又问:

“一路走来,你们可觉察有什么异样吗?”

这时,依然没人说话。

我把手举起来。

贺老板指着我。

“你是镜先生吧?你来说说,你有什么发现?”

我清清嗓子问:

“你们应该已经仔细勘察过这里面的情况,并已经掌握基本情况了吧?”

贺老板点点头。

“是不是这栋办公楼,就是事情发生的最初地点?”

我指着贺老板身后的办公楼说。

贺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贺老板:

“你们是怎么确定这栋办公楼,就是事情的出发地点的?”

贺老板说:

“事后,我们调用查看了卫星拍摄的实时地图,我们发现最初这栋办公楼首先变成了一个白点,然后白色向外蔓延,形成了现在的状况!”

说完,他掏出几张卫星照片给我们看。

我接过来,仔细看了半天。

然后,我说:

“我这通过肉眼观察,加上推理分析,确定这栋楼,就是初发地点的……”

贺老板和所有人都认真听了。

我提高嗓音,继续说:

“一路走来,我发现两个情况,一是越往里走温度越低,二是越往里走,那些建筑和人体上的冰壳,就越厚。直到这一段楼前,一切都达到了顶点。越过这栋楼之后,温度开始渐渐升高,冰壳也开始逐渐变薄。所以我断定,这里就是最初开始冰冻的地方!”

贺老板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镜先生,果然是名不虚传!”

沉默了一会儿,贺老板又问:

“还有什么发现吗?”

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他:

“我记得,我们刚来的时候,你说事情还在恶化。你说的恶化,是不是指这个冰冻的世界还在继续朝外蔓延?”

贺老板突然面露恐惧之色,连连点头:

“是的是的。我们发现,这片冰雪世界还在继续蔓延扩大,第一天只外延了大约一公里的速度,第二天是三公里,昨天是五公里……它蔓延的速度,在越来越快,如果不及时制止,以它这样蔓延的加速度,估计不久,整个郊区都会成为一座冰城!”

“啊!”

所有人愕然,不禁发出叹声。

怪不得,这被列为军事禁区了呢?

看来不仅仅是事关特权,而且也确实关系到了全城百姓的安危!

“那镜先生对这件事情有什么见解?能否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半晌,贺老板问。

沉吟片刻,才抬起头说:

“如果我推理的没错的话,造成这种异境的原因,就该在你这栋办公楼之中!”

我指着办公楼。

“啊!”

贺老板张大嘴巴,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说:

“这栋办公楼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者发生过什么特别情况?”

贺老板低头思索半天,最终摇了摇头。

“事发后,你们来仔细搜查过这栋办公楼吗?”

我问。

贺老板又摇了摇头。

我一摆手,说:

“那好,我们这里有很多人,我们现在就搜索这一栋办公楼!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异常的东西或状况吗?”

贺老板点头同意。

我们把在场的人分成3组,分别进了这栋楼的3个单元,开始搜索。

我和贺老板一组,让其他人从一楼开始,往上逐层逐间搜索。

我拉着贺老板,径直进了他的办公室。

因为我觉得,他的办公室,是可疑性最高的地方。

我和贺老板,在他的办公室搜索了将近半小时,把所有东西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

“你办公室里还有什么地方没搜到吗?”

我盯着贺老板的眼睛问。

“没!没有啦!”

贺老板支支吾吾。

我盯着他的眼睛,冷冷的说:

“情况很严重,这你是知道的!如果是因为你,捅出这么大个娄子,牵扯到6万条人命!我想你背后的主子,也绝不会轻饶你!而且如果事态在继续扩大,波及全城的话……”

我还没有说完,贺老板立即高举双手,连声说:

“有!还有个地方没让你搜!”

说着,他转身按了墙上一个按钮。

“哗啦”一声响,地面上弹出一个暗格。

格子里是一具保险柜。

“打开!”

我命令他。

“绝对不会是这里面的东西!”

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保险柜。

他拉开柜门,我看着里面的东西,竟然一时分辨不出来是什么?

我心里还纳闷:

——他怎么会把一块垃圾放到保险柜里呢?

“这是什么东西?拿出来!”

贺老板吃力地搬了搬那东西,居然没有搬出来,看来真的是太重了。

他哀求地望向我,我捋起袖子,帮他一块儿搬。

我们两人一起咬牙。

嗨!

那东西终于被搬起来了。

“小心!千万别弄坏了!”

贺老板小心翼翼地提醒我。

看来这块貌似建筑垃圾的东西,确实是极其贵重的东西!要不然,像他这种身价身份的人,绝不会对它如此小心谨慎。

我俩把那东西放到地面上。

我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它。

说实话,这确实是一块建筑垃圾。猛一眼看上去,跟那些拆掉的楼房废墟,没什么区别。

就是一片片残垣断壁!

但我仔细一看,上面却有五色油彩画的画面。

我看了半天,只大约看出来是极其古老的宗教画面,里面有神有鬼,似乎是某个故事的片段。

“这是什么?”

我指着那东西,问贺老板。

贺老板苦笑一下,回答:

“这是无价之宝!”

“是什么?”

