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鬼故事:阴兵抢魂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230 ℃ 0 评论


「小说」鬼故事:阴兵抢魂

01

我忽然想起初中那会的一个邻居,酒爷,一个整天醉醺醺的七十多岁老大爷。

有一个夕阳很浓的傍晚,整个世界都一片火红,我们坐在院子门口休息,他突然眯着眼,吸着冷气对我说:“嘶……六儿啊,你看那道烟,像不像阴兵。”

我不懂啥是阴兵,倒是那天血红的晚霞,酒爷吓人的语气,让我后脊背发凉。

“阴兵都不知道?阎王爷的鬼兵啊,哪里死人了,他们就去哪里押送鬼魂咧。”

酒爷的死人鬼魂几个字,说得特别瘆人,当时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咋知道,你看过?”

“嗯呐!何止看过,我还跟阴兵抢过人咧!”

我狐疑地看了眼这醉醺醺的糟老头,满嘴胡话,又想骗我。

“嘿嘿嘿,还不信,瓜娃子没见识,脑袋插大葱。”

然后,酒爷就用他那满口酒味和烂牙的嘴巴,给我讲起了,他几十年前跟阴兵抢人的事。

02

别看酒爷老了变成那样,他年轻时可当过铁道兵。

部队代号他跟我说过,太长,我记不住。他当时还是喝醉酒,对此我也一度感慨,这就是传说的兵魂吧。

酒爷说当年河北平谷一带,发生过大地震。我翻阅过历史资料,没找到。

当时酒爷还在部队里,听到命令就跳上支援的火车了。

等大伙到了现场,触目惊心的现场,所有人都震撼到说不出话。

救援的地方是一个小镇,赶到的第一现场,也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

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地震是在清晨的时候发生的,那天是当地的街日,就是大家伙约好赶集,人全聚一块了。

根据酒爷回忆,现场几乎已经夷为平地,到处是废墟啊。什么房子啊,墙面啊,没有一个完整的,坍塌的坍塌,倒一半的倒一半,木头摇摇欲坠吱呀响。

要是光摧毁点建筑倒不算什么,建筑的下面,压了好多人。酒爷说,走几步就能看到手手脚脚,有些布满灰尘,有些则是骨头都露出来了。说这话的时候,酒爷是颤抖着说的,几十年过去了,还是他的噩梦。

酒爷回忆有一处水沟,水沟旁横七竖八很多尸体,有些头皮被掀翻了,露出白花花的天灵盖,有些则拦腰斩断。水沟的水都是浓稠的血水,很多兵都跪在水沟边哭。

酒爷说,当时自己也不是害怕,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全身忍不住地颤抖啊,感觉难受得嗓子眼都哑了,是真的震撼啊,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画面。

可是大家连悲痛的时间都不多啊,开始拼了命地救人,有工具的就用工具挖,没工具的就用手挖,很多兵的手指头都挖出血了,手臂擦伤划伤,鲜血直流,也顾不上了。

当时大家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快,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一个是一个。

酒爷说那是黄昏,有晚霞,现场还有些地方着火了,浓浓的黑烟飘起,整个画面就像是战后的废墟。

也就是在这火红的景象里,酒爷说他看到了阴兵。

03

当时大家伙正在拼了命地救人,酒爷因为挖石块的时候,一不留神被砸伤了腰,疼得他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找个地方靠着坐,休息没多会,就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东西飘了过来。他立马就知道了,那是阴兵。

酒爷的爷爷是明道士,小时候家里还有很多古书,他看过那些书,书上有一段关于阴兵的介绍。

说这阴兵一般不会出现,哪里死人了,阎王爷一般都是派黑白无常去收魂。但是一些特大灾难,死人特别多的地方,阎王爷就会派阴兵去了,因为鬼魂太多,怕压不住。书里也介绍,反过来说,哪里有阴兵出现,那个地方肯定要出大事,死很多人了。

书归书写,现实中,酒爷还是第一次看到阴兵。

我好奇问他,那些阴兵都长什么样?

