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你们听过哪些比鬼故事更吓人的真实事件?

jellybean 2024-04-17 16:05:42 故事摘抄 489 ℃ 1 评论

#1.@繁华三千梦:

不是听说,是亲身经历。

你们听过哪些比鬼故事更吓人的真实事件?

女儿感冒发烧去医院打针,因为是抗病毒药物,更昔洛韦,没有做皮试。

那时候她2岁多一点。

结果过敏,不是那种身上起红点或者疹子或者脸变成猪头。

是窒息性过敏反应!!

就是呼吸不过来的那种!!

我抱着她,没有看电视,她正在睡觉。

我看着她,发现她额头出汗特别多,豆大的汗珠往外冒,手慢慢在开始发冷,出汗,小脸从粉白慢慢转变为黑色。

最重要的是嘴唇从红色变成青乌的颜色!

脸色变成黑色我从一个老人家的脸上见到过,那是一个得了癌症晚期,将死之人,大白天,坐在椅子上晒太阳,但是脸上是那种乌云盖顶的颜色。

我意识到这不正常!这不是正常的表现!

我赶紧大声喊护士,我说过敏,孩子呼吸不过来。

两个护士跑过来,其中一个看了一下,说确实是过敏!很快从药品室中拿出来一瓶解过敏症状的药。

然后把针头上面插管拔了,插上那瓶药的管子,反应非常快!

另一个护士找来了医生,医生也很快地把氧气瓶搬过来,给孩子吸。

医生告诉我,还好发现的早,护士处理及时。

如果晚上半分钟到一分钟,孩子就没了!

这是我活了20多年最恐怖的一段经历。

这段经历比我任何看过的恐怖片还要可怕。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做皮试,他们告诉我抗病毒药物不用做,每家医院都是这样,我无言以对。

并且她们告诉我,就算过敏,大多数只是对抗生素过敏,而对抗病毒药物过敏的人,很少。

现在每每想起这件事,我依然心惊胆颤。

我的孩子才2岁多,如果我把她葬送在我的手里,那会是我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我无法接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我眼前消失,她还是我的孩子,她还没长大,还没成家,还有很多事没做过。

我抱着她,眼泪一直往下掉。

我很感激那个护士,那个护士以最快的速度救了我的孩子。

现在只要给孩子打针,或者家人打针,我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不要看电视,要看人的脸!

及早发现过敏反应!

及早发现过敏反应!

及早发现过敏反应!

如今只要去医院挂水打针,我什么都不看,好好看着我的家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也是我想说的,不管谁去挂水,一定要有人陪同,一定要注意是否不舒服!

如果是孩子,一定要注意看孩子的脸色!!

切记!!

绝对不能疏忽大意!

#2.@温忘之:

周末早上,一个人接到了电话,是说好要到他家来玩的朋友,说马上就到了。

于是他挂了电话开始洗漱。刷着牙门门铃响了,开了门锁就转身回去,准备继续刷牙。

门开了。

进来的那个人在他背后对着他捅了一刀就走了。

过了一会他的朋友到他家发现了尸体,报了警。

没费什么力气就抓到了凶手。凶手交代,他老婆和人有染,屡教不改,就查到了情夫的住址,想来吓唬一下。

本来没想杀人,但是一时气不过就捅了一刀,警察来了他才知道人死了。

可是再调查,发现死者根本不认识凶手的老婆。

有外遇没错,地址没错,但是凶手走错了单元。

恰好死者约好了朋友,没看一下就开了门。

恰好死者转过身,背对着凶手。

于是,一个在周末早上,愉快的准备见友人的男人,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租的公寓里。

死者的房东是我小姨的同事。房东说那人很好,待人和和气气,从来不给人添麻烦。

从那以后我开门之前一定会从猫眼里看看,也劝大家养成这个习惯。

世事无常。

珍爱生命。

#3.@大老侯:

话说我26年前的冬天,那几天最冷.我当兵的城市是地上的消火栓,好几个都冻爆了.那么大压力的消防水管楞是被冻的滴水不漏.夜里,我把班里的煤炉封上火准备睡觉.躺下刚把被子大衣盖严实,消防警铃就响了.我披上衣服就跑下楼.下了楼拿起战斗服就上车了.

着火的地方离我们消防队不远,是郊区医院.说是郊区医院,实际上离市中心也就是10分钟的车程.到了医院正门望向医院的主楼(四层楼)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时有医院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出来接我们的消防车.将我们引向了医院主楼的后面.

医院主楼的后面是一排东西向的大瓦房,房子是当仓库用的,所以挺高的-有六七米的高度.着火的是医院的洗衣房边上的布草间.放床单被罩等物品的.