我好奇地追问。

“你听说过吴道子吗?”

“是不是唐代那个被称为‘画圣’的吴道子?”

“对!”

“那我当然知道了!”

“这块壁画就是他的真迹!”

“啊!”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

手电筒的光芒越来越弱,看来电量就要耗干了。

借着微弱的光芒,我仔细观察那片壁画。

上面画的是鬼神之事,那些恶鬼个个张牙舞爪,栩栩如生。虽然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礼,依然不减当年风采!

果然不愧是“画圣”之作!

“这是他的哪副壁画?”

我一边观看一边问:

“地狱变!”

贺老板回答。

我闻听色变,再仔细低头观看。

上面画的确实是地狱里的情形!

“这块儿‘地狱变’是从哪儿来的?”

我接着问。

何老板脸色一红,低声说:

“从别人手里买来的?”

根据他的神态判断,我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话。我闷哼一声,说:

“不管你是怎么弄来的?你最好把原来的主人给我找来!”

“为什么?”

“因为,你找来了原来的主人,你这里的情况,或许还有救!”

“为什么?”

我指着“地狱变”的壁画,一字一顿说:

“因为,这块儿壁画,就是整个事件的根源!”

停了半晌,我问贺老板:

“你了解‘画圣’吴道子吗?”

他摇摇头。

“那你知道这副‘地狱变’画的是什么吗?”

他又摇摇头。

“那你知道这副‘地狱变’是怎么画出来的吗?”

他依旧摇头。

“那我就给你讲讲吧!”

他点头同意。

于是我开始讲述……

“画圣”吴道子,又名道玄。是唐代武宗年间的皇家画师。他生于河南禹州,幼年丧父,家境贫寒。是一个落魄的民间画工。

后来流浪至东都洛阳,埋头苦修画技,几年后,技艺突飞猛进。但依然籍籍无名。

后来听人劝告,去长安发展。不到两年,便誉满京城,成了最受皇帝器重的,皇家画师。

吴道子在画画上极其有天赋,他首创了“兰叶描”画法,画的人物衣褶,遒劲有力,飘然欲动,人称之曰“吴带当风”。

他的绘画,张旭的草书,裴旻的剑术,一同被皇帝下旨昭告天下,被封为“唐三绝”。

当时长安的寺庙,流行画仙佛宗教壁画。当时长安已经有300所寺庙,请吴道子画了壁画。

这时,有一个名叫“赵景公寺”的无名小寺,也想请吴道子给画副壁画。但又不想跟别人雷同,要独树一格。所以就邀请吴道子来画“地狱图”。

所谓“地狱变”其实就是一幅地狱图。画的内容就是生地狱,黑绳地狱,八寒地狱和八热地狱等十八层地狱的状况。

画里有群鬼诸魔,刀山火海,指各种残酷刑罚。不仅场景复杂,场面阴森,规模宏大,还涉及鬼怪和人物众多。是佛教壁画中,最宏大最具挑战性最难画的素材。

即使在当时最顶尖的画师,也不敢轻易碰这个题材。而且,要画这个题材,需要时间极长,耗费巨大精力,没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根本不敢想象。

吴道子原本也不想接这个活儿。

但赵景公寺的主持老奸巨猾,知道吴道子嗜酒如命。就用酒中极品“昆仑殇”来诱惑他,几杯“昆仑殇”下肚,吴道子就拍着胸脯答应了。

赵景公寺主持问:

“先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这幅‘地狱变’?”

“最长半个月。”

吴道子说。

赵景公寺主持,拍案叫好,说:

“好!半月之后是7月15中元节,那我就向外界宣告,那天揭幕‘地狱变’!”

“好。”

吴道子答应。

接下来,吴道子就沉浸在美酒“昆仑殇”里,两天之后,居然把一大坛都喝完了。

当第三天,吴道子提笔站在画壁前时,居然灵感全无,手足无措。半晌什么都没有画出来。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他脸色大变,掷笔地上,掩面飞快地跑出了寺庙。这一跑就没了踪影。

转眼又过了5天,眼看7天后就是中元节了。赵景公寺的主持这时才从长安郊外的一片树林里,找到了昏睡的吴道子。

他此刻蓬头后面,面容憔悴,已经没了人形。可见他这几日躲起来,一直在殚思竭虑地构思“地狱变”。

“先生请赶快回去作画!如果‘地狱变’不能在中元节那天不能按时出现在公众面前,我们赵景公寺的名声可就毁了!”

赵景公寺主持,连连作辑,不断哀求。

“你先回去吧!在7月15日前,我必然完成‘地狱变’,否则,我当众投江而死!”

吴道子拍着胸脯保证。

4天后,已经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吴道子回来了。

但当他提笔想再画时,依旧没有感觉。他仰天长啸一声,蹲坐在地上,口吐鲜血。他目光呆滞地望着手中的画笔,知道自己的灵感已经枯竭,是根本不可能在画出这副“地狱变”了!

这时,离中元节只剩下3天了。

之后,吴道子在寺院的禅房,闭门不出。不吃也不喝。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直到中元节的头一天晚上,吴道子突然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双目流血,模样极其恐怖。

他跑到画壁前,挥毫作画,一夜之间,完成了工程浩大的“地狱变”!

