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鬼话连篇:校园鬼故事之/错误的杀意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320 ℃ 0 评论

结束了下午的心理辅导,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校,发现一个男孩在门外悄悄地向里面张望。我微笑着向他招手,他见我发现了他,红着脸走了进来。

鬼话连篇:校园鬼故事之/错误的杀意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个不高,身材瘦弱,白色的短袖T恤,牛仔裤,运动鞋,小平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小同学,找我有事吗?”

我让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轻轻地问道。他没有说话,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脚尖。我给他倒了杯水,他接过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把水放到了身边的桌子上,双手不停地揉搓着,“你是宋老师吗?”我点了点头,我在这所学校兼职心理辅导员,每周到校两天,负责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

他听到我的回答,很小声地说道:“宋老师,我杀人了……”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我问道:“你杀了谁?”他说道:“我杀了班主任杜老师。”

杜老师是初二?三班的班主任,就在今天我还和她见过面。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望着他淡淡地说道,“小同学,说谎可不是好习惯。”男孩见我不相信他的话,情绪有些激动,“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杀了她,真的!”

他一边说,一边握住了我的手,“老师,我没有说谎,没有。”

我望着他的一双眼睛,淡淡的忧郁里带着迷惘,但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我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她?”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又问道:“你是怎么杀死她的?”这时我已经有些怀疑,这个男孩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很自然地我便进入了心理医生的角色。

他回答道:“我用一条毛巾勒死了她,刚开始她努力地挣扎着,挣扎着,突然就不动了!”他一边说,一边比画着,最可怕的是他的目光中竟然透出浓浓的杀意。他的眼神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正想问他叫什么名字,这时手机却响了。

我轻轻地对男孩说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

接完电话,回过头来,男孩已经不见了,我追出房门,却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收拾好东西,我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初中部的办公室,我想找杜老师问问这个男孩的情况,我必须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老师没在办公室,正在教室上课呢。”一个女老师说道。

在初二、三班的教室门口,我看到了正在上课的杜老师,她见我找她,便走了出来。我把事情大致地向她说了一下,她的眼中也充满了疑惑,她说道:“我一直在上课,班上的学生都在,没有人出去过!” 我伸头向班里望了望,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个男孩,我苦笑道:“或许是哪个顽皮的学生的恶作剧吧,杜老师,既然没事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回去的路上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个男孩的样子,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

第二天我才到心理诊所便有警察找上门来了,他们告诉我杜老师昨天晚上被人勒死在自己的公寓里。因为我昨天曾经找过她,所以他们便找到我,想弄清楚我找杜老师做什么,我们都谈了些什么。

我把事情的经过向警察说了一遍,警察显然不太相信我的话,他们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负责这个案子的刘警官问道:“宋老师,你说那个男孩告诉你他是杜老师的学生?”我点了点头,刘警官继续道:“可我们在初二?三班并没有看到你描述的这个男孩。”

我苦笑,“我昨天在杜老师的班上确实也没有看到他。”刘警官淡淡地笑着说:“宋老师,打扰了,如果你再看到这个男孩麻烦你尽快通知我们,这是我的名片。”我接过名片,把他们送出了门。

整个上午我没有心思做事,让助理小蕙把今天所有的预约都取消了,我决定再到学校去一趟,我一定要找到那个男孩。

“宋老师,你怎么来了?”叶校长见到我有些惊讶,今天并不是我驻校辅导的日子。

我对叶校长说:“叶校长,能不能和你谈谈?”叶校长点了点头,“到我办公室去吧。”进了办公室,叶校长给我倒了杯水,“你是为了杜老师的事情来的吧?”他看着我的眼神透着怪异。

我把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他听完后问道:“这件事你告诉杜老师了吗?”我回答道:“跟她说了,但她只是笑笑,当时我们都以为是孩子的恶作剧。”叶校长点点头说,“如果你的话是真的,那么这件事情还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他坐直了身体,“这样吧,我叫人把全校学生的资料都送过来,你再仔细地看一下,有没有你说的这个男孩。”

我很仔细地把全校一千多个学生资料翻阅了两遍,没有任何的发现,我确定这个男孩一定不是学校的学生,可昨天下午的事情又如何解释呢?

