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鬼故事系列:恐怖炼狱

jellybean 2022-02-06 20:29:52 故事摘抄 405 ℃ 0 评论

“醒醒,醒醒……你他妈给我醒过来,”!接着是“噼里啪啦”的耳光声……

黑鹰被晃醒了,不如说是被扇醒了,只觉得浑身剧烈的疼痛,动不了,他睁开眼睛,看到妹妹夜叉满脸的鲜血凶恶却又充满关切的目光。

鬼故事系列:恐怖炼狱

“女孩子家能不能温柔点,我摔不死也被你虐死了!”

那个叫夜叉的女孩子“呵呵”笑了起来!

“老大,你终于醒了!”一个精瘦精瘦的汉子一瘸一拐的走近来。

“野猴子,其他的人来?钱袋子在哪?”黑鹰一激动竟然坐了起来,铁钳般的手死死掐住了面前的这人的脖领子。

“老大,救命啊!”一声惨叫远远的传了来。

“咳咳……,老大,车翻了,还好,油箱没油了,否则后果……但是,钱袋子和灰狼被压在了车下面!”

“扶我起来!”夜叉架着黑鹰的胳膊使劲,野猴子忙不迭的上前帮忙。

夜叉和野猴子将黑鹰扶了起来,车翻下悬崖的时候,黑鹰摔昏了,这会子才发现左胳膊脱臼了。野猴子托着黑鹰的胳膊,夜叉抓住突然一使劲,“嘎巴”一声,胳膊恢复原位。

夜叉抬头望望半空中的几棵密松:“哥哥,你看,还好,多亏车冲下悬崖的时候,咱们手疾眼快跳了出来,然后又被那几棵松缓冲了下,不过灰狼就没那么幸运,没跳出来,那不是,被车压住了,好像一条腿已经断了。”

“走,和我去看看钱袋子……”

黑鹰他们是一个抢劫团伙,团伙人员大概有十几个人,黑鹰是老大,几天前,他们团伙作案抢劫了银行,没想到被警察包围,当场击毙了抓获了大部分成员,剩下的人慌不择路,在黑鹰的带领下,驾驶一辆越野车向中苏边界方向逃窜……好不容易甩脱警察的追击,却翻车了……

几个人怎么使劲都搬不开那翻倒的越野车,反而松手的时候,越野车又再次狠狠砸在灰狼被压住的腿上。“啊……”灰狼惨叫。

“闭嘴,能叫唤说明你死不了!”夜叉滋着牙狠狠踢了灰狼一脚。

“老大,你看,那前面好像有人!”

“不会是警察吧?”黑鹰眯了下眼睛。

“不像,你看那人背上,是弓箭,哥哥,是弓箭!”

“小心点,这里这么荒凉怎么会有人居住?我很奇怪!”

黑鹰的眼睛凶狠的眯了起来,那人越走越近……

黄褐色的眼珠子陷在灰突如龟裂刀刻般的脸上,咧着好一口黑黄色的大脏牙。一头乌七八糟的乱发像恶心了吧唧的破毛毡。个子很大,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没错,他肩膀上背着一把弓……身后还跟着一只巨犬,体型巨大,如同驴子……

那人看了一眼被压在越野车下面的灰狼,然后抬起头来,所有人看过去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什么残暴凶恶的人没有接触过,可是这人的一双眼珠子竟然是红色的,却又透出冷酷歹毒的光泽……

夜叉强扯出一丝微笑:“大哥,你看,我们翻车了,能不能帮帮忙啊?”

那人看看夜叉,眼睛突然闪出一丝火热光亮来,但很快不露声色压灭了……

“嘘……”那人打了一个长长的胡哨,那巨犬转身离开……大家正在诧异中,不一会儿,巨犬又带了一个人过来,一老年男子,和眼前这人一般无二,一样的彪悍,眉眼之间似乎还很像,他们二人默默使劲,也没有让任何人帮忙,“嗨”的一声,竟然同力举起越野车,一使劲,扔了出去,像丢一辆玩具车,黑鹰一把捡起了钱袋子。野猴子正要扶起灰狼,却被那老年汉子一把推开,他抓住灰狼的后脖领子,单手就那么拎起来,扔在壮年男子的背上,转身要走,夜叉急了:“哎!谢谢你们了,就不麻烦你们了,我们会替他包扎。”那汉子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天,天已经快黑了!回头看看夜叉,没搭理,继续转身……

