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故事:女子密室死亡,现场遗留根绳索,我从四名嫌疑人中锁定真凶

jellybean 2022-02-04 19:52:12 故事摘抄 338 ℃ 0 评论

故事:女子密室死亡,现场遗留根绳索,我从四名嫌疑人中锁定真凶

本故事已由作者:苦弦子,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密逃中的气枪杀人

“我们去玩密室逃脱吧!我和同学约了一个后天晚上八点的局。”许佳给吴风打电话。

“后天是星期五,我晚上有一门选修课的,上到九点,肯定回不来。”

“翘课不就行了,大学不是可以随便翘的吗?选修课上不上不都一样的嘛。”

“这是你们对大学的误解,课不能随便翘的,这门选修课是讲科幻电影史的,我不能翘。”吴风严肃地说道。

“你就翘一下吧,就一节课,没关系的,你不来的话,我们人就少了。”

“真不行,后天的内容很重要,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下老师……”

“哼,真没劲,那我跟我前男友去了。”

“什,什么?”吴风的嗓子发紧。

“骗你的!”许佳挂断电话。

吴风坐在大学自习室里,翻着平板中讲电影的文稿,看着远处天空飞过的乌鸦,内心突然涌起一种又咸又涩的感觉,他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电影中的配角。

午饭后,吴风给许佳发了短信过去,许佳回得很慢,字数很少,甚至有几句话都没说全。

吴风狠狠关掉手机,把头埋在平板中看电子课件和讲义,很快到了周五晚上,上完选修课,吴风问了老师一堆问题,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二十了,许佳的密室逃脱应该在九点半结束,现在她在干什么呢?

没等吴风细想,电话响起,竟然是老爹吴国正的。

“你那个女朋友许佳是不是在玩密室逃脱?”

“老吴你,你怎么知道的?她不算我女朋友吧,别乱说……”

“这个无所谓,你们以后慢慢发展,现在问题是,许佳玩的密室逃脱里杀人了。”

“什么?谁被杀了?”

“放心,不是许佳,是其中一个男的玩家。”

“哦,那这个跟我没关系啊。”

“有关系,这是个非常古怪的杀人案,我估计,咳,我估计搞不定了。”

“现在十一点不到,案件不是刚刚发生吗?你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其实我也可以自己搞定,不过,有人跟我打赌,赌我能不能24小时内破案,这个就有点难度了。”

“你就简单说说案情吧?”

“死者是个二十二岁的女性,叫李妍,她和许佳等五人一起玩密室逃脱,中间有一个支线,是李妍去独自完成的,她要在一个密室里停留十分钟左右,密室的门锁死的,玩家从里到外都不能开,只有场控才能打开,李妍就这样死在里面的了,死因是被一种密室逃脱店里自制的一种气枪击中,导致动脉破裂。”

“我的天,密室杀人?”吴风大喊一声,宿舍里几个室友全部从床上惊起,其中一个喊道:“吴风你干什么,想让我们表演个垂死病中惊坐起吗?”

吴风没理室友,继续问吴国正:“肯定是你乱吹牛,跟人打赌,这下没辙了吧?”

“咳,也没那么严重,我就想着,这次的凶手范围很小,就在这五六个人中,应该很容易解决,可事情比我想的复杂多了。”

“行了行了,我上厕所去了,明天再议吧,老吴你先退下,我问问许佳看。”

“所有玩家都留在了密室逃脱的店里,暂时不能和外界随意沟通,不过,许佳已经被他爸接走了。”

吴风给许佳打电话,没人接,发信息,没回。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许佳是凶手?吴风辗转一夜,坐最早的一班高铁回来,径直奔往许佳的家。

在小区门口就和迎面而来的许佳撞了个满怀,吴风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昨天怎么回事?”

“她,她死了。”

“什么她死了?难道你跟那个李妍认识?”

许佳点点头:“三年前,李妍抢走了我的男朋友。”

吴风眼前一黑,急忙扶着电线杆站稳,问道:“你,你三年前还是初三……”

“对,那时候,我和一个高三的男生谈恋爱,李妍把他抢走了。”

吴风拼命提醒自己:别慌,别急,许佳又不属于你,你管得着人家初三干什么吗?

“你怎么了?吃醋了吗?”许佳伸手按住吴风的手。

“没,我就想知道,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听说是个密室杀人?”

