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谜案心解(短篇小说)

jellybean 2022-02-06 20:35:41 故事摘抄 247 ℃ 0 评论

在外地创业20多年后回家乡办企业的李匡蓉,虽已52岁,但依旧满腔激情,奋力创业,成了全县小有名气的女企业家。

这天上午,公司人力部经理带着一位面容沧桑、头发花白的男子,来到了董事长李匡蓉的办公室,说:“董事长,这位大叔说一定要见见您。”

“噢,那先请坐吧,请问这位大叔您有什么事吗?”李匡蓉友好地问。

大叔有些胆怯,说:“李董事长,前几天在报纸里看到您的创业事迹,我百感交集。您不认识我了吧?我是看到你们公司招保安门卫的广告后,想来应聘的,不知行不行。”

“噢,你的面孔好像有点儿熟悉,但确实不太认识。想来公司做保安啊?那请说说你的基本情况吧。”李匡蓉说。

大叔低着头,捧着茶杯的手有点颤抖,回道:“我叫陈庆贵,今年53岁,高中文化,白山村人。我老婆么身体不太好,老母亲已快80了,儿子么不肯好好念书,没出息,还因为和讨赌债的人打架,现还在坐牢。我么又没啥本事,东打工西打工也就只能混口饭,哎……咱们都是年龄相仿的人,和您相比是差十万八千里啊。”边叹气边摇头。

“你也别太泄气,人生难免有坎坷,慢慢会好起来的。你想来做保安,这是比较辛苦的工作,而且工资也不太高,只有4000多一个月,你愿意吗?”李匡蓉坦诚地告诉他。

谜案心解(短篇小说)

陈庆贵抬起头说:“没事没事,辛苦我不怕,如果您同意,我就愿意来。”

李匡蓉回他:“那好的,我们商量一下,你先回去等通知吧。”陈庆贵起身,深深鞠了个躬,离开了。

对于这张似熟非熟的面孔,心里多少有些好奇,李匡蓉拿起手机,在高中同学微信群发了条消息:“请问各位老同学,咱们有没有一位叫陈庆贵的同学?”,结果很快就有人回复:“有的,陈庆贵好像是白山村人。”另一位同学也回复说“在读书时每次吃饭都冲得最快,绰号叫‘飞毛腿’的那个,后来很多人就把‘飞毛腿’当他的名字叫了。”

“噢——原来他就是当年那个姓陈的‘飞毛腿’哦。”李匡蓉的心情一下沉了下来。

那天晚上的李匡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那个烙在脑里、疑在心里整整30多年的“谜案”,再次泛浮在了脑海里:

那是发生在七十年代末,李匡蓉读高一时的事件——

对于那几个最调皮、最懒得读书的学生来说,每天上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声,犹如百米跑的发令声,老师还没走出教室,他们已冲到食堂门口。

食堂工作人员抬出的木框大蒸笼还未摆放稳当,几个同学就迫不及待地冲上去,翻来翻去找自己的饭盒,身影被滚滚蒸气笼罩隐没,食堂叔叔阿姨一个劲地喊:“别急、别急,小心烫着!”

日复一日每天都这样,很多老师和同学说那几个人像是“饿死鬼出世的飞毛腿”。

陈庆贵就是“飞毛腿”中的佼佼者,每次食堂抢饭,不是最快第一就是最快第二,而每次考试成绩,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

“飞毛腿”,一般都是男同学,每次蒸笼里最后才拿走的几个饭盒,往往是那几位温文尔雅性子慢、不燥不急内向型的女同学,和陈庆贵同班的学习委员李匡蓉,就是其中一个。

冬季的某天,窗外风雪交加。上午第三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起,陈庆贵又是飞一般冲出了教室,还没等蒸笼放好,他就扑向前去,先解开衣服最下面一粒纽扣,冒着滚烫的蒸气,一手拉起衣角,一手稀里哗啦扒开别的饭盒,很快找到了自己的那个,用衣角托住饭盒,然后顺手牵羊又从最上面拿走另外一个饭盒,低着头匆匆跑回了寝室……

