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鬼故事:货车司机夜里在郊外停车,撞邪遇见女鬼问路(七)

jellybean 2022-02-06 20:46:14 故事摘抄 211 ℃ 0 评论

鬼故事:货车司机夜里在郊外停车,撞邪遇见女鬼问路(七)

图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删除

鬼故事:外地老板到农村淘货不想发现古木却中邪离奇死亡(六)

上一章点击上方文字链接。

题外话:本故事会做标记,要看下一章的可以点击头像关注,进去看文章标题尾部的标记,如(一),(二),等等。

我扭头看了看二舅,发现二舅也有些紧张,估计他已经看到了。

经过转弯的时候,我看到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在我们招手,意思好像是在告别。车子转过弯以后,在看人就不见了。吓得我额头出了一阵冷汗。真是他妈的邪乎!在这样下去真是会要人命的。

好不容易熬了过去,我也终于松了口气。二舅掏出烟,抽了一支,让我帮他点上,帮二舅点完烟,我自己也抽了一根,压压惊。

车内很安静,我们俩都没说话。

要说白天这葬鬼林已经够难走了,晚上更是不用说,二舅开车拐来拐去,还在葬鬼林里。

抽了一口烟,我幽幽的吐了口烟圈。猛然间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刚才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又出现了。就在路口的那片树林中。

我的心里又恐惧又害怕,奶奶的,不带这么玩人的!

车子又一次的拐了个弯,那个女孩又消失了。我看到二舅的额头豆粒大的冷汗滑落。

但同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好像在原地打转一样,根本没离开刚才那个弯子,也就是那个红裙子女孩出现的地方。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难道我们遇上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我提醒了二舅一句,“二舅有点不对劲。”

二舅点了点头说:“我知道。”说着二舅把车停了下来,车灯亮着,远处的土路上平坦的很,什么也没有。二舅说道:“今晚我们怕是撞到了那个,先等等再走!”

我点点头,没有吭声。原本我以为这是一次平常的送货,可没想到后面的事情更是出乎我的意料。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我们忽然听到一阵汽车的鸣笛声,接着一辆车子开了过来。

我和二舅紧张的不敢动,因为那辆车是纸糊的。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和二舅不一样。

那辆纸扎的汽车开到我们身边,停了一下。

我紧张的向下看去,只看见车里坐着两个纸扎人,看样子是一对童男女,煞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身黑色纸衣看着有些扎眼和恐怖。

忽然那纸人扭动头部向望向了我们。嘴角裂开了一下,想笑,却又没有任何的表情。

我和二舅也都紧张到了极点。忍受着恐惧的折磨,在等待着。

那纸人笑了一下,回过头去,开着车离开了。

我和二舅终于松了口气。车子依然没有开动,停在路上。车灯亮着,远处的一切看的是那么清晰。

四周黑漆漆的树林,在刮着风,叶子的摩擦声沙沙作响。

二舅又一次的抽出烟递了过来,我们二人各自抽了一根,用来压压惊。

我问二舅:“二舅,咱啥时候走?”

二舅淡然一笑,脸上的表情依然有些紧张,说道:“恐怕走不了,刚才你也看到了,现在走的话,万一出了什么情况,柳师父不在,我们俩都的撂在这。”

我点了点头,二舅把车窗摇了上去,熄灭灯,拿出被子盖在了我的身上。“睡吧,先睡会。咱们等一会儿再走!”

我点了点头,侧着身子向外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事情,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运货,没想到到了那个高老板的家里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让我的逻辑再一次的乱了。高老板根本不是一个木材商,而是一个土夫子。土夫子是文雅的称号,说白了,高老板是个盗墓贼。

后来柳师父告诉我,在我们走了以后,当天他又给黄桂花做了一场法事,超度她赶紧投胎。还有想查出黄桂花的死,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黄桂花的死,表面上是因为阴差的错抓,实际上背后还有我们想不到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柳师父始终不肯告诉我原因。直到有一天,我正是成为了过阴人,接手了离火剑,柳师父才肯说出一点。

当然,这些已经是后话了!