“是的,我前男友王玮也是玩家之一,这次杀人,最离奇的地方就是凶手怎么从密室中出去的,我跟你说说大概情况。”

2.密室杀人的经过

晚上八点钟,许佳和其他四名玩家一起进入密室,一开始,大家有条不紊地按照剧情进行游戏,有解谜任务,有追逃,进行到一半左右,来了一个支线任务,指定游戏中的角色“马大胆”去做,这个角色正是李妍。

按照剧情要求,李妍要去一间小黑屋,在里面呆十分钟,这十分钟里,李妍要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在被子里打着手电读完一本小册子,并从小册子中发现另一条支线的剧情。

李妍在小黑屋里的时候,其他人也有其他的任务。

按照剧情需要,另一个游戏角色“李混混”,也就是王玮,他会进入这个密室,手拿气枪,准备暗杀李妍。

大家都听到“砰”地一声响,按照剧情,王玮没有打中,却引来了游戏中的警察,于是王玮赶紧逃出小黑屋,之后,小黑屋的门关上,没有人可以进去。

又过一阵子,根据剧情,玩家们和npc在狭窄的走廊里展开激烈的追逐,大家不时发出尖锐的呐喊。

十分钟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按照剧情,李妍扮演的“马大胆”这时候应该结束了自己的支线任务,出来和大家回合了,可是,尽管场控开了门,却不见李妍出来,众人战战兢兢地走进去,这才发现,李妍已经死在里面。

听许佳大致说完现场情况,吴风抛出几个问题:“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密室,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王玮,咳,就是你前男友吧,他一开始就杀了李妍……”

“你说的是王玮进去那次对吧,这不可能的,”许佳连连摆手,“按照剧情,在李妍进入小黑屋后,他是进入过一次,但李妍肯定没有被杀。”

“哦?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在王玮出来后,我和其他玩家在走廊里跟npc追逐,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我往里面看了一眼,李妍还蒙着头躺在床上呢……”

吴风打断许佳的话:“她蒙着头躺床上?你怎么知道她死了还是活着?”

“肯定活着,因为十分钟后,我们一起去小黑屋,发现李妍的被子掀开,她的尸体就躺在床的背后。”

“咦,你的意思是说,王玮出来之后,李妍还是好好地蒙头看小册子,十分钟后,她却被杀了,尸体倒在一旁,被子也被掀开,也就是说,在王玮出来之后,凶手进入过房间,杀了李妍。”

许佳双手一拍:“对,就是这样!但问题是,除了场控,没有任何人可以自己打开那扇门,无论从里面还是外面。”

“李妍进去和王玮进去的时候,都是场控开的门吧?”

“应该是的。”

“这么看来,凶手可能不是你男朋友。”

“真讨厌,是前男友,我们早就分手了,不过,分手是他提的。”

吴风感觉一股血从太阳穴中喷出,急忙伸出右手按住。

“你不是说,是李妍抢走的吗?”

“嗯,其实我和王玮也就有过半年,后来,他和李妍谈上了,就跟我分了手。”

“你,你们这,”吴风拼了命想找出合适的词来,“你们这半年里,没发生什么吧?”

“你放心好了,我们什么都没干,就牵牵手,吃吃饭,看了几次电影……”

“好吧好吧,就算是真的吧。”

“本来就是真的。”

“但是,”吴风突然转过头来,盯着许佳的眼睛,无比严肃地说,“从逻辑上分析,你前男友和李妍谈上了,又主动和你分手,现在李妍死了,具有最大作案动机的人,不就是你吗?”

3.几名嫌疑人的供述

吴国正和严峰把眼前的几个人扫了一遍又一遍。

“杨老板。”

“诶,杀人的时候我不在店里,跟我绝对没关系,不过,还得拜托警官帮我保密啊,我这店里死了人,生意真的是没法做了。”

“我们只尊重事实和办案程序,不该对外公开的信息肯定不会泄露,但是没有给你保密的义务。”吴国正说完,转向三个npc。

带头的npc说道:“这跟我们更没有关系啊,那个马大胆,哦就是那个李妍,她进小黑屋后,门就锁上了,没人可以进出,一直到她被杀,中间只有一个人进去过,就是李混混,就那个王玮。人肯定是他杀的,我们压根就没进那房间过,剧情里根本没这个设定,不信警官可以看我们的剧本。”说着,他还真从兜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吴国正。

吴国正抿了一口茶,最后把目光投向一个长发遮住眼睛的小青年:“你就是场控?”

