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嫂子的秘密(二)

jellybean 2024-04-17 16:08:52 故事摘抄 2581 ℃ 3 评论

短篇小说:嫂子的秘密(二)

淘淘一直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里,我心急如焚,每分钟都坐卧难安。三天后,淘淘醒了。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找刘彩玲。

「妈妈说过,她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她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看着淘淘单纯充满渴望的眼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家里发生的事情。

我问淘淘他是怎么摔下楼梯的。淘淘突然把身子缩成一团,紧闭着眼睛抖个不停。我把淘淘抱在怀里,轻声安抚了好半天,他才慢慢告诉我,是那个大胡子爷爷。那天他和叮铛在客厅玩,中途他要找妈妈,推开卧室的门,却见妈妈和那个大胡子爷爷滚在床上打架,俩人都没穿衣服。淘淘觉得大胡子爷爷欺负了妈妈,喊着要跟爸爸告状,大胡子爷爷就把他从楼梯口丢了下去。

我听得目瞪口呆,怪不得淘淘伤这么重,原来是那个刘光伟想要他的命。刘彩玲和那个刘光伟,根本不是父女,而是夫妻。这俩骗子,真把我们当白痴一样耍了。我又问淘淘他身上的旧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刘彩玲或者刘光伟弄的。淘淘一个劲儿地摇头,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我找了个可靠的护工,把淘淘安排好,连夜赶回家。客厅里,那俩狗男女并肩坐在沙发上。哥哥缩在茶几边的小板凳上,不停地给他们端茶倒水洗水果,还一个劲儿地傻乐,一点猫腻也没看出来。

我上了阁楼,试探性地问爸妈,看刘彩玲和她父亲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不。爸妈一脸茫然,反问我:「有啥不正常的,我看你天天疑神疑鬼,精神不正常。」

哥追到阁楼上,张口就问我是不是在搬弄是非。他认定我故意找刘彩玲的茬,想把刘彩玲赶走,这样我就不用往外拿钱了。

老爸听哥这么一说就急眼了,他打开窗户,探出身子恐吓我:「李子木,你要是敢把你哥和刘彩玲的事儿搅黄了,我立马从这里跳下去,让全县的人都知道你有多没良心。」

老爸的声音挺大,把楼下的那对狗男女也招上来了。刘彩玲敲开门,见我们一家四口人齐刷刷看着他俩,以为事情完全暴露了,瞬间心虚地想往回缩。

老爸好像完全忘了这个女人是怎么栽赃他、让他丢脸难堪的。他叫住刘彩玲吩咐道:「你别走,你怀了孕生了孩子,就是我们家的女主人了。我们家的事儿,都是你说了算的。不论李子木怎么挑拨,我们也不会听的。」

老爸,你好像忘了,刘彩玲还没跟哥结婚呢。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她跟这个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就成女主人了。刘光伟眼睛一转,明白了阁楼里发生的事儿,他扒开刘彩玲走进来,做出大度的样子,说我还小,不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会计较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告诉他,淘淘醒了,什么都跟我说了。没想到这个男人脸皮比城墙还厚,他打哈哈,说小孩子的话原本就不可信,现在受了伤,更能胡言乱语了。放屁,我们家淘淘,从来不撒谎。

刘光伟笑了:「不会说谎吧?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身上的旧伤是谁弄的?」

我不甘示弱地看向刘彩玲,刘光伟得意地拍拍哥的肩膀,面带嘲讽地告诉我说,哥想跟刘彩玲亲热,偏偏淘淘寸步不离地黏着他「妈妈」,哥不耐烦的时候,就拿淘淘撒气。我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向父母求证。看着他们心虚躲闪的眼神,我瞬间明白,哥哥虐待淘淘这事儿,父母一直都知情,却没有阻止。

