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大涅槃日前孩子出生,却天生异象,野狼下山,疯子说死人活了

jellybean 2024-04-17 16:42:26 故事摘抄 303 ℃ 0 评论

小说:大涅槃日前孩子出生,却天生异象,野狼下山,疯子说死人活了

孩子赶在十二点之前生产了下来,院子里的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脸上也都露出了喜色,

“是啊是啊,这丁桂兰倒是有些本事,赶在十二点之前了,差点就赶上了十月初八……”

人们纷纷点头随声附和,可此刻屋子里那孩子哭了几声之后,便安静了下来,不过外面的这些人已经不关心这些了。又过了没一会,人们清楚地听到屋子里的挂钟叮叮当当地响了十二下。

随着挂钟的声音响过,屋子里突然传来当啷的一声响,听上去像是水盆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而随着这声音,天空中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响,这声音沉闷,震颤的院子里每一个人的心魄。人们不禁打了一个寒战,都抬起头向天空中望去。

此刻已是半夜,头上的天空黑的像一处不可见底的深渊,尽管人们什么都看不到,可却仍感到无端的恐惧。

“呀,这大冬天的,怎么下雨了?”

有人伸手在脸上摸了摸,果然,几滴雨水掉在了他的脸上……

刘家镇地处北方,农历九月的下旬天气便越来越寒冷,往年不到十月的时候,就会早早的下起雪来。而现在是农历的十月初七,虽然天阴沉了几日,但却始终没有动静。可不管怎样,在这寒冷的冬夜,竟然下起几滴雨来,这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听到那人这么一说,人们也纷纷的仰起头看着天空,虽然除了黑暗以外什么都看不到,但的确有雨滴落了下来。一开始只是零零散散的,紧接着雨滴越来越稠密,不一会的功夫便噼里啪啦的大张旗鼓的下起雨来。人们纷纷闪身,有的躲到了屋檐下,有的钻进了院子西面的仓房里。

“这大冬天的不下雪,咋就下起雨来了,不会是有什么灾吧……”

有人顺口嘀咕道,这话被赵村长听见,厉声的训斥他说,

“别胡说八道的,能有什么灾?咱们刘家镇这么多年一直风调雨顺,这是有老天爷保佑着呢。你看看屋子里老二的媳妇,明明难产成那个样子,不也在十二点之前赶在十月初七把娃生下来了吗?这就是福分,能有什么灾?你再顺嘴胡咧咧的,我抽烂你的嘴巴……”

见赵村长如此严厉的训斥,那人便不敢再做声。而就在这时,那稀里哗啦的雨滴突然停了,转瞬之间变成鹅毛一般大小的雪花,从那深不见底的黑色夜空中洋洋洒洒的飘荡而来。

人们纷纷走了出来,仰头看着天空。冬天里下雪对刘家镇这样的山村是件好事,雪花能保住土壤的墒情,来年种地的时候,水分充足,便一定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这雪下的越来越大,不一会的功夫,地上便积累起白色的一层。赵村长来到屋门前,侧着耳朵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此刻屋子里又传来一声孩子的啼哭。赵村长冲着屋子里问道,

“六妹子啊,大人孩子都好吧?老二的媳妇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呀?”

屋子里又安静了一会儿,这才听到赵六姑的声音,

“老哥,是男娃……”

外面的人一听生下来的是个男娃,都不禁欢呼了起来,刘家镇地处偏僻,人们的思想闭塞,重男轻女之风自然十分的严重。刘氏一族又添了个男丁,当然是件大好事,更何况紧赶慢赶的赶在了十二点之前。

赵村长脸上带着笑容冲着院子里的大家伙挥了挥手说,

“时候也不早了,这雪下的越来越大,大家伙儿别在这围着了,都赶紧回家去吧,也让老二的媳妇好好休息休息,都走吧,都走吧……”

赵村长又转过身,冲着屋子里大声的说,

“六妹子,那我们就先走了啊……”

赵六姑没再应答,赵村长便背起了手迈着步子,脸上带着笑意走出了院子。见村长走了,人们也纷纷的离去。这时候的雪越下越大,地上已堆积起厚厚的一层。而当人们离开刘老二家的院子不远的时候,突然听见西南的方向传来几声呜呜的叫声。

“哎呀,有狼,野狼下山了……”

刘家镇三面环山,山上松林茂密,野草丛生,冬天下雪的夜晚有野狼下山觅食,这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虽然这已见怪不怪,但人们却也都纷纷的加快了脚步,赶快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里,关紧了院门。

赵村长的脚步走得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走的很远,自从老二的媳妇嚷嚷着要生孩子,赵村长的心一直就提着,担心这孩子的出生会赶上十月初八这一天。而现在,赵村长的心也终于放下了,感觉到特别的轻松。

可他走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王兰花还在后面,王兰花裹着小脚,自然走不快,再加上刚才突然下起了大雪,地上已经堆积了一层,赵村长有些担心。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不好意思回去接王兰花。恰好憋了一泡尿,便让大家伙儿先走,自己转身来到路边的柴火垛旁,解开了裤腰带。

赵村长年纪大了,肾一直不太好,虽然憋着尿,但还是强挤了一会儿才挤出几滴。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刚要系裤带。突然听见就在自己脚下柴禾垛的旁边传来呜呜的哭声。

十月初七的夜晚,整个世界都十分的昏暗,也只能靠着地上的白雪辉映着夜色,才能勉强能看清。这呜呜的哭声突然传来,把赵村长吓了一跳,他连忙的向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绊在一个半截的树桩上,身体向后踉跄,他连忙伸手抓住一旁的树枝,才勉强的站稳。

稳住心神循声望去,这才看到柴禾垛的旁边蹲着一个人,

“呜呜,你拿尿泼我,你干嘛拿尿泼我?呜呜”

不必仔细的看,光听这声音赵村长就知道,这人是李文学。李文学是村公所附近的那个杂货店的李文利的亲弟弟,是个半疯,平日里就在这刘家镇南山北坡的来回乱走,日子久了,人们也都见怪不怪。

可这三更半夜的赵村长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躲在这里,

“是文学呀,这三更半夜的,你不回家去睡觉,跑这来干嘛?”

可这李文学并没有回答他,猛的站起身,冲着西南的方向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大声的喊,

“下雪啦,狼来啦,活人又死啦,死人又活啦……”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