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鬼怪当前,铜钱剑归他,给我一把短小木刀,还说价值千万

jellybean 2024-04-17 16:33:20 故事摘抄 357 ℃ 0 评论

小说:鬼怪当前,铜钱剑归他,给我一把短小木刀,还说价值千万

毛连英笑声戛然而止,嘴角抽搐几下,慢慢转过头去。

“我-去-你-大-爷-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我家的宝贝动用了,怎么还不行啊,谁跟我说这无敌童子尿无敌的。”毛连英抓狂大吼。

毛连英看着那群怪物,拿着铜钱剑的手也有点颤抖。

外面的鬼怪越来越多,对我们指指点点,眼前颇有一种植物大战僵尸的感觉。

雨小了下来,可以清楚看到更多鬼怪,鬼怪大致奇形怪状,比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来得吓人,看到几个没有头却依旧溢出蛆虫的,又是一阵难受的反胃。

我们手上没有武器,很多鬼也是赤手空拳,鬼按次序站好,看样子鬼怪也没有打算分批进攻。

透过幽暗的灯光火光,目测外面站着的鬼怪不下几百,有些身上还会发光。

“毛大师,我们该怎么办?”大伯慌忙问。

父亲的淡定表情让我出奇,毛连英都有点慌张,为何父亲如此淡定,难道父亲不是普通人?

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钟,还有四个小时就可以算是防守成功了。

毛连英心中谨记他师父的话,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坚持到七点,中午让奶奶下葬,事情就简单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下葬就没事了。而眼前,虽然重要的法宝都已经用完了,还有四个阻挠点,平均一个地方守住一个小时就行了。

“死守,不要让它们碰到尸体就行了。没想到就算加了圣水盆还是没有起到隔绝作用。”毛连英骂一句,举起手中的铜钱剑,有种老子马上英勇就义的错感,转而。

“妈蛋,老子在外面帮别人看风水好好的,一天轻轻松松赚个几十万,还能大吃大喝。跑来这个鬼地方麻烦为你做这吓人不讨好的差事,要是老子死了,这些鬼怪以后也别想活了。”

毛连英如果变成女人,绝对是一个泼妇,不过人在这些时候,心理都会有些扭曲。

“老英,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小声说。

按照大伯的说法,毛连英原先的生活的确轻松自在,此刻来帮我们也是无条件的,但毛连英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让我有些想不透,可眼前重要的是那些要进来的鬼,谁知道会不会先吃了我们。

“小子,你以后对我可得多担待点,老子现在可是拼了命来帮你了。”

面对毛连英的回答,我尴尬的笑笑,我能给他什么?一百几十万没有,不对,越南盾可能有。

“毛大师,待会要是真的打起来我该做什么,我又看不到这些鬼怪。”

大伯话语一出我差点摔倒,感情大伯看不到。

“你还是没有看见来得好,怕你看见了直接尿裤子。”毛连英笑着看我,大伯脸色不太好,看了我一眼。

“难不成我胆子还比不上这小子吗?”

大伯的反应让我很无语,这样的情况还要争这个,话说我害怕吗?

谁不害怕,密集恐惧症,各种各样的恶心的奇异的鬼怪在面前,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只是人就是这样,害怕到了极点反而释然很多,此刻我甚至很想学着英叔来一场战斗。

“大伯父,你以前见过死人,人间地狱一样的惨状,可你终究没有见过血鬼,现在我看见的可不仅仅是人间地狱,而是真正的地狱,几百上千的鬼怪聚集在一起,什么牛鬼蛇神都有,连肠子吊在地上的都有。”我还没有说完,大伯父在毛连英的指挥下,举起一张黄色八卦阵大布。

“待会你只管让这八卦布一张一合,要是能捉到鬼是你的运气,捉不到也能是自保,你必须发挥战场革命精神,杀一个回本,杀两个赚一个。”

在一旁看着毛连英装模作样的教大伯如何使用那八卦黄布,大伯样子颇为滑稽,不由的咂舌,一笑中想到父亲,惊呼道:“不对,老英,你把这黄布给了我大伯,那我爹怎么办?”

