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刑侦组法医,说说我接手过的几个真实“灵异案件”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696 ℃ 0 评论

刑侦组法医,说说我接手过的几个真实“灵异案件”

三年前,我进入重案组当上了实习法医。

没想到出的第一起案子,就让我不知所措、毛骨悚然。案件的矛头纷纷指向那些不为人知的灵异力量!

报道第一天接到报警,一个人死在了城郊附近的一处情趣酒店内。我刚来报道,这种事儿本来轮不着我,可恰巧当天主检法医,也就是我的头儿前脚接了案子出去,就这样,我赶鸭子上架,奔赴案发现场。

这是一家比较高档的情趣酒店,一听说酒店里死了人,那些住店的情侣纷纷下楼挤在一楼的大厅里嚷嚷着退房,更有的女的洗着半截澡,裹着浴袍就出来了。

我的同事李彭嗤之以鼻,没有好脸色的说:“今天这些住店的人,退房可以,但是一个都不能走。需要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

我走进房门,拉开警戒线,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没吐出来。

死者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此时此刻他正躺在酒店的大浴缸内。身上一丝不挂,脖子处刺着一根吃饭用的不锈钢勺子。一下子捅穿了脖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伤口,浴室内也并没有发现其他的打斗痕迹。

如果说刺在脖子上的是一把刀,哪怕是一支吃饭用的筷子,叉子,我都不会感到诧异,可这作案的凶器竟然是一把市场上随便就可以买到的勺子,这勺子的两头并不尖锐,凶手是怎么刺进去的?

这事儿不在我职责范围内,我要做的,只是在第一现场给死者做个初检,然后拉回停尸房等主检法医做深检。

“那个……陈峰是吧?哥们儿,你先在这检着,我出去抽根烟。”

那几个负责看管警戒线的警察见我来了,立刻就出去了。与其说为了抽根烟,倒不如说是他们几个人也看不得案发现场这恶心的场景罢了。

我毕竟警校四年,成天就跟两种东西打交道,一是死人,二是福尔马林,所以对尸体也见怪不怪,这么恶心的场景虽然首次见,但也无伤大雅。

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

刑侦组法医,说说我接手过的几个真实“灵异案件”

我警觉的抬起头,只见到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穿着高跟鞋。我蹲在地上,并没有抬头看到她的样貌。

不过她能进入案发现场,应该是我们警局内部的人,这穿着高跟鞋办案……我也没去深究。

可她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离这尸体远点,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她的声音很冷,在清冷的浴室内回荡着。

“什么?”我愣了下。

“我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别碰他!”女子毫无征兆的喊了一声,顿时把我吓了一跳。

加上浴室又滑,我一个不留神就摔在地上,还没站起身,李彭就来了。

“陈峰啊,怎么了这是?我服你起来。”李彭伸出手,我并没有去接,自己站了起来,转过头一看,那女人竟然走了。

前后不过几秒钟,她去哪了?

“陈峰,你在找什么呢?”

李彭见我东张西望的样子,好奇的问。

“彭哥,刚才那女的是谁啊,是咱们局里的同事不?刚才那一嗓子吓我一跳……”我拍了拍身上的水渍道。

“什么女的?”

“就是刚才在浴室里穿高跟鞋那女的啊,你…你没看见?”

话音刚落,李彭就笑了。

“陈峰,你别逗我了,这是警戒区,除了咱们的人,没有任何人能进得来。而且刚才我可没看见你说的女的,更没听见有人嚷啊,你不会是让这具尸体给吓到了吧?”

毛骨悚然……

我用手拍裤子的动作戛然而止……

“不可能,我刚才分明看见一个女的……”话说到一半,我的目光忽然被地上的脚印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双高跟鞋踩过的脚印,正是刚才女子站过的地方。

刑侦组法医,说说我接手过的几个真实“灵异案件”

“彭哥,我没骗你,你看……”我连忙指着地面上的脚印,李彭也好奇的蹲了下来,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随后道,“地上什么也没有啊。”

死者的面色狰狞,死相极为惨烈,不难看出他生前一定遇到了极为骇人的事儿。但不知怎么的,一扒开他的眼睛,我就总感觉什么人在某个地方盯着我看一样,这种感觉很不是滋味。有可能是我太敏锐的原因,在这一刻我都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似乎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我自嘲的笑了笑,如果这是在晚上也就罢了,但这光天化日的我还害怕个什么?

看着旁边站着的李彭,我的心里淡定了不少。初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除了死者喉咙处的贯穿伤,死者的双耳内分别出现了牙签,将耳膜戳破,也就是说凶手的手段很特别,也很残酷。将死者的两只耳朵戳聋,再把勺子捅进喉咙,这得是什么仇什么怨?

不知道怎么的,我一直感觉有点冷,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五分钟后,我胆战心惊的把尸体的初检给做完了,正如李彭所说,这是一起极为凶残的他杀案。凶手先是用勺子捅进死者的喉咙里,让死者流血窒息而死,随后再把两根牙签分别插到死者的两只耳朵里,造成失聪。这令我比较咂舌,因为在我看来,凶手后面的举动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已经杀死了被害人,没有必要再‘锦上添花’的把被害人的耳朵弄失聪掉。

我也没继续想,和李彭等人七手八脚的把尸体用白被单盖好,抬到了担架上准备抬回去,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小腿一紧,好像被人抓住了一样。

一开始我以为是李彭不小心抓了我一下,可随后我却发现这只手一直抓着我没有放开,我连忙低下头,一看,赫然发现这个尸体的手,正抓着我的裤腿!

一瞬间,我头皮都麻了!

未完待续......


(故事篇幅较长,更过情节发展请继续关注“爆走小说”头条账号 感谢支持)



刑侦组法医,说说我接手过的几个真实“灵异案件”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