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报应

jellybean 2024-04-17 16:08:39 故事摘抄 406 ℃ 0 评论

短篇小说:报应

作者:黄兴洲

一、

黎明前一阵黑那阵,陈豆腐照例骑着他的三轮脚踏车给镇里四鹏饭店送两角豆腐,一角是用石膏点的嫩热豆腐,带辣椒酱的,专供应早点,客人一大早盛一碗热粥,打一盘热豆腐,浇一勺鲜红的辣椒酱,是一种美美的早点。

另一角豆腐是盐卤点的,老一点,是专为熬小魚用的。小鱼炖豆腐,锅底烧着木柴,锅里漂着红红的干辣椒,黄黄的油层上一寸长的大葱和姜片,随着热汤翻腾,色香味全了,老远就能闻到小魚炖豆腐的香味,这是四鹏饭店从白到黑全天一道招牌菜。

四鹏饭店经营三十几年,其他菜不用说了,就这两样招牌豆腐长年不衰,吸引一批新老顾客就像吸大烟上了瘾,哪里也拉不走。

四鹏饭店老板梁四鹏今天着急了,热粥早已烧好,陈家豆腐还没有影,他把熬好的盐豆一遍又一遍给客人粥碗里添,客人还是一个劲地问:“热豆腐呢?”

陈豆腐今天早上怎么啦?干什么去了呢?他可是三十年如一日,从没误过点的,不然能合作这么默契么!

陈豆腐,姓陈名实,因家传豆腐做得好,大家都喜买他的热、凉豆腐,不管上门买还是到他豆腐店里买,相约成俗习惯喊:“豆腐,二斤,豆腐三块钱的。”时间一长,都喊他陈豆腐,大名倒不吃香了。

因为阴天,启明星睡懒觉了,陈豆腐踩着三轮车打着手电出了庄,上了奔镇子去的近道。

这条道经过一片麦田,麦田边有一口六十年代抗旱时打的机井,有八九米深,陈豆腐天天走这里必干一件小事:撒泡尿,或许是生物钟给他定的点,早没事晚没事,一到井边就来事。

这不,刚停车解开裤扣,掏出老二就要放水,忽然听到井底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有人吗?救救我!”吓得陈豆腐浑身起鸡皮疙瘩,尿也吓回去了。

“有鬼呀,大早晨的。”他一边叨咕一边转身想走。“救救我,大哥!”井下一个女子的求救声传入他耳里。有点熟悉,他转身探头探脑伸向井里问:“谁呀?”

井底传来女子的呻吟声:“大哥,我是小湘,快快救我上去。”

哟,是村东老车家的小湘妹妹,她怎么掉井里去了呢?她不是在镇中学上高二的吗?陈豆腐赶紧打亮手电筒向井下一照,一条白花花的身子一丝未掛,井下小湘急忙喊:“大哥别照。”

陈豆腐这会更急了,这丫头才十九岁,怎么光身子在井下呢。他没敢多想,赶紧解三轮车上攀豆腐筐的长绳,把绳头扔了下去,对井下小湘说:“你把绳子拴在腰上,双手再抓住绳子,我把你拉上来。”

短篇小说:报应

井下小湘哆哆嗦嗦已说不清话了,半天说:“行,行了,你拉,拉吧。”

绳子有点细,陈豆腐怕使不上劲,赶紧把这头拴在车把上系牢,他使劲地向上拽。

小湘的头伸到井口了,双手没抓头,脚也使不上劲,嘴里呜呜着已说不清话,陈豆腐一看,不能再拽绳子了,怕使劲勒破她身子,誊出两手拽住她胳膊向上拉,小湘∵身子离开井口,一下倒在豆腐身上,吓得豆腐差点松了手。

小湘赤身裸体,白花花的一身嫩肉扑在他怀里,头发散乱贴在脸上。

此时天色微明,幸亏路上没有行人,豆腐赶紧脱下身上褂子,先给她披上,又脱下长裤,帮她穿上,小湘下身湿漉漉的,一股血腥气扑鼻……

陈豆腐不敢问也不多想,卸下车上豆腐,把小湘抱进车箱,踩着三轮车把她送到她家,什么情况来不及多说,交待完,立麻去家换了衣服,还得给饭店送豆腐。

等把豆腐送到四鹏饭店,四鹏气得正“吹猪”呢,豆腐说了路上救人的事,喝粥的人没一个抱怨的,四鹏赶紧把凉了的热豆腐放在热水里煮了,再捞出来打给吃豆腐的,吃豆腐的客人直夸:“这豆腐一煮,比嫩豆腐还有味,再打一份。”

