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古风小说:盲猜(下)

jellybean 2024-04-17 16:22:55 故事摘抄 341 ℃ 0 评论


短篇古风小说:盲猜(下)

我被一噎,像是意识到语气不对,她给我倒了杯水:“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等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来,我是去找她们指点迷津的,不由得有些懊恼。穿过花园,我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胶着在不远处的那个身影上移不开。

圻容懒赖散散地躺在院中的椅子上,浓密的乌发从他的肩倾泻垂地,桃花纷纷扬扬,恰好有一朵落在他的眉心,简直俊美得惊心动魄。

我的心里竟然泛起了一种诡异的遗憾感,这么好看的一个人,竟然是偶人啊。

我却忽然被点开了思路一样。圻容!别说拿他跟琉笙家的偶人相比,就算放眼望去,整个仙界都没几个人的样貌能比得上他。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行动、言语与常人没有差别,说是偶人,似乎是太过灵巧了。

我又忽然想起刚刚在琉笙家里的事情。主人都要给偶人输送灵力,可圻容在我家住了好几个月,我连一次灵力都没输送给他,他还是行动如常。

那就是他可能不需要外界的灵力?可只要是偶人就必须依靠灵力生存。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他会不会……根本就不是偶人?

我朝他走了过去,佯装懊恼道:“你都来我家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给你输过灵力呢,我来帮你输送一点灵力。”我去抓他的手腕,存了心试探他,便用了十成十的灵力。

结果,我刚一碰到他,一股大力就把我掀翻在地。我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圻容也醒了,把我扶了起来,上下打量我一番,皱着眉头道:“你要干什么?”

我还在震惊:“你为什么吸收不了我的灵力?”

圻容嗯了一声,神情自若道:“因为我体内灵力充沛呗。”

我攥着拳头,语气咄咄逼人:“你别骗我!琉笙家的偶人都是需要灵力支持,你不是偶人,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偶人,不然,还能是什么?!更何况,我若不是偶人,又为什么留在你这里?”

圻容反而把我问住了,他走过来,挑起我的下巴,俯下了脸,我几乎要与他呼吸相闻:“是你把我带回来的,你该不会是不想对我负责了吧。”

“我!我没有!”

他眼里的笑意浓,将尾音拖长:“哦,那就是说你想对我负责喽。”

他说话时的热气就喷洒在我的脸上,一瞬间熏红了我的脸,我慌忙退后两步:“你别胡说!”

他站直了身体,理了理衣襟:“你忘了,我可是高级偶人,自然和琉笙家那些普通的不一样。”

我的脑子已经被他刚才那番暖昧得近乎调戏的动作弄得一团乱,他看见我手足无措的样子,眼里笑意不减,又湊了过来,唇就贴在我的耳朵上“还是说,你希望不是?可,你又为什么希望我不是呢?”

我终于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慌不择路地逃走了,身后还有圻容丝不掩抑的笑声。

入夜,我睡得迷迷糊糊之时,翻了个身,手却无意间碰到了一个温热的胸膛,吓得我立刻就醒了。

一睁眼,我就看见他刚从我身上收回的手指间还着绿光,不过,马上就灭了。

他躺在我的旁边,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我吼了嗓子,抱着被子滚到角落里,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你!你干吗!”

圻容眼里满是揶揄,一张嘴简直石破天惊“干什么?睡你啊……”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我顿时涨红了一张脸。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给我下去!”

他眉眼间有着明显的倦怠,动了动,却是没下床,反正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说“我在我那儿睡容易失眠,让我在你这儿睡一会。”

我崩溃得近乎抓狂:“不管!你回你自己的房间睡。”

他闭着眼睛,嘴里含混不清地说:“别闹,累……”

我急了,扑到他的身上就要把他推下去,结果被他霍然抓住了手腕,眼前一黑,我们俩就换了个位置。

他把脸压了过来,近得我几乎能数清他的睫毛。他干燥的手指抚上我的嘴唇,语气昧不“投怀送抱?那你是想跟我干点别的?”

他这手段太高,也不知道打哪儿学来的,激得我瞬间面红耳赤:“我没有!你快放开我!”