父亲听到我的惊呼声,不是疑惑而是欣慰的看着我。我愣了一下,倒是毛连英反应够快,把黄布丢给大伯,从怀里拿出一小罐朱砂,嘴里呢喃着咒语般的话,用朱砂在父亲和火盆外围画了一个圈,而后在一边闭眼念念叨叨片刻,大手一挥,自己鼓掌,得意叫道:“大功告成。”

此刻,我已经无力吐槽毛连英的手法,这简直就是儿戏一般。

父亲的安全问题有保障后,目光无法脱离聚集在一起准备进攻的大波鬼怪。

我们在准备,鬼怪似乎也在准备,眼神四处寻找探望,伺机进攻。

斜眼看向毛连英,毛连英合着手掌,闭眼念念有词,大伯父已经拿着他的黄布在原地一张一合,大腹便便的他十分滑稽,脸上的笑倒显出他有点欣喜。

“全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毛连英大吼一声,有种战士出征的既视感,可我越发觉得不妙。

鬼怪已经开始进攻,小心翼翼的进入灵堂的范围,我神色慌张的后退几步,找到一个适合防守和保护的位置,深深的吸一口气壮胆,心中却早已开始向各路神灵祈祷:“愿能保佑我的都保佑我。”

走在前面的鬼怪穿着破烂衣服,有些像古时候的乞丐,面容枯瘦,断手断脚、流出器官的都有,雨水冲刷后,身上不断滴落黑色粘液,看上去又恐怖又恶心。

毛连英画下的朱砂圈也真是神奇,充满神力一般,被驱使走在前排的小鬼一靠近那朱砂圈,红光一闪,那接触阵法的小鬼颤抖片刻消失不见。

“老英,干得好。”我看见那些鬼怪消失,大声赞美一句。

“你小子别高兴这么早,刚才只是先遣的残兵而已。”毛连英的话让我嘴角抽搐,再看过去,只见后面站着的大鬼,看着阵法倒是没有半点害怕,还露出一丝怪异的笑,片刻,几只狂妄的大鬼气势汹汹的往父亲所在的地方冲去,只是结果还是一样,不过是消失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而已。

心中莫名的舒了一口气,可毛连英脸色变得越发不好。

我在一边祈祷个遍,鬼的惨叫不断传来,还来不及叫毛连英也给我画一个圈,只见毛连英眉头深锁,对着淡然烧纸的父亲认真叮嘱。

“待会无论发生什么,哪怕是全部的人都出事了,你也不能离开这个圈子,我只能搞来这么一点朱砂,都赌在你身上了,你就在这里安静的烧纸,绝对不能让火断了。”

而父亲,只是轻微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表情依旧淡漠,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眼神恍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

我微微蹙眉,走向父亲,走了几步,父亲扫了我一眼,不安在心口迅速发芽蔓延,没有尝试靠近。

毛连英也不再多说,皱起眉头掐指一算,父亲看了一眼毛连英,毛连英停顿片刻,转身深深的吸一口气,嘴里嘟囔着话语,大步走向大伯的位置,父亲继续冷漠的烧纸,我迷糊的站在原地。

“啊,别吃我!”毛连英捉着大伯的手,闭着眼睛的大伯以为毛连英就是那鬼怪,发疯一样大叫,拼命挥动手中的黄布求饶,毛连英咬着牙一巴掌打在大伯的脸上,大伯哭丧着脸睁开眼,看见是毛连英,高兴得差点哭出来。

毛连英不满的嘟囔:“想这个女人也是一代奇迹,怎么就生出了胆子这么小的儿子,一个一个没有半点能力还奇葩得很。”

毛连英瞪了一眼大伯,父亲看着毛连英似乎有些不满。

“阴天,待会我叫你弄你再弄,别一直像个傻子一样摇动你手中的八卦布,把里面的灵力全部浪费掉,待会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大伯父有些尴尬,最后只能委屈的点头。

毛连英说完,走向我,对我露出笑脸,态度出奇的好。

可毛连英一句话让大伯很挫败,靠在墙壁上看着门外,看着手中的八卦布一脸茫然,眼神中带着一点哀默,思绪深沉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不由自主的拿出一根烟,到了嘴巴变成一口长长的叹息。

“看来我还是做不到。”大伯深沉感叹,居然让父亲也停顿片刻,那个瞬间我刚刚好看见,我突然怀疑父亲和大伯都在隐瞒着点什么东西。

“喂,小子,你未来老婆给你的武器,你要不要?”毛连英奸笑着站在我面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纯黑色的木刀,手柄上刻着龙鳞一样的纹痕,刀弯曲三段。这看上去像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只是给我这木刀的到底是几个意思,把我当捉鬼天师了吗?

