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 | 恐怖故事会

jellybean 2022-02-04 19:59:06 故事摘抄 421 ℃ 0 评论

原创:雾风


短篇 | 恐怖故事会

【一】

娜娜战战兢兢的走在昏暗的走廊里,向着更加漆黑的厕所走去。月亮躲进云里,窗户完全失去了作用,而停电就更是雪上加霜。

周末,又是中秋节,绝大多数的学生要么回家,要么去外面玩通宵。整栋宿舍里的人加起来也只有个位数,这让空寂、悠长的走廊,更显得缺乏生气。

滴答、滴答,远处传来水滴声,在寂静的走廊里无比清晰。就像冥冥中的召唤,每一滴都砸在娜娜的心脏上,原本就因为害怕而加快的心跳更加速了几分。

手电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周围的黑暗中也许隐藏着什么,也许潜伏着什么。娜娜想转身跑回房间躲进被子里,可肚子一阵阵的抽疼,却让她不得不去厕所解决一下。

水滴声越来越清晰,终于走到厕所,娜娜小心翼翼的用手电照了照,发现没什么异常。她快步走进一个格子里,锁上门,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小的密闭空间,反而能给她更多的安全感。

正当她坐在马桶上准备释放一下肚子里的压力时,却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是气泡从水里冒出来的动静。这声音非常近,就在她身边,狭小的厕所格子里,有水的地方只可能有一处。

娜娜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手电照向了坐便器里。只见里面的水正微微荡漾着波纹,显然,刚才是这里冒出了些许气泡。

水面很快恢复了平静,娜娜等了一会,没见再有什么异常。肚子又抽疼起来,她也没多想,再次坐了上去。

噗噜噗噜,随着肚子里的“干货”宣泄出来,娜娜舒服的呻吟一声。突然,她觉得有什么东西碰触了她的屁股。

恐惧瞬间冲上了脑门,娜娜从坐姿弹了起来,转身向坐便器里看去,只见一只青白色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二】

啊!!!尖叫声响起,在漆黑一片的教学楼里,格外刺耳。

“我靠,吓死老子了!没被这故事吓到,倒是被你吓到了。”小明不满的看着旁边吓得尖叫的小玲。

“江涛,你真讨厌!讲这么一个恐怖故事,以后我们晚上都不敢一个人上厕所了。”红姐皱眉抱怨,她本来想听完这个故事去厕所方便一下的,可看了看外面黑暗的走廊,决定还是先憋着吧。

“厕所里的恐怖故事我知道好几个,要不是怕你们女生记恨,我就讲更可怕《花子》或《红马甲》了。”江涛一脸得意的卖弄。

“不错不错,《青白的手》,这是个很有名的恐怖故事,我以前听过,好像是出自日本的校园怪谈。”李峰赞道。

“哈哈,过奖过奖。第99个故事了,时间很晚了,还差两个故事,咱们这次恐怖故事会就圆满结束了。”江涛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也有些倦意上涌。

“李峰,你真的只讲最后一个恐怖故事吗?我们都讲了这么多了。话说,为什么一定要讲一百零一个恐怖故事呀,故事会时间太长了点。”红姐为了消减恐惧感,暂时转移了话题。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保证最后一个故事一定很吓人。”李峰自信的说。

“好吧好吧,下一个谁来讲?赶紧的,第一百个恐怖故事。”红姐无奈的向众人催促着。

“我来吧。刚才那个故事吓死了,我讲一个,总不会吓到自己。”小玲弱弱的举手。


【三】

阴沉的天空,飘着不紧不慢的雨丝,远处的景物都笼罩在一旁雾气蒙蒙中。雨季的江南,这种天气持续个一两周都是很平常的事。

芳华打着伞走在僻静的小路上,下雨的缘故,让原本就人迹罕至的林间小路更是见不到半个人影。她在路上站了很久也没打到车,只能走小路回家,如果走大路要绕远半个多小时。

泥泞不平的路面,到处都是小水洼,她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到脚前的几米处,极力的避免踩到水洼里,浸湿她昂贵的黑色高跟鞋。

芳华低头走着,小心翼翼,猛然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出现一个人,让她吃了一惊。好在,只是一个小女孩,约么七八岁大,这让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回到肚子里。

女孩穿着碎花的连衣裙,满身满头的泥水,仿佛是刚刚在泥地里跌倒过。没有打伞,细密却温柔的雨水并不能帮她冲刷掉身上的污垢。

奇怪的是,小女孩只穿着一只红色的小雨鞋,另一只脚光着,满是泥巴的小脚和白净的小腿形成鲜明的对比,很是扎眼。

“大姐姐,你看到一只红色小雨鞋了吗?”女孩眼神呆滞,声音中带着一种失魂落魄的味道。

“没看到。小妹妹,这种天气,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也不打伞,赶紧回家吧,等雨停了再找。”芳华有点担心的说。她环视了一下周围,视野可及的范围内,确实没有见到其他人,也没看到红色的小雨鞋。

