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鬼故事系列:谁也别小看谁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349 ℃ 0 评论

1.窗台魅影

这是一栋堪称古董的旧楼,密密的爬山虎将斑驳的老墙掩盖住,丝丝诡异之气从阴暗的缝隙里透露出来。这老房子本来很安静,今天楼下却围满了人。他们都仰着头,对着九楼的一扇窗子指指点点。

鬼故事系列:谁也别小看谁

九楼的窗子大敞着,窗前,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身穿着绚丽的大红色长袍,双手挥舞,“咿咿呀呀”尖声地唱着。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房子以前就闹鬼,这人八成是中邪了!”这句话引起了一阵骚乱,便有知情人讲起了一件往事:当老楼还是新楼的时候,九楼住着幸福的一家三口,还有一位保姆。保姆年岁不大,手脚勤快而且颇有姿色。时间一长,男主人对保姆产生了好感,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发生了关系。这事情自然是瞒着女主人的,不料却被女儿发现了。女儿不敢把事情告诉妈妈,她不想让爸爸妈妈离婚。可是,眼看着爸爸做出背叛妈妈的事情,对她来说又是多么痛苦。

仇恨在女儿的心里扎了根。终于有一天,她把保姆骗到了窗前,然后伺机将她推了下去。

可怕的一幕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保姆衣领处的一条长带子没有系好,于是她下坠的时候正好挂在了窗棂上,保姆被活活地勒死在了九楼的窗台上。

九楼的红衣女子倚窗而立,眼角闪过了一丝落寞,她尖声唱了一句:”郎啊,我痴情若此,换不来你半分怜?”

突然,女子展开双臂,从九楼飞身而下。乌黑的长发配上血红的衣裙,绚丽得像扑火的飞蛾。“穆菲菲──”人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然而,这个叫穆菲菲的女子,已经狠狠地砸向了地面,血流如注。

“穆菲菲死得好惨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间就发疯了呢?”清晨,模特公司里的焦点话题就是穆菲菲的死。

段榕和安琳急匆匆地赶到了公司,也加入了同事们的议论。据说,穆菲菲发疯的那天早晨向公司借了一身大红色的戏袍,服装间的人问穆菲菲要这衣服干什么,穆菲菲只是很诡异地一笑,说是排戏时用的。

“排戏?排什么戏啊?”

“谁知道啊,估计是疯话吧。”

“穆菲菲发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听说李磊要和她分手,穆菲菲不愿意,天天缠着李磊,这种状态下的女人是最脆弱的。”

大家聊得正欢,突然,李磊脸色苍白地走进来了。所有人都噤了声,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李磊。毕竟李磊是穆菲菲的男朋友,穆菲菲一死,李磊的表现是最令人关注的,在这些目光当中,段榕的目光要更特别一些。其实她喜欢李磊好久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向他表白。段榕心里暗暗地想:现在穆菲菲死了,我是不是有机会了呢?

正想着,李磊突然走到了段榕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段榕,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段榕感觉一股暖流从手背传过来,顿时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李磊痛苦地说:“我怀疑菲菲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想要知道真相!可是因为我们是恋人关系,我被警方列入到了怀疑的对象之中,我的行动很不方便。我想去那个九楼找找线索,可是……”

李磊说了这么多话,段榕好半天才理清头绪:“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去那九楼看一看?”

李磊点点头,一脸的期望。那个九楼吊死保姆的故事段榕也听说过了,她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可是她敌不住李磊火热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谢谢你!”李磊把段榕的手握得更紧了。

段榕晕乎乎地笑了笑。

2.惊魂现场

“你疯了?李磊拉拉你的小手,就值得你去冒这么大的险吗?”回去之后,室友安琳愤怒地大叫。

段榕不由得红了脸,急忙解释道:“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李磊啦。我以前和穆菲菲是好朋友呢。警方说穆菲菲是自杀,可是谁都知道这事邪门着呢。我们还是应当到穆菲菲死的那栋房子里面去看一看。”