“先不说我的未来老婆是谁,我能不能和你换一把,你那铜钱剑怎么看都好使,金属的,又长,电影里面林正英都在用。”我不曾表现出欣喜,也不认为我能用这短小的木刀干什么。

毛连英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一把敲在我头上,让我有些恼火。

“就说你们这些人没有见识,看见宝贝都不懂,我这铜钱剑根本连屁都算不上,这宝剑要是放在黑市,没有个上千万根本不可能买得到。要不是我毛连英在毛家擅长摆阵和推算,这打鬼不是很在行,这宝物用不了,发挥不了作用,我自己都想偷偷地吞了。”毛连英看着手中的木刀眼冒金光,我和大伯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毛连英。

“老英,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呀!就这破木头刀值上千万,你咋不说把你卖了可以换几个亿。”

毛连英又往我敲了一下。

“我只能说,要是在这刀和我的生命之间取舍,在必要的时候可能家族真的会丢弃我。”毛连英的语气竟然有些忧伤,瞥了我一眼。

“宝剑配英雄,也许今天你还不知道它的用处,但是有一天你会见识到它的神奇的。”

毛连英似乎也懒得扯淡过程,直接把刀塞在我的手上,一个人黯然神伤的看着我手中的木刀。

木刀看着挺好看,握在手上给人一种温和凉爽的舒服感觉,纹痕与手掌接触有一种动起来的错觉,可艺术品都是中看不中用的!

“这东西叫什么名字?”我问。

“不知道。”毛连英答。

“那它有什么用?”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这刀是你命中注定的未来老婆让我给你的,她只是和我说了这刀的宝贵,然后轻轻的用这宝刀做了一件我羡慕一辈子的事情,我就这样知道了它的恐怖之处,其他的也不是我这个级别的人可以知道的。”

毛连英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一副好白菜都要被猪浪费掉的怜悯,透过毛连英的眼神,似乎这刀真的很宝贵,一个人贪婪的目光很少是欺骗人的。

可我还是无法想象,手里拿着的木刀价值几千万。闭着眼感受,一种很微妙的奇怪感觉在蔓延,在身体游荡着什么东西一样,若隐若现,就是无法捕捉那感觉。

脑海中看见那些鬼怪,再一次蓄势待发,对着我张牙舞爪。

“那我未来老婆是谁?长得怎么样,看你的样子有点怕她,对了,琴儿好像说过我是她妹妹的老公,真又是怎么回事,你说琴儿已经三十岁,那女人到底多大,我们都没有见过面,她怎么又成为了我的未来老婆,你别走啊,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想起来琴儿的梗,问毛连英,没想到毛连英捂着耳朵走到一边,似乎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

在墙壁上吸烟的大伯呆滞的看着我,父亲没有任何反应。

一声惨叫把我吓得停在原地,木刀和黄符下意识同时举起。

那些鬼组织再一次进攻,阵法的光芒减弱得厉害,一些厉害的也在偷偷地尝试破开障碍,小鬼不断送死,部分小鬼也学聪明,躲在一边,那牛头和淹死鬼一直看着我,目光幽深阴寒。

“这个怕是挡不了多久了,我们准备战斗。”毛连英咬咬牙,抽出铜钱剑,大喊鼓气。我刚想骂那些鬼换取一点勇气,只见毛连英把铜钱剑放在一边,拿起失神大伯手中燃着的烟,狠狠地吸一口,舒服的把烟从鼻子嘴巴喷出来,一副写意人生的样子。见我和大伯懵逼的看着他,他嘿嘿一笑。

“有点紧张,舒服一下先。”

喊着战斗的人,却把武器丢了,尼玛这也太儿戏了。

“吼!”

一声如同轰雷般的声音响起来,直接把我们三个人吓得大眼看小眼,毛连英手中的烟都掉到了地上,脸上写满惊恐,嘴巴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眼前居然出现了boss级别的怪物!

老虎,是一只全身黑毛的大老虎,它站在门口外,就可以让我们感受到那股强烈的凶杀之气,它额头上的“王”字如同红色火焰一般燃烧着,那双金色的眼睛死死地看着棺材,余光足以让我微微发抖。它周围的鬼怪全部散开,万分恭敬的看着这老虎。