布草间的正门被一辆货车挡住了,从正门进去灭火还需要时间.所以观察了一下决定在屋顶架设水枪阵地.卸下梯子我就扛着水枪拽着水带上了屋顶.到了屋顶我将布草间正上方的几片瓦片揭起来放到一边.让二号员开始给我供水.

我骑在房顶的房脊正中间,把水枪按住开始灭火.不断有浓烟从我揭开的瓦片的窟窿冒出来.带着焦糊和来苏水的味道,很呛人.水打下去,翻腾起阵阵的水雾和热气.我们车的一车水,和医院消火栓的水足足灌了半个小时.终于再没有烟冒出来了.洗衣房正门的车也移开了.我准备下去.

在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我傻了,刚才还热气腾腾烟熏火燎的.此时此刻我的战斗服裤子被水枪里漏出的水冻在了房顶上.再看房顶已经厚厚的一层冰了.哭的心都有,不能站起来站起来就直接出溜下去了.下面那么硬的水泥地面得摔个残废.

我先拿水枪把裤子下面的冰砸开,试着斜着站起来.一手拽着水带.结果还是带起了几块瓦片.此时此刻我就像变形金刚的某个人物,胯下对称的沾着四片瓦.从梯子肯定是下不去了.全是冰.根本登不上梯子.我呼喊战友帮我拉紧水带.我打算从屋脊的另一侧拽着水带滑下去.这时我的手指已经被冻木了,头顶出的汗也冻成了冰条.十分狼狈.房脊的另一侧是比这排房低的几间平房.和我平行的位置有一排老虎顶的窗户.我拽着水带绕在右肩上,让我们的战友向前走把我放下去.三下两下我就蹬到了老虎顶的窗户边.我拿脚一碰窗户就开了.我马上喊战友慢慢的松开水带,我从这边能下去.说完我紧紧的拽住水带就往下降.黑咕隆咚我就觉得我的正下方有几个白白的方块.

太黑,我把头灯打开想看清楚.这一看,我了个去.我下降的地方正好是---太平间!我此时正踩在一张灵床上.灵床上那具尸体的下半身两腿并拢的.我正好踩在尸体腿的两侧.我赶紧扔了水枪水带跳下灵车直奔太平间的门口.金属对开的门紧锁,凉凉的.顿时一股寒气直奔脑门.

我拿起扔在地上的水枪使劲的砸门,许久都没有任何动静.此时的月光阴森的撒在太平间里.外面有三个灵车,每个灵车上都有一具尸体.我的状态除了脑门有冷汗心脏还在跳动.其他地方冰冷的像这个冬夜.继续砸门.......约一刻钟外面才有响动,有人拿钥匙在开门.开门的过程用了两三分钟.好像对不准一样就是打不开.

锁打开了,我用水枪碰开了一扇门.外面的开门的老头手里拿了一根铁棍惊魂未定的瘫坐在地上."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啊,没听见我砸门啊"我扛起水枪走了出去.从我出门到走出院子.那个开门的老头没说出一句话.好像被定身了一样.

回到消防车旁边,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车的反光镜.不禁笑了.除了两个眼圈和牙是白的.整个脸被烟熏的焦黑.一下子从太平间走出个钟馗一样的人能不吓出魂来吗?!哈哈 活着就是胜利!!!


#4.@奤爱:

我爸厂里有巨型的硫酸罐,每隔几年会清理,有几次清理的时候发现了金戒指项链什么的。

还是我爸厂里,有一次发生大爆炸,有工人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一条大腿飞到旁边楼顶,是消防队员爬上去拎下来的。

依旧是我爸厂里,新工人操作失误,阀门没关上,里头啥啥液体要流进总管道会引发大爆炸,当时液体已经流进一些管道开始爆炸了,新工人吓呆,我干爹先冒着毒烟冲进去关阀门,呛伤撤下,我爸在冲进去继续关,阀门在二楼,关完阀门已经来不及下楼梯了,我爸直接从二楼跳下来的,扭伤了脚。事后我干爹去医院晃了一圈回来,嗓子都哑了不住院,说喝点盐汽水就好了。

小的时候,最怕半夜电话响,意味着我爸厂里又出事了要赶过去。

现在我爸和我干爹都退休了,属于内退,一个膀胱癌一个肺癌,我觉得应该和他们的工作环境有很大关系。两位长辈做了手术很成功,现在经常和其他老同事结伴自驾游,希望他们长命百岁。

#5.@凉八节:

亲身经历吧。奶奶临终的那几天,家里人担心奶奶晚上有什么需要,爷爷耳背也听不见,大家就轮流睡他们隔壁房间留心动静。轮到我那天晚上,我被细细碎碎的说话声吵醒了。按理说这么小的声音我应该是醒不了的才对。我听见奶奶在隔壁像是在跟谁聊天一样自言自语。"老娘,你也来了啊……我好疼啊……睡不着……" "好好好……就走……就走了……"

