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郏县王集乡王家庄的乡村鬼故事(晚上勿看)

jellybean 2024-04-17 14:08:33 故事摘抄 425 ℃ 0 评论

作者:郝晓辉

黑夜被披上神秘的面纱,神秘的黑色像魔鬼一样覆盖大地,荒凉的原野鬼哭神嚎的狂风刮过干巴的树枝,荒凉的坟头,让人进入一种恐怖的心惊胆寒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一直牵引着我回到儿时那个荒凉乡村的鬼故事和神秘传说…

我生长在郏县王集乡王家庄,一个只有五百口人的小村庄,在王集乡的北边,因为村庄稀疏,就三四个村,种地较多,出来村庄就是一望无际的原野田地。我们村和一个寨子村相隔三四里路,用一条河通着,我们来往上学都从河堤上走过,闹鬼就是我们村与寨子村之间的这段路上开始的…

在我们村和寨子村中间河堤上埋了一个田家的坟地叫“田家坟”,后来有个才过门的新媳妇生气吊死在这个份的大树上,又称“吊死鬼坟”。听说这里发生很多稀奇古怪的鬼故事让人们听起来毛骨悚然,一提到这个地方就胆战心惊、谈鬼色变。我也没见过,就给你们分享一下所听到这里流传出的几个鬼故事吧!

郏县王集乡王家庄的乡村鬼故事(晚上勿看)

在那个人烟稀少的年代,村和村之间都是土路,离的不远都是步行,一天晚上我们村的张某,到隔村寨子好朋友家喝酒,一喝喝到晚上才尽兴,谢绝朋友好意挽留,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往家赶,酒壮熊人胆,张某哈着酒气,迎着寒风,冒着黑夜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赶着,走到大约一半路程,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个又细又尖的女人声音从河堤下面河里传来,刚开始他酒劲没散,晕晕乎乎的顺着声音哪里找,爬在水岸向下看,看到只是河水“哗哗”流着,没有见人,他想也许喝多,产生幻觉听错了,这是又两声“快来啊”细细的女人声音传来,这时他听的如此真切,浑身打个激灵寒颤,吓的面如死灰,刚想跑,却身体像抽空的棉花,没有一丝力气,这时眼睛猛然一黑,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醒来他睁开生疼的眼睛,觉得哪里不对,往下一看,自己趴在三天前因为生病刚死的三十多岁女人的新坟上,上面堆满新土的土堆上还插着柳树条和烧纸、白条,吓得他屁滚尿流的仓惶逃走,以后他再也不喝酒赶夜路了。

鬼故事2:以前我们农村理发都是大队请来的固定剃头匠,他担着行李来回穿梭行走在各个村庄中间,我们这里的剃头匠是个四五十岁的大伯,他明媚大眼、皮肤黝黑,身材高大微胖,看着很健壮的样子,待人和蔼可亲。我们这里无论老少都是他来理的发,一来就在村上住好几天。可是那段时间他好久没有来,我们头发也长长该理了,却不见他来,听大人说的话令我心惊胆寒!大人说他因为遇到鬼后,离奇死亡!是那天黄昏的冬天已经五六点了,天已经黑了,浓雾覆盖着朦胧的大地,太阳慢慢的收下最后的余光,剃头匠理完寨子村的村民最后一个,准备了行李挑着往我们村赶,他健步如飞的行走于我们村与寨子村中间的崎岖河堤小道上,当他走到我们哪里传说非常“急”的田家坟地段,听见河里有女人嬉闹玩耍声音,他往河里一看,一看不要紧,吓了他一大跳,河里几个裸体女人大冬天在河里洗澡,虽然初冬水面没有结冰,河水哗哗流着,但是还是感觉到寒风刺骨的凉意,不是惊吓是她们裸体洗澡,而是看不清倒不如说看不到她们的头,她们乌黑的头发把整个脸和脖子遮盖的严严实实的,漆黑一片。剃头匠顿时头皮发麻,知道遇到了晦气,飞奔的往家跑,听说回家之后得了一场大病,没有几天人就没了……当时听着是那么邪乎但是又那么的真实可信。

