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抒情散文 正文

抒情散文-冬天的第一场雪

jellybean 2022-02-06 20:03:35 抒情散文 331 ℃ 0 评论


抒情散文—冬天的第一场雪

十一月七日立冬这天,雪花伴随着冬天的脚步不期而至。

这是八百里秦川西府宝鸡今冬迎来的第一场瑞雪。雪是夜晚到的,悄无声息,像天上的精灵,漫天飞舞,给大地,给山河,给草木,给城市和村庄都悄悄地盖上了棉被,披上了银装。

也许是初冬的雪来的早了点,抑或还没有做好迎接雪的准备,人们在惊喜之中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呈现于眼前的是一个白色的世界,白的地面,白的树木,白的建筑物,白的天空,白雪在翠柏松树枝上面已垒成条条雪臂,就连那极少的绿叶红花也披上了白纱,素雅到极致,洁净到极致。

走出门外,雪依旧下着,天地浑白一色,天空中飞舞的,是数以万计的银色的蝶,铺天盖地,如梦如幻。只见屋顶上,树木上,绿化带,远处的田野,山坡上,一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铺上厚厚的一层雪。

这时,小区院子里会矗立起一个个模样怪异的雪人,那是肯定的了。小孩子们,有的在热闹滚雪球,打雪仗,有的在堆雪人,嬉闹玩耍,欢快地笑着、乐着,任凭风吹雪落!

初冬的雪,酝酿,积攒,蓄势,这一切都在不动声色中完成,不经意间,一场大雪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冬天的雪不像夏天的雨那样善于造势,借助狂风和雷电来一场声势浩大的宣言,而不事声张,低调内敛,安静得可怕。而且,大雪纷飞,不像暴雨如注,仿若箭射鞭抽,直接刚硬,而是轻柔的,飘逸的,在空中打着旋,跳着舞,优雅从容地落到地面。如果说夏天的雨有阳刚之气;那么,冬天的雪则有阴柔之美。你看呀,雪花飘落的时候,用手掌捧住,可以分明看到雪花的形状,是六角形的花!西汉《韩诗外传》云:“凡草木之花皆五出,雪花独六出。”雪花是喻,也是实。而花,是属于女性的。大自然就是如此神奇,将每一种物什都赋予其不同的审美属性。

人们都喜欢雪,美丽,洁净,纯粹。最白的颜色称为“雪白”,最亮的眼光称为“雪亮”洗冤称为“昭雪”,高雅称为“阳春白雪”,机灵称为“冰雪聪明”,等等。农人喜欢雪,“瑞雪兆丰年”,冬雪像覆盖大地上的一床棉被,既防农作物被冻伤,又保墒;孩童喜欢雪,堆雪人,打雪仗,叮叮当,叮叮当,坐在雪橇上;茶人喜欢雪,烹茶用水,雨雪为天上之水,泉水江河井水为地上之水。《红楼梦》中妙玉取梅花上的雪以花瓮储之埋地下五年,用来烹茶,实在高雅至极;至于诗人墨客,对雪的喜欢更是行诸笔端,妙笔生雪花,不可计量。光对雪花的雅称就有二十多种,如“寒酥”“寒英”“琼芳”“琼花”“瑞叶”“玉蝶”“玉龙”等。咏雪的名句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山雪。”(柳宗元)“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刘长卿)“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高适)“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杜甫)还有一个名句脍炙人口,即唐代张打油的《咏雪》:“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看似不雅,其实妙绝。在无数咏雪的诗词中,我最喜欢苏东坡的诗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后来被人浓缩成了成语“雪泥鸿爪”,其中有禅意,更有励志,人生似飞鸿东飞西奔,总得在雪泥上留下爪痕──不能虚度吧。

如絮的雪花飘飘洒洒,空气清凉而湿润。我放慢脚步在雪中行走,听着咯吱咯吱的踏雪声,任雪花落在肩上,扑在脸上,粘在衣上。那落在睫毛上的,很快就融化为水滴,迷离了我的眼,湿润了我的心。

不一会,我踩着厚厚的积雪漫步来到北坡之上,登高远眺,赏雪观景。放眼望去,整个世界白雪皑皑,暮色苍茫,树木和草丛上都堆满了雪,那些在寒风中坚挺的叶,倨傲的花,在雪中楚楚动人,更显风骨。尤其松柏,大雪压顶,向下低低地垂着,好像也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瞧,昨天还是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甚至连天气预报也没有发现雪的踪迹,它却在夜晚突然到来。今雪仍在纷纷扬扬地下着,片片雪花在空中翩翩飞舞,它们欢快地旋转着,最后轻轻地落到了草地上,像是给草地盖上了一层被子;雪还落到了树上,所有的树都变白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白色莽莽之中,那景观别提有多美,此情此景,真应了那句“江山如此多娇”。

我情不自禁地步入这如诗如画的雪景当中,四周寂静无声,仿佛都怕惊扰了这美丽的景象。我走在软绵绵的雪地上,听着脚下“沙沙”的声音,像听着轻快的音乐,不由自主地弯下腰来捧起一把雪,快速地把它团成一个球,用力地向远处扔去,雪球落在地上滚了几圈便散开了,那种感觉无比神奇,仿佛一个个白色的小精灵突然魔法似的消失不见。

雪是冬天的信使,是美的化身,是冬日里的小精灵,是大自然赋予人间最好的礼物。没有雪的冬天失去了灵性。古往今来,雪就是文人墨客,迁客骚人笔下的常客。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雪的造化;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是雪的凄然美;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是雪的壮丽美;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是雪的绝唱。

每个季节都有独有的和专属的美好。雪,信守着每年给冬季的承诺,该来的时间总不缺席,还是那么轻轻荡荡,还是那般洁白无瑕,为大地覆盖上一层雪白的妆容,那场景真是太美了。

我喜欢冬天的雪花,雪景,更喜欢冬天的寂静,内敛,详和。初冬一场雪,洁白了大地、洁净了空气,虽寒尤暖。冬日的雪花,只在这严寒的季节秀出,在苍茫大地上无限地延伸,绽放出洁白散漫的人间光彩!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张天科

编辑:王晨伟

责编:郑黎波

主编:姚启明

Tags: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