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鬼故事:鬼影(短篇鬼故事)

jellybean 2022-02-04 19:57:41 故事摘抄 355 ℃ 0 评论

落 魄

人们都说鬼是没有影子的,你有没有见过鬼呢?鬼到底有没有影子?

鬼故事:鬼影(短篇鬼故事)

下面我就为大家讲述一个关于“鬼影”的故事。

坐落在西南边陲的一个小城里,有个叫孙健的年轻人,他当兵回来,不满足在偏僻的小城里过一辈子,就停薪留职,去广州闯世界。都说广州机会多,但机会往往伴随着危险共生,所以才会有“危机”一词。孙健来到广州,还没出火车站,钱包就被人偷了,身上仅剩十几块钱。怎么办?回家,连火车票都买不起;留在广州,就要露宿街头。走投无路之下,他想起有一个远房表哥在广州打工,于是找出表哥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表哥听完孙健的讲述,迟疑半晌,才给了孙健一个地址。孙健按着地址寻过去,那是一栋五层楼的花园洋房,孙健颇为诧异,表哥来广州不过三四年时间,他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怎么住得起这么豪华的房子?即便是租,那租金也必定不菲。

按了半天门铃,没有人来开门,孙健靠在门前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前,车中走下一个人,正是表哥徐明。

徐明打开院门,把孙健领进去,院子里杂草丛生,应该有很长时间没有修整过了,看上去有些荒芜。徐明住在二楼,整整一层供他使用,他把孙健安置在一间客房里,就带他出去吃晚饭。

吃饭时,徐明提到,那房子是他一个朋友的,朋友一家去了国外,让自己帮他们看房子。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醉醺醺地回到住处,倒头便睡。

半夜里,孙健隐隐听到一阵钢琴声,他一时分不清是梦是醒,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只觉那曲子的旋律越来越忧伤,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伤感的情绪,好像迷失在神秘的丛林里,找不到路径,看不到希望,只有不停地走……

第二天,他问起徐明昨晚有没有听到钢琴声,徐明的脸色微变,不自觉地朝窗外望了一眼,支吾道:“没听见啊,是你的幻觉吧,昨天你喝醉了。”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今天我请了假,陪你出去找工作。”

在广州,如果你的期望值不高,找份工作还是很容易的,孙健当天下午就找到一份保险业务员的工作。

上班后,孙健的生活变得忙碌,经常早出晚归。好容易熬到星期六,一大早,孙健正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徐明摇醒,徐明拿过他的衣服,催促道:“快起床!吃过早饭,我陪你出去找房子。”

孙健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悦:都说这年头人情薄如纸,这话真没说错,表哥明知道自己现在一文不名,还说要帮自己找房子,这不是摆明了把自己往外赶吗?

徐明似乎看出了孙健的想法,摇头道:“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会负担你近期的房租和生活费用,但是这里真的不适合你居住。”

一个周末就在找房子的奔波中度过,看过的房子不是太贵,就是离孙健的单位太远,最后孙健耍赖,往床上一倒,说道:“我就住在这里了!最多我领到工资后付给你房租!”

徐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执意不肯走,我也没办法,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下班后就待在屋子里,不许到处乱走,更不要上楼;第二,一旦找到合适的房子,马上搬走!”

孙健满口答应。

凶 宅

日子悄无声息地滑过去,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孙健下班回来,因为一连几天阴雨,他出门时关着窗户,屋里弥漫着一股霉味,便打开窗户通风。一眼瞥见院子里的扶桑树下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穿一件红色连衣裙,在凄迷的雨雾中格外显眼。他不禁纳闷,没听说这宅子里还有其他住户啊,正打算下去看看,手机铃声响起来,接通一听,是速递公司送邮件的。孙健拿上雨伞下楼去,来到院子里,却不见了扶桑树下的红衣女子,孙健顾不得多想,急匆匆走出门去。

门外却不见速递员的影子,打手机联系之后,才知道速递员在几百米外的街口等他。

见面后,孙健表示出不满,速递员神秘兮兮地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多跑几步路,实在是那所宅子……”说了一半却突然住口。

孙健问道:“那宅子怎么了?”

速递员一脸的欲说还休:“没,没什么。”

孙健心生疑惑:“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的!”

