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三篇灵异鬼故事,老同学讲的我心里毛搜搜的

jellybean 2022-02-04 20:04:52 故事摘抄 321 ℃ 0 评论

三篇灵异鬼故事,老同学讲的我心里毛搜搜的

1、

那是我读初二的时候。学校那时候是要上早自习的。冬天的早自习记得是7点正开始,要知道在四川山区那个地方,冬天天亮得挺晚的,七点钟时天还是黑的。更何况我是走读生,家里离学校还有20来分钟的路程,因此我必须起的更早,要走一段“夜路”的。

那天早上我照常起来,把昨晚上的剩饭热了吃了,看了看时间,是6点20左右。我拿起一本晚上从学校带回来复习的物理书,就往学校走去。天还是黑的,而且周围没有一点声音,冬天早起的人很少的,除了学生之外,谁不想在被窝里热热乎乎的多睡一会儿呢。我家是住在河边的,从我家到学校都是一直沿着河边的公路走。周围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任何声音,只听见这河里面哗哗的流水声让人觉得有点心惊肉跳的。不知道怎的,听着水声,看见周围的一片黑暗,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婆婆(奶奶)给我讲的鬼故事来,觉得有点害怕。于是我放慢了脚步,有些警惕的往前走。突然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从天上某个地方传来,像一个利刃似的划破了这寂静的黎明,一下子把我吓得跌倒在地,差点摔倒进河里。但是我的物理书却没那么幸运,被我手一扬,扑通的一声掉进了河里。我当时那里还管得到我的物理书啊,我已经双腿发软,根本都站不起来了,头皮发麻,心里面碰碰得乱跳个不行。这真是“久走夜路,必要碰鬼”啊。难道我真的碰到了婆婆讲的故事中的那个婴儿罗刹。正在我乱想的过程当中,又一阵啼哭声从空中传来。我这下心一下子凉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感到害怕后的幻觉的。我心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吃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即害怕又好奇的四处极力张望,因为我也想看看到底传说中的罗刹是个什么样子。我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肯定还不近视的。天可怜见!借着极其微弱的星光,我循着哭声,在我对面的公路旁,我看见了一个红黑色的小布包在晃动。难道?我似乎恢复了点力气,提着软绵绵的双腿走了过去。没错,的确是个被人遗弃的弃婴,但黑乎乎的我也看不清楚是男是女,也不敢去摸。我在那里立了一会儿,才听见公路远处传来了有人走路的声音。我这才离开了,心想那些人应该会发现这个婴儿,并把她捡走的。等到我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那个婴儿已经不见了,可能已经被人捡走了。

好了,这就是我遇到的事情,当然,不是鬼故事,不过却比那些鬼故事更让我觉得头皮发麻的。或许很多所谓的鬼故事都是真事的,只不过不是"鬼"故事而已.现在想想,那个婴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除了他父母,或许我是他第三个见到的人了。哎,当时我应该抱抱他的。

2、

我上的高中学校坐落在一个依山而建的公园下面,学校以前是一片坟园(奇怪,我不知道学校为什么都喜欢建在坟园上的,因为我上大学时的学校也是建在一片坟地之上的)。在学校里面有一个小山坡,大概有10来米的垂高,小土坡上面就是男生寝室。我家就在市郊,所以我没有在学校里面住过校,但是我是经常去那边的玩的。除了男生寝室,走几步平路,就是一条算得上是比较长的石阶梯。下了阶梯,就是我们当时的实验大楼。实验大楼的左边,就是新高中部教学楼。在高中教学楼后面就是所谓的“巴士底狱”。当然这只是戏称,这是以前的老高中部教学楼。当时学生较少,所有的高中学生都在这所“巴士底狱”里学习。不过后来,由于学生增多,这所“巴士底狱”只有那些高中补习生才有“资格”进入里面学习了。“巴士底狱”共有两层,有8间教室,似乎兴建于学校刚成立的50年代左右。我们上学那会,还因为这个教学楼的古老,在八一制片厂拍摄电视剧《血战万源》时,还把“巴士底狱”作为红军指挥部的拍摄背景的。但是,在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没有实验大楼,没有新高中部教学楼,只有这所“巴士底狱”。从男生寝室下阶梯时,一眼就可以看见这所教学楼。