“你们不会露宿荒郊野外吧?而且都受了伤!”那老年男子终于说话了。

几人无奈的相互看看,只好跟着他们……

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天渐渐黑了,看到前面有一座简易楼房,昏黄的光亮透了出来,几人走到跟前,突然间,门开了,两个女人迎了出来,打头的是个老年妇女,长得跟扑克牌上的大鬼很相似,诡异极了!而且眯着一只眼睛,仔细一看,那只眼睛是瞎的,她用独有的一只眼睛冷冷看向几人。

后面的年轻女子……不仔细看,以为是个孩子,仔细看去,个子竟然不到一米,原来是个侏儒,人家的脸是上下椭圆形,她的脸是左右椭圆形,眼鼻口歪,但好像看到黑鹰他们似乎很高兴,咧着嘴笑了,不笑还好,一笑,她的口水竟然顺着嘴角淌到了胸前……

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她走过去从壮年汉子身上一把抓住灰狼,就那么双手举着走入屋子……

几人正要跟着,突然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使他们转过头去,一辆车车门打开,又下来一个汉子,等等……突然,几人发现……刚才都没发现,这楼房周围竟然有好几辆车,甚至还有大巴……但是都几乎破烂不堪了……那汉子走了过来,夜叉吸吸鼻子,她闻到一股子很浓的血腥气……

黑鹰面目狰狞,他心里隐隐突然觉得不妥。

那侏儒又走了出来,笑眯眯牵了夜叉的手往屋里让,她好像很喜欢夜叉……

那老年妇女走了过来:“几位,早点休息吧!!”

几人虽然都感到了异样,但此时却也没有想出别的法子,互相看看,走入……

收拾了伤口之后,几人早早休息,灰狼从鬼门关逃了出来,只是松了口气,正准备翻个身入睡,忽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奇怪的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像水声,好像有大量的水正哗哗地流入什么容器中。如果只是这样的声音,他或许会认为是有人正准备放水洗澡,但其中还夹杂着人的闷哼声,好像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被好奇心驱使,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想推开门往外面探看。一推门,卡了一下,正对上老年妇女面目阴森的脸,看样子,她一直悄悄贴在门上的,一推门,她的独眼被脸上其它部位的肌肉挤压成了一条缝,闪着幽光,紧盯着灰狼:“你还不睡?”……

天亮了,夜叉正在洗脸,侏儒走了过来,歪着嘴笑眯眯的看她,哈喇子滴答到前胸,夜叉一阵恶心,赶紧递给她毛巾,她却不用,抬起袖子擦了去。

“我来给你盘头吧!”那小侏儒二话不说,将她按在椅子上,自己搬了小凳,站了上去,梳完头,也不知道从哪翻出一件连衣裙递给夜叉,夜叉看了看,到还算过得去,于是换下了自己那身带血的外套。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夜叉问。

“我叫花花。”

“噗嗤”,夜叉忍不住笑了,“我这是小时候得了一种病……”。那小侏儒有点不开心……

“额!怎么这里只有你们一家人,那两个年轻男子的是你哥哥吗?”

“不是!那个开车回来的是我的丈夫,救你们回来的是我的公公和丈夫的哥哥。”

“额!为什么这里只有你们一家子住?”

“嘘……”花花把手放在唇上一脸惊恐,然后后退着转身跑了出去。

一张很大的饭桌,桌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馒头,腌肉,还有……好像是豆腐花,花花紧挨着自己的丈夫坐着,大气也不敢出,她的公公——那个老年男子吧嗒吧嗒面无表情的吸着纸烟,“请坐”。那老年女子招呼黑鹰一行人,大家落座,谁也没有说话,空气压抑的可怕,黑鹰瞥见边上厨房的地上放着一个大塑料盆,里面鲜血淋漓,好像是动物的排骨之类的,看样子是这一家人中午或晚上的食材。

“灰狼怎么没有出来?野猴子你去叫他。”

“他的伤比较重,还在休息,早餐我现在去送。”那老年女子说完站起来出去。

黑鹰拿出一沓钞票,推到老年男子面前:“小小意思,请收下,打扰各位了,待会我们吃完早餐还要赶路,谢谢你们一家。”

那老年男子不吭声,他的家人也是如此,只是“稀里哗啦”的喝着豆花。

待会吃完早饭我们就走,打扰各位了”

“先吃饭!”

