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四则 恐怖短篇鬼故事

jellybean 2024-04-17 14:36:51 故事摘抄 551 ℃ 1 评论

豆腐脑

豆腐脑大家都喝过吧,每个地方的豆腐脑特色都不一致。总体来说,北方喜欢用盐卤做成硬一点的呈块状,叫豆腐脑。南方爱用石膏制成较软更加白的,叫豆腐花。

当然,基本你去全国各地买早餐说句“豆腐脑!”不管是豆腐脑还是豆腐花,小贩们都明白。

有些地方的豆腐脑在里面放很多糖,有的则是放浆,有的则是放肉末。更夸张的放上一排小酥肉,就是干炸里脊,然后再在上面浇上糖醋汁,基本就是糖醋里脊豆腐脑啊。

河南郑州作为一个南北交通的中心,这里的豆腐脑向这里的文化一样充满了南北文化的交融。不过根据人的个性判断,这里的文化还是偏北方一点,因为豆腐脑是用盐卤做成的成块的。

但很有特色的是,如果你在河南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说要一碗豆腐脑的话,老板通常都会问你:“甜的、咸的、还是两掺的。”

咸的放酱料,甜的放红糖,两掺可不是又放酱料又放红糖,而是用豆腐脑和胡辣汤掺到一起,搅和均匀后再在上面撒上一层浓浓的辣椒油和醋,撒上葱花后,看起来基本就是红的白的外加绿的还有褐色的。这样的喝法在别的地区是很少见的,起码我很少见。

在这里说豆腐脑,除了要表达各地美食的特色都在地毯上这个意思以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这样的两掺豆腐脑看起来特别像摔散的脑浆。

可能有些恶心,但是真的很像,起码跟我见过的几次感觉就很相似。

09年,我的一个济南的朋友来郑州找我玩。

因为接他的路上我嘴欠的给他讲关于酒店的鬼故事,所以他打死也不去住酒店。

无奈之下,我只得为他找了一家日租房公司。日租房绝对是2000年以后的的新兴产物,无非就是让外地游客在休息时找到家一般的感觉。像这种日租房一般都在高档的小型公寓内,一大居或者一室一厅最佳。而当时做的最有名的日租房就是大石桥广场了,大家都爱叫他清华园广场,相信在郑州居住或者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

那天为朋友办理完入住手续后,我便留他一个人在房间休息,我与房主一坐电梯下楼,并且与房主去位于四楼的办公室交钱。

当我们走出电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砰!”地一声巨响。我们赶快把头伸向了窗户外面。一个人跳楼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跳了下来,他从高空中跳落,落在了三楼的回廊上。

在广场的三楼有一个搭起了玻璃罩的回廊,男人穿过了玻璃罩摔在了回廊当中。我们在四楼看去,就像在二楼看到地上有人跳楼一样清楚。我们清楚的看到了男人跳楼落地后的惨状。

那个男人穿着西装,但是衣襟上已经被鲜血迅速的染红了,地面上的鲜血扩散成了一滩。男人的骨头从身体里刺了出来,露在衣服外面。

最恐怖的就是男人脑袋已经摔开了,鲜血混搭着脑浆,红的、白的、绿的、还有些褐色的。

就像、就像……

“哇塞,脑袋都摔开花了,豆腐脑啊。”房主说道。

是的,就是豆腐脑。只是我的大脑,不想让我把这么美味的食物和这残忍的画面联系起来。

我听见他接着说:“我回去拿碗,然后来一碗香浓热乎的豆腐脑,你们觉得怎么样?”

周围的大部分人都哄笑了起来,有的人表示他很恶心,有的显示出对他残忍的鄙视,虽然大家都没有说出口,但是他们的表情出卖了他们。

就在那天晚上开始,奇怪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了。

首先是在当晚的电梯,许多人莫名其妙的发现,所有的电梯停在了三楼。

其次过了十一点,不少下夜班回家的人回来后,都在电梯中看到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他一直站在角落里背对着电梯门。还有很多住户,莫明的看到了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这些只是个别人说的事情,我们作为道听途说可以不加理会。

但是下面发生的事情,却都是我和一些朋友亲眼看到的。

那公寓的隔音效果应该是不错的,但是那天晚上在大约三点的时候,大部分住户都被一声恐惧的呼叫而喊醒。

然后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啪”的一声。这声音就好像,好像你拿着一块肉使劲扔在地上的声音。

