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为爱而争

jellybean 2024-04-17 16:24:14 故事摘抄 329 ℃ 0 评论

作者: 红叶魅舞

短篇小说:为爱而争

“我们这里是神医谷,不是活死人谷,你抱着个死人过来,找谁都没用。”唐嫣嫣双臂环抱,没好气地说完还啐了一口。

“人还没有死,神医谷医仙凌叶号称活死人、肉白骨,这时候连面都不敢露,把活人当死人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弥漫着浓郁的悲伤死寂相拥的二人旁,一同前来的何雨儿横眉竖眼,很有活力地把话呛了回去。

唐嫣嫣眉一竖、眼一瞪、嘴一撇,还没来得及回嘴,就被师姐白思不赞同地往后拉了拉,白思对她摇了摇头,然后蹙着眉对来人说:“活死人、肉白骨,都是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才有这般说法,师尊他老人家自己是万不敢认的,这位姑娘七经八脉早已断绝,生机散尽是迟早的事,此前又强行运功发力,能拖到现在已是侥天之幸,早些了了她的心愿,叫她去吧!”这番言辞配上悲天悯人的姿态神情,仿佛观音再世,像唱戏般悦耳动听。

“你们到底治不治?!”何雨儿叉起腰咬咬牙跺跺脚,完全不吃这一套,愤愤看了二女一眼,就向拥着此生挚爱——袁如玉的秦霄忍无可忍带些歇斯底里的急促声叫道:“秦大哥,你说句话啊!”

“嗤~,两个死人!”唐嫣嫣对秦霄无动于衷的反应十分不屑,习惯性地翻翻白眼,拉着白思想往回走。

二女走后,看大门的老大爷也过来看了一眼,叹着气摇摇头挥挥手道:“走吧,走吧,都回去吧!”

秦霄看了看神医谷的牌匾,抱着袁如玉缓缓站了起来。

何雨儿顿时急了,忙站到二人近前,难以置信道:“秦大哥,你真就信了她们的鬼话?!我就不信这里没点什么续命的好东西,我看他们就是不肯给咱治!”

耳不聋眼不花的七十多岁老大爷,听见这话眼皮子抖了抖,假装无事地走远了。

站立的秦霄气势很足,高大的身形遮挡着阳光,使人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可神医谷的人,偏偏把他无视了个彻底,他不骄不躁地摸了摸袁如玉的脸和头发,仿佛就此得到了满足般放松了心情。

他把人就近搬到个风景绝佳的地方,搂着人无比亲昵说道:“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什么都不做,但是你就快死了,到时候就什么都是我说了算了。神医谷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还有那些害了你的人。以后你就长长久久呆在这里,我在一旁陪着看着,直到我死!”

他咬牙切齿把话说得毛骨悚然又温柔至极,尽管把未来安排得明明白白,看了看袁如玉那张苍白的小脸,想到这人再也不会对他笑闹,一股戾气还是油然而生。

何雨儿听了全程,头皮发麻地奔向神医谷大门,哪知守门大爷听了她的话,觉得她没睡醒似地反问:“你觉得我们神医谷是他想灭就能灭的吗?我们的核心剑侍都是五阶六阶的,还培养了无数护卫、死士,有钱,特别有钱!”

说到最后醉了酒似的,啪地把门关上,一副剑神来了也不怕地飘忽感。

何雨儿没趣地回到秦霄那,听他在袁如玉耳边呢喃些怎么安排后事的话,忍不住跺跺脚开口道:“秦大哥,姐姐都快死了,可不可以不要说这些!”

果然,袁如玉临死一副难以瞑目的样子,嘴巴无力地张合,失去神采的双眼尽可能瞪大。

何雨儿不忍地别过头去,这样的袁如玉让她想到濒死的鱼。

“滚!!!”秦霄很有气势地吼出声来,声如碎石惊雷,把何雨儿整个震懵了。

她何雨儿难以置信地回过神来,声音宛若急雨,噼里啪啦道:“姓秦的,你有没有搞错,姐姐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好好照顾我的。这一路上吃喝拉撒哪样不是我操心,我不求你把我当成大恩人一样感激涕零又叩又拜,至少态度上对我好点!你这样很不应该,我真是忍你好久了,这么爱姐姐,你怎么不干脆陪她一起去死?呸——,一个小小的神医谷大门就把你给难住了!没种的男人!!什么噬魔剑!!根本就是狗屁都不如!!!”