落在后面的同学从食堂取回饭盒还未回到寝室,动作神速的陈庆贵却已吃好、洗好,拿着装进生米的饭盒又去食堂蒸晚饭了。

李匡蓉她们几个女同学回到寝室,打开菜瓶子、打开饭盒子……

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李匡蓉打开饭盒,里面装着的全是泥沙,只有边上还留着几粒米饭。“啊?这是怎么回事呀?!”她傻了,眼泪“滴答滴答”流到了捧在手中的饭盒里。

李匡蓉的这顿午饭,是在“眼泪+气愤”中度过的,虽然同寝室的几位同学都说要拨一点饭给她吃,可李匡蓉坚决不要,说:“我不饿,我已经气饱了。”

学校竟会出这样的怪事?匡蓉的同学报告了班主任,班主任又找到了校长,要查清这缺德的事到底是谁干的,找这找那,结果令人遗憾。

半个月后,因病休假的食堂王叔叔回来上班了,食堂同事闲聊时,又提起了“米饭变泥沙”的怪事。王叔叔回想起请假的头一天午饭,在弥漫的蒸气中,隐隐约约带上过一眼,好像总是最早来取饭的那位男同学,拿走过两个饭盒,会不会是他偷吃了那位女同学的饭,然后又装进泥沙快速放回蒸笼里呢?可“飞毛腿”又有好几个,王叔叔也拿不准取走两盒饭的到底是哪个。

为人稳重处事谨慎的王叔叔,没把这疑问说出口,而是找到校长将自己的怀疑悄悄作了汇报。第二天,在全校班主任工作例会上,校长说:“米饭变泥沙”的事件,不仅可怜的李匡蓉同学受了极大委屈,而且给整个学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请大家回去查查你们班里哪几位是抢饭的‘飞毛腿’,排查一下那天午饭是谁取走过两个饭盒,查出事实真相,引以为戒,以更好的教书育人。”

时间日复日、月复月地过去了,大家想得到的结果,仍是令人遗憾,只有班主任悄悄和李匡蓉说过一句:“有可能是咱们班一个姓陈的‘飞毛腿’,但他说他没干过,找不到证据,没办法。”

“米饭变泥沙”的事,也成了一个“谜案”。

一整夜的回忆,一整夜的无眠,回味少女时代的那道委屈伤痕,李匡蓉的心绪还是五味杂存、百感交集。

第二天一到公司,李匡蓉叫来人力部经理吩咐道:“如果你没意见的话,可以通知那位姓陈的大叔来上班了。”

一段时间后,员工们反映说“这位新来的保安,虽然头发已花白,但无论白天黑夜,忠于职守、敬业勤快,真的很不错。就是每次见到李董事长时,总是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哪怕举手敬礼,也不敢正面看她,是个很害羞的人。”

一个老男人,为啥会“害羞”?其实陈庆贵和李匡蓉各自的心里,都明白。

一个月后,发工资的头一天下午,李匡蓉开会回到办公室,发现门边地上有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老同学,在贵公司上班一个月了,真的很高兴,万分感激。我妻子的病有些严重,要陪她去住院治疗。对不起,我明天就不再来上班了,工资不要发给我了,就当对我30多年前在学校时犯下那个大错的惩罚,对您曾经造成的损害作为赔礼补偿,这样我的心里多少会好受一些,不要让我带着自责悔恨和内疚不安慢慢老去。请老同学原谅、保函、理解、接受。

祝:好人一生平安,事业蒸蒸日上!

曾经的“飞毛腿”陈庆贵,向老同学叩首致歉。”

第二天下午,李匡蓉办公室里坐着公司办公室主任、人力部经理、财务部经理等四五个人。李匡蓉董事长说:“我已和总经理商量好了,明天请财务去银行取10000块现金,再去买一些高档营养补品,请办公室安排两位陈庆贵不认识的同事,去他家慰问一下。一定要注意,去慰问的不要说是咱们公司的人,而要说是‘县民政局’和‘爱心公益协会’的人。”

宽敞的办公室里,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映照在那盆绿油油的君子兰上,李董事长教导的爱心“谎言”,像一股热流,涌入每个人的心海,激荡出朵朵喜笑颜开的幸福浪花……

作者:夏冰南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