“对,我场控老凯。”小青年头也不抬。

“郭凯,那扇门是不是只有你能开?”

“已经说过了,门只有我能开,另外,我们有些地方没安装监控的,比如小黑屋。”

“为什么没安装?”

“装监控的目的,一是为了控场,二是为了拍下玩家被吓傻的镜头,事后发给他们留个纪念,像小黑屋里这条支线的剧情很简单,基本上就一个女玩家进入,也没有可怕的元素,我们这个主题也是刚刚开放,暂时没装监控。”

“你认识李妍吗?”

“哪个玩家我都不认识。”郭凯轻轻一甩脑袋。

除许佳外的三名玩家被带进来,严峰翻着笔记本,问:“这场游戏的发起人是你,对吗?”

“对,然后我叫了李妍,许佳,崔平、周晓。”王玮答道。

“根据我们调查,崔平和周晓都是你朋友,李妍是你的现任女朋友,许佳是你三年前念高中时认识的,你们好像有过一段关系,你叫上她干什么?”

王玮不假思索地答道:“我对李妍已经没兴趣了,我想正式跟她分手,做一个了断,另外,我想跟许佳复合,如果她现在不愿意,我可以等她,等她高中毕业,大学毕业都可以。”

“吴队,许佳不是跟你儿子有那个啥啥的吗?”严峰低声说。

吴国正半口茶水喷了出来:“王玮,你和许佳的过往,我们以后会详查,你把现任和前任都叫过来玩密室逃脱,这种荒诞的事我们也暂且不追究,你说说和李妍的关系吧。”

“我高三毕业的时候,在一次密室逃脱的拼场中认识李妍,她和我一样,毕业后没上大学,而是打算自己创业,我们有很多想法相同,磨合了大半年,我们就一起加盟了一个奶茶品牌。”

“这个我们已经核实过了,你接着说。”

“那个时候,其实我和许佳还在一起的,但是,她当时年纪还小,做事总是太冲动了,这怎么还能够在一起呢?

于是我果断放弃了许佳,认认真真地和李妍谈恋爱,我们年龄一样,有着共同的目标,也有着共同的事业基础,那时候的我,相信和李妍的未来会很好。可是,谁能想到这个贱人、这个贱人竟然干出这种事!”

王玮停下来,抓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接着说:“她太奔放了,奔放到和哪个男人都能好上。奶茶店生意越来越好,我们的店面越来越多,她却越来越不管事,拿着近一半的股份,整天逍遥自在,和不知道多少人有过关系。

我忙于打理店铺,一开始根本没有察觉,只是提醒她不要好吃懒做,跟她吵了很多次架,直到三个月前的一天,我才意外地发现她手机里和多个男人的聊天记录,说有多肉麻就有多肉麻,我看了就跟被雷劈了一样!拿着我赚的钱背叛我,我绝不可能再跟她继续了。”

“所以,你经历了李妍的背叛之后,又回想起了许佳的好?你想借此机会,来个一分一合?”

王玮点头承认。

吴国正一拍桌子,起身说道:“所以你就借支线任务的机会杀了李妍!”

“喂喂,警官你别乱说,我怎么杀的她?崔平周晓,你们都可以作证的,许佳也可以作证,许佳人呢?你们把她关哪里去了?这跟她可没关系啊。”

“王玮从小黑屋出来后,我们从外面看到李妍还在里面做任务,就是蒙着被子看手册。等她真被杀的时候,人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倒在地上的,王玮不可能是凶手。”崔平和周晓先后说道。

几个人被带了出去。

“吴队,我觉得你跟我的打赌要输。”

“输什么输?我已经看出问题所在了!”吴国正斜眼说道。

“问题在哪里?假定凶手就是王玮,他从小黑屋出来之后,还怎么进去杀人,杀完后,又怎么出来?”

吴国正猛烈咳嗽几声,偷偷看了眼手机,没有发现吴风的信息,便说道:“这个是具体的犯罪手法,并不重要,我们要关注犯罪动机,如果王玮是凶手,他为什么非要在这个密室逃脱的游戏里杀人呢?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凶手摆明了就在他们四人之中,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严峰仔细一想:“吴队高明,一句话点醒了我,我想到了!”

