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有没有什么一瞬间令你起鸡皮疙瘩的短篇鬼故事?

jellybean 2022-02-06 20:25:53 故事摘抄 236 ℃ 0 评论

1、

某城有位妇女,第一胎生了一个男孩。

有没有什么一瞬间令你起鸡皮疙瘩的短篇鬼故事?

可惜,男孩畸形,他的左手左脚和右手右脚调了个。

畸形儿是要遭人嘲笑的,于是,妇女打算弄死他。

她先是给孩子灌上白酒,醉死过去 ,接着撕开胶布封住他的口鼻。

不一会儿,孩子断气了。

尸体怎么办?

现在的侦查手段登峰造极,妇女觉得抛尸、碎尸、掩埋、灌砌水泥都会让警察寻到蛛丝马迹。

杀人是要枪毙的,妇女不想死,绞尽脑汁思索消灭关键证据(尸体)的办法。

终于,工夫不负有心人,她想到了。

一个比碎尸冲下水道更保险的办法。

“消灭尸体的最好办法,就是吃掉他。”

说做就做,妇女像吃人参果一样吃掉了孩子。

她的骨肉再次变成了她的骨肉。

说来也奇怪。

吃完孩子一个月后,妇女再次怀孕了。

如同分娩上一个孩子一样,在怀胎第七个月的零七天,一个新的孩子降生了。

那依然是个男孩。

孩子白白胖胖,健健康康,没有半点问题。

然而,妇女却不淡定了,她抱过孩子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他像第一个孩子。

“该不会又是个畸形儿吧。”妇女心下踌躇,“还是再看一看保险。”

一阵手忙脚乱,她揭开了包被,慌张地翻检孩子的手脚。

然而,正当手指触碰到孩子的肌肤时,男孩忽然说话了,那声音清脆无比:

“妈妈!妈妈!手脚!我换过来啦。”

据说民间流传一种巫术。

这种巫术是模仿巫术。

它是从猫儿狗儿身上学来的。

有些猫儿狗儿生下死亡的幼崽,猫妈狗妈则会吃掉幼崽的死尸。

许多人声称,他们瞧见猫妈狗妈吃掉幼崽之后,马上就诞下一个新的幼崽,花纹、大小和吃下去的一模一样。

2、

小时候,我总相信那些传说。

潜龙在野,真正的高人往往是那些最不起眼的人。

果然,我就发现了一个高人。

他是一个衣衫破烂,满头污垢的魔法师。村里面都骂他是傻子,只有我们几个孩子晓得他是魔法师。

这是亲眼所见,尽管大家只见过一次。

那天天气很暖,风和日丽。

傻子跑过来说,他研究出了魔法,邀请我们参加他的试验。

可以亲眼目睹魔法,这是每个孩子梦寐以求的愿望,谁也难以抗拒诱惑。

傻子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

没多久,他就将我们领到一处堆满乱石的隐蔽处所,那里蹲着一口斑驳的绿皮箱子。

傻子道:“看,这个绿皮箱子,谁藏在里面,我就可以把他转移要很远很远的地方。”

说实话,那个绿皮箱子平平无奇,我们都不相信他的鬼话。

傻子打开箱盖说道:“你们谁来试试?”

在场共有四个孩子,凡凡、水淼、梦来和我。我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最大的是凡凡,他的胆子也大。

“我来!”凡凡毫无犹豫地爬进了箱子。

“好!”傻子盖紧箱盖,开始施法,他没有念咒,也没有画符,两只手像擂鼓一样在箱壁上一通乱拍。

奇迹出现了。

箱子竟然轰隆隆动了起来,音色犹如炸雷。

不一会,炸雷声消失,傻子笑嘻嘻地打开箱盖冲我们展示。

果然,箱子里空空如也,凡凡真的移走了。

“我也要,我也要。”

傻子果然是个魔法师,我们争着抢着要进入箱子试一试,想看看箱子能把我们送到什么地方去。

傻子道:“不急,不急,从大到小,一个一个来。”

就这样,我们排起队伍挨个体验。

犹如凡凡被送走一般,一阵隆隆轰声,水淼也被送走了,后来是梦来,她进入箱子之后,还开心地冲我摆手。

最后她也消失了。

箱盖再次打开,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想马上和凡凡他们会合。

然而,我终究没有进入箱子。

傻子招呼我过去的时候,爸爸远远地唤我。

我们搬家,爸爸收拾好家具了。

没有办法,我失魂落魄地冲傻子摆手,央他告诉凡凡他们,我要搬家了,再见了。

于是,我丢下傻子,跑向了爸爸。

那一天,是我最后一次在渔庙村,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凡凡、水淼、梦来。

那儿没有我家的近亲,爸爸妈妈也就再没回去。

不过,三四年之后,我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魔法师了,城市的教育质量很高,我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

