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鬼故事合集(三)

jellybean 2024-04-17 14:46:30 故事摘抄 391 ℃ 0 评论

鬼屋

他和朋友开车准备到邻镇去玩,飘过郊区马路的时候,发现路边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建了一间鬼屋。

短篇鬼故事合集(三)

几个伙伴一向喜欢刺激,便停好车准备体验一下。鬼屋四周和大门前的广告做得像模像样,自称是没人能在里面走完全程。但是大伙不禁怀疑,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真有人会来玩吗?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长相龌龊的胖大叔,他露出让人浑身不舒服的笑容,说他们是第一批客人,所以第一次不收钱,只求他们回去给朋友做个宣传,前提是他们能走完全程。

大家高兴地理解了,从老板手中接过票,快步走进了屋里。

屋里很暗,几乎看不到路面,只能靠摆设周围的微弱灯光看到一些做工低劣的怪异娃娃。几个伙伴淡定地看着两旁突然弹出的僵尸,头上飘过的白布和不太真实的恐怖声音,没过一会就觉得没趣。一个同伴还不屑地骂了一句:“还有脸吓人说走不完全程,就凭这粗糙的东西,谁还来?”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老板的声音:“欢迎各位前来鬼屋参观,刚才是热身区域,接下来将带给大家从未经历过的恐惧,请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大伙觉得气温冷了许多,周遭的景象也瞬间换了风格。左边墙上挂着个吊死鬼,内脏肠肚流了一地,色泽和质感都十分逼真。右边是被肢解的尸体,脱框而出的眼珠仿佛在跟着他们走动的方向在动,大伙甚至能闻到血腥的味道。几个人缩起了身子,互相能听到吞唾液的声音。

前方越走越黑,他小声说道:“大鸟,用你的火机照一下路呗。”没人应答。大伙转过头,来路一片漆黑——大鸟不见了。“哇”的一声,大家声音也开始发颤,喊着大鸟的名字,但是大鸟真的失踪了。

一行人撞撞跌跌要离开鬼屋,但是黑暗中大家都找不到方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跑,直到脚软了,喘但是气了才停下来。“怎样还没到出口?”“对啊,这鬼屋到底有多大?”大家一人一句,然后静了下来。有一个人还没有说话。“小虾?”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

他正想说话,身旁的胖子先出声了:“妈妈?”然后他听见胖子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但是屋里太黑,看不到胖子的身影。他一向叫,喉咙累了也没有人理会。

他满身鸡皮疙瘩,胖子的妈妈一年前车祸去世了,刚才他叫的是谁呢?大鸟和小虾又分别看到了什么东西,去了什么地方?

一束微弱的光从不远处传来,他隐约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向他慢慢靠近,直到对方走到他跟前,他才看清对方的脸。“兔兔,妹妹,这些年你都到哪儿去了?”他拉着失踪多年的妹妹的手,使劲摇晃。“想见大伙吗?”兔兔冷漠地说。他点点头,之后任凭兔兔拉着自己往黑暗深处走去。

走了大概10多米,突然亮起的强光让他睁不开眼睛,待他适应以后,赫然发现胖子只剩下半截身子立在自己跟前,脸色苍白得像一座雕塑。他哭喊着扑向胖子,但是对方已然是一团死肉,再没有反应和知觉。“走吧,另外两个在等着呢。”兔兔说完,转身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又是10米左右,这次爆发的强光让他看东西也产生了重影,花了不少时间才辨认出眼前那被砸的稀巴烂的是大鸟的脸。他甚至能感觉到还在流淌的血液散发出来的温度。

第三个是小虾的尸体,泡在一个大水缸里,两眼瞪得老大,布满了血丝,仿佛随时都会爆炸。他已经哭成个泪人,他不明白妹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种境况,而最让他后悔的,是当初怂恿大家停车进入这个鬼地方。

他心里清楚,兔兔自失踪以来一向没有消息,多半已经死了,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那鬼屋有一股魔力,会让人看到自己不想或无法理解的东西,恐惧的东西,鬼,就在人们心里。

他甩开兔兔的手,盲目向前冲,不料一下就撞上了出口。外面的天已经黑了,附近一点不见鬼屋老板的踪影。他跑回车上用手机报了警。刚好有一名警察在路上巡逻,接到报告立刻赶往了现场。他一看见警察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你说的鬼屋在哪里?”警察一边打着电筒寻找,一边回头问道。这时他才回过神来,借着手电的光束,他只看到眼前一片荒草和旷野,别说鬼屋和建筑,连一根电线杆哪怕一棵树也没有。

他糊涂了,鬼屋刚才明明还在,自己几个朋友都死在了里面,怎样一转眼就不见了?这时一只手牵上了他的掌心,他扭头看见兔兔冷漠的脸,急忙问道:“大家都到哪去了?是你杀死了大家么?为什么?”

