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一)

jellybean 2024-04-17 16:07:05 故事摘抄 1288 ℃ 0 评论

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一)

俗话说得好,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在家,突然传来敲门声,来的是什么人呢?亲戚,朋友,陌生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咚,咚,咚!咚,咚!嘘……,它好像来了!

001

我是一个网红主播,我超红的,每次直播间人气都有上万,上千人看我表演才艺,每天都要直播到凌晨二、三点才下线。我喜欢跟粉丝唠嗑,这样会让他们觉得亲切,也会多给我一点打赏。不过今天不是很顺,傍上的大哥都不在,费了半天的嘴皮子,唱了几首歌,才换来价值三百多元的礼物。

没意思!匆匆下播,已经是凌晨三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万分,不由得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房租要钱,水电煤气要钱,如果我不拼一拼,下个月就得喝西北风去。这个点我懒得去洗澡了,就在床上躺下,刚刷了一会抖音,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三长两短,非常的有规律,换作平时也没什么,但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怪瘆人的。我有些犹豫,不太敢去开门。我在市区没亲戚,也没合得来的朋友,不可能有人这么晚过来。我想,敲门的可能是邻居吧。

仔细想想,刚才我直播的时候,唱歌的声音似乎有点大。或许,是吵到邻居休息了吧。真是麻烦,我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了。没办法,我只能起床过去。打开客厅的灯,我透过猫眼看过去。门外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敲门声却没停过。

我说:「谁呀,大半夜地跑过来敲门,怪吓人的,有事明天再说吧。」

门外没有人说话,敲门声却变得急促起来。咚,咚,咚!咚,咚!依然是三长两短,听起来却令我毛骨悚然。

我又说:「谁呀,不说话我就报警了,别在这吓唬人!」

听到我要报警,敲门声总算停了。这年头,还是警察叔叔管用。我转过身,刚准备回去睡觉,谁知敲门声又响起来了,依然是三长两短,还伴随着男人阴寒至极的声音。

「开门啊,怎么不开门!」

「我回不了家了!」我真的吓坏了,听声音像是喝醉酒的流浪汉。

我不敢开门,只能大喊道:「你走错门了,我已经报警了!」

片刻之后,门外突然安静下来,没有敲门声,也没有说话的声音,安静得可以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那人似乎走了?我又等了一会儿,确定门外没人,这才壮着胆子打开门上的小窗。门外空空如也!直到几天后,我才知道我究竟遇到了什么。

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一)

002

楼下的邻居又给我送零食了。昨晚我受到惊吓,一直熬到天亮才睡着,谁知下午刚刚起床,住在楼下十三楼的小哥又来了。小哥好像姓吴,长得一般,个子也不高,二十出头。自从我一个月前搬过来,每天都坚持给我送零食,什么小饼干,蛋糕之类的,还整天想要我的微信。我不想要,但是不收吧,楼上楼下的,不太好,真的很烦人。

我想起昨晚的事,我说:「吴哥,你就住我楼下,昨天凌晨你有没有听到很重的敲门声,还有醉酒男人说话的声音。」

吴哥说:「菜菜,昨晚一直很安静,别说是敲门声,就连你平时直播唱歌的声音都没有听到,你是不是听错了。」

没听到声音?难不成是我太累,所以产生了幻听?最近为了房租和生活费的事情,我直播得很频繁,每天都要熬到很晚才睡觉,或许真有可能是幻听吧。晚上吃过外卖以后,我急匆匆地化好妆,打开美颜视频,坐在手机前等待着我的大哥们上线打赏。

很可惜,大哥们依然没来,大概是不爱我了吧。不过大哥没来,倒是来了一个新人。新人很主动,上来就刷了一支穿云箭,还问我要微信,说是非常喜欢我的直播风格,想要跟我进一步聊聊。看在新人这么给力的份上,我就加了他的微信。

这个新人很怪,不是人怪,而是他的微信很怪。头像是个小老头,微信名叫你有罪吗,看起来怪吓人的。不过他出手那么大方,忍住了。又直播了一会,大哥依然没来,我有点累了,就下播了,打算跟新人聊聊天,加深一下感情。

我说:「大叔,你这名字怪怪的,你贵姓」

大叔说:「我姓方,我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方大哥就行,我是在附近的人那里看到你直播的,很喜欢你的风格。」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明知道他在拍马屁,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我们聊得还挺投机,说了好多话。

「菜菜,你怎么看待前一阵,市区通大附中校园欺凌的事。」

方大哥说的事情我知道,就发生在上个月,说的是通大一个男生长期被校园里的恶霸欺负,最终跳楼自杀而死。关于这事,我的看法其实挺简单的。

我说:「方大哥,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但是我觉得男孩自己有问题,性格懦弱,不敢反抗,人品估计也不怎么样,否则人家为什么不去欺负别人,偏偏欺负他,是不是也该找找自己的原因。」

他说:「菜菜,你这是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你的观念不对。」

我说:「这就是事实,全校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只要他勇敢一点,那群人是不是就不敢欺负他了。」

方大哥说不过我,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我看了一眼时间,又到凌晨三点了,没想到我们聊了这么久。我放下手机,准备去洗个澡。刚从床上下来,门外又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三长两短,听得我寒毛直竖,他又来了!