离开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叶校长叫住我,“这个案子警方已经介入了,既然这个学生不是本校的人,那就交给警察去处理吧。”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我别再管这件事了。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在学校的工作室。

关上门,我闭着眼睛想休息一下,理一理自己的思路。

“咚咚”。有人敲门,我过去把门打开,当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时,我愣住了,竟然是那个男孩,他的脸色苍白,全无血色。

趁我发愣的时候,他走了进来,并且关上了门。

他径直走到了昨天下午他坐过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站在那里没有动,我在想究竟要不要给刘警官打电话,或者是通知校长。

男孩扭头望了我一眼说道:“宋老师,能陪我说说话吗?”我忙说道:“哦,好的。”我决定还是暂时不告诉任何人,好奇心驱使我坐到了他的面前。

“我杀人了!”他轻轻地说道。望着他,我怎么也不相信,这样一个文静而瘦弱的男孩会是杀人凶手。我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杜老师?”他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我不知道。”我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晏宁。”他的声音很小。

“宋老师,我不想杀人,可我却管不住自己。”我拉住了他的一只手,“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迅速地抽出了被我握住的手,诡异地看着我,“我说了,我不知道!”他站了起来,向门边跑去,我一把拉住了他,他竟然张开嘴咬了我一口,我疼得松开了手,他跑了出去。

我追到了门口,和上次一样,男孩早已没了踪影。

他叫晏宁,这是这次谈话他唯一留给我的有用的线索。我跑到了校长室,叶校长见我惊慌失措,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喘着气回答道:“那个男孩,他,他叫晏宁!”叶校长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我们学校从来就没有一个叫晏宁的学生。” 是的,刚才我查阅了全部学生的资料,确实没有一个叫晏宁的。

叶校长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你一定是没休息好,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我给刘警官去了电话,把男孩的名字告诉了他,他说他会尽快调查,然后匆匆忙忙地挂掉了电话。我感觉刘警官对这个案子并不是很上心,或者说,他们应该也把我列为了嫌疑人,所以对我的态度并不热情。

我悻悻地走出了学校,坐上公交车准备回家。 “宋老师!”有人拍打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又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听到了杜老师的死讯后,见到这个男孩我就会感觉紧张。 “你怎么在这儿?”我问他。

晏宁回答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所以一直在学校门口等着。”我说道:“说吧,你到底还想说什么?”晏宁继续道:“我杀了叶校长……”正好公交车停了下来,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下了车。我跟着下了车,他的背影却已经消失在学校的方向。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问他,可是他却没有给我机会。

我突然想起,他说他杀了叶校长,鉴于杜老师的事情,我有些担心,于是掏出电话给刘警官打了过去,刘警官听完我的话便问清楚我在什么地方之后,让我回到学校去看看叶校长有没有出事。

我打了部车,重新回到了学校,飞快地跑到了校长办公室。

叶校长不满地看了我一眼,“怎么又回来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怕你出事,所以就赶紧来了。”

叶校长不解地问:“我出事?我会出什么事?”我把男孩的话告诉了他,他阴沉着脸说道:“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我知道叶校长一定不相信我的话,他又问我:“那你有没有问他,我是怎么死的?”

我愣住了,我确实忘了问,而男孩这次也没有说。叶校长冷冷地看着我,“如果没什么事,请你出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时间招呼你。”我退出了他的办公室,在走廊上点了支烟。

二十分钟后刘警官他们来到了学校,和叶校长见过面后,刘警官让我和他一起到刑警队去一趟,他的态度很强硬,仿佛我就是那个杀人的凶手。

上了车,我对刘警官说:“警官,相信我,叶校长有危险!”刘警官身边的一个小伙子看着我冷笑道:“只要你不在,叶校长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刘警官瞪了他一眼,然后对我说:“你三番几次说看到过这个男孩,可是你根本无法证明他的存在。” 是的,就连我自己都差点儿怀疑是不是真的见过这个男孩,可他又是很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刘警官继续说道:“你昨天找杜老师到底有什么事?她是怎么死的?”我的情绪慢慢变得激动,“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刘警官说道:“你别激动,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当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我们并不是怀疑是你杀了杜老师,不过你有义务配合我们的调查。”

