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说一个你知道的最恐怖的故事吧?

jellybean 2024-04-17 14:16:34 故事摘抄 438 ℃ 0 评论

你身边有没有消失很久的人突然回来变得很有钱,你问他去哪了,他闭口不谈。有种说法是他和很多人参与了赏金游戏,活下来赢了奖金。这样的事确实存在,只是我们接触不到。


说一个你知道的最恐怖的故事吧?

颠覆三观的故事奉上,看完你再质疑故事的合理性(虚构)


我被绑架了?这是我醒来后的第一反应。


关我的密室不到十平米,只有一张床,没有窗户。灯光很暗,只能看到一扇密闭的铁门。


我只是一个外卖员,没钱,没仇家,谁会绑架我?


我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检查了一下随身物品,什么都不剩。


这下我慌了。


我惊慌失措的跑向铁门,看到墙壁上用血红的字写着:开门的密码,就在房间里,请仔细寻找。


我愣了一下,急忙在房间里寻找起来,很快就在墙角找到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一串数字:2628。


我走到门前,将数字输入铁门的密码锁里。


很快门咔的一声打开了。


我大喜过望,急忙冲了出去。可当我冲出去后,却马上呆住了。


在我面前是一望无际的走廊,两边都是跟我一样的房间,走廊很狭窄,房间却很多。


就在这时,我旁边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露脐装的少女走了出来。十八岁左右,染着蓝色的头发。


她看到我很惊讶,问道:「是你?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我之前给她送过几次外卖,眼熟,对她很有好感。


蓝乐乐皱着眉头说道:「我明明记得在家里睡觉,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了。」


正说话着,又有一道门被打开了。


一个戴着眼镜,秃着头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看到我们后,他大呼小叫:「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我急忙跟他解释,中年人也愣住了。


蓝乐乐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一脸不屑道:「这肯定是整蛊节目,我听说过这样的节目。」


「恐怕没那么简单。」


就在我们争论的时候,周围的门陆续打开了。


等我们招呼这些人全都聚起来时,发现共有二十二人。


同时绑架了二十二人?


大家议论纷纷,没人记得怎么来的,有人猜测是电视台的整蛊节目,也有人说是某个组织的阴谋。


众说纷纭间,蓝乐乐说道:「大家还是离开走廊吧,太挤太闷了。」


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走出走廊。


一路上,我路过一些房间,脸色顿时大变。


因为我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些尸体,尸臭沿着门缝涌了过来,让每个人都犯恶心。


离开走廊,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厅。


在大厅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屏幕。


屏幕突然亮起,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屏幕里。


这个男人穿着古装,身材微胖,看样子四十多岁,他皮肤黝黑,额头上有一个月牙,分明就是包公的造型。


他笑眯眯注视着我们:「你们肯定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是因为你们都有罪!」


他猛地一拍桌子上的惊堂木,从他身后的背景来看,分明在一个公堂之上。


我们一个个大惊失色,看向四周,却发现墙壁上有着各种各样的摄像头,能清楚看到我们的一举一动。


当即有人骂道:「我们有什么罪?你这是非法拘禁!」


然而包公却继续说道:「你们别指望有人会来救你们,因为你们所处的地方,是阴曹地府,更是第十八层地狱!」


他的话音刚落,我们就呆住了。


因为我们的确在墙壁上,看到一行字,上面写着,第十八层地狱,刀锯地狱!


包公看向我们:「在你们头上,还有十七层地狱。」


「你们如果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就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吧。」说完,包公就消失了。


我们一个个破口大骂,更有人直接把墙壁上的摄像头扭断。


不过包公的声音,还是从墙壁上的一个话筒里响起:「你们在每一层,最多只有一天的时间逃离。一天后,这里将贯入毒气,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在这之后,包公就彻底消失了。


骂声一片!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连个窗户都没有,鬼知道!」


大家一个个面露惊恐,争论不休,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站了出来。


自我介绍道:「我叫蒋伟才,是一个公司老总。」


「大家别慌张,我们失踪了,警察肯定在找我们,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想办法逃离这里。」