“哦,那我再去找找,小雨鞋丢了会被妈妈骂。”女孩一瘸一拐的从芳华身边走过,神情恍惚,嘴里嘟囔着。

芳华回头看着女孩渐渐走远,本来想拦住她,送她回家。可又一想,也许她妈妈比较严厉,女孩找不到鞋可能真的会被骂,甚至被打。到时候她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是阴雨,却也是大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芳华想着,继续走她的回家路。

过了一会,突然发现前面的水洼里有一个红色的东西露出边缘。芳华走过去,将那东西从水洼里拾起来,赫然就是一只红色的小雨鞋。她连忙转头,身后的路上已经看不见小女孩了。

芳华想了想,把小雨鞋放在了路中央,地势较高的位置,这样等女孩找不到往回走的时候,一定能看见。她很为女孩高兴,也为自己做了好事高兴,再次向前走时,步履都随着心情轻快了一些。

低头走了一会,赫然看到刚才那个小女孩再次出现在她面前,芳华竟然没发现她是什么时候回来又反超她的。

“走路太专注了?”芳华也只是一惊而已,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小姐姐,你看到一只红色小雨鞋了吗?”女孩仍然只穿着一只小雨鞋,眼神依然呆滞,身上依然肮脏。只是这次,她的额头上有一丝殷红流了下来,顺着白净的脸颊向下滑落,她却浑然不觉。

这诡异的情景,让芳华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找到了,我放在路中央了,你过来的时候没看到吗?”她说着,转头向来路的方向指了指,却没看到那只小雨鞋。她觉得自己没走多远,应该还能看到才对,这让芳华心里有点发紧。

“哦,那我再去找找,小雨鞋丢了会被妈妈骂。”女孩又从芳华身边走过,神情恍惚。

芳华看着女孩走远,不知是因为事情有点诡异,还是因为下雨比较冷,她打了个寒颤,也不多想了,转头加快了脚步向家走去。

又走了一会,芳华看到路边的水坑里,飘着一个红色的东西,她定睛一看,水里飘着的正是那只红色的小雨鞋。瞬间,一股凉气顺着脊柱上窜,芳华头皮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再不敢停留,也顾不上鞋子脏不脏了,快步向前跑去,想要远离这该死的红色小雨鞋。她边跑边不停的回头,仿佛生怕那只红色小雨鞋会自己追过来。

跑了几步,当她再次看向前方,震惊得脚一软,就摔倒在泥泞里。只见前面几米远的地方,小女孩就站在那里。

“小姐姐,你看到一只红色小雨鞋了吗?”女孩还是机械性的问道,目光呆滞,满身泥泞。

只是这次,不仅仅是头上流出了大量的血水,染红了半张脸和胸口。女孩的一只胳膊已经断了,只连着一小点皮肉,骨头上的断茬森然可见。光着脚的那只腿不可思议的扭曲,膝盖已经向后了,就像被拧了一百八十度的毛巾,大片的青紫色瘀痕也像极了即将被拧出来的血液。

芳华浑身剧烈颤抖,她坐在泥水里,惊恐的看着眼前惨烈样貌的小女孩。极度的恐惧让她暂停了呼吸,声音憋在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哦,那我再去找找,小雨鞋丢了会被妈妈骂。”女孩根本没理会芳华,就如前两次一样,继续嘟囔着,晃晃悠悠的从她身边走过。

啊!!!几秒中之后,从惊恐的灵魂中迸发出来的尖叫声,终于冲破了喉咙的封锁。芳华爬起来飞快的向前跑去,雨伞和包都弃之不顾,也不再回头,只是一个劲的狂奔。她只有一个念头,回家,那是已经被恐惧填满的脑子里唯一的目的地。

近了,看见村口了……更近了,前面就是自己家的小院子……推开没上锁的院门,芳华用力过猛,一下扑倒在地,膝盖和手肘都已磕破,鲜血淋漓。她一点也不觉得疼,飞快的又爬起来,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哆哆嗦嗦的开门,一头冲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呼呼呼呼,芳华剧烈的喘息着,看着家里熟悉的摆设,精神终于从强大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正当她准备看看自己受伤的手肘时,突然觉得脚有点不对劲。下意识的低头一看,身体直接就僵住了,她的一只脚上赫然穿着红色的小雨鞋。

此时,身后的门咔嗒一声轻响,接着吱拗拗的开了。芳华艰难的转着僵硬的脖子,向身后瞟去。浑身血迹,惨不忍睹的小女孩站在门外……


【四】

“大姐姐,你看到一只红色小雨鞋了吗……”小玲用阴森的声调模仿着小女孩干涩稚嫩的声音,一把抓住了旁边正紧张聆听的红姐。

啊!!!!红姐吓的直接跳了起来,抱着头就往桌子底下钻。

哈哈哈哈,一阵哄笑声响起,冲淡了教室里的恐怖气氛。

“我靠,竟然敢阴姐,不想混了是不!”红姐恼怒的从桌子下爬出来,给了小玲一个爆栗,她大姐大的形象尽毁,羞愤交加。

“有点意思,《红色小雨鞋》是江南那边的恐怖故事吧,很有特色。尤其是最后那一下,红姐,你有没有被吓尿?”江涛给了很高的评价,还不忘糗一下这个大姐头。

“你去死!”红姐不理会江涛的落井下石,再次祭出转移大法,向李峰说道:“第100个故事讲完了,最后一个故事了,李峰,让我们见识一下你说的最恐怖的恐怖故事吧。”

