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尸笑谜洞(恐怖故事)

jellybean 2024-04-17 16:32:03 故事摘抄 295 ℃ 0 评论

尸笑谜洞(恐怖故事)

楔 子

帽灯不断晃动的三角形光区里,一双脚惊恐不安地前后交替着。伴着刺耳的警报声,被闪烁的红灯照亮的矿洞宛如一只怪物的肠胃般蠕动着。背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工友向前奔跑,他呼出的气又粗又重。

不可抗拒的疲倦还是让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他侧身让背上的人落到地上,然后双手撑着地面,四肢不住地颤抖。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又看了看已经没有意识的工友。这一看他的头皮炸开了,一抹诡异至极的笑正在已经没有意识的工友的脸上蔓延,像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他两边的面皮,这张曾经熟悉的脸一瞬间变得如同人皮面具般狰狞可怖。

他浑身打着颤,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恐惧而紧张的血液冲击着他的鼓膜,像挥之不去的死亡鼓点。但不断向后退缩的他没有发现,就在他的头顶上,一个诡异的物体正慢慢爬了过来……

深洞探秘

“我们……真的要进去吗?新闻里说这个矿井里曾经死过人的。”

张婷站在男友朱家鹏身后,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废弃矿洞害怕道。

“新闻里也说他们是死于枪伤,这儿哪来的枪?”赵著丹带头往里面走去,“再说,咱们玩的不就是猎奇吗?”

他身后的宋育文也跟了上去,另两人没法,也朝里走去。

四个人趁假日想来个猎奇计划,这个废弃的矿洞,便是赵著丹找到的。

大家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此时距离洞口已经有200米,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像某种巨物的呼吸,听得人心惊胆战。突然,正在拍照的宋育文一阵尖叫:“看……看那边!”

他指着正对着的一面矿壁,四束光聚集到一起,在这高强度的光线下,大家恍惚看到了一个人影。准确来说,那是一具尸体,被扭曲着塞在矿壁上,就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挤压在上面似的。

“啊!”张婷尖叫着扑在朱家鹏怀里,不住颤抖。赵著丹则兴奋地从背后掏出短镐,开始在地面矿壁上凿起来,随着碎石屑纷纷落下,一具和周围的矿壁变成同色的尸体显现出来,他的上臂有一段烂得千疮百孔的布料,勉强可以辨认出那是一段连着臂章的袖管,下半截大概已经烂掉了。

赵著丹凑近看,艰难地读出臂章上的字:“7连?他张大嘴回过头,看着同样惊讶的同伴说,“这是个……军人啊!”

枪声响起

当将尸体挖出来后,大家在尸体留下的人型坑里还挖出了一把锈蚀的步枪。宋育文小声地念叨起来:“7连,好耳熟!”

“会不会是那个‘失踪的7连’?就是电视上前段时间播的一期节目,说的是1948年为了应对集宁战役,山西的大军阀阎锡山在大同这一带布署过一部分兵力。但是……其中的一支连队却神秘失踪了!”

大家都不禁感到一阵战栗。

“但是军队怎么可能失踪到矿井里?”

朱家鹏猜测道:“我猜是这样的,军队失踪在一个山洞里,这个矿井则刚好横切山洞。矿洞开凿时会把挖开的矿壁夯实,并且用支柱撑起矿顶,大概当时工人开矿时没有注意到这具尸体,结果尸体就被夯实在矿壁上了,要不是宋育文的闪光灯还真发现不了!”

赵著丹叫了起来:“照你这么说,从这里挖下去肯定会有一个洞喽!”

大家一阵兴奋,拿着短镐对着那一块开始凿起来。不知凿了多少下,朱家鹏感觉到刺穿了什么,他吃惊地向后一拖,突然带出了一个洞口。四人把光线向里面汇聚起来,他们都惊呆了,这狭小的洞中躺着大量的尸体,尸体重重叠叠地向远处蔓延,大多穿着破烂不堪的军服,而且他们手中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枪支,大为壮观。

赵著丹几乎是本能地向前迈步,却被宋育文一把拉住:“别进去,很危险!”