酒爷说,看不清脸,感觉就一团烟雾,但能明显看出他们的轮廓啥的。感觉它们都穿着盔甲,手里拿着两样东西,一个是类似镰刀的玩意,一个是一根很长的类似绳子的东西。

那些阴兵当时会飘到一个地方停下来,要么是人死了,魂魄还没走,要么是奄奄一息,魂魄飘出来一半的那种。

阴兵一只手拿刀一割,把魂魄给割过来,然后把魂魄放另一只手的绳子上。那绳子感觉就像是有粘性一样,牢牢就把魂魄给黏住了。

有些魂魄还有点精气神的,会胡乱挣扎,有些快散了的魂魄,则黏在那一动不动。但不管怎样,阴兵毕竟两米多高,所有反抗都是徒劳的。

酒爷看着出神,突然发现其中一个阴兵慢慢靠了过来,停在了不远处。酒爷想,不好,那底下八成埋了个人。

毕竟酒爷从小就接触过这些阴阳的东西,胆子自然没那么怂,最主要的还是兵嘛,身上都是正气,哪有怕死的。

酒爷眼看情况不妙,随手抄来一根木棍背在身后,好让砸伤的腰挺起来,然后拿绳子在腰间一勒,咬着牙就爬起身来。

我要跟阴兵抢人!酒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七十多了,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当时眼睛里,发亮的军人气魄。

趁阴兵还没下手,酒爷咬着牙,疼白了脸,硬是扳开了一块大石头,底下果然有一个人。

那个人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短头发来看是男的,脸上都是灰尘,下巴都压脱臼了,露出白花花的牙齿。人活着,只是呼吸很微弱了。

“快!这里还有一个活的!”

听到酒爷招呼,所有人都赶过来帮忙,好不容易把人挖了出来。

大家七手八脚救援时,酒爷看到那个阴兵,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这心一急起来,突然脑子一抽,竟然冲阴兵神神叨叨,念起口诀来。

“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前面讲的,酒爷的爷爷是道士,这一段口诀,他只是依稀凌乱记得一些。当时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一心救人,一边念口诀,一边冲阴兵挥手赶它走。

不知道是队友救援起效,还是自己口诀起效,酒爷回头看了一眼被救的人,吐了一口血后,真的渐渐苏醒过来。

再看一眼阴兵,消失不见了。

酒爷松了口气,这个人算是抢下来了。但也只是暂时的。

04

后来天气很快就暗下来了,大家一边在一处操场上,支起了帐篷,把伤员安置在里头,还有力气的,继续在外头救援。

酒爷的腰伤得有点重,实在坚持不住,和伤员一起在帐篷里接受治疗。

救援持续到下半夜,天气越来越冷。酒爷感觉,那种冷根本就不是天气问题,而是阵阵的阴冷。死的人多,阴气越来越重了。

除了很多救援的声响外,酒爷还听到了外头传来,很多凄惨的声音,可谓是哀鸿遍野。

那些叫声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有因为疼痛呐喊的,有在阴兵绳上嘶吼的,有带着哭腔呼唤失散亲人的。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别提有多惨了。