速递员一脸无奈,压低声音说道:“难道你真的没听说?那宅子闹鬼!已经有两个房客不明不白地死在里面了,这事报纸上也报道过,你想知道得更详细,可以上网查一查!不过我劝你还是赶紧搬离那个地方吧。”速递员说完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孙健将信将疑,为了弄清速递员的话是真是假,他直接来到附近一家网吧。查询的结果证实了速递员的说法:

那栋房子的主人叫冯嫣,本是位钢琴教师,结婚后辞职在家做专职太太。她的丈夫叫薛光,也算是个颇为精明的生意人,可是有一次,薛光去澳门谈生意之后,竟然迷上了赌博。他的父母在世时还有所收敛,父母相继离世后,他投入的赌资越来越大,冯嫣百般劝解都不能使其罢手,一气之下提出离婚申请,并搬离薛家大宅,来到自己名下的这栋花园洋房居住。这栋房子一直被她用来出租,但五楼始终为自己留着,一旦离婚,这栋房子就是她最后的依靠。可是现实比她想象的要残酷得多,这最后的一点保障也已经被薛光输了出去,债主上门逼债,薛光早逃得无影无踪。冯嫣把房产证藏起来,死活不肯往外拿,赌徒们翻遍家里的角角落落也没找到房产证,最后居然要冯嫣用身体来偿还赌债,冯嫣不甘受辱,从楼顶跳下去摔死了。赌徒们见出了人命,纷纷作鸟兽散。

此后宅子里便开始闹鬼,半夜里常常听到有人在五楼弹钢琴,而且半年之内,宅子里竟然死了两名男性房客,都是从顶楼跳下去摔死的。其他的住客不敢再留,纷纷搬走,只有一户,还守在那里。

孙健当然知道留守的那一户是谁,他陷入了沉思。孙健从小就不信鬼神之说,不过大家既然都说这宅子闹鬼,还死了两个房客,这多半不是空穴来风。现在的问题是:其余的房客都搬走了,表哥为什么不走?房子的主人明明是一死一逃,表哥却说房主去了国外,表哥为什么要骗他?这里的房子那么大,两个人住也没有什么不方便,可是表哥却三番两次地要赶他走,这是为什么?还有今天出现在院子里的红衣女郎,她是谁?她和表哥有什么关系?

孙健越想心情越沉重,直觉告诉他,徐明一定有事瞒着他,徐明急于把他赶走,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他发现?又或者那些房客的死根本就和徐明有关?孙健不敢再想下去。

晚上九点多,徐明回来了,孙健装作很随意地说道:“我今天看到院子里有一个女人走动。”

徐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颤抖着嘴唇问:“你……见到了她?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说什么,当时我站在卧室窗前,看到一个红衣女子在树下徘徊,一会儿就不见了。表哥,她是谁?这房子里还有其他住客吗?”

徐明略微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她是这里的女房东,精神有点问题,发作起来挺吓人的,你最好离她远点!”

听了徐明的话,孙健的疑心更大,但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徐明说道:“凡事不要太好奇,更不要接近女房东。我和她之间有协议,各自生活,互不干涉,因此,我也只能言尽于此了,你好自为之。

就 范

阴历七月十二,是徐明的父亲逝世三周年祭日,徐明请了一星期假,回老家给父亲上坟。

临行前,徐明千叮咛、万嘱咐:“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千万不要到楼上去,如果见着她,切记不要和她赌博!”

孙健信誓旦旦地答应。

徐明走了,院子里更显冷清,孙健一个人待了四天,没有什么动静。第五天晚上,孙健刚入睡,就被一阵钢琴声惊醒,他侧耳细听,琴声是从楼上传下来的,他披上外衣来到阳台上,只见五楼的窗户里隐约有灯光透出,断断续续的琴声正是从那扇窗口里传出来的。

孙健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听了一会儿,琴声空灵缥缈,旋律灵动跳跃,有着深海水妖般华丽的魅惑。他仿佛沉浸在蔚蓝的海水中,随着波涛起伏荡漾,连身子都融化在明澈的海水里……

音乐忽然停止,接着窗户被打开,一个女子的脸探出窗外。那晚正是十五,月亮最圆的时候,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女子的相貌,竟是个极美艳的女子。此时,那女子也看到了他,嫣然一笑,连月光也黯淡了下去。

孙健一瞬间有些迷糊,直到那女子冲他招手,才回过神来,刹那间,表哥的嘱咐浮起在耳边,不觉有些犹豫。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不就是对表哥产生怀疑才决定调查此事吗?如果一味听表哥的话,还怎么查出真相?