我想起淘淘紧闭的嘴巴,突然忍不住大哭起来。这孩子,最该爱他的人为了自己的私欲伤害他,还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放弃他,他却毫无怨念,真是懂事儿得让人心疼。刘光伟接着说,女孩大了都会谈男朋友,谈了男朋友就会对家人有二心。但家人的养育之恩是不能抹杀的,要想家人以后不再麻烦我,除非我一次性拿出一百万,买断这份亲情。

刘光伟话音未落,老妈出口打断了他。我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母女亲情,到底是割不断的。

没想到老妈停了几秒钟,慢慢地说:「子木,一百万对你来说没几年就攒下了,也不算什么难事儿。淘淘你平日带惯了,我看你也在乎他,那你就继续带着吧,不要送回家来了。」我这是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呀。悲凉充斥着我的内心,我对我的家人彻底绝望了。

思虑之后,我决定速战速决,尽快把这对狗男女绳之以法,为淘淘讨回公道。然后,抽身和这个无爱的家庭断绝关系。欲进,必先退以蓄势。第二天,碰巧跳出来我做的产品其中一种原材料价格翻几倍的新闻。我刻意表现出要血亏的样子,蓬头垢面顶着黑眼圈不吃不睡呆坐了大半天,最后告诉他们,我想明白了,商场变幻莫测,家人才是我最坚实的后盾和依靠,我要给刘光伟和哥投资,跟他们合作。以往的责备和猜忌,请他们不要放在心上。

给刘彩玲赔罪的时候,这个女人笑得谦卑又温柔,她握着我的手臂说:「妹妹,我们得给你道谢,你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了,辛苦你了。」

这骗子的话,竟然比家人还暖心。为这个家输血这么多年,哥哥和父母从没说过一个谢字,他们只会说,还要,还不够。哥见我服软了,果然追着我索要所谓的投资款。哥呀,骗子遇到你,可真省心。我假装思忖盘算了一番,告诉他们,新近的货最近销售不畅,回款比预期的慢许多。我慢慢把资金撤回来后,全交给哥打理,以后,我就坐享分成了。

李子森追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付第一笔三十万投资款,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十天之内。当天中午,我请全家人在县城最高档的饭店吃饭。中途,我借口身体不适先回来了。趁着这个空挡,我在每个房间都装了微型摄像头。

两个骗子长期在家里活动,我就不信他们露出马脚。一家人酒足饭饱归来后,哥醉得最厉害,脚步踉跄的。刘光伟应该是觉得好事将成,也比往常放松,有了七八分醉意。

我泡了茶,殷勤地给他们依次递上。当时我穿着睡衣,给刘光伟递水的时候,散开了胸前的几个扣子。喝了酒之后的刘光伟果然比往日放肆,眼神在我的身上扫了好几个来回。见我转身要离开,竟然故意伸出腿给我使绊子。我如了他的愿,扑倒在他身上的时候,双手分别抓到了他裸露的胳膊和后背。因为太用力,这俩地方都留下了血印子。

他恼火地皱着眉头要发作,刘彩玲拿着毛巾帮他擦水,把我们隔开了。以引诱男人为职业的女人,果然够敏感。叮铛和刘彩玲的活体组织,我已经趁接近她们的时候取到了,现在又取到了刘光伟的皮肤组织。给他们一家三口做个交叉 DNA 亲子鉴定,再加上监控录下的视频,揭穿这俩骗子的嘴脸,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没想到,家里的监控视频,没录下任何有价值的片段。这几天刘彩玲对哥温柔,对父母热情,对刘光伟有距离有分寸,单看视频,哥这个准老婆,简直优秀的不要不要的。刘光伟顶着一副络腮胡子,天天狂吃狂睡刷电视,无所事事的时候,还摆弄一下花草,标准的退休老大爷活动轨迹。

我挺纳闷,一反思,大概是那天抓伤刘光伟的时候,没能掩饰住内心的仇恨,打草惊蛇了。就这样认输,可不是我李子木的风格。三十六计,咱也熟读过,我决定玩一招敲山震虎。晚上趁大家都在的时候,我故意遮遮掩掩地打电话。哥的好奇心被勾上来,很没品味地问我脚踏了几只船。