“臭小子你想到什么了?”

“暂时保密,领导。”

4.偷绳子的黑影

“我们重返密室吧。”吴风说。

“那个小黑屋有点吓人的。”

“没事,有我呢,你要是不去的话,你可就是最大嫌疑人了,为了爱情,杀死前任的现任……”

“爱什么情?我那时候还小,最多算是喜欢了一下帅气的学长而已,现在跟他早就没关系了。”

警戒线还在,值守的警员和吴国正通报了一声,便放两人进去。

蒸汽朋克风的装修中,一间间小屋、一条条窄小的过道、一面面灰色的墙,冷冷地注视着进来的人。

“就是这里。”许佳一指小黑屋。

吴风在外面的走廊来回走了几步,趴在门上那个碎玻璃窗口往里看,屋子真的很小,摆了一张单人床,床上有破被子,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你进去试试看。”

“我?我怎么试?”

“你就像当时的李妍那样。”吴风说。

“我,我有点怕。”

“别怕,外面有我,还有警察,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只是想验证一下。”

许佳轻轻拉了一下吴风的手指,走进黑屋,在床上躺下,蒙上被子。

门没有把手,吴风使劲推拉了两把,发现根本打不开,他跑到场控室,找到了这个门的远程控制开关,这才打开门。

“好了吗?你好了吗?”许佳大声问。

吴风回到小黑屋,把许佳从床上扶起来,问:“案发当时,是谁第一个走进房间的?”

“王玮。”

“从他发现案情,到大家都进入房间,有多长时间?”

“不超过半分钟。”

“这个能确定吗?”

“能,因为我在走廊另一头看到门打开,看着王玮进去了,不到半分钟,他就喊了起来。哎呀,会不会是王玮在这半分钟里杀的人?”

“这半分钟里,你们没听见其他声音吧?”

“没有,哎呀那就不对了,那把气枪声音不小,李妍是死于气枪,那就不可能是这半分钟里被杀的。”

吴风沉吟片刻,给吴国正打去电话:“老吴,现场,我是说小黑屋里面,有没有发现其他东西?除了脚印。”

“有,地上有一些乳胶碎片,但我问过店主和场控,他们说整个场地里本来就有不少乳胶、塑料、牛津布的碎片,这是剧情需要,造成一种混乱的景象。”

“验过上面的指纹了吗?”

“验过,小黑屋里的乳胶碎片,上面只有店员的指纹。”

“好。”吴风刚挂断电话,许佳突然大喊一声:“人,那里有人!”

转头一看,一个黑影掠过走廊。

“他好像往另一头的小仓库去了!”

“快追!”吴风喊着,外面的一名值守警察也闻讯赶来。

“我们把他堵在小仓库里了。”许佳说,“这个小仓库只有一个门,也是剧情的一部分。”

三人看着紧闭的暗红色的门,却无法打开。

“我去场控室。”吴风转身离开。

门“吱呀”一声开了,黑洞洞的小仓库里看不见人。

“他在哪里?”许佳躲在警察身后。

警察随手拿起一根粗大的木棍,猫着腰往里走,许佳紧紧跟在后面。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左边又是哗啦啦一阵响,像是掉下了一个大箱子,两人往左边走去,一道黑影趁机从右边窜出。

等两人回过神来,黑影已经冲出仓库,靠近门口的时候,和吴风撞了个满怀。

“王玮!”吴风大喊一声,抓住黑影的衣角。

黑影力大无穷,一个冲撞,就把吴风撞开,警察和许佳从后面赶来,黑影见势不妙,突然抄起手中的一根细长的东西,往众人一扔,夺路而逃,警察紧追其后。

“什么东西?!”许佳双手一阵乱抓。

“是一根绳子。”吴风紧皱眉头。

“他,他为什么要把绳子丢过来?”许佳大口喘着气,突然又尖叫一声,“天呐,这上面有血!”

“这和我的推测完全对上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凶手就是王玮,他用的手法,呵呵,说出来其实很简单。”

女子密室死亡,现场遗留根绳索,我从四名嫌疑人中锁定真凶

5.车祸致死的杨老板

“吴队,坏了,杨老板死了。”严峰接起一个电话。

“什么,哪个杨老板?”

“吴队,你这上年纪了记性不好,就是密室逃脱的杨老板啊,在城西的一个垃圾街。”

吴国正呼地一下猛打方向盘:“走!”

