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一)

jellybean 2024-04-17 16:13:36 故事摘抄 450 ℃ 0 评论

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一)

我想问大家一件事,如果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自称是你女朋友,天天跟你在一起,对你非常好,不仅嘘寒问暖,还会为你准备饭菜,有没有可能,她并不是你的女朋友。我现在就怀疑,我身边的女人,可能不是我的女朋友。

事情是这样的,我叫宋哲,是个待业青年,前一阵出了车祸,撞伤了头部,苏醒后竟然失忆了,完全记不起以前的事。

我醒后的第二天,来了一个叫方慧的女医生,她说是我女朋友,对我非常好,不仅每天亲自照顾我,还会给我讲我们之间的事,相处了一个星期,我也渐渐确定她就是我女朋友了。出院那天,我的生活自理方面有些困难,方慧为了方便照顾我,就让我暂时先搬到她家去住,她平时工作那么忙,还要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我心里真的挺感动的。

不过我们是分开睡的,她说我身体还没恢复,暂时不宜睡在一起,等我身体恢复之后,她会好好补偿我的。我同意方慧的说法,毕竟我时不时就会头疼,确实需要好好休息。按理说我不应该怀疑她,可凌晨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产生了一丝动摇,我觉得方慧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记得很清楚,大概是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听到隔壁传来说话的声音,似乎是方慧在和什么人打电话吵架。

她一直在提工作的事,说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工作,让对方不要胡思乱想,她没有做对不起对方的事,还说什么实验已经开始,白鼠已经就位,让对方暂时不要打扰她工作,给她几天时间,等实验结束,她会给对方一个合理的解释。方慧很快就挂断电话,隔壁再次安静下来,但是我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我想知道,方慧这么晚,究竟在和什么人打电话。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在卫生间洗漱,又听到方慧在打电话。她的语气比昨晚好很多,但依然多次提到工作的事,很明显,她还是在和昨天晚上的男人通电话。她打了十多分钟就挂断了电话,似乎有些生气。我趁机问她在和谁打电话,方慧说是医院的同事,双方意见有些不统一,所以闹了点矛盾,没什么大问题。

方慧在说谎,她绝对不是打给同事的。不过我没有证据,也不能让她自证清白,只能继续观察,人一旦说谎,就要用更多的谎言来圆谎,迟早会露出破绽。方慧说早饭准备好了,不过医院有重要任务,她没时间吃,必须马上赶到医院,还嘱咐我好好休息,说我都有黑眼圈了。方慧走后,我一个人在客厅坐下,桌上除了包子,油条,豆浆之外,竟然还有一个棕色的档案袋,应该是她落下的。

我一时好奇,就打开文件袋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一份资料,封面写着刺激疗法,首次实验,落款日期是昨天。我大致翻了一下,根据档案里的介绍,刺激疗法就是以毒攻毒,用极端的方法刺激患者,使患者产生强烈的反应,从而达到治疗目的,实验对象在档案里被称为白鼠,方法还挺新颖的,我原本想往后翻翻,看看哪个倒霉蛋要用这种刺激疗法治疗。谁知就在这时,方慧突然回来了。

大家能想象嘛,一个一直说爱你,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女朋友,突然变成凶神恶煞一般,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形。我现在就看到了,方慧进门的时候,看到我正在看文档,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眼睛瞪得极大,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质问我为什么未经她的允许,就随便翻看她的文档,这是对她的不尊重。

我真的吓坏了,方慧平时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竟然还有如此狂暴的一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了她几百万似的,我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方慧很快就恢复如常,她换过一副温柔的表情,轻轻地握住我的手,她说她最近工作太累,压力太大,还要照顾我的生活,所以积累了不少负面情绪。

文档里的是绝密档案,医院禁止给外人看,所以刚才她没能控制得住脾气,才会对我大吼大叫,她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还让我不要生她的气。这真是打一个嘴巴,再丢一颗糖果,变脸就和翻书一样。我甚至都分辨不出,哪一个才是方慧真正的模样,不过她的话也有道理,我确实不应该随便翻看她的档案。

我向她道歉了,我说我不知道她的工作有一定的保密性,所以才会乱翻,我也保证以后未经许可,绝对不会乱翻她的东西。方慧见我道歉,心情有所好转。她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这是她最近正在负责的一项新实验,只是根据协议,实验对象的身份必须保密,不能向外界透露。直到几天之后,我才知道,这究竟是一项什么实验。

