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醉人颜书坊短篇小说:万劫不复

jellybean 2024-04-17 16:14:46 故事摘抄 648 ℃ 0 评论

作者: 红叶魅舞

醉人颜书坊短篇小说:万劫不复

黄鹤楼雅间,一对俊男美女激情热吻,女子表情很忘我,明显沉迷在男子的高超吻技当中。

单单看到这一幕的人,怎么也不会相信,就在这之前,女子还因为男人灭了她全家,来到这里歇斯底里地质问。

旁边三个女人围观,一个看上去十分冷漠,但又在神态和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丝丝缕缕的温柔,还有一个直接就是冰山般毫不动容,两个人都对现场的表演见怪不怪。

但是林千景刚入伙不久啊,这次她真是大开眼界了,她对首领的敬意在此刻犹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顺便她还鄙视了一下,怎么会有如此头脑和叉烧一样好骗的女人,不对,都用不着怎么欺骗,一个吻就万事随风了。

不过下一刻,她发现自己好像判断有点失误,因为她的老大正轻描淡写地折起女子拿刀的手,再毫不迟疑地把刀子喂进了女人腹中。

男人的另一只手还在柔情地触碰着女子的脸,吻看起来即将达到尾声,泪水从女人两只微翘得漂亮眼尾成串滑下,女人鲜花般润泽的嘴里喃喃说道:“孩子!我的孩子!”随即双手捧腹,栽倒在地。

人还没死透,男人云泽梦已经回到桌边与三女继续吃喝。这个时候店小二端着个水果拼盘进来,不得不说黄鹤楼员工素质太好了,他目不斜视地把果盘放到桌上,说了句:“小店赠品,客人请慢用。”就退着几乎成直线离开包间,他的镇静避免了整个黄鹤楼被血洗的命运。

不管小二哥背地里流了多少冷汗,林千景只有无限感慨世风日下。想当年,她满心以为世道清平,对于六扇门所鼓吹的那句名言:‘正义可以来迟,但绝对不会缺席。’更是深信不疑,顺便说一句,她家就是六扇门的。

直到有一天,她家被灭门了,上上下下连条狗都没有留下。从此她被亲友避之不及,而躲过一劫的她又因为天赋上佳,被吸纳进六扇门暗部工作。

六扇门暗部对成员最大的要求就是负重前行,在这里,你可以是靶子,是盾牌,是刀子,是苦力,你的不幸是在为大众谋利益,力求打击一切陷大众于苦难深渊的非法组织。

她第一次发现世界黑的可以,如今她过上了可以痛快地胡作非为的生活,买东西完全看心情给钱,当然大多时候大家还是非常正常滴,就像首领云泽梦和队里的俊男美女们吃东西给钱是常有的事,他们逼格比较高,这方面也比较讲究,只有那几个只能卖卖肌肉和颓废得好像大叔一样的家伙,对于破坏这种可以维持正常人体面的规则,有着非同一般的热情。

如果说林千景对当前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那就要提到队友们的相处模式问题,比如说你好好和人吃饭唠嗑呢,突然有人随脚踹翻了你的桌子,在其他地方,这种人叫你大爷,在这里就是在变相约战而已。

在林千景看来,队里人主要分为典型疯狗和隐形疯狗两种,大家本质上属于同种不良生活造就的产物,而她就是潜伏在不良组织里的内心已然叛变的异类。

是的,林千景当初是濒死被吸纳进这个组织的,组织的名字很美,叫晓光。

她第一次看到云泽梦的时候一身血污,云泽梦背光倾身看着她,接着一言不发地履行了救护的职责,她后来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神一样的男人,居然是个万恶之首、人渣败类。

她因为他活了下来,所以当他问起愿不愿意跟着他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留了下来,就像云泽梦说的,每个人的生命都需要有光,只要找到了就会努力想要得到。

春柳春花刚繁盛一季,六扇门暗部来信不知换了几茬,林千景从没有放弃自己的主职,她既然不去改头换面,就免不了被过去所牵绊,也不知道是自信还是怎么的,云泽梦从不过问这些,只笑笑表示队员有自己的生活自由。

其实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林千景已无心理会,她的生活像是吊索两面,两头兼顾的后果就是,迟早都是万劫不复。

不过她发现,其实晓光里每个人都是有今天没明日的样子,他们沉浸在挑战生死的快感当中,或者尽心尽力地给别人制造不幸,活得个性又悲哀。

其实很多不良分子都是从流放之地而来,一些小国战事不休,失去了故土的人会被吸纳入这个罪恶的城池,在这个环境恶劣、物质匮乏的地方,从有新的一代出生开始,罪恶就越发没有约束起来。

云泽梦怎么看都像一个贵族,他集齐了世上女人梦想中的形象,高贵优雅、俊美脱俗、谈吐不凡、平易近人等等,但时间久了,林千景觉得这人有毒。

黄鹤楼事件没多久,晓光到一起策划来个当地奴斗场一日游,随便洗劫一下旁边紧挨着的全尚拍卖场。

当地奴斗场很出名,有人和人的殊死格斗,还常有人被野兽生吃的画面出现,极其血腥暴力,都是至死方休。

林千景独自去了个厕所,出门转角就被人叫住,那是个轻而急的男声:“前辈!前辈!”男子探头探脑,努力压低声音。

林千景皱了皱眉,不仅是因为对方明显不妥的言行,还因为她认出了,这不就是黄鹤楼的那个店小二吗?