话音刚落,圻容倒真是放开了我,他眼里含着柔光,语气温和:“行了,睡吧,我在。”

说完,他便像是再也撑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而我一开始还害怕他躺在我的旁边,听着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竟渐渐也安下了心,不久也睡了过去。

五、圻容杀人了

第二天,我醒来,圻容已经不在了。想起昨晚是和他同床共枕,我的心跳不由得加快。我把脸埋在被子上,长长地収了ーロ气,怎么办啊,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

我蹭了好久,才起来穿衣,又想到圻容昨天说他晚上睡觉容易失眠。我想起隔壁司命仙君好像有治失眠的配方,決定去帮他要。

穿过司命仙君家的长廊,我看见两个人影,其中一个正是司命仙君。我刚要开口出声,但是,另一个靠在他身上的赫然就是琉笙。

我不由得失声道:“琉笙!你们……”

琉笙见到我,脸色瞬间变了,司命仙君慢吞吞地转过脸,却没什么表情,还没等我开口,她就把我拉走了。

在路上,我猛然停住步子,迫不及待道:“琉笙,司命仙君是有家室的人,你这么做,不好吧。”

“不是,你误会了……”

我一把甩开她,咬着牙说:“琉笙,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你,你好自为之!”

我刚回到家一会儿,就听闻司命仙君来访。我心乱如麻,却还是決定出去一见。

远远地,我便看到了司命仙君。他神色不明,我刚走到他的身边,就见他袖内寒光一闪,朝我刺来。

我连忙躲闪,还是被划破了袖子,没等我喘气,他又朝我刺来。

正在这时,圻容突然蹿出来挑开他的剑,两个人缠斗在一起,眼看着打得越来越凶。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没来得及制止的圻容的剑就捅进了司命仙君的胸膛。

圻容随手一挑,挑出来一截泛着绿色的东西。

圻容在手里狠狠地一握,东西没了,司命仙君也倒了下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圻容竟然把司命杀了!

这时,听到刚才打斗声而来的其他仙兵也赶到了,我把圻容护在身后吼道:“是司命他要先杀我的!你们先别……”

我话还没说完,就猛然被赶来的延广仙君震惊的吼声打断:“魔尊圻容?!”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色变,我霍然睁大了眼。这些年来,仙、魔两界一直平安无事,魔尊一直待在魔界不出来,仙界很少有人记得他了。像我样不关心魔界事务的,连魔尊叫什么都不知道的,不在少数。可千年前参加过仙魔大战的延广仙君,是见过魔尊的。他一眼就认出了圻容,那圻容一定就是魔尊。

只是我却犹在震惊之中,还有一大堆的疑问,圻容为什么要私自上仙界,还伪装成偶人待在我的身边?

这时,延广仙君也已经看到被圻容杀死的司命仙君,怒吼了一声:“把他给我抓起来!”

圻容猛地把我推到一旁安全的地方,而仙兵也朝他冲了过去,跟他缠斗在一起。

场面一度混乱,我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圻容虽然是魔尊,可毕竟是在仙界的地盘,他能发挥的实力有限,最终寡不敌众,被按着用缚魔鞭绑了起来。

延广仙君大斥一声:“把他给我押入仙牢。”

我打了个激灵,下意识想拦,却被延广仙君瞪了眼。他沉声道:“连碧仙子,你虽然是霉神可到底是仙界的人。处置魔界人员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还有,魔尊圻容一直住在你这,还在你这杀了人。你现在应该想想如何给仙界一个解释,魔尊的事就不要操心了。”

我心乱如麻,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圻容被带走。

第二天,我亲自到天帝面前替圻容求情:“是司命仙君先要杀我的,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天帝面容沉沉:“司命仙君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况且,无论因为什么,圻容私自上仙界,杀死仙君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连碧仙子就不要多说了。”我还想说什么,却被天帝赶走了。

三日后,我踏进了仙牢。这几天,我想了又想,还是決定冒着风险来看圻容

圻容看到我,也很惊讶:“连碧,你怎么来了?”

我却没有心情和他旧,有太多的疑惑盘桓在我的心头。我一把上前揪住他的衣领:“你到底为什么潜伏在我的身边,又为什么要杀了司命?”

“我没有杀他!死的那个根本不是司命!”

我被他的话镇住了,喃喃地问道:“那是谁?”

圻容握住我的手,认真道:“连碧,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知道得越多,你越危险。你走吧。”

六、元神暴露

因犯错的是魔尊,所以这件事由天帝亲自与魔界进行交涉。堂堂魔尊随意私自上仙界,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杀人,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挑衅仙界!

天帝直接对魔界放话道,只有圻容在仙界接受了处罚,这件事才算两清。

如果魔界硬是要把圻容从仙界带走,那仙界也绝对不能对魔界这种欺负到家门口的行为坐视不理,仙界就会宣布与魔界开战,为天界死去的仙君讨回公道!