所有人都醒了,因为他们都想,要是在较为隔音的房子里出现这样的声音,那么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但当有些人在窗外向外望去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发生,后来我曾经专门为此事去考证过几位朋友,他们住的相隔甚远,但却在那天晚上都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而第二天依然有一些人在互相的打听,昨晚发生的这一系列惊悚的事情,总之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里闹鬼了。

那天中午,从济南来的朋友听到这些鬼故事,还有经历了昨晚奇怪的声音后,又要让我换地方,非要去我家住。

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收拾行李和在下楼的时候,朋友一直嘟嘟囔囔的说:“住酒店,你在酒店遇鬼。住公寓,公寓有人跳楼。跟你去唱个歌,还能碰到神秘服务生。吃个羊肉串吧!吃羊肉你嫂子竟然是个秘密。你说说你老鬼,成天身边太多邪乎事了。我要不是凑巧两三样赶上了,我还真以为你要么是胡编乱造,要么是祟神附体了。”

我听着他的喋喋不休,带着他提着行李走到了位于四楼的房东办公室。在那里站着几个人,看来都是来等着退房的。我们在门外喊叫着房东的名字,用力的扣着关闭的防盗门,但始终没有人回答。

我刚想摸出电话来给房东打电话,旁边一个人却给我说,他这是第三次下楼来找房东了,从十点开始打电话就没人接了。

我很是疑惑,突然我拉起了朋友快步走下了楼梯,我这次没有选择坐电梯。我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不仅是因为我下午要与客户见面。我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凉意,在我的背后悄然升起。这种感觉预示着一些事情将要发生,虽然我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这种感觉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样的凉意让我躲过了几次的灾难,也让我成功的帮助过几次我的朋友,所以我信任这种感觉。

我们提着行李快步走下了楼梯,当我们站在大马路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与庆幸。我露出了心醉的微笑,朋友则像看精神病人一样的看着我。我的脸突然僵住了,我慢慢地回过了头去,更强烈的刺麻感以及寒意告诉我,让我回头。

于是,我想好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再次回转头去……

自由落体,我看到了一个自由落体在高空中降落而下,“啪”的一声摔落在地面之上,是一个人。

现在的他不再是人了,而是一具尸体。尸体已经歪七扭八支离破碎了。脑浆混合在地面上,就像昨天房东说的豆腐脑一样。

虽然我已看不清苦主的长相,但我从他的衣着上还是判断出了他的身份——房东。

脑浆蠕动着,冒着热气的蠕动着,红的、白的、绿的、还有褐色的。

后来,我听到一个处理这个案件的朋友说到过这个事情。

他说,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房主写下了一个纸条,然后跳楼自尽了,所以这个案件定性为了自杀。

字条上的内容让警方不知所谓,但是我明白,可能昨天在四楼的时候,我周围的人都知道。

正是这张纸条令我疑惑不解,却又恐惧万分。

听朋友说,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豆腐脑好吃吗?”

树精

佛学里讲究万物皆灵,无论是人还是动物,亦或者一草一木一花,皆有灵性,天地循环。这与道家的相克相生理念是一致的,道家认为有灵性的生灵当它吸收日月之精华,可修炼成仙。这个仙,不是天上的神仙。而是,妖!当然,如果它的行为是好的,人们就会称其为仙。反之,则是人人喊打的妖精。

今晚,我就给大家讲一个关于妖精的故事。我的家门口有一颗树,树的学名我不了解。这种树到夏季的事会结青色的果实,开杯口大的黄花,枝干粗糙无刺,叶呈心形,颇大。除了在我家乡,别的地方从未见过。而我家门口这一棵树,那更是少见的大。四五个大人才能环抱。据我爷爷说,在他小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这么大了。所以,我也无法猜测这棵树到底有多年个年头了。

家门口有这么大一棵树,那可真是爽得很,可以荡秋千不说,还可以吊个网床睡觉。春夏秋冬不管烈日多大,总有块阴凉的空地给我和小伙伴们玩耍。而大人们则靠在树下抽水烟筒,打牌,补渔网。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棵树身上。故事发生那年夏天,国民经济善处于发展时期。不像现在一个家庭装好几部空调。那些年,能给个风扇吹吹就好了。不对,给个风扇吹我还嫌电费高了。特别是我们小孩子,一热就闹。怎么办?聪明的父亲们利用织网的技术编织几张网床摆在大树下,把自家小孩子放在上面睡觉。几个家庭的小孩子凑一起,可热闹了。