在刑警队里,他们又反复地问了我那两个问题,他们始终不相信我去找杜老师的原因,而我也提供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那个男孩子真的存在。

最后刘警官把我送出了刑警队,“宋老师,不好意思,我们这也是例行公事,你提供的那个名字我们也仔细地查了,全市一共有九个叫晏宁的,不过最小的年龄也有二十八岁。”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刘警官给我拦了部出租车,“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看你今天的精神很差。”我从出租车上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袖,“刘警官,叶校长真的有危险。”他笑了笑,“我们会留意的。” 我回到家里已经快八点了,泡了盒方便面,胡乱吃了两口,便躺在沙发上。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那个男孩的影子总是在我的面前晃动,特别是他双眼中的杀意,我一下子被吓得坐了起来。叶校长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

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清晨四点多钟了,站起身来打开了门,刘警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屋子里面,“你才回来?”我摇了摇头:“早回来了,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那个年轻的同事问道:“谁能证明你一直都在家里?”听到这话我心里一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年轻人说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想了想说道:“没有人能够证明,我一个人住。”年轻人没有再说话,刘警官坐到了沙发上,看了一眼我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泡面盒子。我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刘警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刘警官轻轻地说道:“叶校长死了。” 虽然我的心里早已经猜到了,可当他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我望着刘警官说道:“我提醒过你们,叶校长有危险,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看着他?”刘警官说道:“我们一直跟着叶校长,直到看到他和他爱人进了家才离开的。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到他爱人打来的电话,说他在家里的浴缸里溺水死了。”

我看了他的助手一眼,“所以你们又怀疑到了我的头上,出完现场就往我这赶?”刘警官尴尬地说:“宋老师,您误会了,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是凶手,但事发之前你曾经说过叶校长会遇到危险,我们只是循例来向你问问情况。” 我冷冷地说道:“我知道的情况下午已经说过了。”

刘警官感觉到我的不满,他笑了笑,“我想多了解一点关于那个男孩的事情。”我说道:“你们不是认为他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吗?”刘警官咬了咬嘴唇,“是的,我之前确实怀疑过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男孩,但今天晚上我在叶校长的房间里看到一张他和学生的合影,很像你提到的那个男孩。” 说完他从身上摸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接过照片,我认真地看了起来,是他,站在叶校长身边的那个男孩子就是晏宁。

我点了点头,把照片还给刘警官,“你没有问叶校长的爱人这个男孩的情况吗?”刘警官叹了口气,“我问了,可她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张照片。” 刘警官见我不说话,他站起身来,“打扰你半天了,我们也该走了,谢谢你的配合。”我把他们送出了门,“刘警官,如果找到这个男孩能不能通知我一声?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他。”刘警官点头答应了。

“宋老师,我们找到照片上那个男孩了。”刘警官打来电话。我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激动,结束了上午的预约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刘警官给我的地址赶去。

这是城郊的一个智障儿童康复中心。

刘警官迎了上来,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轻轻在我耳边说道:“你确定照片上的男孩就是你见过的那个吗?”我肯定地回答:“确定,怎么了?”他说道:“你先见了再说。” 刘警官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努了努嘴,示意我和他一起进去。

我慢慢地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那张脸我非常熟悉,就是我见过的那个孩子。我对刘警官点了点头,刘警官没有说话,静静地待在一旁。

我走到了男孩的面前,男孩仿佛没有看到我一般,目光呆滞地望着远处。我轻轻地说道:“晏宁,你还认识我吗?”他缓缓地扭过头来,看着我,并不回答。我回头看了一眼刘警官,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医生说他有自闭症,到这里六年了,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我疑惑地说道:“可我们确实交谈过。”刘警官淡淡地回答:“医生还说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康复中心。”说罢紧紧地盯着我看,我能够体会出他目光中的含义,在他的心里,从头到尾我都在说谎。

