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每日鬼故事-镜子里的人(长篇)

jellybean 2024-04-17 16:47:33 故事摘抄 558 ℃ 0 评论

出租屋里老式的摆钟钟声敲过了十二下,小翠再一次被惊醒了,她躺在床上,往钟摆放的地方望去,借着从窗外进来的一丝昏暗的灯光,灯光正好停落在老式摆钟的钟盘上,时间正好是凌晨零点。

小翠自从搬到吴磊为自己租住的房子,已有两个多月没有睡过一次好觉了,深深的眼袋,极度的缺少睡眠,每次上课的时候也总是不知不觉的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成绩一落千丈,班主任也曾多次找她谈话,小翠总是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不是说不舒服就说是晚上可能为了毕业论文演讲做准备太累了。

此时的她仍有睡意却再也睡不着,与往常一样,从桌子上拿起手机,在被窝里查看着QQ里的空间,看看有没有好友的最新评论和好友的最新动态,除了一个名为“镜子里的人”请求加为好友的人外再也没有什么新的消息,然而她总是把它从消息栏中忽略,因为她从不加陌生人为QQ好友,每次加好友都是她加的别人,或是别人加她但写了备注我是某某,只有知道对方是谁时她才会同意。

她翻找着手机通讯录里的号码,最终在吴磊这个名字号码前停了下来,然后从被窝里爬起,半靠着床头,就这个号码打了过去,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但充满了怒斥,说是休息了,随即那头挂了电话,小翠想要说出的话都来不及,她也知道他并未真的睡了,而是跟他的舍友一起在打游戏。也自从搬到这里不久就感觉吴磊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许多,当然小翠想过要分手,可是思来想去又放不下这段感情,默默的关掉手机,静静的躺回床上,闭着眼睛直到天亮,也未睡着。

今天上课,与往常一样,小翠趴在桌子上便睡了,下了课,再次被叫到了办公室,班主任无奈的对她说如果你的功课有两门再不及格那你就毕不了业了,听到这只见她摔门而去;因为她自己也明白,毕不了业意味着什么,家中年迈的父母将会失望,将要为自己的不努力付出多一年的艰辛,最爱的弟弟将再晚一年上学,这些她都明白,她在认识吴磊之前一直是班里以及学校的前茅,然而认识吴磊短短的半年时间,那次期末,学校的奖学金也与自己无缘了,那时她也曾自己偷偷的躲在学校的后山上伤心的哭,曾经是所有人眼中的佼佼者,现在这些却不属于自己了。

她想到那时吴磊也时常安慰她,毕竟那时她认为吴磊就是自己的幸福。小翠回想起刚来大学时一心只想努力完成自己的学业,将来毕业后能在巨大竞争中找到一份相对较好的工作,最起码可以减轻父母的负担,可以供弟弟读书。吴磊算是个富二代,他并不是跟小翠同校,他是所在大学城里另一个相距较远的兄弟学校,坐车估计也要得半个小时,而今吴磊为小翠租住的房子就是在他学校附近的居民楼里,不过这居民楼里并没有多少人居住,小翠本住在学校宿舍,因拗不过吴磊,说这样大家就可以天天见面了,再说了房子也已经找好了,吴磊也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了,小翠考虑竟然都已经跟吴磊在一起了,吴磊也已经交了租金了,然而在外面住就可以省去在学费里的几百块住宿费,可以减轻一下父母的这个负担,想到这些小翠便不再坚持了,吴磊便帮她搬了东西过去,他给她租的房子住二楼不大但东西也都齐全,有家具、电器,还是一厅一室,一厨一卫的,房子的布局很简单,厨房挨着厕所,房门对着小客厅。她是在学校的一次文艺晚会上认识吴磊的,那时她正在台上做着精彩的表演,他是他的哥们邀请来的,他的哥们跟小翠是同级校友,然而他便是从她的精彩表演中被吸引的,等表演结束他便拉着他的哥们跟上去跟她搭讪,当时她并未理会他,然而他向他人打听这个姑娘的一些情况,之后隔三差五的来到她们的学校找她,说要追求她,虽然此前每次都遭到无情的拒绝,但他并未灰心,心想一定要把这个漂亮的妹子追到手,然而又在一次晚会上他来看她的表演,那次表演完她从舞台上下来一不小心扭了脚,差点摔了下来,他冲过去接住了她,把她抱在了怀里;第一次,她看到他时笑了;晚会结束,他坚持把她送到了她宿舍楼下,看她上去才默默离开,第二天他很早的来到她的宿舍楼下等着她的出现,看到她下来了,便把手中的铁打药酒递到她的手上,怕她不接受,于是递过去他便跑开了。她的好友调侃她说你男朋友?真帅,对你真好。她一个劲的说着不是。然而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想想有这样一个帅哥为自己送药酒,追求自己当然是不错,不过她明白要以还是学业为重。

