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鬼故事系列:风水圣地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370 ℃ 0 评论

一、巧拨鱼眼

鬼故事系列:风水圣地清朝乾隆年间,杭州城外有一个姓范的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年过六旬,看风水宝地是百看百中。凡是死了人的人家请他看风水下葬,其子孙必当幸福美满,财源广进。因他看风水特别灵验,众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阴阳仙”。

阴阳仙看风水虽是灵验,却是难请得很。他定下一个规矩,凡是请他看风水的人家,必须先预付两百两银子做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三百两完事。这个规矩难不了一些大户人家,却将一些中小户人家给难住了。

这不,这天一个中年男子风尘仆仆地跑来找阴阳仙去看风水,说是家里老爹需要下葬。阴阳仙斜眼瞟睨中年男子,见其一身步衫,长得挺为结实,不正是方圆五十里外的大户人家罗家的老二罗之亭吗?说罗家是大户人家,那是以前的事了。罗之亭的爷爷当年在朝廷当官,家缠万贯,但传至罗之亭的爹罗中宝时。因罗中宝年少时挥霍成性,散尽了家资。使得罗家家道中落,传到如今连小户人家都不如了。

阴阳仙打心里就瞧不起罗之亭,不说其它的,单说罗家根本就拿不出五百两银子,于是一口拒绝了罗之亭。罗之亭再三请求,见阴阳仙闭口不应,气冲冲地离去了。

阴阳仙以为罗家会就此罢休,不料夜间睡到三更半夜时,突然听见有人轻扣柴门。阴阳仙骂骂咧咧起床出院开了柴门,月光蒙胧之下依稀可见是个中年男子的面孔。那中年男子见阴阳仙将柴门打开,一个纵步跳了进来。这一下,阴阳仙看得清了,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罗家的老大罗之堂。罗之堂怀抱一个物事,“嘿嘿”笑道:“阴阳仙,我爹明天下葬,您看……”阴阳仙冷言道:“没空,你打哪来,就打哪去!”罗之堂死死抱住怀中物事,忙道:“您别急,先让我进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一个箭步抢到阴阳仙前头,进入屋内。

阴阳仙大皱眉头,虽然心里大有不悦,但仍然跟了进去,并掌了灯烛。这时罗之堂将怀中物事轻轻放在桌上,原来是一个两尺见方的紫色铁盒。罗之堂手一指,说道:“如果您答应,这算是定金……”阴阳仙好奇心大起,眼瞅铁盒慢慢走进,然后缓缓打开铁盒。突然金光一闪,阴阳仙眼中大放光彩,原来特盒中摆放着一根一尺见方的金条。

阴阳仙的心“噗噗”乱跳,拿起金条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下,只觉质地柔软,确是真金。罗之堂道:“我爹年轻时把家资给挥霍完了,上年纪后深悔不已,于是暗地藏了两根金条。这两根金条不是留给咱兄弟俩的,而是死后付给阴阳先生的酬劳。但有个条件就是,阴阳先生必须给我爹物色个好地块。”阴阳仙听到此处,蓦地抬头,问道:“另一根呢?”罗之堂笑道:“这一根是定金,事成之后,另一根定当双手奉上。”阴阳仙将金条收起,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次日清早,罗家便差人请阴阳仙过去。阴阳仙到了罗家,见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只等自己择取风水宝地了。罗家附近一带山脉起伏,丛林繁阴,要找一块风水宝地应该不难。阴阳仙顺着崎岖小路爬上山脉,四处寻觅。瞧了几处,不是地势稍逊,就是光亮不够。又转了几道土丘,正踟躇不前时,阴阳仙陡地眼睛一亮,见前方百余丈远,一道缓坡之上有一处凹凸有致的地形。那地形生得特别奇特,前后左右均有乱石所围,杂草丛生,当中一个圆坑缓缓凹下,像是一只巨碗。更叫人叹为观止的是,那圆坑之中,一滩清水轻荡微波。荒坡之上,竟然会积下清水,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阴阳仙神色已大为激动,连忙一路小跑奔近,在圆坑周围仔细端倪,突地喜声叫道:“鱼眼!天啦,竟然会是鱼眼!”众人都不知所故,罗之堂忙上前问道:“什么是鱼眼?”阴阳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大致讲了一遍。原来风水宝地,又有至尊圣地一说,而至尊圣地又包括两种,一种叫着“鱼眼”,另一种叫着“龙眼”。身为风水先生,一生之中,能寻觅出两种当中的一种,便是祖坟大放光彩,三世修来的福气。鱼眼和龙眼的地形都是极为罕见,且极为隐秘,很难叫人发觉。若是谁死后能葬在鱼眼之上,世世代代都为地主,家境富不可挡,子子孙孙永无穷尽;而葬在龙眼之上的人就更胜不少,子孙个个当官,都是朝廷命官,而所葬之人,很有可能化为蛟龙升至天上。