我重新望向床上躺着的晏宁,是他,绝对不会错,我伸出手去,想拉住男孩的手,男孩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地把手缩了回去,用恐惧的眼神望着我。我轻轻说道:“晏宁,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他坐了起来,双手抱着膝盖,紧紧地抱着,那是一种防御,他是在防备着我。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到我的面前,“你好,我是他的管床医生。”我木然地握着他递过来的手,他笑着说道:“你就是宋城老师吧?我看过你写的几篇关于催眠的论文,很受启发。”我淡淡地笑了笑,“过奖了。”然后望着床上的晏宁问道:“你确定这几天他都没有离开过康复中心吗?”他回答道:“我确定,还有中心的许多医生和护士都可以确定,怎么了?”

我说道:“没什么,谢谢了!”刘警官走到我的身边:“我们走吧。”我无力地点了点头,跟在他的身后,离开康复中心。

上了车刘警官轻轻说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我看了看他,“说什么?我已经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刘警官发动了车子,“我相信你不会说谎,但这一切却又是那么的荒唐,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我点了点头,“你们是不是怀疑我?”

刘警官笑道:“这不重要,就算怀疑,我们也拿不出证据,现在重要的是尽快抓到凶手,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我问:“我能够做什么?”

刘警官道:“你觉得这个男孩还会来找你吗?”我回答道:“会,我觉得这个案子并没有结束。”刘警官听了说道:“下次他如果再来找你,你一定要把他给拖住,然后想办法发短信给我,我马上就能赶到。”

三天过去了,每天下午我都会到学校去待上两个小时,可那男孩再也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杜老师和叶校长的死是事实,如果不是偶尔会接到刘警官打来的电话,我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我的错觉。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学生们已经走完了,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学校,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我的心微微激动起来,也带着一些恐惧。我轻轻地打开了门,外面站着的是刘警官,我松了口气说道:“你吓死我了!”

刘警官见我紧张的样子,轻笑道:“你以为是谁?”说完他反手关上了门。

我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晚上有事吗?”我摇了摇头,他说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听到他这话,我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他笑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咚咚!”又有人敲门,刘警官看了看我,我也看着他,他站了起来,“我先藏起来。”我点了点头,等他在我的办公桌下藏好了,我才把门打开。

晏宁就站在门外,门开了,他却没有想进来的意思。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那目光很冰冷。我挤出一个微笑对他说道:“进来吧,有什么事情坐下慢慢说。”他没有动,我伸手想拉他,他向后躲开了。

我想或许是刘警官进来的时候被他看见了,所以他不愿意进来。

我望着他,轻轻地问道:“到底怎么了?”他还是不说话,转身跑了。这时刘警官早已悄悄地到了门边,一把推开我,向晏宁追去。

几分钟后,刘警官回来了,看样子他并没有追到晏宁。见到我,他摇了摇头说:“这小子跑得太快,我没追上。”我问道:“你也看到了吧?”他苦笑道:“看到了。”

我关上门,跟着他上了车。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刘警官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我却在想晏宁找我的目的是什么,每一次和他见面都会有人死去,那这次呢?我点了支烟,刘警官说道:“给我来一支。”我把刚点好的递给了他,自己重新点上一支。

刘警官吸了一口,然后说道:“你说这小子这次来会不会想向你传递什么信息?”