声音跟木门嘎吱作响一样嘶哑,听的我汗毛都竖了起来,用力裹紧被子盖住了头。。。。

可是奶奶接着又说了一句让我彻底崩溃了

:"青儿(我小名)听着的……你们不惊到他了……"

虽然听上去感觉不那么吓人,但是感受一下大冬天里农村的老宅子隔壁房间有几个你看不到的“人”在和奶奶交流,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总之我快天亮才睡着。


#6.@槐桉枝:

小的时候听过一个阁楼白骨案,至今记忆犹新。

因为实在太小了,所以不确定是不是真事,去查了一下,发现还真有。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有一个姓徐的人家,徐妈妈在打扫阁楼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尘封已久的旧皮箱,打开一看,发现是一箱白骨。

或许你们想问,一个人是怎么装进皮箱的?对,分尸了。

杀人分尸的是这家女儿,被杀的是她的前男友。似乎是女的劈腿,男的去找她,在这儿孰是孰非不做过多揣测。

不过,最让我震惊的事,这个只有157的女人居然一个人利落地完成了所有杀人藏尸步骤。

案发现场在女子的房间,她先是下了迷药,然后用电话线勒死男人,次日,又用斧头和剪刀,将男人分尸,藏于阁楼。

案发后,她又上漆掩盖拖尸痕迹,对于男方家人的质问,她编出了无数谎言:他和我吵架,当时就跑了,一气之下去外地打工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手上沾了血的女人,在白骨发现时,婚姻幸福美满,丈夫在乡镇做了个小干部,儿子已经九岁。

在死者含冤的十年里,村里人到徐家打麻将,就经常闻到阵阵臭味,当时还以为是屋后的臭水沟。

而对于这件事最让我绝对不寒而栗的描述是:一个警察当年勘察现场时,阁楼上单单蛆壳都堆成“小山”,一代又一代蛆蝇的孵化消耗的是一个1米75体重130斤的男人。

十年,终成白骨。

#7.@呵呵:

我们老家村里有个老太太爱打麻将,坐下去就起不来那种。她同时还负责照看两个留守孙子。

有一天,老太在打麻将,两个小孩跑出去玩。一个小孩中间飞跑回来,喊,“奶奶,弟弟被电了。”

老太太昏昏然不肯停止,告诉大孙子,“你去把他拽下来。”

大孙子犹豫,“老师说不能去拽。”

老太,“不要紧,去吧。”

一个桌上的人不知道都在干嘛,大约大呼小叫没听清,有的是听见了但没走心没过脑,就跟老太一样。

然后,大孙子去拽,也被电死了。

我妈还去现场看过。


#8.@哈哈可好:

我们家每次过年都要回到老家,老家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里,年还是像以前一样,没多大新奇的,但是过完年后大概是元宵节前,村子里发生一件事,一位老人在夜里过世了。问题是他下午还开开心心的去人群里说笑,没有一点征兆。

原本他是要去外地陪孩子过元宵节,结果早晨怎么也不出门,然后邻居去他家看时,发现他口吐白沫,已去世多时,屋内特别昏暗,他穿戴的整整齐齐,听人说,遗容特别可怖。

后来家人聊天才知道他是自杀,原本是要去找儿子,结果儿子打电话说家里没地方住,不要来了。过年都是老人一个人过可怜老人老伴去世早,从小就疼他们,听说孙子爱吃家里的鸡,他买了六只,,,,

以前常常听说可怕的不是鬼魂,而是人心,我不知道那个夜晚,老人是下定多大的决心离开人世,我也想像不出他是心得多寒才以自杀这种方式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

#9.@愚木:

清末时有一位名叫俞樾的大学者,晚年时他曾写过一本笔记小说《右台仙馆笔记》,里面所记都是当时各地的一些奇闻怪谈,所谓 《搜神》、《述异》之类 ,不过里面的内容却也不全都是荒诞不经,捕风捉影的事情,而是掺杂着一些真实的案件的,不过这些案件在传播过程中,又肯定会多多少少受到人为的改编,所以最初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们并不得而知,只能通过俞樾老先生的笔记得以一窥时值晚清末世的社会上所发生的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以及在这些事件背后所隐藏的当时的人的奇异心理。

1.焚婴

这是一位从宁波来的友人向俞樾所讲述的。据他说,在他们那里,发生了一件焚死女婴的事情。有一人先在空地上堆满了木柴,之后将一名女婴放到了上面,之后点燃了那堆木柴,烈火很快熊熊燃烧起来。柴上的女婴开始时拼命地啼哭,继而奋力地挣扎,但没过一会儿便被烧成了焦炭,连人的形状都看不出了。之后那人又将女婴绑在一块石头上扔到了江里。当时有几百人在围观,没有不叹息的。

有人问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干,那人回答说他家中之前已经生过了两个女儿,都被他溺死了,可如今生下来又是女孩,(再溺死恐怕不管用)所以便用火烧死她,希望她的魂魄知道害怕,不敢再到他家来了。

这虽然不是一个鬼故事,但我觉得这很快就要变成一个鬼故事了。

俞樾老先生评价道:嗟乎!溺女已为敝俗,乃更以一炬了之。赤子何辜,惨罹王莽焚如之刑,为民牧者如何不为之厉禁也!