碰巧的是,刚才救下的少年,就躺在酒爷身边。酒爷看着沉睡的他,深深叹了口气,能把他从阴兵手中抢下,也算是缘分了。

可还没庆幸多久,酒爷抬眼一看,那该死的阴兵,又出现在了帐篷外头,看样子是要进来。

酒爷扭头看了眼少年,脸色越来越不对劲,呼吸也是越来越微弱,眼看是不行了。看来这阴兵压根就没打算放过他,像只恶心的秃鹰,一直等着呢。

年纪轻轻就死掉,亲人在哪也不知道,这未免也太不值得,命也太苦了。酒爷的心肠很软,看不过去,于是想再拼一把。

他叫来护士,护士一看,说失血过多,急需输血,不然性命不保。

巧了,酒爷和他一个血型,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救人啊。

可让所有人纳闷的是,这血是输过去了,按理说这人也该好起来了,少年却怎么也不见好。护士叹气,说这八成是有内伤,难救了。

酒爷心里也明白,这少年恐怕是气数尽,在劫难逃了。而且这阴兵在帐篷外站了很久,也是铁了心要过来收他。酒爷当时连连叹息,哎,千拦万抢,终归抢不过了吗。

就在酒爷绝望之际,突然又想起了当年爷爷的一件事,骗鬼。

自古以来,骗鬼的人有很多,方法也五花八门,什么巧舌如簧骗鬼吃豆腐,黄酒泡鸡蛋让鬼差醉倒,酒爷的爷爷也干过这事。

当年有户人家,家大业大,子孙人丁却不兴旺,大家伙都说他们赚的都是缺德钱,吃子孙粮,损子孙福,走了断子绝孙的路。

这话一点不假,那户人家三妻四妾,个个都是生一个夭折一个,有些甚至直接胎死腹中。眼看主人家年事已高,生儿育女的功能逐渐丧失,子女又一个接一个死去,心急如焚啊。

最后一个孩子,从小体弱多病,怎么补都没用。好不容易熬到了七八岁,眼看也是不行了。那可是最后一根独苗,唯一的希望了,于是主人家花了大价钱,请来酒爷的爷爷,说什么也要保住他。

酒爷的爷爷,看来钱的份上,决定在鬼差收魂那晚,骗鬼偷生。

听说那是金坛区茅山一派的做法,与其说骗,我觉得用收买更合适。

酒爷的爷爷那晚开坛做法,用写下独苗生辰八字的小纸人,替代独苗。等到鬼差过来了,纸人一烧,变成一道假魂。

当然,这点小把戏,自然骗不过鬼差。重点是,后面会给鬼差很多钱,求鬼差睁只眼闭只眼。

鬼差也贪财,收了钱领着个假魂,打道回府骗阎王去了。

酒爷看了看命苦的少年,又看了看阴兵,决定学爷爷,也骗他一次。

小纸人不是问题,生辰八字也不是问题,一些口诀和步骤,酒爷也记得多少,但是,这收买阴兵的钱哪来呢?

当年爷爷的手法也是厉害,看着他兜里拿出一沓白纸,嘴巴这么一吼,手这么一拍,白纸立马变成了厚厚的冥币。

问题是,自己不会啊。

酒爷想到了最后一招,打欠条。

他拿来纸,撕了纸人,好不容易从迷糊的少年口中问来生辰八字,又用自己的血,写了一张欠条,胡乱念一通口诀后,当着阴兵的面烧了。

随着一道白烟升起,阴兵貌似也看懂了什么,从帐篷外缓缓靠近。毕竟有爷爷的血统,即便没有修过茅山的道术,看来基因还是遗传到了多少。

阴兵在白烟前站了一会,竟然答应了。它手一抬,冲着纸人的烟一挥刀,割了一缕人形的烟,然后黏到了绳子上,转身就走了。

酒爷说他清楚地看到,阴兵走的时候,手上确实拿着一张欠条。

我问酒爷,当时欠了多少钱?

酒爷说,当年爷爷花了十个亿,以为那是行价,也写了十个亿。

听完我小声骂了句,这阴曹地府通货膨胀够厉害啊。

05

没有意外,那位少年最后活下来了,酒爷顺利从阴兵那把人抢了回来。

后来救援结束,酒爷就跟着部队回来了,也再没有见过那个少年。至于那少年活了多久,就不得而知了,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命,竟然是一位当兵的,从阴兵手里抢回来的。

酒爷回来后,终生没有娶老婆,他说自己欠了鬼的钱,算是提前花了子孙钱,生下来的孩子命苦也薄,就不想害他们了。

听完这话,我还是一脸狐疑地看这糟老头,感觉这话不太靠谱,总觉得他八成是没人愿意嫁给他,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听完酒爷从阴兵那抢人这事,大概一年后,我就搬城里了。现在想起来,挺想他的。

遗憾的是,搬进城后,忙于学习,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就连他是哪一年死的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当年他去世的时候,欠阴兵的钱,有没有还清呢。


「小说」鬼故事:阴兵抢魂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