“死了。怎么来这样一个东西,这下子真的惨了,师父推算有错啊,给我那么一点点珍藏,完全不够。”毛连英慌忙捡起丢落的铜钱剑,手微微发抖,站在我身边,一副要哭的样子。

我直接甩一个白眼,刚才谁还淡定得要命。

一阵狂风吹进来,那老虎隔着障碍对我吼叫,气浪形成狂风,可那风为什么就落在我的身上,眼睛被吹得睁不开,能感受到那口水沫子,身体险些站不稳。

老虎连着对着我的位置吼了五六次,那声音那气浪,让我寒毛竖起,脚僵硬在原地。它张开那血盆大口,无数次幻想那个成语的意象,此时万分清晰展示,能把我直接塞进去呀,老虎那几个犬牙足有二十公分那么长,闪着阴冷的光芒。它这一口下来我必死无疑,身体定然被撕裂成好几块。

第一次看见老虎,还是这么大的,身体完全不听控制,不知所措的我只能不断吞咽口水。

“你没事吧?”毛连英问我。

“这老虎是不是这里的头?”许久后弱弱的看向毛连英。

毛连英看我一眼,和我的距离继续拉开一点,从刚才看来,老虎会第一个攻击我。

“不是,算是小首领。”

“这么牛逼还不是头,这鬼怪到底多厉害,老虎不是万兽之王吗?这老虎还是黄金瞳和燃烧着‘王’字,强大的王八之气席卷而来。你特么告诉我这不是头,玩游戏都不是这样玩的。”

我说着说着都想哭了,不带这样玩的。那老虎还是死死地盯着我,有种蓄势待发要一口吞咬我的感觉。

“要是这个是头,这些小鬼看见了肯定是跪下而不是恭敬的退到一边,而且你玩那么多游戏,一般到最后出现的肯定都得是人类形态的,这是设定了的。”

“我去,哪个混蛋搞得设定,怎么看这老虎都是战斗力逆天的。”

毛连英举起铜钱剑,老虎再一次吼叫,我被毛连英的回答和这老虎的诡异行为摧残到近乎绝望,你知道被一头老虎盯着的感觉吗?动物园老虎对着你吼一声你都吓得跑远点生怕它出来咬你。眼前的老虎分分钟可以吃掉自己,死无全尸,那老虎吼叫一声就可以刮起狂风,这是人类可以战斗的对象吗?

“擦,现在就告诉我,你这个阵还能挡得住多久?”后退到毛连英身后,眼前的红色光芒越来越黯淡,总感觉这老虎只有怒吼一声,就可以穿过来,然后把我撕裂成几块。

“我。”

毛连英还没有说完,只见一下子冲上来十几个小鬼。

“吼!”老虎怒吼一声,我下意识捉紧毛连英的衣服,毛连英居然在发抖,嘴里不断嘀咕。

牛头马面居然加入看小鬼行列,这是要最后一波冲开了?

“他们这是要攻城一样吗?”

小声问,此刻我很反感自己以前都不准确的第七感。

群站好的鬼怪一窝蜂冲上去,阵法闪动微弱的光,一瞬间小鬼全部死掉,牛头马面狠狠地摔在一边,怨恨的看了老虎一眼,老虎吼叫一声,所有鬼怪后退几步。

“惨了,老英,现在的阵法已经弄不死大鬼了,这老虎要是进来,你打得过它吗?”

我话还没有说完,老英举起铜钱剑,直接后退几步。

“打得过我还用得着这样吗?这老虎起码几百年鬼力,你看看它的眼睛,就知道它身上流淌着的肯定是高贵的王者血脉,两个加起来,就是一百个我站在他面前也是死,我打毛呀,就算武松来了也死定。”

毛连英就差哭出来,神情也近乎于崩溃。

老虎怒吼一声,额头喷出火焰,足有几十厘米,吓得小鬼急忙躲起来这是要火冒三丈的既视感,虽然这老虎火候差一点,可丝毫不能减少我们的恐惧!

“不灭鬼冥火!”毛连英直接腿软,我急忙扶住,毛连英眼神已经布满绝望。

“这家伙的头不简单,看来师父也老了,居然算错了,今晚看来难逃一死了,早知道就不跟着趟这浑水了。”毛连英有气无力的说,我看着那紫蓝色火焰,心脏有中破碎的感觉。

“我们可以把尸体交出去,求他们放过我们吗?”

我看一眼棺材,毛连英呆滞的看我,嘴角诡异的动了动,我只是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谁也打不过这老虎,不能白白送死。

“吼!”

我和毛连英看向老虎,老虎的黑毛全部燃烧起紫蓝色的火焰,黄金瞳爆射光芒,一个猛扑,身体撞进了大阵里面,红光骤然大亮,照得全部的鬼挡住眼睛,我什么也看不到,耳边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