于是两个人接头交换了情报,该男子马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林千景看了心里直摇头,亏她当初还觉得他机敏,现在一看就是个脑残。

到了抢劫环节,林千景不清楚上面掺合了哪些,就像她不知道自己的情报,多害死了哪些人,又多救下了哪些人一样,她无所谓地耍着刀子。

晓光痛快地杀了一场,清点东西的时候,云泽梦看林千景的目光有点微妙。

林千景抱着剑,摸着鼻子,权当没看见。

等这次和她交换情报的张小凡被揪出来的时候,林千景心里凉凉的,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能要面对些质问和抉择。

张小凡骨头挺硬,要知道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冷血、变态、杀手级别的恐怖分子,正常人身边围上这么一圈,早就吓尿跪了,可是张小凡面对队里刑讯狂李荣的酷刑,愣是除了冷汗涔涔,一个字的反应都没有。

最后张小凡破布样被丢在角落里,晚上林千景来到他面前静静看着。

张小凡缓缓地抬起头,艰难地擦掉嘴角的血,转眼看看四周道:“前辈,你来了,就这样过来没关系吗?”

林千景摸剑的手一顿,然后没什么犹豫就说道:“放心,我是来送你最后一程的。”

张小凡轻轻笑了笑,目光平淡道:“那就麻烦前辈了!”

林千景看着那双毫无一丝阴霾的眼睛,心里波澜乍起,忍不住道:“你就不后悔吗,本来有着大好的人生,结果把命丢在阴沟里。”

张小凡又笑了,笑得止不住声,他慢慢平息下来说道:“前辈一直都是强者,你们又怎么懂得弱者的悲哀,我是苦克族的人,从小生活在一个质朴的村镇,可是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宝藏,晓光杀了我们一千多口人,这累累的血债,不过是他们犯下的罪行之一,胡作非为、杀人如麻,难道世界上就只有他们这样的人才配活着吗?”

林千景也不由为那个灭口的数字惊心,张小凡沉浸在自己的梦魇里,满眼猩红的恨意,不复风轻云淡、活泼俏皮的表情。

林千景一剑刺穿了他的喉咙,抖了抖剑上的血回过头来,云泽梦将将走了过来。

林千景一直觉得云泽梦是优雅的,一如他的名字,梦一般的沼泽,让人不知不觉沉陷下去,可她这时突然心生疲倦,像是堪堪拨开妖艳的罂粟,看到内里层层的枯骨。

云泽梦无声地冲林千景笑了笑,然后声音清冷道:“小景,你现在的神情看起来充满了疑惑,有什么需要对我说的吗?”

林千景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她提到自己曾经笃信过的那句六扇门名言。

云泽梦冷冷清清道:“你错了,千景,其实正义从来不曾迟到,只是实力不济而已,就像这个人,他就是正义的化身,可再怎么执着,结果也逃不开一个死字。”

“为什么接受我呢,只因为我够强?如果反水的话,力量反噬更厉害不是吗,我以为这样的组织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林千景抓了抓头发,神情充满了苦恼和纠结。

“因为你是个随波逐流的人,千景!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没有什么坚定的信念和信仰,甚至连个说得过去的原则都没有。”云泽梦没什么感情的冷笑一声,语调突然变得轻快道:“千景应该还没去过流放之都吧!到那里,人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抛弃,丢掉些没用的家当、累赘的人畜,然后就是抢占资源和空间。太阳照到地面,也会充满了暗影,更何况是一点星光、微末坚持?!”

他顿了顿,用眼打量着林千景,无限感叹道:“你太过没有坚持了!千景,从你挥剑的表情、速度,就可以看出,你对生命没有留恋,简直是天生干杀手的料,杀手第一次杀手,心里都难免需要克服些许阴影,你第一次什么样呢?”他手握成拳放嘴边,充满了思考的架势。

林千景很生气,但又觉得云泽梦说得很有道理,她觉得暗部的日子充满了束缚,所以对加入晓光毫无抗拒,但直到今天她才发现,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她过得日子都很有问题。

自从家里被灭了门,她就一直涉血而行,如今她想回头,却发现逃不过一个死字。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