然而发生了一件事令她跟他后来走的更近了,而后一段时间里他连着两天没有看见她,心里万分着急,他向她的同学打听了才知道,原来她病了,刚好学校放假,他跟她的宿管说了要上去看个朋友,宿管见他说明了情况,并无坏心,便让他跟她的同学上她宿舍去了,只见她躺在床上捂着被子,身体直哆嗦,他摸了她的额头烫的厉害,她看到他惊讶的说到:“你真怎么来了?”

他说:“这几日,没看到你挺担心你的,你怎么病了也不去看看呢?”心里又是自责又是怜惜。

她说:“没事躺两天就好了,以前我也是这样过来的。”

其实他并不知道她是为了能省下那一点医药钱,相信自己能扛过去。他对她说我带你去看病,说着就把她从床上扶起,给她披上衣服;她无力的说着话,他并不去理会,抱着她就往外走,来到她学校的医务室,然而医务室的医生看过之后说最好去医院看,这烧的太严重要住院治疗,说她还有轻度脱水的症状。

她反抗着说:“我不去,送我回去躺着。”

他现在哪里听得进她的话,强行抱着她到校门口打了的,到了市里的中心医院,下了车,并且挂了号,医生直接就安排她住了院,她无可奈何,自己一点气力都没有,哪里拗得过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子,只能任凭他的安排了,他先去预交了住院费,对医生说尽量开好的药,也对她说安心养病什么的,什么事都不要担心,一切有他。她羞愧的低下了头,除了父亲之外,他是她遇到的第一个这样为自己付出的男人,心里开始对他有了微妙的变化。

小翠因为急性呼吸道感染伴轻度脱水在医院住了三天,他请了假,一直是他在医院守护着她。这三天她听着他,看着他给她做的一切,心里很美,她的同学来看她,说有男朋友照顾她们就放心了,她不在像之前那样解释说他不是,而是低下头笑了,他看出她笑了,他也对她们笑了笑。他付清了所有的医药费,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把她送回学校宿舍,并嘱咐她还是要多休息。她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啊,医药费我到时会还你的。”他回答道:“还什么还,跟我还见什么外,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说完他便回去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心里有些不舍,她明白她已经喜欢上他了,而他其实是在追求她自己。这一天是个西方的圣诞节,而这一天是个礼拜六,大家都放假,他给她准备了一场浪漫的表白仪式,他邀了许多他学校的哥们,帮他在她的宿舍楼下而她宿舍看的到的空地上用燃烧的蜡烛摆了一个大大的爱心,在地上用玫瑰插满整个围成心,他把准备好的气球都写上“小翠,我爱你”,从她的窗下往上飘,直到她看见;果不奇然,正如他意料中的一样,她的宿舍有了动静,一阵欢呼,他的所有哥们都在下面高喊着“小翠!小翠!”她透过窗户看到了他,看他傻傻的站在蜡烛围成的心里面,手里还捧着一束大大的玫瑰,她笑了。

她跑了下去,来到蜡烛围成的心里面,来到他的面前,红着脸,说:“你来干什么,这么多人,多不好意思。”

他为她单膝跪下,献上手中的玫瑰说:“做我女朋友吧。”她看着他那像是泉水一般清澈的双眼,她再一次笑了;答道:“我答应你。”