我好像摊上事了,方慧傍晚的时候给我打过电话,说医院有紧急任务,她可能要凌晨才能回来,不能给我做饭,让我自己点外卖。我也懒得点外卖,就自己煮了泡面,吃过晚饭之后,一直睡不着,索性坐在沙发上等方慧回来,这一等,就等到了凌晨。大约三点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我以为是方慧回来,谁知透过猫眼看了一下,竟然是个神经兮兮的男人。现在是凌晨三点,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门外的男人穿着穿着米色的风衣,戴着黑色的口罩,脖子上还围着红色围巾,左手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不过里面似乎空荡荡的。

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一)

我问他找谁,这么晚敲门,影响别人休息。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是一个劲地敲门,神经兮兮的,我瞬间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又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在敲门我就要报警了,听到我要报警,那神经兮兮的人突然不敲门了,转身就朝电梯走去。事情不算大,但是挺膈应人的,搞得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方慧是早上回来的,还给我带了早饭,她看到我一脸的黑眼圈,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昨晚有人敲门的事情说了一遍。她让我别理会那种神经病,有的人就是这么无聊,我看方慧气色还不错,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方慧甜甜地笑了,她说现在医院非常看重她,还准备提拔她。提拔她是好事,我也替她高兴,不过我更想知道方慧昨天凌晨到底在和谁打电话,这关系到她究竟是不是我女朋友。我借口说她忙了一晚上,身上有味道,让她先去洗个澡,方慧并没有怀疑,当真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我趁机拿起她的手机,只要看一下通话记录,就知道是什么人了。虽然她的手机有密码,但是并不复杂,之前我就看过她解锁过几次,951012,出生日期加生日的常规组合。打开手机,我的心跳明显加速。我迅速翻看通话记录,很快就找到了凌晨的通话记录,通话对象的名字,竟然写着老公两个字。

她竟然在和她老公打电话,那我到底算什么!除了老公之外,上面还有一个名字是白鼠的号码,应该就是她的实验对象了,虽然这么做有点不道德,但我还是点了一下。看到里面的号码,我脸都白了。

我就是那个白鼠,白鼠代表的号码,就是方慧给我准备的手机号码,换句话说,她竟然把我当成她的实验对象。方慧这个人太可怕了,为了拿我做实验,竟然冒充我的女朋友,还跟我生活在一起,难怪她不肯同床,难怪她一直说没有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想到这里,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这时,浴室传来清脆的脚步声,我连忙把手机放了回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洗完澡的方慧确实很漂亮,如果她真是我的女朋友,那我一定会很幸福,但事实证明,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

方慧似乎看出我有些魂不守舍,主动握住我的手,她说最近她的工作太忙,实验太多,对我照顾不周,让我不要生她的气,她的实验很重要,不能有半点闪失,为了这个实验,她已经付出太多了,让我理解她,支持他。

我不是生气,我他娘的是害怕,一想起她之前状若疯癫的样子,我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女人太能装了,不去拿奥斯卡影后都可惜了。我说我没有生气,就是有点累,想要睡觉了,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方慧回去上班,我就偷偷地离开,让她再也找不到我。谁知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七点。方慧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回去一趟,但她晚上一定会回来陪我的。

我巴不得方慧赶紧走,等她走后,我连行李都不要了,直接坐电梯来到一楼,只要穿过大厅,我们就拜拜了。路过大厅的时候,楼下门卫室的吴哥看到我,相当的热情,一把拦住我,问我这是要去哪里。我说我去买点东西就回来,刚准备出门,却被吴哥拉住了,他一米九的身高,非常的壮实,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问吴哥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方慧交代过,我刚刚出院,身体还没有恢复,暂时不能离开公寓,如果有任何疑问,让我联系方慧。

我听懂了,我被限制自由了,是方慧干的。这件事越来越不对劲了,我不能继续装糊涂了,我必须跟方慧摊牌,让她停止她所谓的实验。我朝着电梯走去,按下了按钮,电梯正从十五楼下来,应该是住在我对面的王姐下来了。

她今年三十五,独居,人不错,相当和善,我刚搬过来那天,她还特地跑过来看过我,给我送了一篮子水果,让我好好养身体。十五,十四,十三,电梯缓缓地停下来。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我刚准备打招呼,却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里面站着的根本就不是邻居王太太。

我又看到昨晚敲门的神经病男子了,他就站在电梯里,依然戴着黑色口罩,低着头,左手提着一只黑色塑料袋,沉甸甸的,上面似乎还粘了一些红色的印记。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可以感觉到他似乎很兴奋,呼吸声非常的急促,身子也有些轻微地颤抖。正常人肯定不会这样,这就更加肯定我的看法,这人一定是个神经病,他的脑子似乎不太正常。