2.金刚禅

扬州东乡十里田有一个护苗人,夜里就住在临时搭起的棚子里,一夜,他忽然远远望见二里之外的河边土地庙前有团火光,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忽明忽暗,心里起疑,便叫上几个壮汉一起拿上家伙去一探究竟。

等走过去,发现那里只有一个僧人席地而坐,旁边支着一个砂锅,正在煮东西。众人询问他的来历,僧人答道:“我朝拜完南海观音回来,路过这里时肚子饿了,所以煮东西吃。”众人一见没什么异常,正要回去,忽然一人开玩笑问僧人:“你这和尚不会在吃肉吧?”说着就掀开了盖子。之后愕然发现砂锅内所煮的竟然是两个未足月的婴儿胚胎。

众人一见大惊,争先恐后用手中的棍棒去打那僧人,僧人扑倒在地,喟叹道:“我的气数尽了,凡修炼金刚禅的人,必须须吃掉三十六个男胎,才能炼成大道,我只吃了七个,就遇到了你们,这是我自己福薄,快杀了我吧,不必多说了!”众人群情激愤,很快便将僧人活活打死了,之后将他的尸体扔去了河里。

这事初看会觉得那和尚很吓人,为了修炼邪法不惜吞吃婴儿,但是仔细想想,此事从头到尾都只有那群护苗人的证词,而那僧人别说没有自白的机会,就是连尸体都找不到了,所以,这事究竟是恶僧自作孽终受报应了呢,还是一群人欺辱一个游方僧人,将其活活打死之后又故意编出了这出骇人听闻的故事呢?真相永远不得而知了。

3.毛氏婢

咸宁毛家有一个婢女,年纪十三四岁,其家主母担心失火,平时防范很严,就算天气寒冷也不许下人靠近炉火。一天傍晚,忽然举家都闻到一股恶臭,就像是火在烤东西一样,不多时就连邻居家也闻到了,纷纷上门来问是怎么回事。主母于是便喊那个婢女,但此时却发现她居然失踪了。

众人一通寻找,很快在一间空房子找到了她,只见她双脚踏在铜火炉上,倚着门站着,喊她却不答应,走近一看,已经死了。有人上前碰了碰她,她的身体竟随手化为了灰烬,只剩下两脚踏在铜炉上,没有化掉。地上流了满地的膏油(就不要问是什么了……),(可见火势之猛)可是房间里却一件东西都没有受到波及,就连婢女所倚靠着的门都没有烧灼过的痕迹。

俞樾评论道:奇异呀!若说火是从炉中而起,那应该先烧她的脚,为何这婢女却偏偏只剩下脚没有化呢?有人怀疑这是佛家的戒火自焚,可是她就是一个下人丫头,平时没有显出一点跟他人不同的地方,而且其死状可谓惨极,戒火自焚也不会是这样。又有人怀疑这婢女之前必是先喝醉了酒,外部的火气一烤,引动了内火,以至于自己燃烧起来。这个还有几分道理,可是五脏六腑都被焚烧,筋骨都化为了灰烬,其疼痛肯定是到极点了,却为何还能纹丝不动地站立着呢?这真是没法解释了。

而在第六卷里,俞樾老先生又提到一个案例,其文道——

金华府城外有某氏妇人,孀居。同治壬申年正月望日(时间精确至此),村中正在演戏,妇人家里人都去看戏了,只有妇人自己没去。到了二更天时,妇人的小叔子先回来了,喊妇人却没人答应。小叔子便透过窗缝往屋子里看,只见房中昏黑一片,只有妇人床前有一道绿色的火焰,如同要燃尽时的烛火一样。

小叔子以为是失火了,便破门而入,点亮烛火一照,发现妇人独自坐在椅子上,自膝盖以上皆焦黑如炭,只有嘴角附近没有烧焦,其臭味让人无法接近。脚下有一火炉,可是炉中的火早就熄灭了,而且妇人所穿的鞋袜都没有被烧焦,显然并非是炉中失火之故。

这事我也给不出合理的解释,只能说或许这两件事在传播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偏差,以至于传成了这样子,至于为什么和欧美的一些传说如此相似,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34:21]  回复

    真实鬼故事亲身经历超吓人的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