短篇小说:嫂子的秘密(二)

刘彩玲和刘光伟看着我的眼神,却警惕起来。因为我的口气不是泡帅哥,倒像在查什么人。我戒备地看几眼他们,躲到卫生间继续打电话。第二天,刘彩玲和刘光伟借故出了门。我借着熟悉的地势,远远地尾随着他们。

俩人找了个胡同里无人的角落,交语起来。我绕到他们所在的围墙后面,打开手机录音。刘光伟已经发现了我布下的监控设备,却是在李子森的提醒下发现的。李子森觉得我请大家吃饭那天提前离席,有点反常,因为往常我都会照顾大家到最后。我气得只想捶墙,李子森,你知道自己现在的真实处境有多可笑嘛。

刘光伟觉得不能对我掉以轻心,但设了这么多圈套,演了好几场戏,就从我们家拿走十万块,俩人显然不甘心。最后他们商定,放弃让李子森做房产抵押贷款的计划,只等十天后再从我手里榨到一笔钱,就抽身离开。

刘光伟还问刘彩玲,找好接脚的没。刘彩玲说,已经找下谈得差不多了,对方年纪大,条件也不好,天天花言巧语急着要她过去。这时,DNA 鉴定结果也出来了,我拿着三份定报告,真有点懵,刘彩玲三人竟然相互都没有血缘关系。没法靠 DNA 亲子鉴定证实刘光伟、刘彩玲的关系和他们的龌龊骗局,剩下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到被刘彩玲骗过的人。

我买了套挺贵的化妆品,以帮刘彩玲试装为借口,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刘彩玲一开始挺戒备,看到那套化妆品的牌子后,就禁不住上手了。

李子森挺操心,还跑过来翻化妆品说明书,看孕妇到底是不是适用。这几天刘彩玲来大姨妈了,李子森很显然没做到一击即中,但他还是把刘彩玲当孕妇一样呵护着。

我猜刘彩玲肯定又糊弄李子森说,怀了孕,他们就领结婚证。我故意跟李子森说,叮铛刚会走路,磕磕绊绊很不稳当,为了防止淘淘的悲剧重演,我前几天在家里装了监控,经过这几天的测试,还是基本靠谱的,我等下就把操作方法告诉他们。

我说这话的时候,李子森跟刘彩玲交换了个眼神。刘彩玲很明显地放松了几分。

估计是我选对了时间,十几分钟内,刘彩玲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十次,她终于忍不住划开匆忙应答了一下。

我调整手里的化妆镜角度,窥到解锁密码。接着,我假装手抖,把唇膏涂到了刘彩玲腮帮子上。趁她去洗手间清洗的空挡,我打开她的手机,很顺利地找到了下一个受骗男人的微信号码,记了下来。我伪装成一个单身女性,用小号加了受骗男人的微信。简单聊了几次,就把他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这个男人真名叫张广智,居住地离我们不到二百公里。从他朋友圈看,张广智也就打打零工挣点钱,手头并不宽裕。

我见火候差不多了,借口路过他的居住地,约了见面。当我把刘彩玲和李子森的亲密照亮给张广智后,这个男人一下子颓了下来。但他显然比李子森灵活多了,没有哭诉刘彩玲只爱他一个之类的蠢话,而是冒着冷汗告诉我,为了让刘彩玲尽早过来,他先后给刘彩玲发过四次红包,共计三万多块钱。这些钱是他小半年的收入,他一定得追回来。

还有,这个刘彩玲,在他面前叫李燕。我马上他定心丸,如果他能协助我取到刘彩铃夫妇的罪证,这些钱公安不能帮他追回的话,我个人补偿给他。为了让他相信我的实力,我还给他展示了我做生意的微信流水,张广智看我的眼神马上变了,他同意了我的要求。

