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小说:农妇死后儿女生活困难,小伙冒充保险员,送他们5万救济款

jellybean 2024-04-17 16:44:27 故事摘抄 244 ℃ 0 评论

小说:农妇死后儿女生活困难,小伙冒充保险员,送他们5万救济款

又和李家兄妹三人简单的闲聊了几句,我和马玉致对视了一眼,见到马玉致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才从兜中掏出一千块钱,将其塞到了李志国的手中。

“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保费不是有五万吗?”

“老哥,这一千块钱,你们先拿着,算是我们公司给你们的保证金。”

“原来是保证金啊!”李志国冲着我们笑了笑跟着说道:“刚才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五万块钱最后变成了一千块。”

“好了,该核对的已经核对清楚了,我们先走了。”

“别走啊!”见到我和马玉致说着话站起身来,李志国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转身朝着屋里面大声吼道:“瓜婆娘,你真是一个瓜婆娘。还不快点杀鸡做饭?”

见到房子里面没有响动,李志国又转身对着李志英说道:“你嫂子脑子有问题,你勤快一些,宰只鸡炖锅上,再弄一点腊肉和香肠。千万不要亏待了两位贵客。”

盛情难却,真的是盛情难却,在李志国的一再邀请下,我们不得不耐着性子,坐了下来。

“哎,我妈是一个苦命人,遇到李仁高,算是倒了大半辈子的霉。我妈在世的时候,我们三个忙着自己的生计,也没有想过孝敬她。现在也算是她老人家不计前嫌,泉下有知。给我们五万块钱,算是帮助我们三个渡过眼下难关。”

“难关?”听到李志国的话,马玉致眉头一挑,问道:“什么难关?”

“哎,说来也是我们三家人运气不好!”李志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才跟着说道:“不久前,也就是七月半的那天晚上,我大姐和我小妹的丈夫带着我儿子去镇上回来的时候,经过两军林,遇到了鬼打墙,三个人不知不觉走到了悬崖边,最后脚下失足,三个人都坠落到了悬崖下。”

“虽然运气好,三个保住了性命,却也摔断了腿,现在一直住在医院,差不多已经花光了我们三家人的所有积蓄。现在好了,有了这五万块钱,应该能够再撑上一段时间了。”

闻听李志国的话,我只觉得脸皮有些热得慌,心里面更是带着一抹浓浓的愧疚。

“老哥,放心,等我们回去以后,钱就能打到你的卡上,我保证也就这两天的时间。”马玉致说完话,还冲着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她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老哥,我多嘴问你一个问题。”

“小兄弟,请讲。”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阴间,现在你的母亲和你的生父养父都在阴间,你愿意你的母亲跟着你的养父还是跟着你的生父?”

我的话,让李志国感到有些懵圈。不过,待到我的话音落下,李志国还是说道:“当然是跟着我的养父了,要是跟着李仁高,天知道我们的妈还要多受多少苦!”

“明白了!”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嘴巴。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李志芳和李志英端着大盆大盆的食物,来到了我们的身前。

“这都是自己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卖相不怎么样,但是味道还算可以,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老哥,不要客气,我也是农村人,小时候过惯了苦日子。像这些食物在我的眼里面,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对付满桌子的食物。从李家兄妹的口中,我渐渐的弄清楚了李仁高的为人。

李仁高绝对是一个烂人,他好吃懒做,生活当中好像只有两个爱好。其中一个是大碗喝酒,另外一个,就是有事没事回家揍自己的老婆。

柳桃芳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她忍辱负重,默默的抚养着三个孩子。也诚如李志国之前所讲,柳桃芳确实过了不少的苦日子。

经过一番了解,我和马玉致暗道庆幸。庆幸我们没有盲目的偏信李仁高,没有直接掘坟。要不然将柳桃芳送到李仁高的手上,我们就是在造天大的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等到我和马玉致离开白云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现在我们面临两个难题,第一,我们答应了李仁高,却没有办成李仁高交代的事情,这要是让李仁高知道,他一定会心生怨气,最后很可能变成厉鬼,找我们索命。第二,李志国一家现在确实有困难,我们骗了他,我心里面有些难受。”

“第二个问题好解决,我有几万块钱的存款,回去以后,我就转五万块钱给李志国一家。”

听到马玉致的话,我的心头微微有些感动。

“没想到你是这么善良的女孩。”

“用的是你的钱,记得还我!”马玉致白了我一眼,想了想又跟着说道:“至于李仁高,确实有点麻烦,也不知道他因为这件事情到底会心生多少的怨气。怨气越重,李仁高的实力就会变得越强,最后越难对付。”

“哎!”我跟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想到了八号诊所前面几任租客的死法。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我还真的有点担心,担心自己会步他们的后尘。

我和马玉致一边忧心忡忡的说着话,一边迈步继续往前走。等到我们来到白云镇上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

无奈之下,我和马玉致只好在镇上面找了一间旅社先住下再说。

还是和前天晚上一样,马玉致睡在床上,我躺在硬邦邦的地板上。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见到躺在床上的马玉致突然坐直了身体。

“怎么了?做梦了吗?”见到马玉致的举动,我低声问道。

“没有,只是我感觉他来了!”

“他?”我皱了皱眉头接着问道:“你是说李仁高?”

“不错!”

马玉致的话音刚刚落下,就有一阵阴风乍起,房间的窗户也被莫名其妙的吹开了。也就在哦翻身而起的时候,我见到李仁高诡异的来到了房间中。

“两位,请问我所求之事,你们办得怎么样了?”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