红着脸拉着他便往外跑。他的朋友,她的朋友们都在后头欢呼着,她终于跟他走在了一起,而他终于追到了她。

想着,想着,她不禁落泪了,当时的总总幸福浮现在了眼前,还是如此的清晰,自从为了他搬到他学校附近的出租屋里,现在总爱理不理,这怎么就变了呢?以前承诺的不抽烟、不喝酒,现在哪样都少不了。跟他在一起的开始两个月里他总是一放学就跑来学校送这送那,关心这关心那,让人看了如此甜蜜,如此羡慕。最近她也想着要跟他分手,因为实在太累了,而又怕同学、朋友笑话她,自己想想又不是到了非分不可的地步。

今天下午上课吴磊来找她,把她从课堂上叫了出去,见面便对小翠说道:“你怎么了,早上打你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不就昨晚不是太累了吗,把电话挂了吗?今天早上不是打给你赔罪来了吗?你怎不接呢?”

小翠看了看手机,确实有几个未接来电,也许真是自己太累了,连电话响了都不知道,而非自己不接,听他满是指责和说教后也终于爆发了,也不想再做任何解释,说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吗?当我害怕时你在哪里?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没睡吗?每次都找这样的借口有意思吗?现在我不需要你了,你还来干什么?”

吴磊吼道:“什么?什么叫现在不要我了?来干什么?你说你是不是有了别的人了?说!”

小翠听了只呵呵一笑,便往教室走去,吴磊喊道:“你站在!你笑什么?你不说清楚大家都别想好过!”小翠停了停,但还是往教室走了去。她不在理会他,她强忍着,以防身边的同学看出不对劲,来到教室回到座位上她便趴下默默的闭上眼睛,使劲的控制不让眼泪流出,想想这都是自己的错,本该好好完成学业的。

旁边的好姐妹小兰问道:“怎么了,最近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答到:“我没事,只是最近太累了,就想睡。”她不再理会,下了课结束了今天的课程,她便早早的回到出租屋了,一开门总感觉这屋子怪怪的,心里还是不由得害怕起来,她把窗帘全部打开,让这夕阳的余晖尽量的充满整个房间,尽可能的让它没那么冷清,这个出租屋一直就是她一个人,吴磊也只是帮她搬东西的时候进来过,之后便没再来了。

她静静的望着窗外,在窗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拿了本书,胡乱的翻着,并无心去阅读,然而她看了看镜子,似乎看到了什么,又看不太清,可能是自己累了,眼睛花看错了,也就没有在意,眼睛仍盯着镜子看,发现镜子中间有条细细的裂缝,自己两个多月竟然都没有发现,然而这一发现似乎有些惊奇,这缝隙看似眯着的眼睛,咋一看确实让人不寒而栗,像是盯着自己看。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镜子的裂缝罢了,她站了起来,望了望窗外,灰蒙蒙的天,就像她此时的心情,她披了件外套,拿着包便锁门出去了,她在他学校的后街吃了碗面,而她并不去找他,他也未出现。

小翠一人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在路面上回荡着,看看过往的旁人们,成双成对,男的搂着女的,生怕这秋风把恋人冷坏了似的,多么甜蜜,多么令人羡慕,她曾起何时不是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么?可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多让人心酸。

不知不觉,天渐渐暗沉了下来,她默默的往他给她租的租房里走去,心想又是个不眠夜了,该如何是好?她没有主意,她害怕回那个空空的租房里,她想回她的宿舍,她想回到之前有她姐妹一起玩闹的那个宿舍,这里她莫名的害怕,说不出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逃离,想回去,可是还能回得去吗?

回到了住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房门的钥匙,正准备开门时,里面似乎有打破玻璃的声音,近来在这出租屋里发生了太多怪事了,小翠不由得心里一惊,不会进了贼吧,还是有些什么东西,吓得她不敢开门,把耳朵贴近门边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生怕呼吸的声音干扰了她的判断,此时又丝毫没了动静,这应该不是听错了吧,明明是很清晰的,她望了望外面还有很多行人,于是提了提胆子开了门,迅速按下门边的开关,把屋里的灯点亮,屋里的客厅还是自己出门时的样子,望去厨房、厕所也都没什么,但是房门开着,虽然客厅的灯很亮,但房间里还是很黑,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她不记得自己出门时的房门是开是关,她把客厅通往外面的门开着,打得更开些,慢慢的向房间走去,离房门越来越近,她心里越来越紧张,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她停了下来,往包里翻出手机,在手机里输入一串数字,正要打过去,然而她又迟疑了,因为输入的正是吴磊的号码,而今她想她跟吴磊的关系并不是当初一般,即使拨通了也未必会来,随即又按了返回;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还早,而且大门又开着,有什么好怕,她继续往房间走去,快靠近房门时用手机往里面照了照,然而在手机微弱的灯光下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她迅速的跑向床头把房间的灯打开,灯亮了,只是自己虚惊一场,不过也吓得够呛,再这么下去她自己真感觉是快神经衰弱了。