想到这里,孙健快步向楼梯走去。来到五楼亮着灯的那间房门前,他的脚步停下来,略微有些踌躇。就在这时,房门开了,女子穿着一身耀眼的红裙,站在门前望着他笑。

屋里只开了钢琴旁的一盏落地灯,女子回身坐在琴凳上,墙壁上映出她的影子,长发蓬松,腰肢纤细,随着她的动作不断变换形状。孙健看到那个影子,不禁微笑了,传说鬼是没有影子的,这个女人既然有影子,那就不是鬼。看来宅子闹鬼的传说只是为了掩盖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要想把这个秘密揭开,今晚就是个好机会。

女子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孙健坐下。她用手指在琴键上轻轻地敲打着,问道:“你住进来快两个月了吧?是要长住呢,还是过一阵子就离开?”

孙健说道:“打算长住。”

女子微微一笑:“我是这里的房主,长住可是要付租金的。”

孙健问:“你就是冯嫣?不是说冯嫣已经死了吗?”

冯嫣“咯咯”一笑:“你看我像死人吗?”

孙健看着灯光下冯嫣妩媚的脸,摇了摇头。

冯嫣侧着头看了他一会儿,说道:“你看起来是个挺懂事的男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徐明不想让你留下。”

孙健心里一动,说道:“你是房子的主人,留不留,你说了算。”

“你说得不错,不过,你表哥现在也算这所房子的半个主人了——那伙赌徒来追债时,我把房产证交给你表哥了。”冯嫣说到这里,眼波流转,微笑道,“如果你能逗我开心,也可以不付租金。”

孙健一听,原来房产证在表哥手里,难怪他不肯离开!看来他俩之间果然有猫腻。于是问道:“怎么才能逗你开心呢?”

冯嫣从钢琴架上拿起一枚骰子,笑道:“陪我掷骰子吧,你赢了,租金全免,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她的手指洁白纤细,指甲上涂的淡紫色指甲油在灯光下闪着诱惑的光。

孙健猛然想起表哥叮嘱他不要和冯嫣赌博的话,此时终于明白了:看来表哥就是以这种方式逗她开心的,表哥之所以屡次撵我走,是怕我成为她的新欢吧?那么跳楼而死的那些人……

冯嫣打断他的思路:“我们每人掷一次,谁的点大谁赢。”

冯嫣掷了一个两点,孙健掷出四点,孙健赢。

冯嫣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再也不用为居无定所而烦恼,也不用为失业而烦心。”

孙健笑道:“难不成你养我一辈子?”

冯嫣微微一笑:“有何不可?反正你以后既不用吃,也不用喝。”

孙健心里微微一震,问道:“为什么?”

冯嫣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她说道:“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嘛!要知道,我这辈子最恨赌徒,就是因为我丈夫赌博,才导致我家破人亡,所以我千方百计引诱别人跟我赌,只要对方跟我赌,不管是输是赢,我都不会放过他!”

孙健吃了一惊,但是当他看见墙上的影子,悬着的心马上放了下来,他笑道:“你少骗我了,鬼是没有影子的,可是墙上明明有你的影子!”

冯嫣的眼中闪出诡异的神色,她站起身来,拿起盖钢琴的布罩,往墙上擦去。孙健望着她的动作,嘴巴慢慢变成“O”形——钢琴罩擦过之处,她的影子竟然消失了!

孙健只觉胸口一阵发凉,冷汗顿时沁了出来,他慢慢退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回身就往外跑。跑到楼梯口时,却发现通往楼下的楼梯已经坍塌了,他只好往楼顶上跑。楼顶是个花园,他跑到栏杆前,已经没有退路,回头一看,冯嫣已经张牙舞爪地逼过来。孙健扶着栏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一眼瞥见楼下波光闪烁,仔细一看,竟是一个游泳池,幽暗的池水在月光下泛着波光。孙健模糊地想:原来楼下有个游泳池,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时冯嫣已经来到身边,伸出尖利的指甲抓向他,孙健顾不得多想,纵身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两天后,徐明回到广州的住处,一进院门,就看见楼前的木槿花树下躺着一具尸体,他吃了一惊,跑过去细看,死者正是他的表弟——孙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