“你忘了新闻里说的,三名工人是死于枪伤……枪伤!这枪是哪来的,我们眼前就是,但开枪的人是谁,你想过吗?”宋育文一边说一边向里面看,一具军人的尸骸正伏在机枪上,深陷的眼窝显得诡异。

“谁开的枪?不是那个失踪的工人吗?”赵著丹不解地问。

“不可能。首先没有动机,其次,有一批工人逃了出去,他们肯定也报案了,这个工人往哪里跑,难道向里面跑?开枪的……”他顿了下,不知道用“人”合不合适,“开枪的也许是别的什么!”

“这……”朱家鹏和赵著丹面面相觑,看看地上的尸骸,又看看宋育文。

“拍个照咱就走吧,这事太邪乎,出去就报案!”宋育文让他们闪开,掏出相机,对准洞里,闪光灯亮了一下。在矿洞被照亮的瞬间,宋育文却注意到一片阴影移动了,他的心骤然颤动了一下。

“我就进去看一下!”赵著丹很兴奋地朝里面走,他最想摸的就是那架马克沁机枪,带回去就是文物啊!

看着赵著丹没事,朱家鹏也跟着进去,连一贯胆小的张婷也走了进去。赵著丹手里拿着一支枪,回头对着傻站在那的宋育文,嘴里模拟着枪的声音:“嗒嗒嗒!”

“啪!”一声剧烈的暴鸣,震得人耳膜发痛,宋育文身后的洞壁升起了一片烟尘。站在他面前的朱家鹏哆嗦着嘴唇说:“不……不是我!”

开枪的不是朱家鹏,也不是赵著丹,宋育文注意到两人身后那把被一具尸骸抱在手间的马克沁机枪正冒着烟,来不及多想,他冲三人吼起来:“出来,快出来,开枪的在你们背后!”

“什么……”三人被这不可思议的事实震惊了,甚至呆呆地准备转头看一眼。

“跑!跑出来!”宋育文叫道,三人这才立即丢下枪向外冲,等他们出来,宋育文不由分说把他们推到一边,“嗒嗒嗒”,背后的矿壁上迅速腾起一道烟尘,那是被机枪扫射出的一道线,一道死亡的线!

强抑住心头的恐惧,四个人弯着腰向矿洞出口方向跑去,突然,头顶一声巨响,然后骇人的一幕发生了,伴随着巨响,碎石和土块在他们面前倾泻下来── 一道坚实的由碎石块组成的墙壁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大家几乎被吓傻了。

“没时间抱怨了!都过来!”宋育文坐在地上,手里摆弄着照相机。

“你们看下这个!”宋育文举起相机,上面显示的是他刚刚对着“武器洞”里拍下的照片。

“这没什么啊!”照片里不过是一堆尸骨和枪械。“仔细看!”宋育文快速调动了几次,在这样的切换中朱家鹏猛然间注意到一个细节,他惊叫出来:“有个东西出现在这里,机关枪的扳机这儿!”

宋育文把这个地方放大,三人看到在第二张照片上,那挺机关枪的扳机处多了一样东西,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用细长的一部分勾住了扳机。

“这是什么?”朱家鹏问。

宋育文沉默了一会,最后说:“如果这不是幽灵,那只能是一种东西……蝎子!”

“蝎子?”赵著丹的脸上露出了牵强的笑,“开什么玩笑!蝎子向我们开枪,我告诉你,蝎子是不会生活在洞里的!”

“会的!”一个声音坚定地说,三人回头,看见张婷站在那,“但不是现在的蝎子……这东西叫……玄武纪洞蝎!”

杀人魔蝎

“玄武纪……洞蝎?”赵著丹像不能理解字面意思般重复着。

朱家鹏一拍脑门,冲张婷说:“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你不是给我看那个新闻吗,说英国发现了体长三米的古代蝎子!玄武纪洞蝎,体长三米,我的妈呀!”

宋育文看了看那堵碎石墙,想到刚刚那一瞬间从头顶经过的巨物,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三米!”赵著丹茫然地看着头顶的黑暗,不住地摇起头来,他一低头,瞥见张婷脸上挂着一抹异样的笑。他惊得后退了几步,指着她问道:“你刚刚笑什么?”

“我笑了?”张婷自己也不敢相信地摸摸脸,又看看赵著丹。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总要想办法出去啊!”

“出去?”赵著丹再次泄了气,“怎么出去!”

宋育文想了想,说:“只有一个办法,用火药炸开!”

“火药“?

“你忘了洞里不还有那么多枪支弹药吗?煤矿吸水,我估计弹药还是可以用的!把弹药全部堆起来,一口气炸开它!”