小翠环顾了房间四周,退了出去,去关外面的门,正要把门掩上时,一抬头望见楼下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孩,看不清她的脸,她似乎跟她对视着,只是小翠看不见她的眼睛,被垂下的头发遮住了,看的让人觉得背后有一丝丝凉意,头皮有些许发麻,小翠想要看清她到底是谁?为何自从她搬来这里,就时不时看见有人在她楼下往上望着她,小翠知道她看到的是同一个人,而她又会是谁,怎么时常见她在楼下关注着她?她想靠近看清楚她,等她走出门,来到走廊的阳台边上却看她已不见了踪影。小翠回了屋,锁了门,纳闷着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时常会出现在自己楼下,并且望着这个出租屋,望着自己呢?有什么意图?小翠回了房间,睡前也习惯锁了房门,准备拉上窗帘,忽然被吓了一跳,后退几步,坐到了床上;是她!她在楼下,正从窗外往上看着她!她缓和了心情,慢慢靠近窗户,向下面望去,又没看见什么?难道已经走了?小翠是吓到了,马上关了窗户,并锁上,拉上窗帘,坐回到床上,静静的坐着,连澡都不敢去洗了,不觉得身体一抖,立马跳到床上并且躺下,盖上被子,只露出两个眼睛,以及鼻子出气外,全身上下都被包的严严实实。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这秋天不够凉的原因,竟然捂出一身汗。她拿起手机登起QQ,想找学校的姐妹聊聊天,缓解一下压力,跟此时此刻的紧张感,她从QQ好友里找了小兰,跟她说了今晚的这些情况,小兰在QQ里回答道:“是不是你最近太累了看花眼了?”

“不会呀,这是真的,那个女孩我之前也看过好几次了,不知道是谁,看不清样子,想去看时又看不到人了,现在我觉得好怕。”

“不是吧,如果是真的,你说这世上不会真的有鬼吧?”

“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别吓人了!”

小翠见小兰这么一说,觉得更加阴深恐怖了,难不准这世上真有鬼呢?不然看她的模样,头发垂着看不到眼睛,跟电影里放的女鬼一样。

不过她还是假装镇定的跟小兰继续聊着,后来等了许久都没有小兰的回复,突然钟声“咚”的响了一下,看看时间已是二十二点三十分了,小兰平时就早睡,可能小兰此时已经睡着了。这老式的摆钟也够怪吓人的,平常只是凌晨会响,今怎么这个点也响了?本来想拆了放厅里的,自己尝试了几次也未成功,此前她刚搬过来时就是怕钟响影响睡眠,也叫了吴磊来帮忙拆掉的,可是他自从帮她搬了东西就一直没来过出租屋了。这时信息栏里又传来一条消息,一条请求加为好友的验证信息,一看又是那个叫“镜子里的人”添加的,小翠心想这个人又是谁?怎么老是加我为好友?

既然如此,于是小翠便同意了对方添加好友的请求,随即消息栏里有消息,那个叫“镜子里的人”的QQ头像不停的闪烁着,这头像竟是一个大大的眼睛,像是有无尽的怨气,不时让人想到这是个怎样的人,小翠于是就点击进去查看她发了什么过来?

“镜子里的人”发过来的信息是“你是叫小翠吧,这屋子是吴磊给你租的吧!”

这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些?小翠疑惑道,于是回复过去。

“请问,你是?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怎么知道吴磊?”