我和二舅躺在车上,谁也睡不着。都在想着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的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孩,我猜测极有可能是高老板碰见的那个,她之所以跟着,可能是因为那快血玉还在高老板的身上。

半夜的时候,天空变得亮了起来,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洁白的月光,照耀着大地,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装。

二舅起身坐了起来,看了看外面,跟我说道:“我们可以走了。现在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哼了一声,又躺了下去。二舅发动了车子,缓缓的开去,我们渐渐的离开了葬鬼林。

一路开着车子我们出了县城的地界,如果车上没有装高老板的尸体,可能二舅就走高速了,这样省时间又快。但由于车顶上装着一具尸体,怕被人撞见比较麻烦,二舅就选择了比较不好走的国道。

车子上了国道,二舅便提速一路狂奔着。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一家路边旅馆休息了一上午,吃了顿饭,便又继续赶路了。

争取在第三天早上出了省界。

第二天晚上还算比较平静,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那个红裙子再也没有出现。我想到了村长说话时诧异的表情,和那种紧张的反应。那块血玉,肯定在村长手里。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血玉,却引发了上清村的一场悲剧。从而引出了传说中的鬼尸。这也是在我们回来后才知道的。如果村长知道那块血玉的恐怖,想必当时也不会留在身上了。

第二天晚上的平静,让我们都产生了错觉,以为什么事都没有了。但接下来第三天晚上,真的出事了。

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已经踏进了山东省的地界,再有二十几个小时也就到达了高老板所在的A市。

车子走在国道上,高速的行驶着。山东地界虽然有平原,但我们走的却是丘陵地带。到处是丘陵,小山又不高,树木都比较小,看上去好像种的是经济作物,所以视野比较开阔。车子上上下下,起伏跌宕,一路差点没把我颠死。

走到一处丘陵下坡时,浑然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前方,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传来。

电闪雷鸣过后,顷刻间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大雨中车子愈发的难行,远处的视野,虽然有灯光,但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一片朦胧。轰隆隆的炸雷不时的在我们前面炸开。

由于视野受阻,加上又是丘陵地带的山路,虽然山小没有泥石流的可能性,但万一滑坡也是很危险的,所以二舅就把车在停在了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关紧车窗,拉起被子准备睡觉,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也就是说我们明天下午就能到A市。

二舅有些困了,躺了下去,我还没有困意,就坐在那里望着外面,抽着烟。车窗外一片漆黑,不时有闪电照亮前方,可我觉得今晚的雨有些诡异,按理说都已经是十二月了,怎么还有有雷雨那,这天气的确让我觉得有些反常?已经深冬的天气,忽然间下起雷雨,不得不让人觉得怪异。

二舅没功夫去想这些,拉起被子盖好已经呼呼睡去。只剩下我坐在那,无聊的在想这场怪异的雷雨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是什么意思?一连抽了三根烟,我的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车顶上的尸体,我赶紧转身扭头向上看去,透过车后窗的玻璃,看到一堆黑黑的木材,顶上盖着一块雨布。那尸体在雨布下,根本就看不到。我有些奇怪的是,二舅怎么知道一定会下雨那,还专门准备好雨布盖好尸体?

我又看了看二舅,二舅蒙着头,那鼾声跟打雷似得,睡的跟死猪一样。今天这种怪天气,他还能睡的这么沉?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忽然一道闪电落下,在距离我们车子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我看到车窗外的雨中,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西服的男子。接着闪电过后,就看不到看了。

当闪电再一次的划过,我吓了一跳,我看到他已经出现在我们车子三米内的距离。忽然又一次的陷入了黑暗之中,看不到了。我打开了车子里的灯,这时听到有人敲车门的声音。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开车门,车门咚咚的想着。

我咬咬牙摇下了车窗,透过车内顶上那站小灯向外看去,正是刚才雨中的男子,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应该有四十几岁,头发略有些秃顶,一副国字脸。

“帅哥,问个时间几点了?”那汉子一脸虔诚的问道。

我愣了一下,向车内的电子表看去,已经凌晨三十分了。跟他说道:“十二点半了!”