像刘彩铃刘光伟这样把连环套路用的这么熟练,他们骗过的人肯定不止李子森和张广智两个。作为惯犯,或许他们还用了其他假身份证假名字。找张广智之前,我先联系了个搞网络信息的同学,把刘彩铃三人的照片信息发过去,请他帮我核查一下,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受害人。但直到我跟张广智见面协商好下一步的行动,同学都没帮我核查到有用的信息。

「你想想,刘彩铃骗的都是不玩网络的男人。这些人受骗后,碍于面子,或许就忍气吞声了,能去公安局报个案的,估计比例都不高。但你现在找到张广智这个人证,他们诈骗的罪名是洗脱不了了。」同学这样替我分析。

张广智一个人证,三万块的诈骗金额,怎么能囊括刘彩玲他们犯下的全部罪行呢。我得让李子森认清刘彩玲的真面目,也站出来指控他们。让刘光伟主动承认把淘淘丢下楼梯,造成淘淘昏迷三天的罪行。毕竟淘淘一个四岁脑瘫儿童的话,我怕公安局不会采信。

还有叮铛,和刘彩玲刘光伟都没有血缘关系,会不会是他们拐骗来的孩子,这又是他们的一个罪状。我正思谋这些的时候,李子森提醒我,十天期限已到,我该给他第一笔投资款了,三十万。

当天晚上,我给李子森的手机转账一直失败,搞得俩人都疲惫不堪。窥视转账进展的刘光伟焦灼地直转圈圈。最后,我输错了两次密码,假装沮丧地说,不能再试了,再试账号就被锁上了。

李子森不甘心地建议:「那我们明天去银行办理吧,银行一开门咱就去。」

转天一早,不放心的刘光伟刘彩玲跟着我和李子森一块出了门。刚出小区,两辆商务车擦着我们的身子停下来。车上下七八个身强力壮的人,把我们一行四个分开塞进了两辆车里,往郊外开去。我和刘彩玲在后一辆车里。商务车玻璃被黑膜贴得严严实实,里面的几个人毫无表情地把我们围住。刘彩玲下意识挣扎了几下,脸色渐渐变了。

刚上车的时候,几个人就第一时间搜走了我们的手机。现在他们又问谁叫刘彩玲,我用下巴朝刘彩玲示意了一下,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车在郊外一片无人的树林边停下,有人上了前一辆车。车门一开,我们这辆车上来的人是张广智。张广智上来就叫着刘彩玲的名字要揍人,自然被那几个人拦了下来。几人让张广智拿出身份证。做了登记后,张广智开始讲述自己被刘彩玲骗婚的经历。几个人有的录音,有的拍照,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刘彩玲的身体抖的越来越厉害,当有人面无表情地问她,张广智说的一切是否属实的时候,刘彩玲原本还想狡辩,前面一辆车突然晃动起来,有人打开车窗,刘光伟的惨叫声在这空旷的郊外很是刺耳。她看了我几眼,崩溃地放弃了抵抗。我又详细地盘问了刘彩玲以结婚生孩子为幌子,欺骗李子森和我们家人的全过程,刘彩玲除了点头就是哭泣,没提出任何异议。

当我故意指控刘彩铃把淘淘丢下楼梯,致其昏迷的时候,刘彩玲突然回过味儿来,哭着辩解说,把淘淘丢下楼梯的是刘光伟,她当时想阻止,已经晚了。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刘光伟主导的,她只是从犯,听从刘光伟的安排行事。

我嘲讽地看着刘彩玲,奚落道:「你长了一副迷倒男人的样貌,脑子又机灵,怎么就着了那个猪头的道,配合他干这些龌龊事儿呢。现在好了,把自己这辈子都赔进去了吧?」

刘彩玲抽泣得差点断气,她吼着说:「李子木,你以为人人都能像你这么好命吗,读大学,赚大钱,让全家人都仰仗你生活。我天生就有不孕症,生不了孩子。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再漂亮伶俐又能怎么样。与其被人欺骗嫌弃,还不如我现在这样,耍他们玩。再说,他们都是主动把钱交到我手上的,我逼迫他们给我钱了吗……」