想弄清一下原由,想解心中疑惑,等了许久,消息栏里又一次没了动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本就精神紧张,而今这个叫“镜子里的人”丢这么一句话更是耐人寻味,搞得这出租屋里的气氛更是紧张到了极点,像是在上演一场悬疑意味的电影,不仅含有嫌疑还有侦查意味。小翠想尽快忘却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今晚之前原本出租屋里的一切都够她受的了,今晚更是如此,总感觉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到来似的。她深吸了一口气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房间里的灯依然亮着,她坐了起来背靠在床头,随手拿了一本书,任意翻开,强做镇定看着书中的内容,还朗读了起来“但又有谁知道,梅屋隐藏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人关心,又没有人理会的灵异故事?在这小小的梅屋,凶宅其实也不少……”;小翠突然停了下来,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这文章怎么这么奇怪,是本什么样的书?返回去看书的封面,一看这书没有封面,再往下翻去,只见是人用签字笔手写的“凶宅”二字!确实让人惊恐,小翠明白过来,把手中的书丢到地上,这是本恐怖故事书!

她想到这怎么会有这样一本书呢?是谁的,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之前的租客留下的吗?不过也不可能吧,这房子之前我就已经打扫过的,也没看见这样一本书啊!不可能被自己收拾的时候夹带进来的!难道?难道是?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她不敢想,难道是有人进来过?她不由自主的抱起床上的被子,眼神直愣愣的看重床尾,用余光扫向所能看到的地方,慢慢的才扭着头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什么,不断的在脑中搜索,搜索房间的每个角落,哪里可以藏人,目光停在了老式摆钟旁的衣柜上,她非常的紧张,万分的紧张,双眼瞟向老式摆钟,时间正好是二十三点五十五分,再过五分钟就是零点了!她明白今晚是不用睡了,钟声就要敲响了,她很害怕,她多想此时吴磊能在自己身边,虽然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他,但是他……

但小翠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通了,是他,她小声的对着电话并把声音压得好低,生怕屋里其他人听见,连自己都感觉声音听得有些模糊,近似乎有些颤抖、沙哑,而又生怕吴磊听不到,又稍微提高了音量说着:“磊,你能过来吗?我好害怕,我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过来好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很凶的指责声,“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不要总是疑神疑鬼,哪有什么东西!再说了,我宿舍楼早锁门了,我哪里出的去!”电话那边后来也迟疑了一下,再补充道:“呃,你是说有东西是吧,那你自己看看吧,我明天再过去……”

小翠未等他把剩下的话说完,默默的挂了电话,也许该对他死心了,她没想到当初对自己如此好的一个人,而今竟会是这么的不负责任。但她心里始终还是很是害怕,不再是害怕朋友的嘲讽,不再害怕他的离去,而今夜她害怕的是屋里像是存在的某些东西。

她想尽可能的不去想,想像往常一样的打开柜子,但是恐惧感已占据了她的内心,但是自己还是要克服恐惧,把问题解决,如今也只有自己帮自己了,她从床上悄悄的挪到床尾,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保暖杯,慢慢挪向衣柜,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左手猛地正要抓向衣柜的把手,突然,一阵巨响响彻了夜,“咚!咚!咚!”手中的瓶子吓得跌落在地,人靠在了墙上,这简直是要把人给吓死了,钟声响了,凌晨零点了,今夜还未睡!

老式摆钟敲过十二下最终回归安静,此时又再次静的连“滴答”声都听得那么清晰,小翠几乎快要崩溃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心里不断的叫骂道,她再次拾起掉在地上的保暖杯,静静的,慢慢的靠近,柜子里有声音,确实有声音,声音很小,她仔细的听着,似乎呼吸声都感觉在屋里回荡,柜子传来一阵阵有规律的声音,像是敲击波浪谷的声音,她猛地打开衣柜,只见自己挂着的几件衣服并没有什么怪异,那声音哪来的?惊魂未定的她,把自己的衣服全部抽出堆到床上,然后关上了衣柜门,并用绳子把衣柜门的把手绑起来,她害怕里面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走出来。她拧开瓶子,喝了口水,回到了床上,浑身没了力气。

小翠躺在床上,望着墙上挂着的钟,眼睛随着钟摆左右运动,想要被催眠一般,是的,她确实该被催眠好好睡一觉了。

突然手机震了一下,她打开手机,看见QQ聊天中有条信息,是“镜子里的人”发过来的,小翠想着为何弄个叫“镜子里的人”这个昵称,想想都那么诡异,但是她不由自主的望了望房间里梳妆台的镜子,生怕里面不会有人吧!消息的内容是“不好意思,突然没了网络,你应该还没睡吧。”

小翠急忙回过去“你到底是谁?”