城西这条垃圾街要改建,所有店铺小摊都撤掉了,空无一人的街上,废弃的垃圾成堆,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躺着杨老板的尸体。

“吴队,这是车祸造成的。”严峰说。

“难道我看不出来吗?人都撞成这样了,当然是车祸,肇事车辆呢?监控有没有拍到?”

“吴队,车子就在那里,我们查过,是杨老板自己的车子,现场勘查和监控的结果是,杨老板自己开车经过这里,车速达到了一百二,撞在了这棵树上,当场死亡。”另一名警员说。

“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发现的,不过,车祸看起来已经发生好几个小时了,这附近没有居民,所以没有其他目击者。”一名巡警答道。

“丢失的手脚找到了吗?”

“找到一些,不过,还是少了一部分。”

严峰突然一阵气血上涌,急忙跑到路边呕吐。

吴国正轻拍他的肩膀:“小严啊,我跟你打赌,下次你还会吐。”

“吴队,刚刚接到密室逃脱值班同事的报告,有个人溜进来,想偷一根绳子出去,我,我已经让人化验绳子,哈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吴队你打赌输了,你还没弄清楚真相。”严峰说着,又吐出一堆黄黄绿绿的。

吴国正捂着口鼻,在现场转了一圈,随即回到车上,给吴风打了电话:“你个臭小子,赶紧告诉我怎么回事,我要输了!”

“老吴,刚刚有个人来偷绳子,你知道的吧?”

“知道,你快说,这人是不是凶手?”

“可能性很大,要看绳子上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你快说,凶手杀完人后,是怎么从密室里出来的?”

“好吧,那我就先剧透了。最大的可能性是:凶手在第一次进入小黑屋的时候,就已经杀了李妍,当时外面很混乱,其他玩家和npc还在追逐,气枪的声音被掩盖了,李妍死后,凶手把她尸体放在床后面,我试过,从外面是看不到床后面的。”

“可是不对啊,王玮出来之后,很多人都看到,李妍还蒙着被子躺床上呢,这怎么解释?”

“很好解释,就是地上的乳胶碎片,凶手把一个气球,当然也可能是好几个,塞在被子里,这样,从外面看起来,很像一个人躺着里面,气球上会拴一根细绳子,细绳子粘在门后面,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凶手趁乱接近门,拉住细绳,把气球拉出被子。

但是,因为气球很大,没法穿过门上的小玻璃窗,而门又没打开,凶手只能再次击破气球,等门一开,凶手就进入屋子,匆忙收拾一下气球的碎片,当然,留下一两片也没关系,凶手事先肯定调查过,这个密室逃脱的现场,本来就有很多乳胶和塑料碎片。”

“他奶奶的!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就完美解释了凶手怎么逃出密室的,他根本不用逃,早就杀人了,只是用气球伪装李妍蒙在被子里的假象。肯定是当时报案太及时,我们来得太快,乳胶碎片可以往仓库里乱丢,但绳子没来得及藏好,上面很可能留下了指纹,他就冒险来偷绳子,不料撞见了你们,最后没有成功。”

“对,我的推测就是这样。”

“哈哈哈,那这个赌我已经打赢了,凶手锁定王玮,严峰要请我喝两瓶威士忌了。哦对了,刚刚发生了大事,密室逃脱的杨老板死了。”

“什么?杨老板死了?”

“对,是自己开车超速,还有,嗯,还有酒驾,刚查出来,酒精含量严重超标。”

“等下,这里有问题!”

吴国正匆忙挂了电话,把吴风的推理加油添醋地跟严峰讲了一遍。

“吴队,你输了。”

“绝不可能!”

“吴队,你知道这几天我查到什么吗?是杨老板、李妍、王玮三人的关系。”

“说来听听。”

6.锁定凶手

王玮坐在奶茶店里,翻着许佳和李妍留在手机里的照片。

三年前,他和许佳手上拿着甜筒,看起来似乎很幼稚,笑容却无比真实。

再看李妍,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质,温柔雅致,可是,在这片柔和之中,王玮却再一次地不寒而栗,他按住自己跳动的心,反复告诉自己:李妍已经被杀了,不用再担心了。

敲玻璃门的声音响起:“我是市局吴队。”

“警官好,有什么事吗?”