罗家人一听阴阳仙说完,顿时喜不自胜,兴奋不已。罗之堂当即吩咐仆人支付给阴阳仙另一根金条,并按阴阳仙所说如何刨坑,如何下葬,墓碑面朝何方都一一做得极为妥善。

二、密策复明

阴阳仙虽然得了两根金条,但心中不免有丝失落。毕竟“鱼眼”是百年难遇,两根金条与之相比,自是微薄不堪了。但失落归失落,阴阳仙有幸寻觅出“鱼眼”,已是不枉此生了。

但事情并未以此结束。

阴阳仙从罗家回来之后没过几天,便微微发觉眼眶开始发痒。起初他还不以为然,后来愈来愈严重,眼眶日渐黑肿,看事物也看得模糊不清。这时,阴阳仙一下子慌了神,忙出门打听,得知罗家两兄弟就在爹下葬没几天就突发了一笔横财,家境日渐起色。阴阳仙知道什么都晚了,果不其然,没过三天,阴阳仙眼睛便黑糊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瞎了!

阴阳仙得了两根金条,却突然之间变成了瞎子。他知道自己泄露了天机,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如果想让双眼复明,唯一的法子就是让罗家迁坟,将罗中宝的坟从鱼眼上迁走,破了鱼眼地形。但是自己眼睛瞎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假手让别人替自己去做。

这天,阴阳仙在杭州城里闲逛,撞上一个卖儿葬夫的妇女。阴阳仙灵机一动,走上前摸索着那小娃儿的脑袋,感觉小娃儿头发柔软,个儿不高,约有五六岁样子。阴阳仙当即从怀中掏出一根一尺来长的金条,将小娃儿买下了。妇女无意之间卖得一根金条,千恩万谢远去了。

阴阳仙把小娃儿带回家,定成自己的“范”姓,取单名一个“忠”字,并开始将自己一身看风水的本领耐心传授给小娃儿。范忠机灵聪明,学什么会什么,特别刻苦。

光阴荏苒,转眼之间,十年飞逝。这时,范忠已经长成个大小伙,并将阴阳仙一身的本领学了精通。这天,阴阳仙将范忠叫到自己跟前,说道:“徒儿,你知道当年师父为什么不惜一根金条把你买回来,又将自己的本领全部传授给你?”范忠茫然不知地摇了摇头。阴阳仙又道:“师父的眼睛原本不瞎,可后来瞎了,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范忠又摇了摇头。阴阳仙顿了顿,将十年前罗家兄弟如何请自己看风水,自己怎么发现了鱼眼,又是如何眼瞎的经过一一讲了出来。讲罢,阴阳仙激动地说:“上天是惩罚了我,却又暗地传递了给我一丝信息。那就是瞎眼的十年,我无时无刻,不感应到它的存在,它……它就在我的周围,我一定要找到它……”话没说完,一口气呛住,难过得咳嗽起来。范忠连忙上前给他抚胸捶背。阴阳仙稍有好转,突然一把抓住范忠手腕说道:“徒儿,师父想复明,你知道怎么做吗?”范忠毫不犹豫,使劲点了点头。

这日,罗家居住的村子里来了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年轻人一进村子,只见村子左右两边,两个阔户人家对立相望,其房宇都是亭台楼阁,琉璃瓦铺盖头顶,各自占地七八亩。年轻人寻人打听,得知两户人家正是罗家两兄弟,心中不禁感慨:鱼眼真是名不虚传!

年轻人便是范忠。他感慨之余,便登门造访。此时时过十年,罗家两兄弟也是年过中旬,子孙满堂。范忠进门便说罗家即将遭遇大灾,自言是阴阳仙的徒弟,奉师父之命解救罗家。罗家十年富裕全拜阴阳仙所赐,所以对阴阳仙极为崇敬,闻言信以为真,忙让范忠上坐,杀鸡宰羊招待他。席上,范忠说道:“鱼眼是至尊宝地,可以让子孙世世代代富甲下去,确属不假。但是我师父当年为你家寻出了鱼眼,无意之间将天机给泄露了,导致师父遭受上天惩罚,双眼齐盲。现在轮到你们罗家了……”

范忠还没说完,罗家两兄弟早已吓白了脸,一齐跪在地上问范忠如何才能躲过这一劫。范忠沉吟片刻,说道:“迁坟!”