四人进了洞穴,开始拾取地上的子弹和手榴弹,弹药的外壳虽然有些锈蚀,里面却还是干燥的。

宋育文的目光落在地面上,他意外地发现每具尸骸的后脑上都有一个小小的洞,就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捅开的,难道这就是他们的死因?一只蝎子难道能战胜一百多荷枪实弹的士兵?或者有什么更恐怖的原因?

正在大家专心收集弹药时,突然,洞穴里传来一声异样的笑。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三人的视线立即聚集到了张婷的身上,惨白的光线下,她的脸上挂着笑。赵著丹从地上抄起一把枪指着她,喝道:“喂,你……你有点不对劲!”

“混蛋,把枪放下!”朱家鹏立刻护住女友。

宋育文皱眉问了句:“张婷,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一点都不害怕的?”

张婷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慌起来,像大梦初醒:“我怎么了?”

“你刚刚在笑,自己不知道吗?”赵著丹拿枪的手在颤抖,他小心翼翼地后退到宋育文身旁。

只有朱家鹏还站在张婷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护住她:“赵著丹,你敢动她我就和你拼了,把枪放下,听见没有!”

“你先弄清楚你媳妇怎么回事吧!”

“混蛋!”朱家鹏伸手从地上抄起一把冲锋枪,“看你还敢动……”他的话被拦腰截断,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痛苦而惊讶的表情,一只长长的刺刀从他的侧腹扎了出来,血慢慢濡湿了他的衣服。

而凶手正是隐没在他背后的张婷,带着一脸诡异的笑,毫不留情地把一把刺刀扎进了男友的身体,像一只突然露出尖牙的蛇。

但宋育文知道这个女孩是胆小而善良的,眼前这个她恐怕已经被什么邪恶的东西所控制,失去了理性,变得凶残。

他本能地喊了一声:“离开她!”赵著丹举枪准备射击,他用手挡住了赵著丹的胳膊,快步冲上去抓住正软软倒下的朱家鹏拖了过来,刺刀还颤颤地戳在他背后。

“跑,往洞里跑!”

宋育文把朱家鹏背在背上,把旅行包甩给赵著丹,冲进了黑暗中。他们拼命向洞的深处跑去,晃动的光区一路跳跃在残败的尸体堆上,背后那诡异的笑声仍在不断地接近。突然视线里出现了一堵墙,只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惊呆了!

这堵乱石堆就的墙上趴着大约二十具军人的尸体,都呈现出死前最后一刻挣扎的动作,并且每一具尸体的后脑都被开了孔。

在墙的下面还坐着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从皮肤的颜色看他死的时候并不长。这具尸体被开了很多洞,应该曾经受过一番激烈的机枪扫射。

赵著丹扶着墙干呕起来,宋育文皱起眉头去看那具尸体,不知是眼睛的错觉还是光线的作用,他居然发现尸体的嘴巴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对他说什么。

尸体缓缓张开了嘴,一只蝎子从他嘴里钻了出来,快速消失在一侧的石缝里。一阵恶寒爬遍了宋育文的周身,他立即明白了,面前这具可怕的尸体,是蝎子们的巢!

“快,把这些全炸掉!”

宋育文把背上的朱家鹏放下,从口袋里掏出雷管插好,摸出打火机点燃了引线。匆匆向回走的时候,他瞥见了尸体胸前的一个牌子:“A205井羽东”!这人是矿工,可是这矿已经废了一年啊!

他恍然大悟,变成蝎子巢穴的尸体就是那个一年前失踪的工人。杀他的人是蝎子,操纵机枪杀死三名工人的凶手也是蝎子,这真相大概从来没人想过,也没人相信。

“快卧倒!”他对着赵著丹吼起来,自己则帮着受伤的朱家鹏伏在地上。宋育文的心被揪紧了,这时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他的脸上,一团漆黑的东西落在了引线上,“滋滋”的响声戛然而止,爆炸没有发生!

宋育文惊慌地抬起头,落在引线上的东西是被撕扯开的张婷的尸体,血正汩汩地流着,浇熄了导火索和他们的希望。受伤的朱家鹏哭喊着扑上去,剩下的两人茫然地抬头看向头顶,那个未露面的巨物示威般发出低沉的吼声,响彻洞穴。

“为……为什么?这东西到底有多聪明!”宋育文看见那个作为蝎子巢穴的尸体,像被人重击了一下胸口,感到一阵阵晕眩,“我们犯了一个大错!我们在它的巢穴旁引爆,所以……所以它不择手段地把导火线熄灭!我想,我们惹着它了!”