“我不去!我怕遇见鬼!”安琳大声说道。段榕无奈,好一阵子劝说,安琳才同意陪她去看看。

两人搭车来到了目的地,推开房门,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鼻而来。房内所有的窗子都用绿色的纱布罩了起来,幽幽的绿光衬得室内阴冷如地府。突然,有什么东西拍在安琳的肩膀上。安琳一低头: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搭在自己的右肩上。

“啊──”安琳尖叫着跳了起来。肩膀上的手随之滑落,在地上发出了类似于塑料的清脆的响声。

“原来是只假手!差点吓死我!”安琳一边说着,一边拾起那只假手,狠狠地丢了出去。“扑通──”不偏不倚,这只假手正好砸中了一堆杂货。杂货轰然倒下,露出了一缕乌黑的长发。

“这是什么?”安琳大着胆子走过去将长发一扯。长发的另外一端,一个女人惨白的脸露了出来,没有瞳仁的眼睛死死地睁着,一张血红的嘴似笑非笑……

安琳吓得连尖叫都不会了,她猛地丢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跑。此时段榕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看到安琳的样子,也跟着跑出了房间。在走廊外,一位老奶奶对跑出来的两人说:“姑娘们啊,吓着了吧?前不久来过一些拍鬼片的人,道具还放在这里没拿走呢。”

段榕和安琳哪有心情听老奶奶解释,她们头也不回地跑下楼去了。

午夜零点,手机响起。一道蓝光幽幽地映在了段榕的脸上,是条短信:你真的不想再去看看吗?

段榕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背上顿时渗出了冷汗:“发短信的人简直神了!居然能够猜中我所有的想法!”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之前他给段榕发的所有短信,段榕都保存了下来。此时,段榕一条一条地翻看着:你恨她,对吗?如果你不除掉她,你就永远都不会成功。

想好了,就去做吧,别犹豫。我知道你已经想好了。

她疯了,你的机会来了。

……

一条条短信翻过去,往事一幕幕地出现在段榕的脑海里。

其实,穆菲菲的死确实不是自杀那么简单。穆菲菲,不仅仅是段榕的好朋友,同时也是段榕的情敌。段榕深深地爱着李磊,穆菲菲是她最大的障碍。

有一天,段榕收到了这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他猜对了段榕所有的心思,而且把很多有关于穆菲菲的重要信息都透露给了段榕。这些短信使段榕产生了谋害穆菲菲的想法。尤其是穆菲菲在九楼发疯的那天,段榕收到短信之后就及时赶到了现场。

当段榕对着穆菲菲诡异的身影发呆的时候,短信提示她道:“推她下去,不会有人发现你。”

即使穆菲菲真的疯了,她也不会轻易从楼上跳下去的。是段榕偷偷地爬上了楼,在后面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穆菲菲死后第二天,段榕发现自己的耳钉不见了!耳钉上镂了段榕的名字,如果丢在了九楼的那个房间里,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段榕借口要帮李磊的忙,执意要回到九楼去看看。当安琳在九楼受到惊吓的时候,段榕正好在地上发现了自己的耳钉──可是,只有一只。

今晚,段榕犹豫着要不要再回去找时,那个陌生号码又发来短信了:“你真的不再去看看吗?”

发短信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能够猜到自己的心思?

3.背后的手

深夜,段榕像幽灵一般,出现在了门内。她找得很专注,弯着腰,屏着气。突然,段榕听到了“呜呜”的哭声,段榕全身一个激灵,缓缓地抬起头来──

前方,一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大红的长袍,披肩的头发,纤细的身影……这不就是穆菲菲吗?段榕吓坏了,她盯着穆菲菲的身影动也不敢动。穆菲菲像没有看到段榕一样,自顾自地唱着扭着。突然,穆菲菲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那人伸出双手,将穆菲菲狠狠地一推,穆菲菲像断了翅膀的蝴蝶一样从楼上坠了下去。