鬼故事3:以前都是在地里挖土胚子(土砖)盖房子,就在我们那里的西地也就是很“紧”的(田家坟),一家盖房子挖了土筑成好多土胚子(土砖)摆放地里,晒干后拉回家盖房子,那天清晨5点多天麻麻亮,黑色在天边慢慢褪去,灰色的轻雾在慢慢弥散,太阳还没有出来,我们庄的三十多岁的光棍汉李某去赶早集买菜,走到那个制造土胚子的场地,看见一个衣着光鲜华丽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到土胚子堆里,往里面塞东西,塞完后马上跑开了,李某好奇来到土胚子堆,一看那女的往土胚子里塞了一个小木棍,他想也许是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这个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李某坏意顿生,想作弄一下这个女人,果然一会那女人又慌慌张张的跑来,轻飘飘的没有脚步声,李某定情一看,这个女人还有几分姿色,就是脸刷白刷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像抹了一层厚厚的面粉,嘴唇血红血红的,整个像画了浓妆似的,可在李某看来是多么的光鲜亮丽,弄的李某春心荡漾,这时这女子往土胚子里找木棍,找不着心急如焚的样子,看到放在这里了。”李某心想,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神经病,拿个木棍当钥匙,就淫荡的笑着说:“我捡到了,不果让我还你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女的说“什么条件?”李某又淫笑着说:“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女的说“这怎么可以”李某耍起无赖,不亲就不给,女的很委屈的往李某嘴上亲了一下,李某并没有感觉什么美感,凉冰冰的寒意顿时涌满全身,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李某回来后第二天嘴上肿的像两根香肠,去哪里治都治不好,才知道遇到女鬼,调戏人家的后果,落了个双嘴唇。

鬼故事4:我村王某的表叔来走亲戚,他表叔是个五十岁的驼背老头,他的背驼的老高,想被扣上了一个铁锅,关于他驼背的由来,王某的父亲讲了一个阴森恐怖的诈尸真实故事…

王某的表叔弟兄三个,他表叔是最小的老三,他表叔的父亲去世那天夜里守灵,那是个寒冬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弟兄三个伴着那有幽幽的煤油灯和那口漆黑恐怖的棺材,里面躺着他们衣着整齐的父亲,到了三更过去,弟兄三个熬不住坐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睡去,随着一只夜猫从棺材哪里穿过,他们父亲的尸体猛的一下子从棺材里面立了起来,他双目圆瞪,面无表情,僵硬着身躯从棺材里面出来,用长满长指甲的干枯手在煤油灯是搓搓指甲,慢慢的来到大儿子跟前,一下子上去卡住大儿子脖子,用力掐,大儿子还在睡梦中没有反应过来就断了气,又来到二儿子跟前,用同样的办法把二儿子也掐死了,来到三儿子跟前,三儿子醒来看到着恐怖的一幕,吓的魂飞魄散,惊慌失措,飞奔而逃,那个僵尸父亲随风跟上去抓三儿子,说时快、那时迟,两只爪子狠狠的抓进三儿子的后背,伴着门槛到了下去,没有了呼吸,后来听说人来了,怎么也分不开他父亲那双魔抓,于是有人那锯子把他父亲的手锯了,那双手却永远留在三儿子的后背,以至于后来成了驼背的罗锅,这故事听起来相当渗人,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王某他爹也不会无聊的编这些鬼故事讽刺他老表吧!到现在我还迷惑不解?

郏县王集乡王家庄的乡村鬼故事(晚上勿看)

在我小时候,和小朋友们看鬼结婚的现场,使我整个童年都寖泡在那个恐怖的阴影里,可以说那几个月我在胆战心惊的噩梦里度过着…我们河北村的一个年轻人因为生病死了好多年,河南村一个漂亮的十七岁姑娘因为得了白血病而死亡,合葬那天,我们小孩好奇的看着他们抬着的红棺材,看着他们把红棺材盖子打开,让她婆婆为她洗脸,我们伸头去看,看见一个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的女孩花着浓妆,于是那天夜里我吓的睡不着,眼前总是浮现女孩脸的画面,一闭眼就看见女孩在背后追过我,吓的我半夜去和父母睡觉,那样的恐怖连续几个月蝉联着我胆寒心惊的日子…

在那个人烟稀少的乡村;在那个贫穷落后的时代;在那个简单封锁的红尘,穿过热闹繁华的时空荡漾起那段幽静的记忆,也许这样的诡异故事和神奇传说越来越少,被封存我孩童时期的记忆里,在着幽幽神秘的黑夜打开,展现的不但但是一种大自然无法解释的释怀,也是一种乡音之中乡情神奇故事的怀念……


郏县王集乡王家庄的乡村鬼故事(晚上勿看)

作者简介:郝晓辉,郏县某超市助理,文学爱好者。作品曾发表于各网络媒体。

文学就像注入我生命里的热血沸腾的血液,它将伴随我充实幸福的人生。

—— 郝晓辉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