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穷知青随手编写鬼故事,被报社录用,赚到稿费带众人开荤

jellybean 2024-04-17 16:38:37 故事摘抄 293 ℃ 0 评论

小说:穷知青随手编写鬼故事,被报社录用,赚到稿费带众人开荤

向南也不谦虚,“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了!”

“切!”

这一段时间的‘紧密’接触下来,几人之间都熟络不少,说说笑笑,无话不谈,何晓琴哼声,“说你胖,还喘上了。哎,真盼着快点到晚上啊,就能吃上饸饹面了,是吧,馨馨!”

“嗯!”沈馨点点头,向南也是笑起。

远处天际的晚霞,似一大片火烧云,映的众人的面孔都是染上了一层金光,蔚为壮观,一天的活干完了,大家伙扛着镢头、铁揪往回家的路上走。上午都通知过了,下午干完活就到男知青住的窑洞前吃饸饹面,碗筷自带。

都是把农具一放,拿了碗筷板凳来到窑洞前等候,门口一口大锅,这是队里的,已经支起来了,底下柴禾烧的“噼里啪啦”响,大锅上架个饸饹床子,中间的床子眼对准锅。

一人烧火,一人得坐在那似杠杆的另一头往下压,一人下面,这活没个三四人你都干不来。

他们这些知青,都是在一旁看着队里的婆姨们忙乎,擀面、切菜、调味……手脚麻利,半大的孩童围着这口大锅玩闹转圈,手里抓着筷子筷子、碗,敲得“绑绑”响,都等着吃呢。

热热闹闹,跟过年一样!

忙乎一阵,饸饹面好了,大家伙都是自觉排好队,妇女老幼优先,支书亲自盛面,给喊道:“都别急,慢慢来,今儿面条管够,排好队,排好队啊!”

盛上一碗热腾腾的饸饹面,再加上一勺羊肉臊子,香气扑鼻,辛辣可口,令人口齿生津,窑洞门前空地上,刚还喧嚣嘈杂,这会只剩吃面的“吸溜!吸溜……”声了。

这面条里面不都是细粉,掺有玉米、荞麦等杂粮,韧劲就下来了,不过大家伙都没在意,有的吃就不错了,加上还有不少的羊肉沫子,简直美味,这也就过年时节能吃上。

就是向南他自己也都是连吃了三大碗,他这大碗怎么能装六七两吧?这饭量,在后世就是撑死的节奏。

这会怎么说呢,肚皮有些鼓,将将有点饱的感觉!

一顿饭下来,下午刘会计用100块钱买回来的面粉、羊肉,还有些配菜,全部给消灭干净了。不少人都还是“吧唧”着嘴,瞧着真是连汤汁都没剩的锅底,显然还是意犹未尽。

张水根也是笑着摇摇头,开玩笑道:“好了,好了,都别看了,再看还能生出花来不成?下次要再想吃啊,等向南挣了稿费请大家伙的,呵呵!”

众人都是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吃完饭,收拾一下,大家伙都回去歇着了,忙乎一天也都累了。向南他们这边一个个都挺兴奋,没有睡意,捡把椅子在门口坐下,夜里凉风一吹,多少有些凉爽,吹牛打屁笑谈着。

杨万春说道:“哎,向南,你给我们大家伙都说说,你这写了什么大论,能让报社都给看中了,给咱说说呗。”

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来了兴趣,纷纷催促着。

向南道:“报纸嘛,就是让人看的,平日里消遣打发时间,不一定非得是什么大论。我就是当初沈馨给我的那几份报纸,上面有个故事会专栏,我闲着没事,就给写了几个鬼故事,没想到给选用了,碰巧了,呵呵。”

鬼故事!

众人一听更来兴趣了,再次催促。

“你们想听?”

“哎呀,向南!”

刘军憋不住了,“你小子赶紧的,大家伙都等着呢,别卖关子。”

“好好好,别急,别急!”

向南对众人压下手,起身道:“我先去方便下,刚有些吃撑了,等我回来的。”

“行行,快点的,赶紧去……”

向南点头,转身朝一旁的茅厕小跑去。

“哼!”沈馨哼声,“懒人屎尿多!”