「我建议大家四散分开,肯定能找到出口。」


「我把大家分为几组,大家每个人找一个地方,找到之后向我汇报。你们觉得如何?」


他当领导的做派很让人很反感,但他的提议的确是个好办法。


于是大家纷纷答应下来。


我对蓝乐乐有好感,和她成一组,我告诉她我名字叫李虎。


我们沿着走廊小心翼翼的搜寻着。


蓝乐乐一脸惊恐说道:「这么多死人也太恶心了,你说我们会不会也死在这?」


「我也不知道。」事到如今,我反倒冷静下来。


「咱俩认识,如果有危险你可要保护我。」蓝乐乐拽着我的胳膊。


「没问题。」我点了点头。


等将走廊再次检查完,我们仍一无所获,反倒被尸臭熏得呕吐半天。


全封闭,没有窗户,与我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我最开始以为,我们在某个大楼中,可现在的情况我很怀疑是在地底。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道:「出口找到了!大家快点过来。」


我们急忙冲了过去,沿着一条走廊走了五百米,又穿过一个狭小的走廊,来到了一扇大门前。


大门旁边,放着一个古怪的装置。


它是一个铁床,床上有五个凸起的圆环。


不仅如此,旁边的墙壁,还画着详细的图案。


原来这个装置,需要一个人坐在上面,将四肢,脑袋固定住,门才会被打开。


「这算怎么回事?」


「对啊,这是什么东西?」


大家也不理解,可除了墙壁上的画外,还有一段话。


「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坐上去,其他人上去无效,这个人需要你们自己寻找。」


「提示:赵后虽可爱,君迷必有害。一家十一口,九州送春归。」


看到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所有人都困惑了。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也在苦思冥想,毫无疑问,这段话指的是一个人。


这个铁床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样子有点像古代的老虎凳。


因此大家都望而生畏。


蒋伟才开口了:「这很明显就是字谜,前面的一句话是姓。」


「后面的是名字。」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一个个绞尽脑汁,苦思冥想。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很快有人猜了出来。


「赵后虽可爱,君迷必有害,这不是就是钱字吗?」


我们恍然大悟。


在《百家姓》中,「赵」姓之后是「钱」。而君迷必有害,正代表着钱的危害。


那么这个人姓钱。


很快,大家将目光望向了一个胖子。


他很容易被记住,有人记得只有他姓钱,他慌乱的挥舞着手臂,急忙喊道:「你们会不会猜错了?再说还有后面两句话呢?」


大家一听也是,但很快蒋伟才拍了拍手说道:「绝对没错,就是你。」


「刚才你不是说,自己叫钱吉桦吗?」


「你看,一家十口人,正是一个吉字。」


「至于九州送春归,正是桦字。」


「绝对没错了。」


胖子脸色苍白无比,他看样子三十多岁,身材臃肿。


他看了看墙壁上的字,无奈的点点头:「好吧,那就是我了。」


他太胖了,我们费了半天劲才将他弄上铁床。


谁知道刚弄上去后,铁床的圆环突然收紧,将他的头和四肢牢牢箍住。


而这时原本紧锁的大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开了!我们急忙走了过去。


大门后就是楼梯,很明显,从这里就能上去。


「喂,你们谁把我放下来。」胖子急忙喊道。


旁边的人正准备把他从铁床上弄下来,可这时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铁床中间的缝里升起了一个圆锯,圆锯飞速转动起来,朝着胖子锯去。


胖子惊恐喊道:「快点救我,快点!」


他发出凄厉的惨叫,旁边的人急忙掰动圆环,根本没用,圆死死地将胖子的四肢脑袋,死死禁锢。


我们无法找到电源将其切断,任由圆锯逼近胖子的裆部。


胖子吓得拼命大喊大叫,可旁边的人却根本毫无办法。


锯子来到了胖子裆部,一切都晚了。


血肉飞溅,尖叫声此起彼伏,惨不忍睹。


太血腥太残忍了,根本没人敢看。


我被吓得瘫软在地上,旁边的蓝乐乐更是直接吓晕了。


在这一刻,所有的妄想,所有的庆幸,完全破灭了。


我脑袋轰鸣着,只有一个想法。


我们所在的地方真是阴曹地府,「包公」就是一个掌管地狱的恶魔。


能逃出去吗?


我们整整缓了一个小时才稍微舒坦些,全都脸色惨白地匆忙走上楼梯。


来到二楼,站在门口,里面的场景,更让我们目瞪口呆。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房间,房间里有一个巨大扇叶石磨,占满了整个房间。


石磨直径足有五十多米,正不断来回旋转着。


周而复始,始终没有停过。


石磨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们唯一能下脚的地方只有扇叶之间的空隙,稍有不慎,便会被碾压。


门口的墙壁上,写着一行血淋淋的字。


第十七层地狱:石磨地狱!


