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灵异故事:“你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jellybean 2024-04-17 13:58:38 故事摘抄 325 ℃ 0 评论

灵异故事:“你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作者/嵇振颉

1


凌晨一点万籁俱静,这座城市陷入死寂,就连隔壁那条非常喜欢吠叫的狗,也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本来这个时候,非常适合楚龄畅这个夜猫子。他的作息规律日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起来工作,一直干到凌晨四五点,迎着朝阳沉沉睡去。


马上就要交稿,楚龄畅心烦意乱。他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发愣,烦心事如同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不断拍打心灵堤岸。也许到了某个时候,这座堤坝会垮塌,汹涌的海水将他淹没、吞噬。


他索性离开电脑边,躺到床上,百无聊赖地刷短视频,想从这些搞怪的段子中寻找灵感。


他突发奇想地说了一句:“我好郁闷,有人和我说说话吗?”灯应景地熄灭。


他以为是幻觉,使劲掐了一下胳膊,可疼痛传来,很明显,他不在梦境中。他恐惧地问道:“你是谁?”


房间恢复明亮,一个披头散发之人站在床前……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液体,顺着纤细的输液管进入静脉、体内。楚龄畅没有醒,双目紧闭,似乎经历一场好莱坞大片般的梦境,不肯轻易离开这个精彩梦境。


一个身材矮小的护士,陪着高大魁梧、带有一点明星气质的医生过来查房。医生望了一眼病床边的监测仪,点点头,似乎这些数值在他的掌控中。他又问了一些情况,护士一一作答。


不过,这个工作有些年头的护士,显然对这个问题弄不明白:“孟医生,这病人真奇怪,没查出什么恶性疾病,也没有中毒症状,怎么昏迷这么长时间?”


孟医生指了指楚龄畅的脸:“你没看到他送到医院时不同寻常的表情。那张脸像见鬼一般,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被吓得晕死过去。”


“一个大老爷们胆子这么小,不可思议。”护士鄙夷地说。


“也许他真见到特别恐怖的东西。”孟医生抬头45°望向窗外。


“你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世上最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除了关于鬼神的争论,这两位医护人员对另一个问题也想不通。可以推断楚龄畅被吓晕过去,通常这种晕厥持续时间不会很长,一般在数小时内苏醒。


可是,这位患者在病床上躺了超过24小时。更诡异的是他各项生理指标平稳,病症没有一点点恶化的迹象。


如果他不躺在病床上,而是在自家床上,给人的感觉就是酣然入睡。


他不像失去知觉,可能就是特殊状态的深度睡眠。这种状态下,扎针等强刺激也无法将他从睡眠状态中唤醒。


他如何进入这种状态?是通过深度催眠吗?还是误食、或者被人注射某种物质?进入这种状态,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为之?


假如是后者,那就不是普通事件,而是一个刑事案件。


孟医生又想起凌晨时分送他过来的人,这个人打扮非常诡异。他身高大约一米75,披头散发,看不清整张脸,不穿现代人的服饰,有点类似于古代宫廷戏的服装。他越想越不对劲,赶紧拨通了110。


警方很快赶到医院。领头的是一个30多岁、长着一张国字脸的民警,那身笔挺的警服更带给他一份帅气。


当事人还处在昏迷状态,只有等他醒来才能闻讯。


如今线索只有一条:就是昨晚那个衣着、举止古怪之人。


一方面,可以通过当晚接诊的孟医生这边获取他的信息;另一方面,医院内的视频监控也会提供关于他的体貌特征。


2


“楚龄畅这家伙到底怎么了?打他电话,关机,他跟我耍什么滑头?”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这个脑满肠肥的老板对着秘书一通发火。


“赵总,您消消气,可能楚龄畅埋头创作,没注意手机。”这个年轻秘书低着头,说话声音轻得可能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


“我不管他在做什么,必须马上接电话。反了他的,不接电话就是藐视我。”


“我会想办法联系上他,您放心。”


“他一个不入流的编剧,在其他地方只配给人提鞋,作品署名根本轮不到他。他当了那么多年枪手,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要不是看在石总的份上,我哪会给这个半吊子机会?他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给他一把梯子就敢上天。搞清楚,我可以给他机会,也能让他滚蛋。”


这位飞扬跋扈的赵总如此暴跳如雷,根源出在楚龄畅负责编剧、时长40分钟的网络电影。这个作品是三百万元左右的小制作,作为牵头人,赵总却不是投资最多的资方,因此他必须看其他人的脸色。


楚龄畅开始动笔写作前,专门开过几次沟通会,几位投资人意见达成一致,身位编剧的楚龄畅被允许动笔。一部影视作品中,编剧地位最为卑微,谁可以和他们指手画脚。这点,进入这行快八年的他深有体会。不过,他只能忍受,谁让自己端着人家的饭碗?


今天下午,其中一位投资人突发奇想,要在原作中加入搞怪、惊悚的元素。这部作品属于家庭伦理题材,而搞怪、惊悚元素很难与这类题材兼容。投资人不管,认为这样的元素更容易卖座,更能保证票房。


赵总让秘书联系楚龄畅,他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这家伙是不是准备尥蹶子?三条腿的青蛙难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赵总萌生换人的念头,好在秘书相劝,他才同意搞清楚情况再做决定。


第二天一早,楚龄畅的住院地址出现在赵总的手机上。


赵总强压怒火,带着秘书来到病房。


楚龄畅在这天清晨醒来,整个人惊魂未定,不断念叨:“把他赶走,我不要见他。”他把头闷在被子里,孟医生过来询问病情,他语无伦次、东拉西扯,尖叫道:“我不愿意再见鬼。”


孟医生否定他:“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鬼?你一定看走眼。”


楚龄畅的语气非常肯定:“不会错,房间的等突然熄灭,这个人穿着古代的衣服,披头散发。”


孟医生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从医院当晚的监控中调阅打印出来的:“你看看是不是他?”


【未完待续】



指导编辑:我是木鱼,浅梦

排版编辑:浅梦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