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鬼故事:鬼妻夺魂

jellybean 2024-04-17 16:31:23 故事摘抄 272 ℃ 0 评论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左腾咧嘴一笑,露出嘴巴里的一颗金门牙,他真正的牙齿在高中时失去了,因为和同学打架,确切来说是他单方面被打,当他回家的时候,和父母解释说牙齿是他摔了一跤造成的,因此,他那暴躁的母亲还因为要支付看牙医的钱而打了他一顿。

不过现在可不同了,他有钱,很多很多钱,他曾和怀中的这个女人吹嘘,他的钱展开来可以铺满整个地球,他享受着挥金如土的奢侈人生。

“至少,先让我洗个澡吧?”

女郎在他怀里不安分的扭了扭,左腾倒吸一口气,粗糙的手掌兴奋的抚摸着她纤细的腰肢,滑嫩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你这个小妖精!”

左腾色眯眯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这个女人是他在沙滩边邂逅的,性感而又火辣,让他看一眼就挪不开眼睛。

“去吧,去洗澡吧。”

大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女郎丰满的屁股,左腾舒服的靠在软枕上,女郎跳下床,风情满溢的回首一笑,顿时令左腾酥到了心坎里。

他点燃了一颗香烟,享受的吸了两口,这生活真是太让人舒畅了,没有了那个总对他指指点点的黄脸婆,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享乐了。

床头柜上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左腾吓了一跳,他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二十八分,左腾暴躁的接起电话,吼道:“我不是说过,晚上十一点之后不要来打扰我,是谁敢破了我的规矩!”

嘟……嘟……嘟…

敢挂我电话!左腾气的心脏彭彭直跳,自从一年前他那个有钱的老婆死后,他接替了她的事业和遗产,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先他一步挂断电话了,并且还破了他的规矩。

兴许是有谁打错了也说不定,左腾平静下来,他不认为公司里的那帮家伙有胆量这样做,他点了点烟灰,一口气将剩余小半截烟吸到底,不禁感慨,那帮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背后都嘲笑他吃软饭没尊严,现在还不是乖乖的在他手下做事,听他颐指气使的差遣,真是过瘾啊。

铃铃铃……

左腾冷眼看过去,他发誓,若这是公司的人拿公事烦他,无论谁,今晚就让他收拾东西滚蛋!

他决定先收敛下自己的情绪和语气,最起码得知道对方是谁才能发泄。

“喂!谁啊?”

电话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就在左腾耐不住性子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嗯……流动的水声?

左腾猥琐的咧开嘴,那个小妖精总能想办法抓住他的钱包,上一次是做了一个蛋糕哄他开心,上上次把自己打扮成了日系女仆,让他欲罢不能,今天是想搞恶作剧吗,当他感到害怕或是气愤时,再大笑着跳出来说那是自己干的,进入主题的时候一定格外有情趣。

这水声,一定是她在洗澡的声音。

嘟……嘟……嘟…

电话又挂断了,左腾坏笑着搓着手,他脱下身上所有的衣物,光溜溜的下了床,想要到浴室里吓她一吓,鸳鸯浴啊,想想真让人兴奋。

铃铃铃……

宝贝想玩,那就陪她玩玩,左腾接起电话,想看她想出了什么花招。

“呵……”

空灵的笑声,缥缈的让他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左腾一愣,这声音听着很是熟悉。

“呵呵……”

左腾触电般挂断电话,只觉得毛骨悚然,他熟悉,这声音如噩梦般陪伴了他一年又一年,简直和他那死去的老婆一模一样。

他手颤抖着抹了把脸,女人的声音都这么柔,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他气愤的向浴室走去,女郎不幸的戳中了他的禁地,真是该好好惩罚她了。

铃铃铃……

左腾猛的回过头来,拔下电话线,可是无济于事,电话居然还在响,他甚至听到了铃声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尖笑声。

如果这也是恶作剧的话,那可真是开玩笑过了头,左腾怒气冲冲的踹开了浴室的大门,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尖叫起来。

女郎的身材依旧性感,只是美貌已然不在,并不是她卸了妆,而是断了头。

那颗饱含着惊恐情绪的头颅在血染的浴缸里沉浮,随着温水的波动而波动,水龙头还关着,一个浑身通红的婴孩浮在上面,用短小的四肢搅动着洗澡水,他回过头来直勾勾的看着吓傻了的左腾,没有牙齿的嘴巴笑了起来。

“啊吧……爸……吧……球球……”

婴孩举着女郎的头颅,吐字不清的说着,看上去在炫耀他的新玩具,左腾强忍住翻腾的胃部,想要逃离这里,却发现腿已经软的站不起来,婴孩从浴缸里跳出来,晃晃悠悠的向他走来,左腾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

“你怕了,你不是说过会好好爱我们母子的吗?”

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左腾僵硬的转过头去,天啊,他看到了他已经死去一年的妻子,她还保持着死时的姿态,苍白的面色,外凸而又充血的眼球,咧开的嘴巴像在大声嚎叫,棉花似的臃肿身材,双腿之间还在不断的流出血来。

“是你!不要过来,我错了,我不该在你怀孕的时候将你推下楼梯,求求你放了我吧!”

“你杀了我们!”

女鬼尖叫起来,婴孩像受了刺激一般跳到了左腾身上,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流出黑色的血液来,哭泣的声音犹如暗夜中嚎叫的猫儿。

“啊!快放开我!求求你,求求你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呃……咳咳!”

女鬼细长的手指扼住他的喉咙,尖锐的指甲刺入左腾的皮肉中,婴孩抓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爸…爸一起玩……玩球。”

……

两个星期后,多日联系不到自己老板的员工大着胆子来到了他的住处,看到了两具腐烂发臭的尸体,一具是他们新上任只有一年的老板,还有一具无头尸体,报J后,法医鉴定出他们的死亡时间,有员工想起,那天正是他们前任女老板的祭日。

短篇鬼故事:鬼妻夺魂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