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榕树灵》

jellybean 2022-02-06 20:35:53 故事摘抄 278 ℃ 1 评论

#寻找故事家#

短篇小说《榕树灵》

图片来自网络


我叫小蓉儿,这个名字是我的小主人取的。我是一棵榕树,一直肆意生长在这片无人的土地上,孤单是有的,因为我比其他树木大,还占地方,虽然受排挤,但我并不气馁,我自认为我就是这样与众不同的,况且我的年龄比他们都大,哈哈。直到有天,小主人一家来到这里,建起了庭院,而我的生长位置比较特殊,比较影响房屋的建设,当挖掘机和工人来施工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就此命丧黄泉了。

清早的这天,阳光不错,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买下这块土地的人来了,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工人,边施工边看着设计图商讨着,时不时指着这棵大榕树比划着。男人听着包工头说的话,微微皱眉,随即说:这个榕树能不能不要动了?包工头皱起眉毛,嘴上的胡须还貌似带着灰:您不动这棵树,这设计图就要大改了,很多地方要从新设计。男人想了想还是说:师傅,您给看看吧,能不能不动那棵榕树。包工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榕树,想了想说:您这突然改方案,有点难办,您应该早点跟我说一声啊。男人眼带温柔,又有几分无奈的笑了说:我儿子很喜欢那棵榕树,不让砍。毕竟长这么大不容易。砍了也可惜。包工头诧异了一下后,想了想说:好吧,这样,我回去看看怎么改一下,就是要晚点再施工了。男人说;谢谢您,谢谢!

当我听到男人说的话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命保住了,我感谢这家人的善意,感谢那个小男孩的善良。开心的我,摇着枝叶,想庆祝一下自己的劫后余生。

庭院修好了,是那种中式的四合院,因为我的个子高,可以看清楚院内的一切,一家人很和善,经常会有村中的街坊来这里串门子,我听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以前不知道的,比如树有很多种,花也有很多种,草也有很多种,偶尔我也能看到主人家买回来的花草,很是新奇呢。当然他们更在意我,他们在我的身下弄了小石桌子和凳子,夏天的时候,他们会在这里乘凉说笑,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至于我身上的虫蚁,主人一家都会帮我清理,所以我生活的很开心很快乐。

过了几年,小主人上学了,好像是学了画画,每天背着小画板,拿着画笔的样子格外可爱,有时候女主人还会指导小主人拉小提琴,刚开始真的像是在锯木头,我听着还是有点惧怕的,毕竟我是树啊!后来就渐渐好听了,每天我都能听到,你能想象那种幸福吗。哈哈。生活中不可能没有矛盾,也有的,比如我的枝叶太茂盛了,不得不修剪,小主人会来跟我说:小蓉儿,对不起啊,你长得太茂盛了,爸爸说要把多余的地方修剪一下,你要忍忍啊。他还会拍拍我的树干以示安慰。我理解的,虽然有点痛吧。小主人陪我的时间最多了,他会给我讲小故事,会对着我画画,还会趴在石桌上睡觉,每每我都特别渴望,能离他近一些,更近一些。

在初秋的午夜时分,我看到小主人那屋的窗户没有关,小主人窝在床上睡觉,想起有一次,小主人因为没关窗户着凉了,生了一场大病,家人心疼了好久,当然我也是心疼的,我就努力伸长手臂,一点一点,轻轻碰着窗户,窗户合上的那刻,我安心了。

好像过了十多年吧,我的小主人长成了俊逸非凡的帅小伙,这天,他依然对着我画画,边画边说:我画了你这么多年了,如果你真的有灵魂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我看着小主人明媚的笑颜,如痴如醉,我只能挥挥树叶来回应他,如果我会说话就好了,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渴望想跟他正常的交流。他的画越来越好了,我看着他白皙的手握着的铅笔,来来回回,细致温柔,这次不同以往,茂密的榕树上,坐着一个光脚的小女孩儿,尖尖的耳朵,浅黄色的头发,身上穿着浅黄色的小裙子,笑的很开心。他说这是他想象中我的样子,具象化。

我看了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我多么想变成画中的女孩儿出现在你面前啊。你把这幅画弄了个木质相框,摆在了书桌上,我时常会远远的看一眼。你也很喜欢我对不对?我兀自开心快乐着。