看着眼前这个场面,我们所有人都十分震惊。


「天啊,我们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


蓝乐乐也承受不住,捂着脑袋哭了起来。


其他人也一脸的惊恐。


「该死的包公都是他害的。」


「他真以为自己是阎王了,可以随意处置我们的生死!」


不管大家多么义愤填膺,可眼下,我们的确是穷途末路了。


眼前是地狱,回到下面也是地狱。


整整一个小时,大家看着周而复始不断旋转的石磨,一筹莫展。


蒋伟才却看出了玄机。


他指着不断运动的石磨说道:「它的原理其实跟酒店的旋转门没什么区别,它是匀速旋转的,有六个扇叶,每个扇叶之间都有很大的空间。」


「我们只要找准机会跳进去,速度跑的比扇叶更快,然后我们就能保证不被石磨碾压了。」


「对面肯定有出口,我们趁机冲入出口,就安全了。」


虽然蒋伟才说的轻松,可大家的表情却无比凝重。


原理谁都懂,但这个石磨的速度非常快,稍有不慎就得死,因此大家谁也不敢尝试。


蒋伟才有点尴尬,他看向了我:「你不是送外卖的吗?你腿力肯定好。你第一个过去吧。」


我摇摇头,虽然我也看出这个石磨没那么难,但我不想去冒险。一不小心我可能就死了。


陷入僵局,大家坐在门口旁边的空地上,发着牢骚。


有情绪激动的,又砸了几个摄像头,没力气了才歇着。


距离我们苏醒,过去了大概三个小时后,一个女人突然说道:「你们看楼下!」


我们低下头,看向楼下顿时大惊失色。


有黄色的烟雾正缓缓飘了上来。


「毒气,包公释放了毒气。」


「我们必须快点离开,否则毒气蔓延上来,我们就完蛋了。」


看着毒气一点一点蔓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一个男人直接冲了过去,钻入了一个空档。


他把握的时机很准确,就这样跟随着扇叶奔跑。


可谁能想到,只是一眨眼,他竟然摔倒了,身后的扇叶拍了过来。


只听见一声闷哼,他人就没了,尸骨无存!


我低下了头,一脸的惊恐。


蓝乐乐埋在我怀中,直接痛哭起来。


我也没计较太多,只是抱着她一脸的惊恐。


「毒气蔓延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已经有人呼喊起来,黄烟不断向上蔓延着,距离我们只有两米了。


按照这样速度,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完蛋了。


一想到这里,我看了看眼前的石磨,再也忍不住了。


我直接松开蓝乐乐的手,准备去探路。


跳进石磨的空档,我开始跑。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前面是石磨的前扇叶,我身后是后扇叶。


我的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


太快,我撞到前扇叶,万一跌倒我就完蛋了。


至于被后扇叶击中,那么我直接就会被卷入其中,尸骨无存。


我的脚步伴随着石磨跑动着,眼睛不停寻找着出口。


跑了近三分之二圈,我果然发现了出口。


我一边跑,一边大喊道:「有出口,大家找机会跟上。」


我瞅准机会直接扑了出去。


栽在地上,我疼的眼泪直流,可我却很高兴,因为我活下去了。


我站在出口旁边,忐忑不安的看着石磨。


我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的逃出来。


石磨依然在转动,仿佛永远没有停歇。


很快,一个身影就慌慌张张的跳了过来。正是蓝乐乐。


我伸出手接住了她,她抱住我的胳膊,痛哭起来:「真的太好了,我活下来了。」


我突然激动的抱住她,能活下来,真的是太好了。


「其他人呢?」


「他们在后面。」


我点了点头,拉着蓝乐乐的手,焦急的看着眼前。


很快,又有一个人跑了过来。他差点将我撞飞,脸上带着伤。


这个人正是蒋伟才。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惊魂未定道:「太可怕了,我差一点就死在里面了。」


我目光看着眼前,焦急的等待着其他人。


很快又有人陆续跑了过来,但也有人失败了。


一个女人,她因为穿着高跟鞋,被卷入其中,只听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咔擦声。


蓝乐乐在我怀中哆嗦着,我急忙抱住她,希望能给她一点安慰。


又有几个人过来,我数了一下,一共七个人。


我们继续等待着,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过来,我心情好了很多。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