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离奇!精神病院每隔五天就失踪一位患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jellybean 2022-02-06 20:44:30 故事摘抄 331 ℃ 0 评论

小说:离奇!精神病院每隔五天就失踪一位患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们医院是省城里最大的精神病医院,里面常年有精神病患者三百余人。我们的主要职责是治疗和看护他们。”冯院长一边往前走,一边接着说道:“三名精神病患者先后无故失踪,这件事情让我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抬手指了指远处,冯院长又说道:“你们看那边的高墙,高墙高大概三米,绕着医院围了一圈。只有东面和西面留着大门,大门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负责看护,另外还有监控摄像头。这三个人无缘无故失踪的时间段,我们都仔细的查看过监控,可惜,监控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拍到。”

“这件事情,你们报警了吗?”

听到我的话,冯院长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在第一个人失踪的时候,我们就打电话报警了。负责这个案子的人是南城派出所的闵所长,可惜,从开始到现在闵所长已经调查了整整半个月,还是一无所获。”

“滴滴滴,让开让开,车来了!”冯院长话音落下,就有一个穿着条纹病号服的中男男子喊叫着,从我们的身边快速跑过。不一会儿,他绕过了花坛,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两位,请不要见怪,他是我们医院里的患者,名叫李保义,患病以前是个出租车司机。”

“没关系,!”马玉致摆了摆手说道:“你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身份,你找我们来这里,相必你应该知道一些相对灵异的线索。”

冯院长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我和马玉致一眼,才说道:“第一个患者失踪正好在半个月以前,第二个患者失踪是在十天以前,第三个患者失踪是在五天前。根据我们和闵所长的推算,他们失踪的时间大概是凌晨十二点到凌晨三点。”

“另外,三个患者失踪的时候,同房的病人都睡得非常的香甜,不过,这些同房的病人在睡着以后,都做了相同的梦。”

“相同的梦境?这倒是有点意思。”马玉致低声念叨了一句,又饶有兴趣的问道:“他们都梦到了什么?”

“梦到一个女人哼着好听的歌曲,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从地下慢慢的爬了出来。”

“女人、歌曲、红色绣花鞋?”

“马玉致,你想到了什么?”

马玉致没有理会我,而是对着冯院长说道:“冯院长,不知道是否方便带着我们去一趟三个病人失踪之前所住的房间?”

“这个自然不成问题。”冯院长点了点头,说道:“对了,三个失踪的病人,两男一女,两个男性病人都住在住院部的A栋。一个房号304,另外一个404。女性病人住在B栋208。A栋要近一点,我先带着你们去A栋。”

我跟在马玉致和冯院长的身后,一边往前走,一边好奇的看四周。一名身着白色衣服的少女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她站在一处花台前,双目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我。

她的脚上正好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马玉致,你快点看我的身体左侧!”

听到我的话,马玉致和冯院长一起循着我的视线看去。

不等马玉致开口,冯院长笑了笑说道:“她叫黄梅,也是我们医院的患者。”

“她也是你们医院的患者,可她为何没有穿上医院的病号服?”

“是因为她的病情有些特殊,她和其他的精神病患者不一样,她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见到马玉致有些好奇,不等冯院长开口。我抢先说道:“她应该得了一种自闭症。简单的说,她的思维就是她的世界,她的世界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以前我以为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没想到也是一种精神病。”

“这绝对属于精神病,因为她非常的危险。”

“危险?”我皱了皱眉头,表示有些不太理解。

“不错,黄梅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就像是在睡觉,如果有人企图打扰她,叫醒她,她就会不惜一切的进攻对方。”

“对了,她来你们医院多久了?”

“一个月。”

“一个月?”马玉致眉头一挑,说道:“谁送她来的医院,另外,她的家人在什么地方?”

“送她来医院的人就是我刚才说过的闵所长,听闵所长说,他带队打拐,从人贩子的手里面救下了黄梅。至于黄梅的亲人在什么地方,闵所长也不清楚。”

冯院长耸了耸肩膀,指了指身前,对着我和马玉致说道:“到了,这里就是男性患者居住的A栋楼,A栋楼一共有八层,门口也有监控摄像。不过,有点奇怪,事发的时候,监控突然失灵了。”

“守在门口的保安也没有任何发现吗?”