“你和李妍在三年前开了奶茶店,生意很好,店面数量快速增加,你和李妍的财富也随之暴涨,但是,李妍和密室逃脱的杨老板,也就是杨国盛,他们认识了,并且发生了关系,这你知道的吧?”

王玮点头:“知道的,李妍背着我干的这种事不在少数,杨国盛只是其中一个。”

“资料显示,杨国盛在本市开了三家密室逃脱,送了李妍股份,我们查过通讯记录,李妍曾经要求增加股份,杨国盛没同意,他们之间起过冲突。”

“这,这个我不知道,但确实有这个可能,自从生意做大之后,李妍大手大脚惯了,又好吃懒做,她甚至还想增加奶茶店的股份,我也没同意,警官,该不会是杨国盛杀了李妍吧?”

吴国正当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你在小黑屋里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异常情况?”王玮挠了挠头,仔细回忆一番,答道,“好像没什么吧,等下,我进去的时候,叫了李妍一声,她没答应,看,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

“什么?!”吴国正惊呼一声。

回警局的车上,严峰得意地搓了搓手,说:“吴队,那根绳子上的指纹,你猜是谁的?”

“不用猜了,肯定不是王玮的。”吴国正垂头丧气。

“是杨国盛的,许佳他们抓黑影的时候,身上沾到了一点血,经过验证,也是杨国盛的,所以,我们几乎可以确认,偷绳子的人是杨国盛。

我们再核对一下时间,偷绳子是昨天晚上十二点,杨国盛发生车祸是在凌晨三点多,我的推测是,杨国盛和李妍在资产分配问题上起了冲突,他决定利用密室杀掉李妍,并且嫁祸给王玮,杀完人后,绳子留在了仓库里,他冒险来偷,结果偷窃失败。

他眼看事情要败露,就连夜开车逃走,结果超速撞死了,我们也核实过,从杨国盛的家到出城的高速,垃圾街是必经之路。所以吴队,你对密室手法的推测可能是真的,但凶手搞错了,杨国盛显然是早就杀了李妍,而后收走气球和绳子,他是老板,肯定有办法避开玩家和监控,私自打开那扇门。”

吴国正猛烈咳嗽几声,打开手机,给吴风发一条信息:“你个臭小子,怎么这么差劲,连凶手都搞错了,害我打赌输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吴风很快发来信息:“我建议你们再关注一下王玮,比如查查他的银行、车辆信息。”

“这有什么意义?!”

话虽这么说,吴国正还是一本正经地向严峰布置了任务,两个小时后,严峰报告说,王玮从自己的账户里取出了一百万现金。

吴国正一个愣神,吴风的电话打来:“别让王玮跑了,快抓他啊。”

7.逼上绝路的男人

王玮在省道中间被堵住了。

“你们干什么?我又没犯法,杀人的是杨国盛。”

“外面风大,容易着凉,回警局喝口热茶再慢慢聊吧。”严峰说。

吴国正把利用气球的手法详详细细讲了一遍,王玮面不改色地说道:“杨国盛是挺狡猾的,竟然想出这么一招,难怪,我说叫李妍怎么没反应,当时她已经死了,蒙在被子里的是气球。”

“行了行了,你别演戏了,杀人的就是你。”

“真不是我……”

“你看起来手法挺高明,可留下的逻辑漏洞太多了,随便说两个吧,如果凶手是回来偷绳子的,可现场的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生),大家根本拦不住这个凶手,他为什么要主动丢下重要证物跑了呢?要知道,绳子上可是有指纹和血迹的!

第二,如果杨国盛杀人潜逃,开车超速不难理解,可他为什么会酒驾呢?一个逃跑的杀人犯,竟然还喝醉酒?太不合理了吧。”

吴国正慢条斯理地说完,喝口热茶,总结道:“所以只有一种解释,凶手不是杨国盛,他的酒驾,是被人陷害的,为什么他的尸体会少了手脚呢?因为那只手是被你事先砍掉的,你拿着那只手,在绳子上留下了杨国盛的指纹和血迹,又故意留下绳子。

之后,你把醉酒昏迷的杨国盛放上车子,调整好方向,制造车祸现场,当然,为了掩人耳目,你也拿走了其他的尸体部位。”

“你,你们没证据。”

“要证据很简单的,你用完杨国盛的手后,不敢放回现场,因为那只手上有明显的人为痕迹,杨国盛尸体的断手,因为车祸太剧烈,这种痕迹并不明显,我相信,只要我们细心排查,找到那只手还是不难的,当然,你买过和密室逃脱现场的乳胶同一材质的气球,不管你是线上还是线下买的,肯定有迹可循……”

王玮低下脑袋,说:“这是他们自找的,他们死有余辜!”