“哈哈哈……!”大家伙又是一阵哄笑。

过了会,向南一身轻松的回来了,众人都是眼巴巴等着呢,“都等急了?呵呵!”坐到原来位置上,清了两口嗓子,道:“那我给你们讲讲啊……”

众人侧耳倾听!

“话说有一登山队,他们准备攀登一座高峰,不过当天早上天气突然变坏,不过他们还是决定按原计划登山,留下一女队员看守营地。

可是过了整整五天,也没见其他登山队员回来,这女队员有些担心,都要准备报警了,就这么又熬了两天,到了第七天的晚上,其他登山队员终于回来了,一个个都是狼狈不堪,浑身是伤。

却唯独这名留守女队员的男友没有回来,原来他们登山的当天遇到了雪崩,女队员男友被当场冲击到了悬崖下,死了。

他们几人在雪山上困了整整七天,这才脱困。

女队员听完,当场痛哭,其他队员也只能安慰着……”

大家伙屏气凝神听得仔细,刘军大咧咧性子,撇嘴道:“向南,这也不吓人啊,哪有鬼啊?”

向南没好气,“还没讲完呢,急个屁!”接着道:“当天晚上,大家伙都睡着了,女队员自个在被窝里掉眼泪珠子,就在这时,她的男友浑身是血出现在她面前,一把拉起她的手就往帐篷外跑,到了一安全地方,这男的一脸惊恐,大口喘着气,对女人说道……”

说到这,向南停了下来,转而看向大家,问道:“你们猜,这男的对女的说啥了?”

王斌很有见地道:“还能说啥,这男的摔下悬崖,大难不死,肯定说些缠绵温柔的情话呗,比如永远不分开、一生一世在一起,如此云云对吧?”

刘军撇嘴,“我说斌子,你这啥水平啊?人向南都说了是鬼故事,不是爱情片。要我说,嗯……这男的肯定会说,自己这七天怎么被困在雪山里,渴了吃雪,饿了吃,嗯……没准吃自己的肉,是不是这样?这够吓人吧!”

其他人听了,倒有不少认同的。

向南一笑,“你们这说的也还行,不过这水准怕是得不到报社的稿费的,呵呵。”

“哎,你就别卖关子了!”

沈馨打一下向南,这家伙臭屁的很,“赶紧说!”

“哎,好好!”

向南点头哈腰,给足面子,绘声绘色道:“那男的说,原来在登山的第一天,大家遇到雪崩,除了他自己,其余人都摔下悬崖,全都死了。

今儿是头七,鬼魂回来,他这是冒死赶回来救自己女友呢。”

“嘶!”

众人一听,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有胆小的女知青脸都白了,其实这故事在后世那都是烂大街了,这要在后世,他估计一讲开头几句,其他人都能知晓结局了。

没一点恐怖!

眼下不同,没有灯、手机、电视、电脑,人们对于事务、信息的认知,实在有限、稀缺,鬼神之说也是如此。

向南见众人害怕的神情,微微一笑,表示很满意,决定再添上一把火,声音刻意压低,沉声道:“你们说说,这两边,到底该相信谁的?到底谁是真的死了呢?嗯!”

这时沈馨脚下那小黑狗不知哪里窜出来,舔了下她的脚踝,正被带入节奏呢,给吓得不轻,“啊”的一声叫出来,直往坐旁边向南的怀里钻。

向南忙给抱住,拍着后背安慰道:“别怕,别怕,是小黑!”

沈馨惊魂未定,小手抚些胸口,“吓死我了,我以为……”却见其他人都眼神莫名的看着她,这才发觉自己被向南给抱着,两人也不是没抱过,不过这大庭广众下可从没有过。

瓜子脸蛋“唰”一下就红了,红到了耳根子,忙从向南怀里出来,桃花眸子狠狠瞪他眼,性唇撅起。

向南他这只能耸耸肩,一脸无辜。

其他人也是笑了笑,没多说,都知道这两人的关系,杨万春道:“向南,那这到底哪边死了,哪边还活着啊?”

向南摊下手,笑道:“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后面的就交给读者去联想、想像了。

这人心就是这样,你比如说一个恐怖的物件,当真真实实站在你面前时,你不会太过害怕。

相反,这一物件虚无缥缈、若有若无,却又隐隐约约飘荡、萦绕在你周围、心头,挥之不去,却又摸不着看不见,这才是最恐怖,让人脊背发凉的。”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