骂完心里畅快了,何雨儿斜了一眼陷入沉默中的秦霄,试探地叫了两声名字,发现这厮毫无反应,她毫不客气上去狠狠抽了两耳光,收获一对布满猩红血丝的眼球,心想人是不是骨子里都有种犯贱的潜意识。

她现在想像打死臭老鼠一样,用鞋底子把人抽一顿,但考虑到对方毕竟是悲恸过度,还是小心翼翼地给秦霄理了理头发和衣襟,像对待孩子似的循循诱导道:“来~,秦大哥,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放弃希望,让我们再去试试行不行,只有试过才能没有遗憾啊,你难道不想姐姐好起来,跟你生一窝小崽子,你们一起白头到老吗?站起来!站起来!!对~去战斗!拿出你的看家——你怎么又坐下去了?你是女人吗,心思敏感一波三折??”

何雨儿觉得这人没救,当初她遇到二人的时候,一个是英姿飒爽,一个是气宇轩昂,她理解一般人痛失所爱,多少都会悲恸阴郁,导致爬不起来,但是像这样想法诡异,思路完全跑偏的,她真还没见识过。

不多时,一路车队经过,其中一辆马车雕饰极其繁琐,带着香风,让何雨儿好奇心大起。

她暗搓搓瞄了秦霄一眼,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脖子伸伸,干脆不再抑制好奇,偷偷跟了上去。

不枉她过来一趟,几个仙女似的人物下车,抱琴的抱琴,撒花瓣的撒花瓣,之前的拦门二人组笑脸相迎、毕恭毕敬。

那辆极尽雕饰的马车上,下来一个穿戴低调而奢华的男子,重点是他怀里抱着的人,一脸死灰,是个人都看得出命不久矣。

眼看唐嫣嫣白思态度不同,就要把人迎进门里,何雨儿大吼一声上前道:“等等!明明是我们先来的。这位的情况没比我姐姐好多少,为什么他能治,我们就要被撵走?!”

唐嫣嫣控制住翻白眼的冲动,难得好脾气道:“姑娘,请不要诋毁神医谷声誉,你姐姐已经没有挽救价值了,这位小公子,我们也是看在白梦庄白少主面上,尽力一试罢了!”

一番话说得本就绷着个脸的白愿脸色越发不好,白思出身正是白梦庄,连忙道:“少主舟车劳顿,快进来休息吧,小公子的事,白思必当尽心。”

何雨儿听懂了,神医谷确实是不想给治,以一己之力拦人太傻了,还是得回去找那个脑子坏掉的噬魔剑。

她往回走,老远看到秦霄在拿手刨地,大惊之下,心想人难道已经死了。

过来一看,生生气得个半死,她姐靠在刻着神医谷三字的石头上,眼睛对着悲恸欲绝的秦霄直愣愣望着。

何雨儿气得跳脚,把刚才看到听到的情况复述了一遍,说完,吐了口气道:“姐姐最后一分生机,去不去是你自己的选择,这世上本就不是人人都有饭吃,寻医问药更是如此,你若当真冥顽不灵,也罢,那就当我从来没认识过你!”

秦霄抓着地上的土,脸深深埋在阴影里,他回过神来找自己的剑,他想起出师那日师父的话,永远抓好身边的剑,这样才能留住所爱之人。

他当时觉得师父的语气太过落寞悲伤,现在他明白了,也是他出剑的时候了。

他抹了一把脸,把袁如玉托付给何雨儿后,抖擞着精神持剑向门口走去。

十年以后,何雨儿已是一名不再年轻的妇人,那些少年热血的日子已然远去。

一些孩子围着她,用清脆明亮的嗓音争相问:“何姑姑!何姑姑!!那秦叔叔最后把袁婶婶救活了没有?他是不是像个大英雄一样,把神医谷的人打得落花流水??”

何雨儿叹了一口,把一个孩子拉进怀里,摸摸头道:“没有!门被破开以后,看门的老头没胆子逃跑,就打着摆子颤巍巍跪倒在地上,也不说话,就扣了两个头。”

“然后呢?然后呢??”几个孩子眼神发亮,显然对故事即将爆发的精彩冲突期待到了极点。

“然后——”何雨儿卖了个关子,像在思考着什么,口气怅然道:“然后你们秦叔叔憋着的一口气散了大半,被这老头儿一跪,激起了良善心肠,在接下去的较量里,越比越输,最后狼狈地回来见了你们袁婶婶最后一面,把人葬了以后不知所踪。”

故事讲完,现场一片沉默,孩子们大眼瞪小眼,最后不满意地叫道:“这个故事不好,多没意思,最后人还死了,不听不听,姑姑再讲一个。”

“好,再讲一个!”被缠着又讲了个好听故事的何雨儿送走了这些鲜活有力的孩子,心想这一代长成之后,是不是可以不用经历相似的处境,不会食不饱腹、有病难医。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