他居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我回答道:“不知道,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我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我又看到了那双冰冷的眼睛,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今天晚上还会有人出事,这只是我的直觉,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没有任何的依据,更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区。我跟着他上了楼,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在墙上摸索着,终于灯亮了。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知道这是哪里吗?”我摇了摇头,他轻轻说道:“这就是杜老师的公寓。”这确实是女人的屋子,暗粉色的色调,还有着淡淡的幽香。

我也坐了下来,“你想让我看什么?”他指了一下茶几下面放着的一本影集说道:“你看了就明白了。”我拿起影集,慢慢地翻了起来。

大多是杜老师的生活照,杜老师虽然已经过了四十,但从照片上看却仍旧颇有风韵。突然,我发现了一张合影,照片上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女人是杜老师,而那男孩,看上去很像晏宁。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面前站着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我惊讶地叫道:“罗校长?” “你醒了?”穿白大褂的男人微笑着看着我,我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他回答道:“这里是安宁医院,我姓晏,是你的主治医生。”安宁医院是一所精神病院,因为职业的原因,我没少和这里打交道,没想到现在我竟然成了这里的病人!

我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晏医生说道:“是两个警官把你送来的,他们怀疑你有精神病,并且还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所以就把你送过来了。”

我大声地叫道:“我没有精神病,我是个心理医生!” 晏医生冷笑道:“谁说心理医生就不会有精神病了?你不仅有精神病,你还杀了人。”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安静了下来,轻轻地问道:“送我来的人是你儿子对吗?”晏医生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看来你病得不轻。” 我说道:“我想见见你儿子。”晏医生说道:“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你的下半辈子,将会在这里度过。”说完他从身后拿出一份报纸,“好好看看吧!” 我接过报纸,一个醒目的标题出现在我的眼前《心理医生竟是精神病人,智勇神探巧破连环命案》。

我竟然成了一个有着严重癔症的精神病人,残忍地杀害了自己兼职心理辅导的学校的校长和老师,而最后查出我是凶手,并将我绳之以法的人便是英勇的刑警刘文涛。

我冷冷地看着晏医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问吧。”我问道:“整个事件的策划者是你,对吗?”他点了点头,我又问道:“晏安在六岁走失的事情也是假的?”他又点了点头。

我望着他说道:“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杜老师和叶校长吗?”晏医生说道:“杜苹和姓叶的同流合污,还一直欺骗我的儿子。”说到这里,晏医生的双手抓紧了我床头,“她能够瞒住文涛,可骗不了我,你知道吗?晏安和晏宁根本就不是文涛的孩子!他们只不过是利用文涛的地位和愧疚之心来满足他们的一己私欲。”

看到他激动的神情,我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你既然早就知道,可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晏医生说道:“姓叶的亏空公款,便利用文涛和杜苹的事情威胁文涛,要文涛帮他填补亏空。这样的勒索,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能容忍!”

我望着这个愤怒的老人,“晏安和晏宁又是怎么回事?”他望着我,目光中露出狰狞道:“晏安是我让人偷走的,我把他藏在了安宁医院,没多久,晏安便真正成了一个有着严重自闭与抑郁症的精神病人,我是精神科的专家,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难事。他们这样对待我的儿子,我也要毁了他们的这两个孩子。”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接着我便找了个机会,把晏安与晏宁调了包,你要知道,在失去一个孩子之后,悲伤会让他们失去理智的判断,他们无法分辨出之后他们见到的晏宁已经是晏安了,当发现假晏宁患上了精神病,他们自然很快地就把他送到了我这里。”说到这里,晏老头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了,“可是我没想到,这么些年来,我却无法让晏宁也变得和晏安一样,你知道吗?这对我这个精神科专家而言是莫大的耻辱。”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晏宁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患上精神病。

我问了一个我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会选择我?”他叹息道:“因为他们勒索我的儿子,我必须反击,可这件事情总得有个人来顶罪,当听到你到学校做心理辅导的时候,我就知道机会来了,我便故意让晏宁去接近你。”我问道:“你是说我见到的人是晏宁?他为什么会对我说自己是凶手?” 晏老头说道:“虽然我不能够让晏宁和晏安一样,但我却能够在他的心里种下仇恨,你想想,当一个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背叛了自己的父亲,甚至伙同外人来对父亲进行勒索的时候,他会怎么办?”

这一下我完全明白了,我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我知道这间窄小的屋子或许将成为埋葬我下半生的坟墓……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