第二日一早,罗家两兄弟叫了几个年壮的家丁随范忠一道上了山脉。村子里男女老少听说罗家要迁坟,纷纷涌到山脉上看热闹。范忠先是草草另择了块风水地,然后就叫家丁们开始动工。

此时时值上午辰时时分,起先还是烈日高照,碧空无云。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狂风四起,天陡地黑了下来,眼看瓢泼大雨即将倾盆而下。范忠见状,心下有丝慌乱,连忙督促家丁将坟墓掘开,并将棺盖给抽了下来。

这一看不得了,众人都看得心中狂跳不已。只见棺材中躺着一人,面色红润,双目安详地闭着,衣饰头发无一丝脱落。罗家两兄弟不约而同大声惊呼:“爹!”不错,棺材中躺着的那人正是故世的罗家老爷罗中堂。众人怎么也不相信,事隔十年,罗家老爷的尸体完好如初。众人都以为是诈尸,吓得纷纷逃窜。

便在这时,棺材之中突然腾起一股青烟,罗中堂的尸体倏忽不见了,仿佛一下消失在空气中一样。罗家两兄弟惊骇不已,忙围上前,只见棺材中一滩清水,缓荡微波。更为奇特的是,一只金色鲤鱼摆动尾巴在水中游来游去……

三、滋生龙心

范忠为罗家迁完坟之后,匆匆赶回家中。刚一到家,见阴阳仙双眼清明,正忙忙碌碌收拾了几大包行礼,显然眼睛已彻底复明了。范忠见状,疑惑地问道:“师父,要上哪去?”阴阳仙神秘一笑,道:“去了就知道!”

师徒俩雇了一辆马车,匆匆出了杭州境地。杭州一出便攀上宁镇山脉。宁镇山脉绵延起伏,不知有几千里。两师徒在宁镇山脉行了一日半光景,落足在山脉麓下的一桩村子里。这村子生得特别奇特,左右两边全被宁镇山脉相围,村子狭窄且长,弯弯曲曲迤逦如一条长龙。而村子最首端,有个明湖。明湖湖水清澈,深不可见地,形状呈椭圆形,活像一只眼睛。

到了村子,阴阳仙双目死死瞪住明湖,嘴巴大张,神色激动得怪异之极,口中断断续续地说:“就……就是……它了……”

范忠虽然不明白师父在说着什么,但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师徒俩在村子里落足下来,阴阳仙每天都到明湖边上转悠。时而停下脚步,时而仰头望天,嘴中喃喃说着什么。而范忠私下向村里人打听,得知这明湖深不可见底,千百年来,从来没有干涸过,就哪怕上遇上大干旱。因湖水清澈而甘洌,村子里几十户人家食用饮水都在湖中取用。村里人称明湖为“圣湖”,绝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它。

转瞬之间,师徒俩在村子里已呆了一年光景。阴阳仙年老力衰,日渐消弱,终于有一天奄奄一息了。这天深夜,阴阳仙将范忠叫来床边,问道:“徒儿,你可知道风水的至尊宝地是什么?”范忠道:“徒儿昔日听师父说过,一种叫着鱼眼,一种叫着龙眼。鱼眼徒儿已经见过,当真是百年难求的好地方。”阴阳仙“嘿嘿”一笑,道:“其实龙眼你也见过。”范忠一惊,问道:“莫非就是村子里的明湖?”阴阳仙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明湖就是一处龙眼。加之水形较好,人死后葬在这里面非成龙不可。”范忠又是大惊一跳,道:“成龙?”阴阳仙点了点头道:“师父不辞辛苦,辗转到此,还不就是为了这龙眼。”突然语重心长地说:“徒儿啊,师父是不行了。师父死后,你千万不要声张,将师父周身衣服脱光,记住一定要脱成一丝不挂。然后就深夜悄悄将我投如明湖之中,最后再为我守护九九八十一天,记住,任何人问起都不要提及,不能让任何秽物进入湖里,否则就前功尽弃了!一定切记,切记!”