看到这里,段榕明白了:这不是穆菲菲的鬼影,而是有人用投影仪在墙壁上放映穆菲菲死前的景象。可是,是谁拍下了自己杀人的影像?“咯咯……”突然,段榕的身后传来了笑声,她一回头,发现穆菲菲就站在身后,她还穿着那身大红色的长袍,长长的黑发垂在了脸前,枯瘦的双手向前伸出。

段榕仔细辨认了一下:这不是影像,而是真的!穆菲菲真的回来了!穆菲菲一步步地向着段榕靠近,段榕几乎能够感觉到穆菲菲身上那令人战栗的杀气。段榕颤抖着向后退去,一步,一步……

“咯咯……”穆菲菲发出了凄厉的笑声,伸出手狠狠地一推。受到惊吓的段榕十分虚弱,她向后一仰,从窗口翻了出去。

在坠落的那一瞬间,段榕看清了黑发下的那张脸,居然是安琳!“是你……”段榕张大了嘴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重重地砸向了地面。

九楼上,安琳冷笑着摘下了假发。她幽幽地说:“段榕,你一定想不到吧?你那对耳钉,根本就没有丢,是我从你的梳妆盒里偷出去的。如果不是这样,怎么能把你引来呢?”

安琳对着段榕的尸体挥了挥手:“你闭上眼睛吧。其实那天你推穆菲菲跳楼的场景早就被人拍下来了,即使我不杀你,你也活不成了。”

4.故事后的故事

在老楼的对面,还有一栋废弃更久的楼房。此时,在那肮脏得无法辨色的窗口里,李磊的摄影机正在沙沙地响着,刚刚安琳推段榕下楼的那一幕,他已经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了。这种记录他已经轻车熟路了:穆菲菲死的那天,他也藏在这扇窗子背后,把一切都拍了下来。

其实,九楼真的闹鬼吗?穆菲菲真的中邪了吗?都是假的。事实是:李磊对穆菲菲表示自己要拍一个关于灵异事件的DV,需要穆菲菲去九楼那里做一下演员。穆菲菲是不会拒绝爱人的要求的,她在九楼装疯卖傻,很敬业地骗倒了所有人。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李磊给段榕发了条短信:“推她下去,不会有人发现你。”被爱情冲昏了头的段榕早已经丧失了判断能力,她猛地一推……

李磊早就不爱穆菲菲了,他就这样简单地除掉了纠缠不休的穆菲菲。这时,安琳的电话打来了:“李磊,你交给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不过,你为什么要杀掉段榕呢?”

李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说道:“你还记得死在九楼的那个保姆吗?她就是我的妈妈。”

“啊?”安琳吃了一惊。

李磊接着说:“你和段榕来公司的时候,我查了你们的档案。我发现,段榕就是当年那个推我妈妈坠楼的小女孩……”

“我明白了。”安琳打断了李磊的话,“我的酬金什么时候能够拿到呢?”

“我很快就会打到你的银行卡里。”李磊说,“我希望你能够保守秘密。毕竟,你刚刚推段榕坠楼的那一幕我已经拍下来了,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有把柄。”

安琳呵呵地笑了,然后挂断了电话。周一的早晨,安琳果然收到了李磊打来的丰厚的酬金,她并没有拿着这些去shopping,而是取出了一万块,送给了人事部的小胡。

“小胡,谢谢你啊,这点小意思请收下。”安琳笑着把钱推到了小胡的面前,“我和段榕的事情,还请你继续保密下去。”

小胡眉开眼笑地接过钱:“你放心好啦!反正段榕已经死了,我才不会说出真相呢。不过,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段榕互换档案呢?”

安琳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不过,她的心里暗暗地说:“如果我当初不警觉,没有及时把档案换过来,李磊要杀死的,恐怕就是我了。”

李磊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是和自己的杀母仇人联手,杀死了一个无辜的女孩。

安琳走出档案室的时候,冷笑了一下:“李磊,你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我们都是心中有恨的人,谁也别小看谁。”

Tags:鬼故事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