我被刘彩玲这套歪理搞得哭笑不得,又问叮铛是不是她拐卖的孩子。刘彩玲的神情难得地温柔下来,她说叮铛有先天心脏病,被人抛弃在医院,几天都没人理会。她不忍一条小生命就这样消失,就帮叮铛治病,又把孩子抱回家。看来,刘彩玲不算是坏透了。她自己不能生育,所以更稀罕孩子,她对淘淘的好,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淘淘想亲近她,主动叫她妈妈,不是没有原因的。刘彩玲抱着叮铛行骗,那些男人哪里会怀疑她不能生育,所以,叮铛也算她骗婚的辅助工具吧。

短篇小说:嫂子的秘密(二)

我正思忖着,李子森从另一辆车里跑过来。上来就给了刘彩玲一个大嘴巴,气急败坏地骂道:「臭女人,女骗子,你不能生孩子,还装神弄鬼地糊弄了我这么多天……」

刘彩玲温柔地笑了笑,深情地看着李子森,说:「其实,刚才我是乱说的,为了让你妹妹同情我。我能生孩子,叮铛就是我亲生的。我今早用排卵试纸测了一下,阳性,这一次,你一定能一击即中。」

李子森表情马上变了,他跪下来恳求道:「子木,你们放了刘彩玲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她骗那个张广智是不对,骗他的钱,我们还,加倍还。」

我实在替他害臊,问他:「李子森,是谁把你的孩子丢下楼梯的?淘淘可是昏迷了三天才捡回一条命啊。还有,刘彩玲是有老公的,那个叫刘光伟的男人跟刘彩玲就在你的床上乱搞,这你也能忍?」

李子森依旧不肯起来,他说:「摔淘淘的是刘光伟,跟彩玲没关系。那孙子又老又丑,彩玲早不喜欢他了,她喜欢的是我。彩玲像我保证过,她一定会跟我结婚,给我生一个儿子的。」

世上竟有如此愚昧的人,如此荒诞的事儿,我实在没法直视,甩下那三分 DNA 鉴定报告,直接下了车。身后,传出刘彩玲放肆的大笑。两辆商务车,以及车上的人,都是我找来帮忙的。李子森总算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和张广智一起,把俩骗子扭送到了公安局。

公安人员登记后,查了下系统,扭头对同事说:「厉害啊,两年多作案十几起,每换个诈骗对象,她就改个名字,弄张不同的假身份证。」

李子森一听直接跳起来,他抓着我的胳膊瞪着眼睛说:「子木,你盯了他们那么多天,手里肯定有全套的证据,全给公安大哥拿出来,我要弄死他,弄死这俩鳖孙子。」

大哥,要不是你提醒人家,这证据里还能有刘彩玲夫妇在咱家不穿衣服大战的视频呢,肯定够刺激。要不是我盯死了这俩骗子,现在李子森你就是被人骗光房产钱财,一无所有的鳖孙子了。李子森听到我的抱怨,扭过身子蹲到地上,抱着头不吭声了。

我追问他:「李子森,刘彩玲到底哪里好,把你迷成这样?」

李子森喃喃答到:「我没什么本事,连爸妈都从骨子里瞧不起我。只有面对刘彩玲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男人。」

一个多月后,我追回了被刘彩玲骗走的十万块,又把给家人住的那套房子,变更到了自己名下。父母眼睁睁看李子森把俩骗子接到家里,祖宗一样伺候了俩多月。他们自己被赶到阁楼上不说,房子也差点没保住。见我坚持要更名,他们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

但我到底没狠下心,跟家人彻底断绝关系。只把把狠话撂倒了父母面前:以后,我每个月给他们三千块钱生活费,只许他们自己用。但凡被我发现接济了李子森,以后一分钱都别想从我手里拿到。

父母见我态度坚决,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白养你了……」

…………

后续更精彩,请看下篇

已有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34:12]  回复

    李子木刘彩铃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40:11]  回复

    李子森李子木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40:26]  回复

    李子木 刘彩铃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