父亲们看孩子都睡觉之后就回屋里睡觉,并没有现在那种贩卖孩童的事件发生。也是放在那些年民风朴实,若是当今时下,小村庄的风气也是摇摇欲坠了。我就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小孩在喜欢热闹,特别是这么多小孩子凑在一起。小伙伴们都喜欢闭上眼睛装睡,等父亲们回去睡觉之后便偷偷的讲悄悄话,或者是静悄悄的玩捉迷藏。夜晚,靠着月光玩捉迷藏可刺激了,说不准你捉到的会是个什么玩意?

扯得有点远了,我们还是来说正事。

有一天夜晚,我睡到半夜起来尿尿,由于小孩子太多,男女都有,我生性比较腼腆,择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方便。当我尿完之后,迷迷糊糊地看到树下有一个幼小的身影在动。当时,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哪个小伙伴也起来撒尿,便没有太大的注意,毕竟这样的情况还是经常遇见的。可是我回到自己的网床上躺了好一会,也没有听见那个身影回床的声音。于是我坐起来想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眼前的情况让我大吃一惊。

妈的,有个不认识的小孩子在玩我的小皮球,抛起来又接着,不断重复着。当时我下意识的不是害怕,而是愤怒。这谁家的小孩子,竟敢玩我的小皮球?而且看他的行为,十有八九是想等我睡着了偷走。我爬起来,喊了一声:“你谁啊!不准动我的小皮球。”小孩子转头见我愤怒地瞪着他,他竟然放下手中的皮球朝我扮了个鬼脸。这可把我气坏了,我拍醒旁边的哥哥,指着树下的小孩子对我哥说:“哥,那个家伙要偷我的皮球。

“我哥坐起来看了一眼树下,立马又躺下了。

“哥,你起来啊!”我又去拍我哥。

我哥眼睛也不睁,抬手给了我一巴掌。

“睡你觉去,别闹了,树底下根本没有人。”我哥生气道。

可是,树底下那小子这会明明还在朝我得意的笑呢。我哥怎么说没看到?当时我认为哥是懒得起床,所以不想理我,故意说没看到。求人不如求己。我想起床下去揍那小子。可是我哥却突然一把把我按住,死活不让我下床。我哥比我大四岁,力气比我大多了。我没辙,只好叫嚷,我哥立马又是捂嘴巴,又是拍我的头让我睡觉。他以为那会认定我就说在胡闹。

我挣扎要起来,可是突然被远处的一声鸡鸣给吓住了。夜晚的村庄是异常的安静,公鸡报晓的第一声时辰一般为4点多到5点这样。我从没觉得那啼叫声竟然如此之大,一下被叫蒙了。接着四处的公鸡跟着啼叫 。

等我回过神来,树下的那小子竟然不见了。皮球我睡觉之前是放在树底下的,现在已经不见了。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了,也许是因为那声公鸡的啼叫。反正我是感到一股寒意。我赶紧躺下来,用被子蒙过头顶,在忐忑中迷糊入睡,再次醒来已经天亮。我刚起来就被我哥一顿胖揍,说我晚上吵了他老人家的好梦。可是,我却不认为昨晚的事情是假的,是我在做梦。

因为当我穿鞋的时候,皮球稳稳当当摆在我的鞋上面。如果不是故意为之,球根本无法放在鞋面上。可是,我向我哥辩解,他却以我在梦游为由打发我。我那时候小,虽然单纯但是不傻。虽然不知道梦游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样真实的事情无法骗自己,我甚至又去我撒尿的地方验证了一下那泡尿的痕迹,果然有在。

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爸,我爸相信了我哥的话,认为我在说傻话。但是,有一个人相信了。这个人就是堪舆先生。当时说这件事的时候,堪舆先生在和我爸吃酒。堪舆先生自从画中人事件之后成了村中令人敬佩的大人物。但也是由于这一件事,他俩感情倒是越来越好,经常在我家喝酒。那天晚上也是在吃饭的时候,我跟我爸说这件事的时候,堪舆先生正好听到了。不得不说,我是个从小就心机很重的人,挑在这个时候说是故意让堪舆先生听到的。在我的心中,堪舆先生是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高人。所以,如同他同意我说的,那我就可以反将我哥一军,不为别的,就为这个。

堪舆先生听了我的话之后,先是看了看我,又拿起我的手看了看掌心。随即他对我爸说:“小幺的命有点轻,容易看到脏东西,你抽个时候带他去问问瞎子朝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爸听堪舆先生这一说,也慌了。忙问:“哥,你看不出来吗?”