“说说你的故事吧,我们能查到的只是李妍背叛了你,但是你不只杀了李妍,你连杨国盛也没放过,我想,这背后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王玮缓缓抬起头,目视窗外,说:“三年前,我和李妍认识,我没考上大学,就想自己开店,李妍也有这个想法,我们决定合作。但是,我那时候没钱,我爸还欠了一笔债,李妍手上有一点钱,就算是我跟她借的。

我们一起开了店,没想到生意非常火爆,三年里赚了不少,但她逐渐露出了本性,你们知道吗,李妍和杨国盛是老乡,她们在老家就认识了,她和杨国盛本来就是一对,她只是利用了我本地人的便利,把生意做了起来。

这期间,她把我们赚的钱一点一点给了杨国盛,后来,杨国盛用这些钱开了密室逃脱,他自己做大股东。

当然,如果光是这样,我也不会杀人,他们还干了一件更龌蹉的事,李妍卷走了公司账上所有的存款,把它们都买了股票,还买了一套房子,现在股票在跌,这样下去的话,公司很快就要亏空……”

“李妍这么做是违法的,你为什么不采取法律手段呢?”

王玮重重地叹了口气:“她威胁我,说我开奶茶店原料的不正规,她要把这些都抖出来……”

全屋子的人安静了足足半分钟,吴国正点上一根烟:“搞了半天,你把威胁你的人杀了,最后也把这些肮脏事交代了,谢谢你。”

王玮突然跳起身子,咆哮起来:“你告诉我,哪个赚大钱的人不黑?哪个做生意的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拿工资有希望吗?我告诉你,没有!绝对没有!像我这样大学都没上过的人,拿个死工资,我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子!

何况我家里还欠了债!李妍她自己要活,难道就不让别人活了吗?这几年来,她把我当男朋友了吗?她只是看上了我的赚钱能力!我只是她的一个工具!她不死,我,我全家都活不成!”

等王玮平静下来,吴国正轻声说道:“你爸做过生意,坑害过别人,现在欠债,那再正常不过了,你如果老老实实做生意,难道就不能发家致富吗?”

“发个屁!奶茶店竞争那么激烈,你以为我三年就能赚钱,靠的是什么?”

吴国正摆摆手:“行了,生意的事情,其他部门会找你,我们要做的事已经结束了。那个严峰,你欠我两瓶威士忌。”

“等下,你们让我见一个人。”

“你要见许佳吗?我帮你问问吧,不知道她现在的男朋友答不答应。你这次故意把许佳叫来,也只是为了让他给你作目击证人吧,并不是真的想……”吴国正笑道。

“不,我是真的很想许佳!”

8.难忘的初恋

王玮痛哭失声,许佳坐在面前,眼神漠然。

“佳佳,能,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还记得三年前,我们还都是学生,虽然相差了三届,但我们一起买雪糕、一起看电影、一起逃晚自习,那是多……”

“过去的事情你不用说了,我们那个不算什么。”

“我真的后悔,我为什么会跟李妍那种人走在一起……”

“那是你自己追求的事业。”

“我宁愿不要这种事业,还是像你这样在学校里的好,我多想再回学校去,再读读书,再听听课,我们还能……”

“我们什么也不能了,你现在是杀人犯,我要回去画画了,明年一定要考上最好的美院,再见。”

“不,我不想再见!我不想死,我死了,你,你也别活着!”王玮突然嘶吼起来。

许佳甩着头发慌忙跑出去,一头扎进吴风怀里。

“你确定你之前跟这个王玮没什么的吧?”

“没什么,不信,以后你就知道了。”

“这次确实要感谢你个臭小子,”身后传来吴国正的声音,“不过,不知道这个计谋是谁告诉王玮的。”

“不会是我那个远房叔叔李光伟吧,上次有个女的杀上司的事,他还来问过我,我觉得李叔叔可能还真是个高手。”

吴国正点了根烟:“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还真难办了……”(原标题:《密室逃脱杀人事件》)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