李峰向众人扫了一圈,大家都在满怀期待的看着他,于是清了清喉咙,将众人围坐中央的小蜡烛拨弄了一下,让这唯一的光源稍微明亮一些。

“这最后一个恐怖故事是这样的。”李峰声音变得低沉,浑厚。他慢慢站起来,面色冷峻,居高临下的看着围坐在地上的众人,眼神渐渐犀利起来,如同看着一群待宰的羔羊。

“你们不知道吧,恐怖故事本身是可以带来阴气的。据说,月圆之夜,凑足一百零一个恐怖故事的阴气,就可以召唤出地狱之门,让百鬼夜行。如果能给百鬼献上祭品,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而讲述恐怖故事的人就最好的祭品……所以,地狱之门,开启吧!”随着李峰的话音落下,一束亮光骤然从李峰的背后亮起。

那亮光逐渐膨胀,几秒钟内就扩大成一个白色边缘,椭圆形的黑色光门。那光门拓展到两米多高就停止了,不停的一扩一缩波动着。黑色光门中有紫色如星辰般的光点在旋转,显得无比诡异。紧接着,就从光门中响起阵阵凄厉的鬼哭狼嚎。

李峰就站在光门前,那光门仿佛成为了他的背景。光影闪动间,他的脸时隐时现,却能看到阴寒的双眼,和嘴角那一丝嘲讽的笑,充满了神秘和邪恶。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几秒中的震惊过后,从每一个人嘴里都发出了不同声调的惊恐尖叫。

江涛转身就往外跑,却怎么也打不开教室的门;小玲吓得哭了起来,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红姐站在那一动不动,裤子已经湿了一片;小明更是一翻白眼,干脆利落的吓晕过去。

李峰双臂展开,如同要接受上天的恩赐一般,咯咯咯的诡异笑声被喉咙的高频振动不停挤出来,充满戏弄的快感和得逞的愉悦。

众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李峰,同窗了数年的李峰,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可怕的恶魔,还要献祭他们给鬼怪。

他们毫无办法,正当众人都绝望的看着李峰一步步逼近时,突然噗的一声,与阴森可怖的气氛完全不和谐的声音从李峰嘴里喷了出来,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哈哈哈哈~不行了,实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哈哈~你们都真的被吓到了吧,哈哈哈~”李峰躺倒在地上,一边哈哈哈的笑着说,一边打滚。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估计再笑一会儿就能把他自己憋死。

恐怖异常的气氛瞬间就荡然无存了,众人很快回过神了来。并没有如李峰预想的那样,第一时间冲过来恼怒的暴揍他。因为他们此时都心有余悸,刚才那一切真是太逼真了,无论是那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黑色光门,还是李峰的演技,都能给他们真实的带入感。

“李峰,你够狠!你给我等着!”红姐捂着胸口,不住的喘气,恶狠狠的说。显然,刚才巨大的恐惧让她的心脏超负荷运转了。

“你小子,快说,这个黑色的光门是怎么搞的?”江涛一脸好奇的问道。

“全息投影,是最新的一代,超清晰型。我爸公司刚研发出来的,市面上还没有呢。正好赶上咱们故事社办恐怖故事会,所以就‘借’出来玩玩喽。”李峰满不在乎的回答,然后又开始哈哈哈的笑个不停。

“我靠,你可真行,一个故事会而已,竟然还动用了高科技。”江涛靠在教室门边郁闷的说,随手就按了教室吊灯的开关,但灯没亮。

“嗯?灯怎么不亮?停电了?”江涛又开关了几下,依然没有光明洒下来。窗外,空中阴云的间隙中,一轮圆月透出了淡淡的诡异红光。

“应该是停电了,大约两个故事前,我就发现走廊里的夜灯熄灭了。反正咱们讲恐怖故事并不需要灯光,我也就没说。”小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弱弱的说道。

“哦……嗯?等等!”江涛突然就向是被寒冰冻住了一样,他浑身哆嗦着,艰难的问:“李峰,你的全息投影……是插市电的……还是用电池的?”

“当然是市电,电池怎么带得动……”说道这,李峰也僵住了,他的瞳孔骤然收缩。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他的背后,李峰缓缓转过头。

一只青白色的手臂从依然波动的诡异黑色光门中伸了出来……

(全文完)


P.S:文中部分桥段来自日漫《地狱先生》

2019.03.20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