“算命这门我没学通,瞎子朝通了,你找他问问最为稳当。”堪舆先生谦虚道。

“没什么大事吧?”我爸心虚道。

“没啥大事,注定点就好了。不过,这小子刚才说的应该是真事。”堪舆先生看着我微笑道。

“真事啊?”我爸真慌了,听了之后立马站了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个树精。不过,看它的意思也没有害人,不过还是赶走了好,免得吓坏了其他的小孩子。可是.......”

“可是什么?”

“你出来看看。”堪舆先生把我把带到门口,指着那棵树道。

“这棵树少说也有千百年了,花花草草都是有灵性的,这棵树这么老了,你想得吸收多少日月精华?这棵树已然成了精,他说的那个小孩就是这棵树的精魂。”堪舆先生又指着我道。

“如果我们把这个树精赶走之后,这棵树便没有了灵魂,没有了灵魂,树很快就会枯萎。你最好和村里人商量一下,毕竟赶走它可是个大工程。”

“你的意思是要砍掉这棵大树。”我爸还真聪明,立马就想到了。

“没错!没有了栖身之地,它自然会去找其他的树栖身,这样就吓不到他们了。”

我爸当晚就和父亲们商量,最后一致决定砍掉这棵大树。毕竟家门口有个树精,听起来就怪骇人的。晚上,我没有再到树下睡觉。

第二天,父亲们开始砍伐树干,清理树枝树叶。

第三天,父亲们逐渐清理砍掉部分的树干。

第四天,依旧是砍伐树干。

.........

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堪舆先生忽然来到。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伸手入口袋掏出七枚铁钉。走到树底下,他用铁锤将七枚粗大的铁钉按照北斗七星的阵列打入树干。他每钉入一根钉,我便听到一阵哭声。一阵比一阵大。我问我哥,”你听到有人哭吗?”我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却没有再说我胡闹。当最后一枚铁钉全部没入树干之后,哭声嘎然而止。

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七枚铁钉的位置慢慢地渗出鲜红的液体,顺着树干流到地下,场面甚是骇人,起初还怀疑是否真有树精的人对此事确信无疑了。堪舆先生又开始发话,“从地下量起七七四十九寸的地方砍断。”又是刀又是斧头的,还是砍到第二天傍晚才将树彻底砍断。众人拉扯绑在树干顶上的绳索,男女老少全部上阵,千年大树轰然倒下。我们围在大树四周想看看这个树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堪舆先生说过,这个东西伤不了人。但是,我们也不能伤了它,不然它和我们没完。当我们满怀希望观望,以为是个好东西的时候,结果却看到只普通大小的瘌蛤蟆稳稳当当地趴在树干的中心。好不稀奇的东西。

瘌蛤蟆仿佛从睡梦中醒来,他扭转着脑袋看着我们。忽然一下子蹦到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跳。我害怕,后退两步摔倒在地上。接着,它转过身,又一下又一下地朝远处蹦过去。好像它是故意让我出糗的。我没有追赶,也不知道它到底去哪里。只听到一些跟过去的伙伴说:”它跳着跳着就消失不见了。“

那天夜里,我梦见了瘌蛤蟆,好多好多癞蛤蟆。

作弊

“林文,你真的要用这个方法吗?”

“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可不想考砸,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考试非常重要。”

“可是……”

“行了,别说了。今晚我就去,你不用担心了。”

林文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张生的话。他是一个懒人,不喜欢学习。马上要考试了,他却什么都不会。最近林文听说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拜托鬼帮忙。

午夜十二点,林文按照那个办法,先是烧了一大堆纸钱,之后站起来围着坟墓转了三圈,最后用刀割破手指将血滴在墓碑上。

滴过血的地方冒出几缕青烟,然后从坟墓中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来。

“是你召唤我?”沙哑的声音从坟墓中传来。

林文吓得后退了几步,颤颤巍巍地说着:“是,纸钱已经烧给你了,你、你是不是可以帮帮我?”