“谢谢你啊!”那汉子笑了笑转身离去,消失在了雨中。

我摇上车窗,抽出纸巾擦了擦淋的头发。突然愣住了,怎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大半夜的过来问时间,我总觉的那里不对劲。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索性蒙上被子睡觉。

睡着,睡着,忽然又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我起身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钟了。外面的雨好像已经停了,因为已经听不到雨声了。四周围一片安静。我有些纳闷,这个时候大半夜的,又是荒郊野外的那里会有什么人?那敲门的会是人吗?

我犹豫了一下,摇下车窗看去。

这时一个女孩的面孔,映入我的眼帘。

看到那女孩我愣了一下,别说那长相还真漂亮,一头长发飘飘,标致的双眼皮大眼睛姑娘,眼睛水灵灵的,瓜子脸,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站在车外冻的浑身发抖。

“你好?”那姑娘冲我说道。

我愣愣的回道:“你好!”心思寻思着这大晚上那里来的生人,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你们能带我一程吗?我去隔壁县有点事,回来的晚了。又碰上下雨,就在那边躲雨。求求你们拉!我家就在前面二十里的一个小村里面。”那姑娘恳求的语气说道。

我又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你没骑车什么的吗?步行去的?”

那姑娘泪眼巴巴的说道:“骑了自行车,下雨不好走,我就丢在那边了!”

我哦了一声,转身拍醒了二舅。

二舅顺眼朦胧的起来,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道:“臭小子,雨停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我回道:“是啊,二舅,雨停了,咱们可以走了。不过外面有个女的,要趁咱们的车,她家就在前面二十里的一个小村子。”

二舅愣了一下,起身向我这边看去,邹了邹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完了坐回去冲我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我打开车门,冲那姑娘说道:“你进来吧!我二舅同意你搭顺风车。”说着我伸出手拉那姑娘进来。

那姑娘的手刚一接触我,我浑身一凉,她的手好冰。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问道。

姑娘上车坐在了我旁边,说道:“天冷,被冻得了。出来没带厚衣服!”

我听着点了点头,拉出我们的被子给她披上。二舅发动车子,向前驶去。

我则是躺在椅背上,没什么事干,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你叫什么名字?”我扭头问那姑娘。

姑娘躲在被子里,身体还有些颤抖,说道:“我叫潘晓红。今年刚高中毕业。”

“这么巧,我也是刚高中毕业。你去读大学了吗?”

“没有,我成绩不好,毕业后就在家里帮我妈的忙。在我们县里一家超市上班。你怎么没去读大学啊?你人这么好?”

那姑娘这么说,我心里真是美滋滋的。“我啊,大学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上学就是个打酱油的,跟你一样成绩不好呗!”

姑娘捂着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说话真幽默!”

二舅一听,在旁边砸吧砸吧嘴。

我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很多人都这么说。”

“对了,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睁着大眼睛望着。

我笑了笑:“我叫王野,外号王爷,我同学都这么叫!”

就这样跟潘晓红一路瞎聊着,我们到了前面隔壁县,在国道右出口,不远处有一个村庄。那姑娘说道:“谢谢你们了!车停在这吧,我自己走回去,那边就是我们家。”

说着姑娘下了车。刚走两步又回头冲我说道:“谢谢你王野,还有你二舅。你们回来的时候可以到我家坐坐。我请你们吃我们这的特色!”

我嘿嘿笑着,冲姑娘挥了挥手,二舅发动车子我们启程了。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下午之前肯定能到高老板家。

未完待续......每日两更!感谢您的支持!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