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民间故事十 聊斋故事

jellybean 2022-02-04 19:51:52 故事摘抄 373 ℃ 0 评论

半只耳朵的故事

周日,阿伟独自驾车下乡游玩。他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开车的时候迷路了。突然,山路边出现了一家小木屋餐厅。它的名字很有趣。它叫辽寨宾馆。老板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一个人叽叽喳喳,唱着歌剧,吃着火锅。

阿伟一看,忍住了,央求老人给他拿点吃的。老人笑着说:“你看到我的牌子了吗?”我喜欢听故事。你给我讲个故事,如果听起来不错,我就给你买只兔子。如果你不会讲故事,你付多少钱,我现在也不做生意!“阿伟一高兴,他自己就是一名作家,讲故事对他来说不是小菜一碟。他立即告诉老人他的一件令人自豪的作品。老人津津有味地听着,还没说完,就给他摆好了碗和筷子。一说话,阿伟就知道这位姓吴的老人住在附近的村子里,没有孩子。开这么小的餐厅只是为了好玩。

这两个人正在热烈地喝酒,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我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2点了。吴老汉打开门,走了进来一个打扮成乡下人的中年男子。这名男子少了半只左耳。他非常特别。听了他的口音,他应该不是从家乡来的。他的半只耳朵像阿伟一样,恳求老人给他弄点吃的。阿伟没有等吴老头回答,就急忙说:“你正好在这儿。

这是辽寨餐厅。老板非常喜欢讲故事。如果你有故事,你可以免费用餐。如果你没有故事,你就有钱,没有食物!“半只耳朵看着吴老头,然后看着他面前热气腾腾的火锅,吞下口水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还是一个发生在当地的真实故事,只是有点吓人!“他立刻开始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人去村里看唱歌戏。演出快结束时,村子突然爆炸了。原来,村里的一名女孩在家中被玷污并杀害。

肇事者是一名化装打扮的古代学者,当晚年轻人扮演了学者的角色。村里的一群人闯入后台,二话不说就把他打死了。这个年轻人被冤枉死了,感到很委屈。夜深人静时,他装扮成书生,到处敲别人的门。门一开,他就告诉人们,他没有侮辱和杀害女孩。你相信吗?直到有人告诉他要相信,他才离开,而且他还在问。

半只耳朵说完,笑了起来,觉得故事可以过去了。他拿起筷子,把一块肉放进嘴里。阿伟听了很着迷,拍手说:“大哥,这是个很棒的故事。这真的是发生在当地的真实故事吗?“”当然!“他一边耳朵嚼肉,一边自豪地说,”这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就去问当地剧团”,吴老头疑惑地问道:“我也是土生土长的。你怎么没听说过呢?“据你说,那个女孩一定是被一个伪装成演员的学者杀死的。”半只耳朵惊呆了,说:“好的,好的!”这是20年前的事了。这件事发生在你的住处。你为什么没听说过呢?当然,我加了闹鬼的部分。“吴老汉说:”我只听说村里唱歌的时候,有个女孩被杀,没听说凶手假扮书生“,半只耳朵挠了挠头:”真奇怪……“

民间故事十 聊斋故事

书生的故事

读书人的故事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盯着门口。门外只有一个人说:“老板,我正好路过,想和你一起吃个睡觉。”吴老汉看着其他人问道:“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晚?”门外回答说:“我是当地剧团的一员,今晚在龙头村演出,看完戏回到家,我的车在路上抛锚了。”当房间里的人听到这件事时,他们都吓了一跳:“真是太巧了,不是吗?”吴老汉冲出门说:“门没锁,进来吧!”门开了,一个穿着古装的人走了进来,脸上涂着厚厚的油漆。虽然准备充分,但此时此刻乍一看,阿伟吓了一跳,头发都竖起来了。

书生连连挥手说:“别怕,我还没来得及洗脸换衣服呢,我不是故意吓人的!”“不要害怕!”吴老头笑了,给了书生一张椅子。“今晚我住的辽寨宾馆真的很热闹。”书生,你饿了吗?给我讲个故事,我请你吃火锅!“书生似乎有点害怕,坐下来说他不饿,但口渴,想喝杯酒。吴老汉给他倒了一杯酒,书生拾起一声“吱吱”一声喝了下去。连续喝了三杯后,他似乎稳定了下来,慢慢地说:“好的,那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

书生很快就说起话来:从前,一个小伙子到村里去看唱歌戏,在舞台下面发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就偷偷爱上了他。很快,他们剧团又到村里去演出,当他急忙补上时,发现箱子里的书生服装不见了。他不假思索,马上找了一件旧的穿上。演出开始后,他很失望没有看到女孩下台。在演出结束时,他喜欢的女孩和一群人一起冲上舞台,说他玷污了她。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他无话可说,趁着剧团给乡亲们发挡路就跑路了。听了这位学者讲的这样一个故事,大家都马上直起腰来。阿伟不禁问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学者还没回答,外面突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学者的脸色变了很大。沉默的半只耳朵站起来,指着他说:“你的故事刚刚发生了。