原来,傻子施法的绿色箱子,其实是个陈旧的搅拌机。

3、

十一岁的时候,我还住在齐庙村。

那儿的叔叔婶婶待我极好,还赞我是浪里白条。

浪里白条有两种意思,一个是夸我水性好,另一个则美誉我为英雄。浪里白条就是英雄。

一切的一切当然是因为救人。

我下水救过人,三个跟我一般大、一般高的同村小孩。

那时是在水库,他们三个依次尖叫,呼救,挣扎,通通沉入水面。

游泳的大人小孩着急忙慌往堤岸爬,谁也不敢下水救人。

不是他们冷血无情,而是三个孩子溺水溺的奇怪。他们在沉底之前的呼救声中都有一句一模一样的内容:谁拉我的脚!

水库底下有鬼,大家瞬间达成了共识。

没办法,没有人去救,那就我救吧。

众目睽睽之下,我重新下水,先游到第一个溺水的孩子旁,勒住脖子,将他拉上了岸;再又游到第二个孩子的身旁,勒住脖子,同样拉上了岸,最后游到第三个孩子身旁,勒住脖子,依然拉上了岸。

岸堤上的大人们平平整整放好他们,然后挨个施救。他们三个,肚子外凸,嘴唇青紫,每个人的脚脖子上都缠上一圈水草,水草的劲很大,勒出了淤青,水草的形状也很怪,系成了蝴蝶结。

他们都死了。

不知道是淹死的,还是我勒死的。

大家认为是水鬼害死的。

“能捞上尸体就不错喽!”村里的老人替我吹嘘 ,果然,三个孩子的爸爸妈妈不住的地向我道谢。

真的,满脸泪水的道谢是最痛苦的道谢,他们说的痛苦,我听着更痛苦。

由于我见义勇为,由于我连拖三人的泳技。

从那以后,村里的叔叔婶婶就给我起了那个响亮的外号,浪里白条。

大众向来是愚蠢的,浪里白条,我只能接受一半。

他们说的对,我的泳技的确不错,在齐庙村算得上千里挑一。

不然,我怎么能潜入水底,连系三个蝴蝶结呢。

4、

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

那天是清明节,爸爸妈妈赶集贩货,留我一个看家。

后来,我大姑就来了,手里面还拎着一只篮子,上面一堆金银纸元宝和冥币。

大姑说:毛毛,跟我去上坟。

我很听话地跟去了。

坟地离村子很远,跨过小河还要走出半片农田。

一直走到一处巨大坟堆前,大姑停下了。

她放下篮子趴在地上恭敬地对坟磕头,烧纸,她一边磕着,一边念叨着说:爸呀,妈呀,给你烧钱了,别省哦!

烧完纸就唤我磕头,我依照她的叮嘱,老老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站起来后,大姑又吩咐了:毛毛 ,跟紧了,我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大姑绕着坟堆开始转起圈来,我觉得好玩,嘻嘻哈哈跟在后面也转起来圈。

大姑的身体太胖了,腿又短 ,走的极慢。六圈过后,我就超越了她 。

“我说大姑 ,我领着你,你跟着我吧!”

大姑没回话,我自顾自的往前走。

走完第十二圈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刚才晴朗无云的天气,怎么变成白雾蒙蒙的了?远处的杨树都瞧不见了。

我喊大姑,大姑没应。回头一瞧,身后空空如也,面前除了坟堆,什么东西也没有。

大姑不见了。

“大姑!大姑!”

我慌了,拼命的呼喊,期望她能听见。

“别喊啦,她在上面呐!”

耳际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我寻声去看。不知什么时间,坟堆上坐着一个老太太。她穿着蓝布大襟,双手撑着拐杖,笑呵呵地望着我。

“快呀!快去呀!往回跑!”

我不知道她是谁,可是我感觉她说的是对的,然后,我转过身开始往回跑 ,一圈 ,两圈,三圈,四圈……

跑至第六圈的时候, 白雾消失了。

太阳依然挂在天空,天色出奇的蓝。

我一眼就瞧见大姑站在田垄四下张望,她在找我。

“毛毛,你去哪啦!”大姑问。

我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刚才那是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