从坟墓中传来一阵笑声,那鬼继续开口道:“可以,你要我帮什么忙?”

这会儿林文心里只想着要考高分,便说道:“我要你把书里的所有东西都装到我脑子里!”

“好。”

坟墓里没了动静,林文也十分开心地回了寝室,等待着考试和高分的到来。

考试那一天的早上,张生朝床上躺着的林文喊道:“林文,该醒了,马上考试了。”

可是林文没有动,整个身体埋在被子里。见林文没有反应,张生便走过去掀开了林文的被子,然后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儿晕了过去。

床上的林文四肢扭曲,脑浆混合着鲜血一起流了出来——他的脑袋被一大堆纸团涨裂了,旁边还扔着被撕得只剩下封皮的书……

单身公寓

我搬来这个公寓已经二年了,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精神也越来越好。

两年前我跟相恋七年的男友分手了,原因是他另结新欢。只用了“分手”两字就打发了我七年的感情付出。我承受不住这样大的打击,便想自杀。后来迫于父母的苦苦哀求,我只好答应。

但是,我是再也不愿待在那座充满痛苦回忆的城市里了。

于是,我便来到了这里,租了这个被人称为鬼屋的单身女公寓。当初要租这个房子的时候,连房主都劝我要不要考虑一下别的屋子,并且告诉我这个屋子里曾经死过一个被抛弃后上吊死了的女人。

“呵呵”,被抛弃吗?我当时抬头看了看确实有点阴森的屋顶,若是真的有鬼,说不定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呢,毕竟同时天涯被弃人。

就这样我以极底的价格住进了这个漂亮又处处充满诡异的房子。从住进来开始,房子里的风格我从没有改过,因为这也正是我喜欢的风格,温馨雅致,给人家的感觉。

“叮铃铃……”门铃响起,一定是张孟来了,我打开门,果然是,他正一手抱着鲜花,一手拿着戒指跪在门口向我求婚。我微微回头看了眼身后床头上的玻璃瓶,那里面静静地躺着两个精美的求婚戒指。

我回过头来,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接过戒指跟花,客气的将他请进屋来。

等他坐下后,我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用手摸向他的脑袋,冰凉的手指接触到他的头皮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忍不住发抖了。我今天的行为太诡异,当他再次抬头看到我嗜血的表情跟诡异的笑容时,终于大叫一声,然后逃跑了。

第二天,张孟在家自杀了。我将昨天他送给我的戒指随手放进了床头上的玻璃瓶。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三十岁的我虽然勉强还算是风韵犹存,但是绝对比不上那些二十多岁比花还要娇媚的小姑娘。之所以来追求我,怕是都看上了我父母庞大的财富,可是我又岂是那么好骗的。

搬来这边住后,自从第一个向我求婚的人离奇的死了,而后发现他求婚只是为了我的钱后。

我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联系。所以每次有人追求我,我都会让他到我的单身公寓来求婚。

然后他们都得到了报应,除了李毅。想到这,我不由的紧紧握了握手中的另一枚戒指,这是李毅送给我的。

李毅长得高大帅气,而且他竟然没有受到诅咒,难道他就是我的真爱,想到这里,我的脸红了红。

晚上,我将李毅请到家里来,做了满桌子的饭菜,想增进一下我们的感情,虽然我答应了他的求婚,但是,毕竟才认识不到二个月。

晚饭进行到一半,我们有说有笑,聊的颇为投机。我越发的喜欢这个帅气的男人。忍不住对他犯起了花痴。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他的眼睛慢慢的流出血来,而且血流越多!我是出现幻觉了吗?使劲揉了揉眼睛,这下更严重了,向泉眼一样突突的冒血,然后眼珠子咕噜滚了出来,可是李毅还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继续吃菜,将流到嘴里的东西也一并吃了。

这时我才发现李毅后面站着一个女人,脖子上有深深的嘞痕。苍白的手抚摸着李毅的脑袋,眼睛也死死的盯着他。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屋子前所未有的明亮空旷。昨天的事情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直到我看到地板上的一张照片,相片上的两个人笑的明媚灿烂。但还是让我倒吸一口气,这两人正是李毅跟昨天出现的女人……

完..

四则 恐怖短篇鬼故事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30:19]  回复

    鬼故事长篇2000字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