你就是那个演戏的小伙子,现在大家都在追你!“话音刚落,书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向他们鞠躬:”是的,我就是故事里唱戏曲的那个人。我真的很委屈。请…“。半只耳朵说:“既然被冤枉了,你为什么要跑呢?”书生连忙鞠躬道:“大哥,如果我不跑,恐怕我现在已经被冤枉了,被杀了。”阿伟想了想,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抬头看着吴老汉。吴老汉沉思了一会儿,说:“你先进去,安静!”学者躲起来时,吴老汉开启门,看到门外有七八个村民。果然,他们是来追赶这位学者的。吴老汉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这里喝酒,但没有看到其他人。领导说他们找到了这位学者遗弃的汽车。

他可能洗过脸,换过衣服,但他很容易认出,额头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伤疤。他们向吴先生供认后,村民们离开了酒店。村民们走开了,书生从里面出来,跪下来说:“伙计们,我确实是被陷害的,那个人偷了我的戏服,把自己伪装起来,让人看不见他的真面目,却让我当了替罪羊!”半只耳朵惊呼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真的是你作案,我们把你藏起来,恐怕会和你一起受苦。”不管是真是假,你最好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们!”

民间故事十 聊斋故事

吴老汉的故事

此时,吴老汉突然拿起菜刀,拉起一把椅子放在门口。他拿着一把金刀坐了下来,毫不怀疑地说:“谁也不能去任何地方!”阿伟,他们顿时惊呆了。“坐下!”吴老汉又说:“我今天晚上的故事还没讲完。”你们都讲故事了,我还没讲呢!“阿伟面面相觑,只能紧张地坐了下来。

吴老汉慢慢地讲述了他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是个戏迷。有一次,一个剧团来他们村里表演,他看完戏回家后,发现女儿蓬头垢面,躺在血泊中。原来,有人趁着村里唱歌的机会翻墙对女儿做了错事。在被反抗之后,他把她打死了。但歹徒没想到,女儿还活着。临终前,她告诉父亲,她是被一名戏曲学者杀害的,戴着帽子,穿着戏服,他的脸上涂满了颜料,看不清她的脸。阿伟听了,张大了嘴。吴老汉接着说:“可是父亲明知那天剧团里有五个人。除了两个演奏二胡和鼓的人外,剩下三个人,一个装成大师,一个装成书生,一个装成小丑。他从未离开过整个现场。

不可能半途而废来犯罪。因此,他一直在默默地隐瞒女儿的话。阿伟焦急地问:“后来抓到坏人了吗?”“没有。”吴老头的脸微微颤抖。“20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女儿说过的话.开这个聊斋酒店不仅是因为我喜欢听故事,更是因为我想看看.还有谁知道并记得这个故事呢?也许我们能找到凶手.”阿伟和他们惊讶地大叫起来。原来他是故事中戏迷的父亲。吴老汉突然泪流满面,对着天空大喊:“我可怜的女儿天上有鬼,今晚我把杀她的凶手带到了门口,上帝有眼睛!”阿伟听了,都吓了一跳,忍不住站了起来。吴老汉慢慢地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几个人,说:“刚才讲剧团故事的那个人就是凶手,他也是今晚作案的那个人!”书生连忙为自己辩护:“我真的是个歌手,要不我就唱歌给你们写一段。”

吴老汉挥手说:“别唱歌了,洗干净就行了”,书生赶紧取水洗脸,额头上果然有一道醒目的伤疤,按照刚才村民的说法,他一定是剧团的一员,三个人的眼睛一下子落在半只耳朵上,半只耳朵显然有点惊慌,但他沉着地说:“我的故事是别人讲的。你这样说是没有道理的。难道所有听过这个故事的人都是杀人犯吗?“吴老汉盯着他问道:”这个故事只有我知道,凶手也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是凶手告诉你的吗?”半只耳朵都麻木了,他说是书上写的。吴老汉冷冷地笑着说:“其实我刚才还没讲完我的故事,我女儿造反的时候,把凶手的帽子打掉了,发现凶手的左耳只有半只耳朵。”吴老汉还没说完,半个耳朵就跳了起来:“胡说,我那时候耳朵还好好的。”

说到一半,知道自己失言,惊呆了,就在这时,吴老汉举起菜刀,咬紧牙关冲了上来,做了个劈开的手势:“你还没认罪!”话音刚落,半只耳朵就掉到膝盖上,抱着头大喊:”我想我今晚也干了……“

民间故事十 聊斋故事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