时间恍惚而过,有天你带着一个很漂亮很可爱的女孩子回来了,你们说说笑笑,她挽着你的胳膊,笑的好甜。渐渐的,你们会在我的身下聊天,会牵手拥抱,她也会捧着你的脸笑的格外甜,我的心有点酸涩,有点开心,也有点不知名的落寞。可能是她分去了你大半的时间,可能是曾经我们的世界,从此多了一个人,这叫做嫉妒吗?应该不是吧,应该是羡慕吧,我羡慕她能离你这么近,羡慕她可以拥抱你诉说着甜言蜜语。这大概是我这一生都无法做到的事。

“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那天你穿的很帅气,单膝下跪面向她求婚了。我见证了你们的幸福,虽然我的心有点轻微的酸涩。

隔年你们有了个很可爱的孩子,我很欢喜,因为小宝贝也像你一样,会陪我说话,会为我浇水除虫,我对他更加宠爱吧,只要他在我身下,我都会特别注意,太阳太大,我就伸长枝叶遮挡阳光,如果下雨下雪,我都会尽可能叠起树叶为他挡住雨雪。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他长大了,结婚了,去镇里居住了,只逢年过节来这里看看,而你们依然会在我身下聊天说笑,还会说我,长的这么粗这么壮。我也会想我本来就是这种树好吗。

电闪雷鸣的一天晚上,暴雨夹杂着冰雹从天空倾泻而下,我隐隐感觉到周围的不安稳,当我看到远处的河水在暴涨的时候,我意识到危险来临了,我想尽办法却无法告诉你,我再次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人,好在你们察觉了异样,跑了出来,洪水一瞬间就淹没了村子,它来的那样快,那样迅猛。高处的雨水带着石块往下冲击,大块的石头开始随着滚落,当我看到我身下的你们时,我知道我不能退缩,我伸长手臂,努力拦下那些石头碎块,你们慌忙中抱住我的树干,这大概是我离你最近的一次吧,我努力伸下手臂,你们顺势爬到我的肩膀,你们向远处的村民大声的呼救。

砂石打烂了我的树叶,雨水使劲的在浸泡我的足根,断了的枝杈被狂风吹走,好在我长得壮长得粗,只要撑到救援的人来就可以了。当身体已经麻木的时候,我们等到了救援的人,他们把你们带离了这里,我知道我可以不用再撑着了,一瞬间,我知道我倒在了洪水里,随着水荡来荡去,根被拔了出来,随波逐流……再见了,我的家,再见了我爱的人……

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我有了意识,此刻天还未亮,我伸伸手臂,惊奇的发现,我有双类似人类的手臂,我又摸了摸我的脸我的耳朵,人类的脸,尖尖的耳朵,我身后有双透明的翅膀,我这是成为精灵了吗?意识中闪现着母亲的话:蓉蓉,树灵伴随着树木的成长而生,离开了树身灵体是活不过24小时的,更加不能见到阳光,否则会永远消失的,切记。是这样啊……虽然都有离开的那天,那么这最后,我想去见你。

我挥动着翅膀,赶在天亮前找到了你所在的地方,这是临时安置房,你坐在轮椅上,手中拿着一个相框,那是我…原来那天你伤到了腿。女主人说:好在这相框是防水的,好在那天的暴雨没把它遗失……它保护了我们啊。你点点头,我站在窗户外的杨树上,听着你们的对话,女主人转身出去了。

天空的东边冒出了金色的边,我知道,太阳要出来了,我的时间不多了,看着你手捧着那张照片,笑的那样温柔,无悔了,伴着风,我来到你的面前,这是我第二次离你这么近,也是最后一次了,轻轻拥抱着你:谢谢你,还有,我爱你.......

金灿的阳光照进屋里的那一刻,老人感觉有阵温暖的风,拂过自己,在身边停留了一瞬,就消失了,空气中,仿佛飘着点点的金色光斑,温暖唯美。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莫名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小孙子进来了,捧着一棵小树苗说:爷爷,您怎么了?怎么哭了?老人抬手摸摸脸颊说:真的啊。小孩问:爷爷,是不舒服吗?老人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是,只是心里有些难过,就像是深爱的人离开了一样。小孩儿捧起手中的小树苗说:爷爷,不要难过,看,是榕树哦。您喜欢吗?老人看着这棵小树苗,温暖的笑了:喜欢,很喜欢......

老人把相框放回桌上,与小孙子左一句右一句聊着天,而照片中,那个小精灵在阳光的照耀下,笑的如此真诚而温暖......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3:33:53]  回复

    如果我会说话小说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