阴阳仙交代之后,再无牵挂,双眼一暗,断了气。范忠悲恸不已,却又不敢大声哭出声来。他按阴阳仙的遗嘱将阴阳仙的衣服逐件脱去,当脱到内裤时,他心下忽然酸痛起来。师父含辛茹苦将自己拉扯大,又教了自己一身的本领,自己总不能叫师父内裤都不穿一条而置身冰冷的湖水中吧?索性让师父穿上内裤,大不了到时候多为师父守几天就是了。想到这里,范忠没再脱下阴阳仙的内裤。子夜十分,范忠估计村里人都已熟睡,背上阴阳仙悄悄来到明湖边,选了处好地形,将阴阳仙的尸体轻轻投入了明湖。只听见一声闷响,阴阳仙的尸体缓缓沉入湖底。

第二日,范忠若无其事在村子里转悠。村里人见状,不禁纳闷起来,这师徒俩平日不都是出双入对,形影相吊,今儿怎么只有范忠一个人了?村里人好奇,就上前问及。范忠“呵呵”一笑道:“师父想家了,昨天晚上回老家了,大概要些时日才回来!”村里人信以为真,便不再多问。

时日如梭,眨眼之间,八十一天飞逝而过。原本,守护在这里,范忠已经完成任务。但他没有忘记曾给师父穿上了一条内裤,便耐着性子决定再守几天。

恰恰这天,村子里来了个年轻后生。这年轻后生眉目清秀,生得极为雅致。他背着一个大书篓,在村子里转悠几圈后,径直来到范忠的住处。范忠觉得年轻后生的面孔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面,不由得对年轻后生提高了警惕。年轻后生自说是从外地一路游玩到此地,因为村子里景物太美,而不想就此离去,想在范忠这住上一宿。范忠听言正要拒绝,忽见年轻后生从书篓里掏出一大锭银子,心下一时琢磨不定了。想了片刻,范忠见年轻后生出了有些面熟之外,并不象打着坏主意的人,便答应了下来。

当天晚上,范忠弄了几个小菜和年轻后生对饮起来。一壶酒喝罢,两人开始称兄道弟,话语渐渐变得投机起来。这时,年轻后生笑着从书篓里抱出一大坛陈年女儿红来。年轻后生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范忠特别高兴,和年轻后生大喝起来。不稍片刻,一坛酒便见了底。这坛女儿红少说也有十七八年的历史,烈性极重。范忠满面通红,说起话来也没条无理。

年轻后生脸上毫无醉意,这时他将嘴对准范忠的耳边轻轻问道:“你师父去哪了?”范忠脱口道:“死了。”刚刚说完,便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忙更正道:“不……不,是回老家……”年轻后生又从书篓中抱出一个大铁盒,轻轻打开,盒中全是金灿灿的金子。范忠的眼睛一下就拉直了,目光死死盯着金子怎么也挪不开。年轻后生见时机成熟,说道:“说出你师父葬在什么地方,这些金子全是你的!”

范忠再也忍不住,吞吞吐吐说道:“就投在……村子的明……明湖……”

四、尾声

次日清晨,天已大亮,范忠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突然听到外边人声鼎沸,嘈杂不堪。他心觉不妙,连忙爬起床来,跌跌撞撞跑出门。往外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全村老老少少各持桶盆向明湖之中倾倒秽物,明湖之上臭气熏天。而带头的那人正是那个年轻后生。

范忠知道大势已去,咬牙切齿正准备扑向那年轻后生,突然见明湖水面冒出一连串斗大的气泡,气泡一个接一个,就像整个明湖煮沸腾了起来。突然听见人群中一个声音叫道:“起来了,起来了!”只见从水底冒出一个人影。那人影渐渐浮出水面,可以看清那人背上、腹上、腿上全长了一层银光闪闪的鳞片。唯有下身之处,因穿了条内裤没来得及长出。那人双目紧闭,显然死了很久了。

范忠大叫一声“师父”,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这时,年轻后生几个跨步过来,拎住范忠衣领,朝脸上就是一阵拳头,大声喝道:“你师父想成龙,休想!”范忠泪流满面,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我师父?”年轻后生狂笑道:“我是罗家的长孙,你师父叫你牵了我爷爷的坟墓,破了我家的鱼眼,害得我们罗家不睦,现在已经家破人亡。我是专门来复仇的!”

听罢,范忠凄然一笑,道:“全都是报应!”话刚说完,只觉眼中奇痛,突地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原来自己的眼睛也瞎了!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