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我是阴阳师,警局里出现灵异事件,请我出手,我义不容辞

jellybean 2024-04-17 13:59:12 故事摘抄 308 ℃ 0 评论

小说:我是阴阳师,警局里出现灵异事件,请我出手,我义不容辞

陈局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些尴尬之色,却是并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毕竟警局里出现灵异事件,这若是传出去不是很好听。

“不妨事,那我就留下来帮陈局解决掉麻烦再走。”这陈局人看起来还算不错,又是这云西警局的一把手,我也不好博了他的面子。

陈局眉头微微舒缓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小林师傅了。”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不知警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一会儿还要到市里开个会。具体的还是让小叶跟你说吧!”陈局犹豫了一下,对着身旁的叶晨吩咐道。

说罢,陈局跟上官云客套了几句便是离开了。

上官清清原本也想留下来凑个热闹,可想到公司还有一摊子烂事,也只能作罢。而且上官云似乎查到了些什么,父女两人窃窃私语了几句,也是匆匆离开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画了两张真阳火雷符送给了上官清清。而且她身上还有我画的一道法印,寻常妖邪之物无法靠近三尺之内。一旦法印遭到破坏,我第一时间能够感应得到。

上官云父女离开后,叶晨将我和风伯带到了他的办公室里。我对着叶晨笑着抱了抱拳道:“叶队长,多谢仗义相救!”

叶晨黝黑的脸颊看不出一丝喜怒,微微颤抖了一下。摆手道:“不用客气,我也只是看不惯警局里面的一些歪风邪气罢了,换做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况且我也没帮到什么忙,我找到陈局的时候,上官董事长已经将苏恒的犯罪证据移交到了有关部门。”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对于叶晨这样铁面无私,不畏强权的好警察,我还是打心里比较钦佩的。

“叶队长,不知警局最近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如此费心。”我连忙开口问道。

叶晨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才是缓缓开口道:“是老鼠。警局最近总是平白无故的发现许多死老鼠。”

“死老鼠?”

我不禁皱了皱眉,死老鼠跟灵异事件有个毛关系?

“起初是值班的民警晚上总是可以听到老鼠的叫声和老鼠活动的踪迹,可就是一只也抓不住。但每天早上在警局的墙角柜子底下发现许多的死老鼠。起初也就两三只,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重视。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死老鼠的尸体越来越多。从两三只增加到五六只,又到十几只。而现在几乎每天早上都能从警局的里找到上百只死老鼠的尸体。即便是请来专业的灭鼠公司过来,也没有发现一支老鼠。

到后来我们干脆从乡外面找了七八只野猫回来,然后把警局的门窗都锁好。可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个晚上,这些野猫的尸体便是横七竖八的躺在了警局的地上。

自从云西警局建在这里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这些天被这些死老鼠闹腾的,都没有几个民警愿意留下来值夜班了。”

这事情的确有些古怪,我早在之前就看过这云西警局所建的位置,并没有什么犯忌讳的地方。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

“叶队长,这些老鼠可有过伤人事件?”我拧了拧眉问道。

叶晨连忙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这些老鼠只是一到晚上就出来闹腾,但却从来都没有伤到过人。只是死老鼠越来越多,难免有没有发现的。这若是时间久了,说不定会引发鼠疫。”

“你帮我找两只死老鼠过来,最好连死猫的尸体也带一具回来。”我蹙了蹙眉,心中却是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好,那你等一下。”说着叶晨便是起身离开了。

风伯坐在一旁,咧着嘴问道:“臭小子,你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么?”

“有些眉目,不过具体还得看过那些死老鼠的尸体才能确定。”我故作神秘的摆了摆手,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咔!

叶晨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叶队,东林小区发生一起……你怎么在这里?”

我抬头瞥了一眼,顿时一脸谄笑的站了起来,开口调侃道:“岳月警官,几天不见你似乎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进来的人正是之前审讯过我小女警岳月。岳月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子上。“我问你怎么会在叶队的办公室,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

我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苦笑道:“这话说的,我进警局就一定是作奸犯科么?是你们陈局长邀请我来的。”

“陈局长邀请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岳月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满脸鄙夷的轻哼道。

我顿时有些不服气,这小丫头怎么从门缝里面看人呢。扭过头对着风伯喊道:“喂!老鬼。你告诉她是不是陈局长请我来的。”

岳月瞪了我一眼,走到风伯跟前,很是客气的开口道:“老伯您不用害怕,是不是这个人渣欺负你了。这里是警局,我们会为您做主的。”

我擦,这小丫头还真把我当坏人了。

风伯顿时的老脸微微抖动,却是朝着我阴涩一笑。然后故作可怜的委屈道:“姑娘啊!你是不知道。这臭小子平时一点都不知道敬老,你们警察可得好好教育一下他。”

岳月顿时脸颊阴冷下来,朝着我冷哼一声。“哼!你说你这么大一个人,整天就知道欺负弱小。上次殴打那个倭国人也就算了,这次竟然连老人都欺负。”

“我欺负他?开什么玩笑。从小到大,貌似只有这老东西欺负我的份吧!”我一脸无奈的朝着风伯望去,却只见这老货已经将头扭到了一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岳月忽然指着我冷冷的道:“岂有此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你就可以肆意妄为。”

“一般般吧!向叶问那样水准的,勉强可以打十个。”我捋了捋头发,毫不在意的道。

岳月顿时脸色一片铁青,直接是将袖子向上撸了撸,指着我的鼻子道:“大言不惭,既然你这么厉害,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场?要是输了的话,你立刻向这位老伯道歉,并且以后不再欺凌弱小。”

虽然我知道岳月可能是误会了,不过平白无故被一个娘们挑衅,任谁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我眯了眯眼睛道:“那我要是赢了呢?”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