这消息仅半天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中元节那天,整个长安城里的人,都来看这幅“地狱变”。

虽然,这时“地狱变”还没有上色,只是一幅白描作品,但是展现的阴森恐怖,却极度的震撼了长安百姓。

青天白日下,竟然让所有观者,无不寒毛倒竖,不寒而栗。

据说,看过他这幅画的屠夫渔户,纷纷改行,以至长安城内鱼肉紧缺。

赵景公寺,一举成了长安城里最著名的寺院。

而这幅“地狱变”,也成了吴道子的旷世杰作,成就超过了他以前所有的壁画。

赵景公寺主持感谢吴道子说:

“先生,你最后两天,在禅房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吴道子沉默不语。

赵景公寺主持又说:

“先生,如果不是下过地狱的人,绝对不会画出这样的杰作,对吗?”

吴道子依然默不作声。

关于吴道子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完成“地狱变”的,后世有种种猜测。

有的人说,那夜有鬼神相助。

还有的人说,在那两天里,无道子自杀游历了地狱,在画的当夜,又起死回生。

总之,人们觉得,单凭凡人肉身,根本画不出这样的鬼斧神工!

讲完了这副“地狱变”的来历。贺老板低头久久不语。半晌,他才抬起头问:

“难道这块儿壁画,真的有这么神奇?它又是怎么把我的工厂区变成一个冰雪世界的呢!?”

我指着那片壁画上说:

“你知道,这片壁画上,画的是什么内容吗?”

他摇摇头。

我说:

“这片画上,画的是‘寒冰地狱’!”

贺老板惊得跳起来。

他结结巴巴地问:

“即使是画的寒冰地狱,那又怎么样呢?它难道跟现实世界里面的冰雪异变,有什么关系?”

我勃然大怒,朝他肩膀上猛拍一下,说:

“你这个蠢货!把你拍的卫星图拿来!”

他连忙把先前给我看过的卫星图又掏了出来。

我指着卫星图上的白色区域,问:

“这就是整个冰化的范围吧?”

他点点头。

我又指着壁画说:

“你看这里,两者的形状是不是一模一样?”

他俯身仔细一看,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不住地连连点头。说:

“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手指的壁画上的位置,一小块画面,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一块空白。

那块空白的形状,和卫星拍下的整个厂区被冰化了轮廓,一模一样!

但壁画上的那块空白极小,只有麦粒大小,如果不仔细观看,根本不会注意到。

“镜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贺老板满脸恐惧的望着我。

我瞥了他一眼,缓缓说:

“这事情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只能这么解释了。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只能这么认为,这个吴道子所画的‘地狱变’你的寒冰地狱,正在融合进现实世界!”

“啊!”

贺老板张大嘴巴。

我接着说:

“这种状况,仅仅是刚开始而已。你看,这壁画上仅仅一个麦粒大小的位置,就已经把这方圆百里变成了‘寒冰地狱’!你看,这个位置还在逐渐扩大,如果再不阻止它,让它整个和现实融合的话,恐怕大半个中国都将变成‘寒冰地狱’了!”

“这可怎么办呢?”

贺老板六神无主,惊惶失措。

我冷冷地说:

“把这幅壁画的原主人给我找来!”

“是,是,是!”

他连连点头答应。

第二天,我见到了“地狱变”的原主人。

他是个白发苍苍的慈祥老人。

贺老板为了抢占他的这幅“地狱变”,已经动用特权关系,把人给投进监狱了。

这次,还要不得不动用特权关系,把人给释放了出来。

我对老人讲了“寒冰地狱入侵融合现世”的推想,老人听后,不断点头。最后对我翘起了大拇指,说:

“镜先生,你真了不起!这样曲折离奇的真相,你竟然都能找出来!老朽实在是佩服!”

说完,他冲我拱手作辑。

“那你能不能解除‘寒冰地狱’向现世的蔓延?”

“当然可以!”

顿了一下,老人说:

“但必须把‘地狱变’还我,我才能解除。”

我望向贺先生。

贺老板连连点头。

老人又说:

“这片‘地狱变’真的是个很危险的玩意儿!不适合在你们手里,还是在我手中安全!”

贺老板再次傻傻的点头。

贺老板把“地狱变”还给了老人。老人将“地狱变”带走了。

在老人走后的一小时,工厂区的“寒冰地狱”就开始停止蔓延,不断溶解。

一天之后,就全部化完了。

虽然,我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想问老人。例如:

“这片‘地狱变’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正的地狱?”

“‘地狱变’是怎么入侵融合现世的?和他又是怎么解除的?”

“如果整幅‘地狱变’融合进了现世,会不会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地狱?”

……

我心中的疑问虽多,但却没有机会再问老人了。他自此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3天后,我从媒体上,看到了某城工业区发生大爆炸的消息。

我知道,这不是真相。

这只是特权掩饰下的,向民众的一个“交待”而已。

我叹息一声。

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恐怕就我们几个人而已。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所闻所见的,又有多少是真正的真相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