我有些紧张,主动往旁边挪了一下。神经病人没有理会我,低着头迅速离开,路过的时候,我甚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看他走远了,这才走进电梯,第一时间回到家里。我现在就一个想法,这个神经病晚上千万不要来敲门了,我已经被方慧搞得快神经质了,经受不住双重打击。

晚上九点的时候,方慧总算回来了。她看上去很疲倦,但看着我的时候,依然挤出笑容,换作平时,我心里一定甜甜的,但是现在,我只觉得恶心。

我说:「方慧,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允许我出公寓。」

方慧愣了一下,问我是不是碰到吴哥了,她说吴哥可能误解了她的意思,她并没有不让我出去,只是让我这两天不要出去,因为我刚刚出院,吹风容易引发头疼的毛病。这话说得没毛病,只可惜我看过她的手机。

我看着方慧,问道:「方慧,你真的是我的女朋友吗?」

方慧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我发什么神经,如果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怎么可能让我住在她家。我说住一起又如何,还不是分床睡,并没有睡一起。既然她还在说谎,是时候摊牌了。

既然选择摊牌,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我指着方慧的手机,问她电话里存着的那个叫老公的是什么人,还有那个叫白鼠的,为什么会存的我的号码,我还说我前天凌晨听到她和老公吵架,十有八九是为了我的事。

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一)

方慧愣了片刻,随后一脸愤怒地看着我说:「宋哲,你不要脸,你怎么能偷看我的手机,还偷听我打电话,老公是吧,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老公究竟是谁。」

方慧气得面红耳赤,当场拨通老公的电话,很快里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婆,现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同意我的方案了,我就说按照我的来,省的我们吵架了。」

方慧说:「莉莉,宋哲说你是我老公,在吃你的醋,你给我解释一下,我都快被他给气死了,他甚至还以为我拿他做实验。」

听到两人的对话,我整个人都傻了,老公竟然是女的,她们那天凌晨吵架,也的确是为了工作的事。是我自己多疑,误会了。我尴尬的脸都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挂断她的电话。

我说:「对不起,方慧,是我误会了,你知道我失忆了,所以有些疑神疑鬼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方慧轻轻地抱住我,笑着说:「也就是我太爱你了,换成别的女人,肯定一个巴掌过来,然后就分手了,至于你说的白鼠,是我故意存的,因为对我来说,你现在就是一片空白的小白鼠,我要重新经营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嘛,以后有事,告诉我好嘛,不要自己一个人瞎猜,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的。」

听到方慧的话,我羞愧的无地自容,这么好的女人,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再也不会胡乱猜忌她了。现场的气氛很好,我实在忍不住,想要亲她的小嘴,方慧似乎也有感觉,眼看着我们两人越来越近,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连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竟然是警察,对面王姐家的门也开着,两名警察正从屋里抬着疑似人体的黑色的塑料出来。我吓了一跳,连忙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来了这么多警察。

警察一脸凝重地看着我,他说他是辖区的张警官,隔壁王姐被人杀害了,还被对方切走一只右手,问我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出没。听到张警官的话,我的脸色一阵惨白。我想,我可能知道王姐的手去哪里了。

王姐肯定是被变态神经病杀害的,他之所以出现在十五楼,并不是为了敲我家的门,他的目标应该就是单身独居的王姐。我记得他手里有黑色塑料袋,上面沾了不少红色印记,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血迹,里面装着的就是王姐的右手。事情非常清晰了,变态神经病半夜敲门,可能就是为了踩点,他摸清王姐是独居的单身女性,所以才会痛下杀手。

我把我的发现说了出来,张警官一脸疑惑的表情,他说就是保安吴哥报警的,他来找王姐收物业费,发现王姐家门没有关实,就走进去看了一眼,这才发现王姐被害,第一时间就报警了,不过他说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出没。我说吴哥很忙,没有留意很正常,不如下楼看看保安室的监控,变态神经病从一楼出去的,监控一定能拍到画面。方慧也走了出来,她说支持我的看法,说最好去楼下看一眼,万一真是变态神经病,绝对不能放他跑了。

我们和张警官一同下楼,找到保安室的吴哥,别看他人高马大的,现在却非常害怕,全身都在颤抖,很明显被刚才看到的画面刺激到了。我又问他一小时之前,有没有看到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穿着米色风衣,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的男子经过。吴哥摇头,他说他在这一天了,没看到这样奇怪的人,他的回答果然和张警官说的一样。

张警官要求查看监控,吴哥非常的配合,第一时间就把大厅的监控给调了出来,画面相当的清晰。不过正如他所说,画面中并没有我说的变态神经病路过,就算在往前调一个小时,依然看不到我说的变态神经病。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是从大厅里离开的,就算没拍到他进来,也不可能拍不到他离开吧。方慧也有些怀疑,问我是不是看错,我坚持说没看错,大厅没拍到没关系,他是坐电梯下来的,电梯里的监控一定能拍到。我让吴哥调出电梯里的监控,他依然相当配合,不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最近几个小时的视频中,竟然只有我一个人。我他妈真的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遇鬼了!