话音刚落,一些老旧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就像电影回放一样。他看到了从前,兔兔在胖子妈妈的建筑设计公司里工作,一天兔兔和胖子妈妈来到这片旷野勘察,记录下尺码和地质,准备在公司买下的这块空地上修建一个游乐场。那天胖子妈妈不留意在荒草里弄丢了钥匙,一向找到夜色降临,兔兔在路边等。大鸟、小虾和胖子,开车飘过,看见路旁的兔兔,顿时起了贼心,几个人挟持着她在草丛里准备发泄一番,不料大鸟被兔兔操起地上的石头砸伤了额头。大鸟一怒之下抢过石头朝兔兔头上一轮轮地砸,直到她脑袋开了花,几个人才意识到闯了祸,于是几个人用车后厢的工具把兔兔锯成了两截,准备包好塞进车里扔到不远的河底,不料逃逸的时候撞到了刚好从荒草中出来的胖子妈妈。几个人没有理会,直接开走抛了尸,也不明白撞的是胖子妈妈。

画面结束了,他想起了兔兔和自己的约定:要是鬼屋建好了,就让他当老板……

兔兔站在他跟前,指着他的衣服冷冷地说道:“大家在哪里,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他低头一看,身上沾满了血迹。

“喂!找到你的朋友们了!你说的那个老板在哪里?别让他逃远了!”警察发现了荒草里的尸体,朝背后的他大喊。

“老板,就在那里。”听完这一句话,警察感觉自己的视线转了几圈,最后躺在地上,看到自己没有头的身体,和站在自己身后拿着斧子的他。


许愿池

舍友最后找到女朋友了,听说那女生长得就像个模特,宿舍几个兄弟,不,学校里看到过的男生都嘴馋得很。

奇怪的是,舍友一个典型的穷丑矮胖挫,怎样找到这么漂亮完美的女朋友?

班里的兄弟们多次追问,舍友都闭嘴不说。直到一次大伙把他灌醉了,他才不留意说漏了嘴,说是有一晚他到学校池边散步,突然想到了许愿池,于是扔了一枚硬币,心里想着要个女朋友,结果从池里走出一个赤裸的女人,全身湿透了,他立刻拿了些衣物给她穿上,从此就这么搭上了。

大伙听完嘘声一片,断定舍友是喝多了说醉话,没有理会。谁明白第二天,兄弟几个逛街的时候,看到平时老实巴交,和女人说话都腿软的“大傻”竟然搂着一个女人走进旅馆。就连班上体学兼优的班长也换了个女朋友。

不久,班里的单身汉接二连三都开始了约会。消息不胫而走,学校男生全都涌向池边,纷纷投下硬币,带着女神离开。

同学们经常调侃我说:“别想着前女友了,赶快去池边找一个吧,说不定再晚就没有了。”我还是不太相信池子会走出女人的事,而且我怕水,怕池塘。

之后有一天我走在校道上,身边尽是恩爱的情侣,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些女人,心里不寒而栗。街上的情侣越来越多,一眼就能看出女人都是学校池里跑出来的,因为所有男生搂着的女人,都长着一样的模样。

渐渐地,开始出事了,因为所有女人都一样,男生们开始觉得其他人在和自己女人约会,接下来,是一场由“爱”产生的杀戮。一日之内,学校里尸横遍野,老师、学生无一幸免,死的全是男人,而那些池里出来的女人,全都不见了。

我忍不住了,一切的祸根都在学校的水池里,务必要解决掉。我走到池塘边上,手中的硬币还没扔出,池中就浮出一顶长发,然后是那张酷似模特的脸,之后是白皙的颈脖和胴体。她一步步走近岸边,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你最之后了,等你好久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是无辜的。”我说道。 她笑了,邪恶得像个恶魔,却艳丽如花,“还记得你残忍地甩掉我吗?从我跳下这池子自杀的一刻起,我就决定要世上所有的男人来填补我的愤恨。” “要怎样才能放过他们?”

“你明白的。”她说完转身往池中走去。我想了想,紧跟其后,蹚入了池中。 池

水没过我头顶的一刻,我只想,她消失以后,班长会重新疼爱我妹妹


垃圾场

小女孩家楼下不远有个垃圾场。

每一天垃圾场里都堆着各种不同的废物,有时是食物残渣,有时是破锅烂铁,有时是野猫尸体。

小女孩妈妈经常外出,每一天都要晚上才回家,留下小女孩和她的爸爸在家。

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女孩每一天晚上都会在窗台上看着垃圾场。有一天她妈妈回家觉得奇怪,也朝垃圾场的方向望了过去。——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如既往的路灯照着如小山一般的垃圾,一群群苍蝇在灯泡周围绕来绕去。

她拉着女儿问道:“小痹乖,你每一天都在看什么呢?”“那里有个跟妈妈长得一样的人在看着我。”小女孩指着窗外说。

她妈妈吓了一跳,再次往外望去,还是没有发现。或许只是女儿的幻想,自己长期不在家,她太寂寞了。女孩妈妈这样想道。

有一天女孩在房间里睡觉,妈妈回家了。然后女孩听到爸爸妈妈在大厅吵架,声音越来越大,之后又传来摔东西,砸东西,还有不明白是什么的声音“嘭嘭”地响了一晚。

女孩很好奇,隔着门缝看出去,只见爸爸半夜提着几个垃圾袋出了门。

从此以后,女孩的妈妈再也没有回家。女孩好像明白些什么,没有问任何事情,只是依然每一天看着窗外的垃圾堆。

她看到,垃圾堆里有一个人头,瞪着血红的大眼看着她。那张脸,长得跟她妈妈一模一样。垃圾堆的另一角,一只手从废物丛中伸出来,好像在招呼着女孩。——“小痹乖,妈妈在等你。”

女孩身后,她的爸爸拿着刀步步逼近……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