背后突然传来朱家鹏的尖叫声,宋育文回过头看见他瘫坐在地,面前的张婷正在笑着。这时的她已经不可能活着,但那笑容却真真切切地浮现在她脸上。

突然,笑容停止了,她的面皮像被拉断的皮筋一样松驰下来,不再有任何表情,一只蝎子从她后脑爬了出来,消失在石缝里。

尸笑、军队的覆灭、脑后的孔,这些片段一瞬间在宋育文脑袋里有了一个串在一起的线,他一下子弄明白了一切的缘由。

尸体会笑,是因为蝎子钻进了尸体的大脑,噬咬后脑的皮肤,人的脸部便露出了诡异至极的笑。至于蝎子钻进大脑的原因,他猜想是那只黑暗中的母蝎产下的卵,寄生在人后脑中并快速地生长起来。

黑暗中传来了让人骨头都颤抖的呜鸣声,谁也不能预料那可怕至极的怪物要从什么地方杀来。“嗒嗒嗒!”刺耳的枪声在宋育文耳畔响起,赵著丹正抱着一挺枪冲黑暗的洞顶扫射,流着眼泪吼着:“滚出来,怪物!”

细长的黑色尾螯像幽灵一样出现,像箭一样从头顶窜了下来,直直地插进了赵著丹的脑袋,他的身体僵住了,开始剧烈地颤抖。

只是他并未倒下,那惊恐的表情从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麻木。他慢慢抬起机枪,对着宋育文的左边木然地扫射。

宋育文全身的血液开始倒流,他本以为母蝎与赵著丹之间会有一场恶斗,却万万没想到它只是轻轻地一刺,就把身怀利器的赵著丹变成了自己的棋子。

刚刚的扫射似乎只是实验,没有理智的棋子慢慢把枪口对准了宋育文……

死亡微笑

宋育文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狼狈地躲避着那黑洞洞的枪口。赵著丹的动作僵硬缓慢,没有感情地随着他转动。

当赵著丹的身体转了180度之时,处于他身后的朱家鹏突然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他忍着剧痛抽出了背上的那把刺刀扑了过来,以整个身体的重量将其狠狠扎进了控制赵著丹的尾螯上。

“嗒嗒!”赵著丹像抽搐一样开始疯狂地扫射,滚到一边的朱家鹏冲宋育文狂喊着:“快趴下!”

子弹从宋育文的头顶呼啸而过,不知打在什么上面,突然一声震撼的巨响,接着是轰隆隆的碎石滚落声,头顶的尘埃像雨一样纷纷扬扬落下。

抱着冲锋枪的赵著丹软软地倒下,那只尾螯吃痛缩回了黑暗中。不知哪里来的刺目阳光照射进来,黑暗像受了伤似的退进了背后小小的洞穴,原来刚刚的混乱中,赵著丹手中的枪打在了弹药上,结果引爆了它们。

风吹在他们满是灰尘的脸上,两人不敢相信地交换了一下目光。被刺穿颅骨的赵著丹已经死亡,而张婷的尸体更是惨不忍睹。两人不忍心丢下他们,但朱家鹏也身受重伤,最后只能作罢。宋育文扶着朱家鹏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走了很远才看到赵著丹的那辆车,他们报了警,发动汽车,离开这个噩梦般的洞穴。

车缓缓地开进了盘山公路上,虚弱的宋育文打起精神,注视着前方。突然,他感觉后脑有点痛,是一种细微的麻麻的痛,像是被什么东西钻了进去似的。

“你在笑什么?”后座上的朱家鹏突然直起身,颤抖地指着后视镜。

“我……”宋育文冲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这时自己的脸上正在慢慢地展开一个异样的笑,像被什么撕扯着,一点点露出牙齿,而自己却全然无感觉。

镜中这个不真实的自己,像带着一副恶鬼的面具般在注视着自己,他的心一颤,居然没有注意到前方就要到来的弯道。

“当心!”

一身冷汗的他把视线收回,仅仅一瞬间,谁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决定还是那个恐怖幽灵的控制,他居然狠狠踩在了油门上。

车撞开了护栏向着深渊飞驰下去,带着绝望至极的尖叫……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