有个家在外地的高中男生,他学习非常刻苦,经常天不亮都起来到教室里面去学习,背诵课文,朗读英语。因为他是班长,钥匙在他手里,所以进出教室都非行方便的。他经常是晚上关灯之后,还点着蜡烛学习,但是他的成绩却算不上太好,基本上都维持在中上水平,从来没有跑进前5名的。这一天呢,他从睡梦里醒来,看了下表,6点钟了,不可能这么晚吧,他定睛看了下手表,的确是6点钟了。这么晚了,比他计划的5:30起床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当时是冬天,天一般都在7点半左右才亮的。他急急忙忙的摸黑穿了衣服洗完漱,就出了寝室。他刚一下阶梯的时候,就发现山坡下面的教学楼二楼有一间教室亮着灯,教室里面人影晃动,似乎全班的学生都来齐了。根据他的判断,那是他们教室对面的高三3班。他心中觉得奇怪,今天那班的学生都来得挺早啊,这么早就开始在大声朗读了。他一边自责今天自己起得太迟了,一边急忙往山坡下跑去。等他进了教学楼大门,上了二楼,正准备往自己教室走去的时候,竟然发现他下山坡时发现的那间灯火通明的教室竟然是一片漆黑。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的确是一片漆黑,而且除了自己急促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声音。他很清楚,他当时的确看见这间教室是亮着的,而且真真切切的听见有人在大声朗读英语。但是,现在,为什么?突然,他似乎发现自己碰到什么了,连忙匍爬连天的往楼外跑去。上了阶梯,他急忙的推开寝室大门,看见寝室楼一片黑暗,不会呀,因为寝室楼大门旁是一直有个照明的路灯的,而且他刚走时,还看见灯是亮着的。“哇”他大叫一声,跑进了自己的寝室,把被子盖在头上,瑟瑟发抖。没过一会,他听见了自己手上电子表的报时声:“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4点整。”他一下子吓得晕了过去。从那天之后,这个男生就病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上课时注意力也无法集中,学习也跟不上了,老师和同学都不明就里。所以没过多久,他就转学了,去了外县一个学校复读高三。但在他离校的时候,才把那天早上的经历告诉了自己的几个好朋友。所以这个故事才这样一届一届的传了下来。

不过,现在学校里面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是更加少了。因为前几年,那所“巴士底狱”被拆了,变成了现在一个的大花园。没有了“巴士底狱”,再给新校友们讲这个故事时,他们一脸的不信任:这个故事是假的吧?学校里面以前有个“巴士底狱”么?

3、

在老家那边长石乡下面的一个小村子,村子的名字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据说我两岁前还在那里住过的,但我可是没有一点印象了。山里面的农村住户基本上都住得比较分散,如果在一个山头上有10来家住户,那就可以算得上是比较大的“村落”了,多半的住户都是一两户,两三户人住在同一个地方。

说是有这两户人家呢,单独住在一个半山腰上,离村子其他的住户比较远。房屋前面就是一条水涧,水涧那边是一个大的山坡。山坡上主要生长的是低矮的灌木丛,但也有一处巴掌大的松树林地。林地里面有几座荒芜的坟茔,在岁月的侵蚀下多半都跨塌了。他们的房屋就和这个山坡隔涧相望,而且房屋朝向端端正正的对着那一丛松树林。

这一年夏天呢,山里面雨水较多,因而山涧里面的水始终流个不停。雨水天气大概持续了个半个多月就慢慢的放晴了。这一放晴,就是10来个大晴天。这一晚上,大概在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睡在房屋里面的人,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闹。两家的人都慌慌张张的起了床,各自以为对方的房屋失火了。等两家人拿着锅碗瓢盆准备去对方家帮忙的时候,才发现两家的住房根本都没有火灾。而他们在熟睡中听到的嘈杂声,根据判断好像是来自于对面的山坡上。两家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种奇怪的声音,男人当时还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女人和小孩就不行了,吓得躲在屋里面哇哇直哭。嘈杂的声音持续了几分钟,就模模糊糊的看见对面的山坡上有人在唱川戏,就是像有人在对着那个山坡在放露天电影一样。这下子,那些男人也有些两腿打颤了,纷纷也都随那些女人和小孩一样,躲进了屋里。这一切大概持续了个10来分钟才消失。第二天起来,几个胆大的男人去昨天晚上模糊看见有人唱戏的地方,仔细看了看,除了几座熟悉的老坟头,没有任何的异常。难道昨晚上的是幻听幻觉了,但不可能两户人家7、8个人都同时出现幻听幻觉吧。第二天晚上的半夜,这两家人又被一种类似于唱戏的嘈杂声给惊醒了。胆大的人起了床,猫在窗子下面往外望,对面山坡上又出现了唱川戏的情景。一连好几天,夜夜如此,这下子,这两户人家都几乎陷入崩溃之中了。请了个有道行的人来看,说是今年雨水较好,而且阳光也充足,让对面山坟里面的东西收了日精月华开始要变成精了。问了下对策,只有把坟给挖开,把骨头什么的重新用桐油给煅烧成灰。男人们四处打听了下,确定这几座坟是无主之坟后,才召集了些村子里面其他的壮劳力把坟给抛了,取出来了都快腐烂了的白骨给煅烧了后,这才恢复了这两家人晚上的平静。

这件事情,据说整个长石乡的人都知道的。因为我2岁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的,也不能亲自判断此事的真假了.不过,到处都传说的东西也是有其空穴来风的道理吧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