野猴子是真饿了,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夜叉却很难受,因为她看到救他们的那个年轻男子一直目光灼灼的偷看她,按她的脾气,此刻她真想宰了他,可是暂时她还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野猴子最先吃完:“我去方便一下!”

“我和你一起。”黑鹰说。俩人一起出去……

剩下的人默默的吃着早餐,过了很久,黑鹰回来了,一把拉起夜叉,人的面色,本来就会失去原来的色泽的。但是却也无论如何,不应该恐怖到这种程度。黑鹰的面上,已全然没有了血色,他整张脸,就如同是一张惨绿色的纸一样。夜叉立即觉出了不对,黑鹰嘴唇掀动:“快走,这里有我,野猴子在外面等我们,灰狼已经死了,咱们喝的豆花是灰狼的脑浆!那腌肉也是人肉。”

“哇……”夜叉脸色苍白大惊呕吐。

黑鹰大急嘶哑低吼:“没时间了,快,快走!”

所有的人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三个大汉如同三堵墙站在他们面前。

刀光剑影都闯过来了,但是这种恐惧却是难以名状的,夜叉惊呼出声,身体像触电一般往后面弹开,跟着黑鹰转身就往门外的走廊上逃去。听到后面的脚步声,那父子三人也跟了出来。对于他俩来说,唯一安全的通路就是离开这个可怕的屋子。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锁,黑鹰一时没能打开。这时后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那父子三人也慢慢要走过来了,那脚步声虽然节奏缓慢,但一声声都在摧残夜叉的心脏。“快点开、哥哥,快点开……”她手上加把劲儿去帮黑鹰拉门锁。门拉开了,门口一人现身,正是老年妇女,手里还端着一个大塑料盆。那盆里赫然就是——野猴子刺毛乱炸的脑袋,脑门正中还像个旗帜般插了一根箭……

黑鹰手臂向前猛地一推,已然抓住她手中的塑料盆,使劲向她猛地推了过去!那老年妇女站立不稳,摔倒在地,黑鹰拉住夜叉的手疾掠了出去。事出突然,但那父子三人,也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一个箭步,向他二人疾追而出。

黑鹰几乎用尽了生平之能,向前逃去。这时候,他们看到,野猴子的尸体前半身从一辆货车的驾驶室里倒挂出来,脖腔处的鲜血中大部分已经流尽,但是还在往外渗,一滴,两滴,三滴……让地面上开出大朵大朵艳丽的刺眼的花朵。

黑鹰一把将野猴子的尸体拽了下来,和夜叉前后一跃而上,发动了货车,

那辆汽车,发出了难听之极的"吱"的一声,在野猴子尸体身旁不到二十公分处擦过,向前疾驰而去!

接着父子三人赶了上来,以马步蹲裆的姿势用手顶住了车头,货车轮子空转起来。

然后却听得了一阵"汪汪"的狗叫声,那巨大如驴的恶犬一个飞跃向驾驶室挡风玻璃处撞了上去,玻璃碎了,鲜血淋漓的狗头疯狂的扑上车头……

黑鹰不由自主捂住自己的面们,货车熄火了。

接着,黑鹰只觉后颈一凉,一双冰冷的手不知按了上来。转过头,那老年妇女已经来到他车前,她后仰着头,伸直了双臂,把手死死掐着黑鹰的咽喉。脖子掐得越来越紧,怎么也挣不脱。在她那双浑浊无光的独眼里,好像散发着红色的微光。

*******

各位盗友,感谢追北派六哥原创的长篇小说《盗墓记》。

更新时间:工作日更新,周六日休息!如果你喜欢本小说,欢迎你分享到你的朋友圈或微博。

欢迎加微信公众号:QQ974155981

版权声明:

《盗墓记》是北派六哥的原创作品,本人拥有《盗墓记》的全部版权。禁止任何以营利为目的的转载。如果媒体或者网站有需要,请与我直接联系!微信联系方式:974155981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