003

这人是神经病吧,怎么又来了。

我和昨天一样,站在门旁说:「你谁呀你,怎么天天三更半夜地来敲门,我已经报警了!」

我的话并没有吓退他,敲门敲得更起劲了。

「开门啊,怎么不开门!」

「我想回家!」

门外依然是阴寒至极的怪异声音,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真的好害怕,声音听起来不像醉汉。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在这装神弄鬼地吓唬人,你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楼上楼下都能听得见!」

或许是我的话起作用了,外面又安静下来。那个男人似乎又走了?我深呼一口气,鼓足勇气,再次抓住小门的把手,我想看看那人是不是真的已经走了。把手慢慢地转动,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感觉那人比昨天还要疯狂,刚才敲门声的动作非常粗暴,恨不得把我的门给砸开似的。

嗡,嗡,嗡!就在这节骨眼上,房间里突然传来嗡,嗡的声音。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道声音仿佛催命符一般深入我的骨髓,我的头皮瞬间发麻,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我缓缓走进房间,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是语音邀请的震动声。看到这一幕,我松了口气。我这才想起来,我把信息都设置成了震动。发来语音的是方大哥,我以为他早睡了,不过他来得正好,我现在正需要找个人陪我说说话。

我接通语音,我说:「方大哥,你吓死我了,怎么突然语音。」

「菜菜,我想了好一会,我觉得打字说不清楚,关于刚才讨论的事情,我还是觉得你的想法和思路是不正确的。」

我现在哪有心思讨论这个,我说:「方大哥,别说这个了,我这两天碰到神经病了,吓都把我吓死了。」

方大哥问我什么事,我把敲门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说了。方大哥听到我的话,沉默了好一会。他说:「菜菜,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城里出了个变态杀人魔。」

004

二个月前市区发生一起命案,这件事我是知道的。据说变态杀人魔骗开一名女主播的房门,残忍施暴,几天后房东才发现女孩的尸体,面目全非,惨不忍睹,至今没有抓到凶手。这事闹得人心惶惶,警方根据线索推测,凶手是一名男性,一米七的个头,年龄大概 20-30 岁之间。方大哥突然说起这个,我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我说「方大哥,你该不会说,那个敲门的男人,就是变态杀人魔吧,他怎么会盯上我的,那也太可怕了吧。」

方大哥说:「不是盯上你,为什么连续两天敲门,他在试探,确定你家里有没有其他人,如果明天晚上他在来,怕是要动手了。」

听到这话,我真的吓坏了。那可是变态杀人魔,杀人不眨眼的,他怎么会盯上我的,我就是个宅女,平时又不出门的。该不会,他看过我的直播吧。

我说:「方大哥,怎么办,我好害怕,我要不要报警。」

方大哥说:「暂时不要报警,你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这样吧,你住在什么地方,明天凌晨三点,我在你楼下守着,如果真的有变态杀人狂,我帮你堵着他,据说奖金十万呢。」

这个办法不错,有方大哥愿意帮我,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我把地址告诉方大哥,但是我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说具体的楼层和门牌号,毕竟我和他还不是那么熟悉。临睡觉前,我忍不住,又搜了变态杀人魔的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说变态杀人魔是女主播的粉丝,刷了很多钱成为傍一,后来没钱刷了,女主播就不理他了。变态杀人魔恼羞成怒,所以才动手杀人。网上说得有鼻子有眼,还真像那么回事。虽然受害者好多图片被打了马赛克,但依然看的我头皮发麻,我想我不会那么倒霉吧,真被变态杀人魔看上了。

第二天晚上,我原本并不想直播的,一点心情都没有,但是想到我的房租和生活费,不得不打开直播。我也没化妆,全靠滤镜和磨皮。今天我的大哥们依然没来,一般三天不来,基本可以肯定,他们已经不爱我了,转战其他的主播去了。这种事我听得多了,只是觉得有点可惜,饭票没了。

好在没一会工夫,方大哥来了。他可能看出我心情不好,也没说什么话,上来就给我刷了穿云箭,跑车,等贵重的礼物,引来直播间里一片欢呼。慢慢地,在方大哥的带动下,直播间人气有所上升。

我又直播了一会,到凌晨一点就下播了。

我第一时间给方大哥发信息,我说:「方大哥,你什么时候来,我感觉那个变态杀人魔今晚还回来的。」

方大哥说:「我早就来了,我一直在你楼下看直播呢,放心吧,今晚有我守在这里,保证不会放过那个变态。」

听到方大哥就在我楼下,我挺感动的。今晚气温很低,他会冻坏的。我偷偷靠近窗户,从十四楼往下看去,果然有个男子站在路口,个头不算很高,大概 20 多岁,手里捧着手机再看。

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一)