张警官回去了,他非常感谢我的配合,如果想起什么其他的情况,可以第一时间和他取得联系。回到房间,我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可能,人怎么凭空就没了。

方慧安慰我,说我可能是失忆引起的幻觉,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神经病,一切都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否则监控里不可能什么都拍不到。她说我属于典型的创伤后应激症,在医学上是有记载的,受到严重的创伤,大脑会本能产生应激自我保护机制。可能在我的潜意识里,引起车祸的原因和变态神经病有关。方慧问我还记不记得车祸的原因,当时肇事的司机说我发疯一般的冲向马路,来不及刹车才撞上的。

我有回忆过这件事,但是只要一想起车祸的事,就会头痛欲裂,冷汗直流,整个人异常的难受。我说我真的想不起来,头疼得厉害,方慧让我不要着急,毕竟我才刚刚出院,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吩咐了我几句,方慧突然接到莉莉的电话,让她回医院一趟,说是有紧急的任务,只有她才能处理。方慧很快就去医院了,我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脑子里一直想着变态神经病和王姐被杀的事,好在我和方慧之间的误会解除了,否则我真不知道今晚该怎么熬过去。

第二天早上,方慧给我发来信息。她说她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回来做早饭,她已经让人送了一份早饭放在一楼保安室,让我下楼去吴哥那边拿一下。我慢悠悠的换好衣服,下到一楼的时候,吴哥一看到我,就把早饭递给我,还说了一件让我极度震惊的事。类似昨晚王姐的凶杀案,一个月之前,竟然还发生过三起。

我查过新闻,确实还发生过三起,加上王姐被害,受害人竟然已经达到四人,手法一样,死因相同,很难说不是同一个人所为。根据网上所说,之前的三名受害者都是女性,其中两人未婚,年龄分别为 32 岁和 37 岁,另一人已婚,33 岁,但是没有孩子。三人都是先被凶手勒死,然后倒吊在房间,并且残忍的割掉右手,根据网友的判断,很有可能是某种邪恶仪式需要用到受害人的手。最重要的一点,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最惨的就是已婚女人的丈夫,听说受刺激太大,竟然发疯了。

网上分析的人很多,但是靠谱的没有几个,不过有一个说法非常新颖,凶手很有可能是个左撇子,因为左撇子惯用的是左手,所以他才会选择割下受害人的右手,这个说法甚至还得到警方的认同。其他的消息真真假假,很难判断真伪。我把这事发信息告诉方慧,她挺害怕的,还说等她手头的事结束,就打算搬家了,毕竟隔壁死过人不能住了,不太吉利。

我没想到身为医务工作者的她还信这个,我说那不如搬到我家去住,反正我也好久没有回去看过了。我隐约记得我住在星海花园,但是具体的门牌号,一时半会我想不起来,不过方慧应该是知道的。很快,方慧就发信息过来。她说没问题,但是今天不行了,今天晚上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她让我在坚持一天,明天她就回来,跟我一起打包搬回去。

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一)

虽然还要等一天,但是方慧愿意跟我一起搬走,我还是挺开心。一整个下午,我闲着无聊,都在搜索变态杀人魔的相关案情,只可惜网上封锁的太厉害,信息量相当少,除了知道大概的案情之外,受害者的信息完全查不到。傍晚的时候,方慧又发信息来了,她说她要开始忙了,又不能回来给我做饭了,还是让我去吴哥那边拿盒饭。

我下到一楼,顺利地拿到盒饭,回去之前,我又问吴哥,张警官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吴哥说没有,变态杀人魔可能是随机作案,毕竟之前的三个死者,除了都是三十多岁之外,并没有任何共同点。我拿着盒饭走进电梯,按下十五楼的按钮,等到电梯门开的时候,我却发现我家的门竟然开着。

我记得很清楚,我下楼的时候,门是关着的…………

后续更精彩,请看下篇短篇小说:神秘访客(二)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