陈豆腐也不多说,急忙赶回去,再向自己的店里送两角豆腐,估计老顾客好等急了。

二、

陈豆腐的儿媳正抱怨公公今天送豆腐晚了,顾客有的等急了都上别家买去了,只有几家老客还等着他,他简单说了救人的事,老顾客们直夸老陈好样的,做善事给儿女积福。

正忙着卖豆腐,派出所的小车“呜呜”响着顶到了,两个戴大檐帽的民警招呼陈豆腐上车,把豆腐的儿媳和买豆腐的顾客吓得不轻。

到了派出所,只见小湘的爹,车委员(村里治安员)正凶巴巴地坐在那里,两眼放绿光瞅着陈豆腐。

心里无病不死人,陈豆腐平时最烦车委员,常常吃豆腐不给钱不说,还曾经“割资本主义尾巴”砸过陈豆腐家做豆腐工具,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清理阶级队伍”办学习班那阵,打过好多学习班里的人,村里人都恨他牙根疼,他树敌不少,有些人恨不得咬他两口也不解恨,砸陈豆腐家什时,豆腐妻子给他下跪也不行,还踢了陈豆腐妻子两脚。要不是念在小湘娘是个老实人的脸面上,豆腐真不想管他家的事。

救小湘,纯属一片善心,还能救出罪来不成?

车委员大名车威,大家不喜他,喊他车“危猿”是比喻他像个危险的猴子,奸巧滑溜不是好东西,这次他恩将仇报,见女儿穿着陈豆腐的裤褂,内衣全无,认为是陈豆腐做下的坏事,没经过女儿知道就来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办案人员不能光听他一面之词,这才请来陈豆腐做笔录。

短篇小说:报应

陈豆腐不愿多说,只求派出所民警把小湘叫来,让小湘自己说清就行了。

车威不愿让女儿来,怕女儿说出实情现眼,女儿给她妈已把自己的的经历说过了,车觉得太丢人,黄花闺女遭人强暴,然后剥光衣服丢进机井里,是想以此来报复他的吗?并吓唬小湘:“你若说出实情,下次就给你全家投毒,一个不剩全杀光。”

陈豆腐说:“我祖祖辈辈卖豆腐,淸清白白做人,从没做过亏心事,想往我身上扣屎盆子,上天也不容。”

派出所派女民警小宋开车把小湘接到派出所,小湘出于脸面,不愿谈受奸污的经过,只证明豆腐哥是路过,听求救才把她救出井,然后脱下衣服给她遮体并送回家,大哥是个淸白好人。

派出所表扬陈豆腐救人先进事迹,并上报材料为他请功,对小湘的强奸案再立案侦查,仍需小湘配合。

对车威忘恩负义和诬告好人的行为进行了严肃教育,并根据他的所作所为也一并立案侦查,给好人以好报,对恶人恶行决不姑息养奸。

小湘在母亲带领下,亲自到陈豆腐家致谢,小湘长跪在陈豆腐面前,泣不成声,她说:“大哥,你是我救命恩人,我头天晚上放学回家,在湖里遭到一个蒙面人挟持,他打昏我之后,我什么也不知道,把我扔到井里时,凉水一激,我才有点意识,朦胧中听他狠狠地说死去吧,让你那个该死的爹断根绝种,谁让他干那么绝的黑心事……我全身衣服被他扒光,连三角裤头和乳罩都没留,我真想淹死算了,可井里的水只没到我腿弯,我也不敢哭,怕那个贼再回来。半夜了,一个过路人也没有,我心想活不成了,等估计贼人走了,才喊救命,直到你来了,听见你的声音才敢拼命喊。假如不是你救我上来,要是个生人,我光着身子还能见人吗?我真不想活了,都是俺爹造孽得的报应……”

小湘哭得说不下去,她娘也陪着哭。陈豆腐说:“婶子,小妹都赶紧起来,我陈实今年四十六岁,从十二岁跟俺爹学做豆腐,我就像豆腐那样清白,救你时没想别的,你跟我家二丫头从小在一起玩,我念你无辜,见死不救,猪狗不如,我做豆腐挣的是良心钱,你放心,你的事我绝不向外人露一个字,你还得活呀,和你妈回去吧,你爹的事牵连不着你,我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还得急着做豆腐,事情到此为止吧。”

2021.08.28于传奇书屋

【作者简介】黄兴洲,男,1947年生人,江苏邳州人,退休中学高级教师。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徐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邳州文化研究会理事。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理事,《关东美文》苏鄂皖编辑中心主编。在报刊杂志以及各种媒体平台上发表各类作品数百篇。现任《今古传奇》传媒集团速读杂志江苏邳州联络站站长;《邳州速读》主编;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