冯院长点了点头说道:“一班岗两个保安,事发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任何发现。”

我和马玉致跟在冯院长的身后,当先去到了304号病房。

304号病房一共有四张床铺,失踪的患者就住在靠窗的床铺上。

“阿姨,勇哥去什么地方了?”我们刚刚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就有一名患者走近了房间中。瞧见冯院长,他兴冲冲的问道。

见状,冯院长对着我和马玉致说道:“这间病房失踪的人名叫田勇,他是田勇的舍友,名叫陈建,只有四岁孩童的智力,平日里的表现也像孩童一般。”

看了陈建一眼,马玉致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兜中掏出了两颗糖果。

“小建,你快点告诉姐姐,勇哥失踪的那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睡觉!”陈建接过糖果,说道:“我很乖的,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那天晚上你做梦了吗?”

“梦?不知道。”

“你别费功夫了。他的智力太低,恐怕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我的话音落下,马玉致站直了身体说道:“我怀疑,患者失踪的晚上,同病房的患者根本就没有睡觉。”

不等我和冯院长说话,马玉致就接着说道:“就像唐宋刚才所讲,这些精神病患者根本就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实际上,他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的。”

“不会吧,当时这些人......”

冯院长话还没有说完,马玉致就跟着摆了摆手说道:“冯院长,你回想一下,你做梦的时候能够分清楚颜色吗?”

这一次,还不等冯院长回答,马玉致就自顾自的说道:“梦里面实际上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天空永远是灰蒙蒙的。另外,在梦里面所以人都看不到自己的脚掌。”

“这有科学依据吗?”听到马玉致的话,我低声问道。

“你能用科学解释一下你的二大爷吗?”马玉致白了我一眼,接着自顾自的走到了窗户边。

盯着窗户外看了片刻,马玉致才回过头来问道:“冯院长,对面的那栋楼是不是B栋楼?”

“是的,对面的那栋楼就是B栋楼。”

“208号房间的窗户,是不是正对着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

“是的,正好与我们正对着。”

马玉致轻轻的点了点头,又朝着窗户外看了片刻,她突然扭头,对着我轻声问道:“唐宋,你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我想,马玉致一定是在故意考校我,所以听到马玉致的话,我轻咳了一声,跟着说道:“如果我猜得没有错,事发的当晚,医院闹鬼了。有女鬼用歌声迷惑了失踪的精神病患者,令精神病患者从窗户一跃而下,落地以后,精神病患者翻过了那边的围墙,最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唐宋,你不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耸人听闻,毫无科学而言。”

“看看我的二大爷,我觉得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

“可是,两位......”

不等冯院长把话说完,房间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来到了我和马玉致的身前。

来者年约三十,身材干瘦,带着一副银色的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负责这件案子的闵所长。”冯院长说完话,指着我和马玉致愣了片刻才跟着说道:“闵所长,请不要多心,他们两个是我找来的私家侦探。”

“我叫闵超辉,很高兴认识两位。”看了我和马玉致一眼,闵超辉转身对着冯院长说道:“冯院长,这个案件我们已经取得重大突破了。”

“重大突破?什么样的重大突破。”

“根据我们半个月来的反复研究和推演,我们现在敢肯定,失踪的三名患者是跳楼后翻墙逃走的。”

见到我们没有说话,闵超辉扶了扶眼镜,说道:“当然,我所讲的有些骇人听闻了,毕竟这里是三楼,还有一个患者住在四楼。”

“不过,我所讲的都是有证据支撑的,比如,我们在窗台上和楼下面发现了相同的脚印。相同的脚印还出现在了那边的围墙上。另外.......”

不等闵超辉把话说完,马玉致就耸了耸肩膀说道:“唐宋,看来你比警察厉害,你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抵上了警察半个月所下的功夫。”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