仙界对圻容的处罚是,在广云台将他下十八道天雷,以示惩戒。十八道天雷,那可不是说着玩的。我曾亲眼见过犯过错的仙君受罚,很多仙君连前三道都没撑过去就灰飞烟灭了。纵然圻容如何法力深厚,就算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我又不想仙魔两界再次发生大战,可又不希望圻容遭此大难,内心焦灼不安。

正在这时,魔界传来消息,选择让圻容受罚,以换来仙魔两界的和平。这个消息一传出,连仙界也是晔然一片。没想到魔界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他们们的魔尊。

还有什么办法能救圻容呢?仅仅凭我,肯定不可能救出圻容。除非.除非他是无辜的!这时我脑子里猛地闪现出我最后去看圻容时他说的话,他说他没有杀司命。可是,那个倒在地上的又确实是司命无疑。

但圻容当时和我说话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像骗人。那会不会这件事另有隐情?

于是,我決定,亲自去司命府,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我悄悄潜入司命府,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直到来到最后一个房间,那个房间落了重锁,还下了禁制。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就是这里!我使出全身的仙力,将门轰开,结果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里面是一张张床,每一张床上都有人在昏睡。我走了过去,有好多我熟悉的都在这里,太上老君、月老……还有司命!

忽然,我后颈一痛,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睁眼,我就是在黑黝黝的房间里,只燃着点点烛火,看上去就十分诡谲。

接着,我一偏头,差点被吓得从榻上滚下去,旁边闭着眼、双手交在腹部的正是琉笙。

没等我从震惊中缓过来,一个女声柔和道:“你醒了。”女人从阴影中走出来,面容赫然就是琉笙,她面容平静,但是此时此景,就显得十分诡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把我困在这里吗!”

琉笙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发髻,慢条斯理地说“其实我原本是没想伤害你的。只是你三番五次撞破我的事情,发现了我被換下来的身体。我与司命仙君也并没有什么私情,你所见到的那个司命仙君原本是他家的偶人。是我怕你出去乱说,所以就让已经代替了司命仙君的偶人去刺杀你,结果没想到圻容在你家。他怕是早就怀疑我了之前我在给你的水里下毒,也是他帮你清除的吧。不过,正好,他杀了与司命仙君长得一模样的偶人,仙界的人却都以为他是真的杀了司命。如此一来,就有他给我顶罪了。”

她看见我努力挣扎着想坐起来的样子,又道“别白费心机了。我给你下的是魔界的禁制,只有魔界的人才能打开。圻容被控制了,除了我,没别的魔界中人会来帮你。”她最后朝我一笑,“广云台马上就要开始处决圻容了,天帝让我们所有人都去看,现在我就要去了。你好好待着……”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怒吼“琉笙!你回来!”我的声音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内回荡,我却出不去,于是心急如焚。

终于,我想到了一个人。灵月!她曾经给过我个哨子,我现在只能试着联系她了!不管她能不能解开,我先让她来了再说。

我咬着牙,使出全身的仙力去对抗琉笙在我体内下的禁制,终于,我的身体能稍微活动一下,好在灵月给我的哨子,我一直带在身上,哨子正好从我的怀里掉出来,我赶紧叼起来吹响。

我不知道吹了多久,直到灵月破门而入。她见到我,松了一口气:“幸亏你吹了我给你的哨子否则,我找不到你。你还活着就好。”

我急道:“别废话了,快想办法帮我把禁制解开!”

“哦哦,好、好。”只见灵月咬破手指,血落在我身上的那一刹那,我身上的禁制竟然被解开了。

我没来得及欣喜,又突然反应过来琉笙说的话霍然抬头看向她:“你也是魔界的人?”

灵月的脸一僵,忙道:“你听我……”

我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事情很复杂,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去救圻容。来不及多说,我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匆忙道:“算了,先快跟我去广云台!圻容要受罚了!”

我与灵月一路上急匆匆地赶到广云台,天空中已经聚起了一大片乌云,眼看着雷就要劈下来,而圻容正被缚魔锁束缚在了高台上。

琉笙看到我,脸色骤变,我却来不及理会她。雷劈下来的那一瞬间,我忍不住嘶吼出声“圻容!”我不假思索地朝他扑了过去,压在了他的身上。

可也就是那一刻,圻容身上的缚魔锁忽然解开,朝琉笙飞去,她被猝不及防地锁住,一道惊雷劈了下来,却没劈圻容,而是劈向了她!