005

方大哥是个很健谈的人,也很风趣,几句话就能把我逗笑,缓解了我紧张和不安的情绪。主要还是不太熟,不然我就请他上楼了。不过来日方长,他又是本地的,只要真心喜欢我的直播,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我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方大哥叫方安,他是搞计算机的,自称是码农,专门敲代码的程序猿。未婚,二十五岁,年薪五十万。在我们这个三线城市,他的工资真的很高,难怪刷礼物那么豪爽,只可惜我们虽然聊得挺开心,但是还存在一些观念上的分歧。时间很快过去,一转眼又到了凌晨三点。我有些紧张地盯着大门,果不其然,敲门声又来了。咚,咚,咚,咚!咚,咚,咚!敲门的速度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响,大门更是不断传来转动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外面的人很想进来。

我说:「你变态神经病啊,天天敲门,我真的要报警了。」

我很害怕,但是想到方安就在楼下,我还是鼓足勇气,抓住小门的把手,猛地一把打开。谁知房门打开,门外却是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没有。又跑了?我连忙跑到电梯前,果然电梯正在下行。

我连忙拿起手机,给方安发信息说:「方大哥,那人刚才又来了,他坐电梯下去了,你赶紧拦住他。」

方安说:「知道了,你关好门,等我消息。」

我按照方安的提示关上门,焦急地等待消息,我怕方安不是变态杀人魔的对手,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良心会过不去的。大约等了十分钟,微信来消息了。

方安说:「菜菜,你确定坐电梯下去了嘛,我等了好一会,没看到有人坐电梯下来,你是不是搞错了。」

006

我把方安请进来了,因为我真的太害怕了。我怕变态杀人魔折返回来,我怕他还躲楼里,随时随地准备出手。方安长得很秀气,身材也不是很壮实,还好他没有碰到变态杀人魔,否则我怕他连一拳头都扛不住。美中不足,方安个头矮了点。我在窗口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有一米七八,没想到真实身高就比我高一点点,大概一米七二的样子。我给方安泡了杯茶,表示感谢。

方安说了声谢谢,问我:「菜菜,你确定你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然后开门的时候,发现那人坐电梯下去了。」

说实话,我不确定了。我明明看到电梯下去,方安却没有看到人。虽然我和楼上楼下的邻居不是特别熟悉,但我可以肯定那家伙绝对不是住在这栋楼里的人,难道我真的幻听了?

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现在有点乱,不过还是很感谢你。」

方安说:「菜菜,我们先假设你确实听到了,只是那人可能故意用电梯迷惑你,其实走安全通道下楼或者躲起来,你仔细想想,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做过什么事。」

我怎么可能得罪人,我就是个宅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我说:「没有,我每天不是睡觉就是直播,不可能得罪人,我怀疑是不是那个变态也在看我的直播,可他为什么选中我。」

方安说:「现在是网络时代,出不出门不重要,你有没有在网上说过什么事情,比如变态杀人的事,无意中得罪他了。」

我是喜欢逛论坛,刷微博,经常评论一些热门事,但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没有讨论过和变态杀人魔有关的事情。天知道他怎么盯上我的,方安看了一眼时间,他说时间不早了,让我仔细回想一下,哪怕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让我成为目标,他明天再来陪我。我把方安送出门外,向他道谢。他虽然不够壮实,但给人很有安全感,我挺信赖他的。

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一)

007

我的墙壁脏了,洗完澡回房间的时候,我发现床头墙壁多了一块青黑色的斑。这个斑点很难看,有点像是潮湿的霉斑。我虽然很宅,但是我挺爱干净的,家里都收拾的很好,昨天墙头还没有这块霉斑,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霉斑还挺大的,茶杯盖子大小。

我找来酒精和抹布,擦了好一会,一点用处都没有,不仅没有擦掉,反而霉斑的面积还扩散了,看上去像个球形。真是倒霉,最近也太不顺了。大哥不爱我了,自己还被变态盯上了,墙壁也脏了,怎么所有的事情都凑到一起了。

还好有方安,他是个好人。后半夜的时候,我好像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有点儿潮湿的感觉,甚至还有水滴落在我的身上。我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一道巨大的黑影悬浮在天花板上,模糊不清,看不清是什么。我很害怕,我想起床,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全身仿佛瘫痪一般,无法控制自己的手脚。

我的意识无比清晰,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黑影逐渐向我靠近。它的速度很慢,很慢,一直落到我的身前。直到这时,我才看清黑影究竟是什么,竟然是一个中老年男子,他全身湿漉漉的,脸色很难看,就这样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吓坏了,想要喊叫,却发现喉咙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巨大的恐惧感瞬间笼罩全身。这是梦吧,对,这一定是梦。我拼尽全力,不停地晃动脑袋,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窗外阳光明媚,黑影不见了,天花板上也空空如也。果然是在做梦!

我松了口气,坐直了身子,可是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全身的鸡皮疙瘩瞬间都竖了起来。墙头的霉斑,竟然又扩散了。它的形状,像极了人形。

后续更精彩,请看下篇短篇小说:深夜的敲门声(二)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