紧接着,一道一道雷朝她劈了下去,她哀号不断。

我愕然地看向圻容,却见他笑容灿烂:“当着这么多仙家的面把我扑倒,你好生猛啊,连碧仙子。”

我刚要说点什么,结果被他一个翻身,位置掉换,然后我就被他深深地吻住了。

顿时,广云台一片热闹,起哄的,揶揄的,还有不想再看,偏过头去的,应有尽有。

七、尘埃落定

事情暂时结束了,圻容并没有立刻返回魔界,而是跟我回了家。我依靠在他的怀里,跟他说话。

原来仙界的那些偶人都是出自于琉笙的手中,所有偶人体內都被她加入了魔界一种特有的魔树树权,然后,她放出消息说,仙界的人只要用灵力驱动那些偶人,就可以让偶人替他们干活。可是,偶人只要吸取了他们的灵力ー次,就会源源不断地自动吸取,还能做到不被仙君们发现。久而久之,仙君们的灵力就都会被悄无声息地吸干,而他们原本的身体也会陷入沉睡之中。

旦他们本人陷入沉睡,琉笙就会把吸了他们灵力的偶人,変得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再将他们沉睡的身体,一个个藏起来,神不知鬼不觉地用偶人代替了真人,而因为长得一样,身上的灵力、气息一样,所以也根本不会有人怀疑。

至于我为什么会看见两个琉笙,是因为她把自己的灵识也转移到了她特制的偶人里。她消失那段时间,就是在做这件事。她因为換了一个身体,所以腿疾自然就好了。而那天我撞见的那个被她藏起来的身体,正是她原本的身体。

我咬着嘴唇问圻容:“可是她为什么会想控制仙界。”

“她的腿就是在多年以前那场仙魔大战伤了的,她对此一直怀恨在心。于是,她处心积虑地藏住魔气,伪装成仙子,暗地里却谋划着报复仙界。

我还是有些后怕道:“可是,你也被她算计,差点被处决了。”

圻容扑哧一声笑出来:“怎么可能?琉笙用的那种魔树树在魔界数量锐减,我察觉有异,早就与天帝商量好。是他同意我上仙界来查案的,又怎么会真的对我动手?!魔界放弃我也是假的,就是为了让琉笙相信我真的会受到处罚。而我们也不知道琉笙到底会不会突然暴走,控制那些吸收了灵力的偶人同归于尽,所以将计就计地把她引到广云台,再猝不及防地对她下手,不给她动手的机会。

他笑得张扬得意:“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知道你原来这么喜欢我,愿意对我以身相护啊!

原来我是被他们的演戏给骗过去了,亏我还为他担惊受怕。但是,我还有疑问没有解开。

“那灵月呢?她是不是魔界的?”我还记得那天琉笙说我身上的禁制只有魔界的人才能解,但灵月一来就解开了,所以我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圻容爽朗一笑:“灵月是我妹妹。她很多年以前为了一个仙君,从魔界追到了仙界,还易了容,所以琉笙也没发现她是我妺。”

挑盲盒那天,从背后推了我一下的也是灵月。她故意推了我一把,让我把圻容藏身的盲盒带回了家。

“那为什么选我呢?”

“你是霉神。仙界的人都与你很少有来往,我能少见很多人,方便行事。灵月又认识你,说你比较好骗,不会怀疑我。”

圻容一激动就说漏了嘴,朝我讪讪地笑。

我白了他一眼,又忍不住好奇道:“你到底是怎么发现魔树树权的数量不对的?”一个魔尊,竟然连树的树权数量不对这种小事都能发现出不对,好像还挺负责任的。

圻容把我搂进怀里,採了两把:“就是有一棵魔树呢,本来就是我平时靠着睡觉的。结果,我某天忽然发现那树杈都快被薅秃了。我才起了疑……”

我“……”

我真是对他期待太大了!

我的疑问都被解答清楚了,这下我终于能找他撒气了一让他骗我!

我甩开他的手,凉飕飕地道:“哦,那你要不要再移一棵新树过去好方便你睡觉。”

“哎呀,你别生气嘛。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下次再也不敢骗你了。”圻容连忙把我拉回怀里,忙不迭地跟我道歉。

终于把我哄得气差不多消了,他把头放在我颈窝里蹭了蹭:“不移,不移!有了你,我睡觉还要树干什么……”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