信息有了回复,“我们明天下午一点中元路口拐角处咖啡屋见,见面了再说吧,相信你会来的。”

小翠问道“我认识你吗?为什么?”

又过了许久,已没了回应,再看看手机QQ好友,名叫“镜子里的人”的头像已经变成灰色的了,看来是下线了。

今晚真的快要把小翠逼疯了,怎么发生如此多事?她累了,打算睡了,即使眼皮都要塌下去了,但还是睡不着,因为已经零点了,像是一种习惯了;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发生过的每一件事。

一个声音又打破了刚缓和下来的气氛,惊魂未定的她还是倾听着,忽远忽近的声音,像是玻璃球掉在地上的声音。只见她张大了嘴巴似乎不敢发出声音,这声音是从她的床底传来的,对!整个房间她遗漏了这里,床底!

床底,会有什么吗?像衣柜一样有声音没东西吗?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吗?她没有手电,再次打开手机想利用手机微弱的光去照射,她把手机屏幕的亮度调到了最亮,顺势拿了本书从床底沿着地面打了过去,她似乎打到了什么,惊恐万分,难道下面有东西,不会是人吧,她强烈的克制住自己的恐惧,两个多月她从搬过来就没清理过床底,也为查看过,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注意过的地方,不过床底很低,除了移动位置,确实不容易打扫。

应该不会是人,床底这么低也不好藏人,已经没得办法了,她不得不这么做,她必须要把床移开,但是会有什么呢?她下了床,瘦弱的她一个人移这一米五的床也确实有点吃力,但她还是做了,一点点的挪着,直到露出她扔的那本书和一个袋子,她停顿了一下,捡起书放回桌上,原来书是打到了这个袋子,不过这袋子像装了什么东西,她继续挪动着床,直至把床靠到了墙上,这样背对着墙睡觉也能有点安全感了,起码不会瞎想感觉后背凉凉的,靠着墙睡比较踏实,家里以前睡觉的床就是靠着墙的。

床终于被挪开了,床底除了这个小袋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不过这袋子确实装了一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小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或许又是为了排除恐惧,她决定打开袋子看看,这是个普通的塑料袋,就是平常菜市场装菜的黑袋子;她小心翼翼的打开着,小翠再次被吓得不行,一屁股瘫软的坐到了地上,简直快要魂飞魄散了,这竟是一袋子干了的猫爪子,这怕是都有十几只猫了。

她回过神来,立即提起袋子,开了窗,把它从窗户丢了下去,倒了杯子里的水洗了洗手,又扯了纸巾擦干,关了窗户,立马回到床上,裹着被子,靠着墙躺下,看了看老式摆钟的时间凌晨两点了。

今夜确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此闹法应该消停了,小翠躺在床上理不清任何的思绪,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发生什么,即使今夜不会,明天呢?后天呢?

她望着墙上的老式摆钟,数着时间,想着另外的一些事,透过窗外看到了外面有一丝光亮,还有早起的行人走路的声音,她才松了一口气,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还好今天是星期六,学校不上课,待她醒来时已快是中午了,打开手机有个未接来电,是小兰早上八点打来的,现在是十点四十五分,短暂的休息后终于让她从昨夜的疲倦中缓和过来了。小翠给小兰回过电话,叫小兰四十分钟后在学校春晖亭等她。她简单的洗漱后拿着包关了房门便锁门出去了,到了学校刚好小兰也刚到,此时正是吃饭时间,两人便一同去了学校饭堂,小翠一边吃饭一边把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小兰,之前每晚十二点钟都会醒来的总总怪事包括她与吴磊的事也都向小兰诉说了,小兰明白了她最近为啥精神老是不好,原来是这样。不过就昨晚的事来说如果小翠所经历的确确实实存在的话,真的算的上诡异,连小兰听了也出了一身冷汗,小兰对着她说如果今天那个人真的来的话也许事情会有些眉目,那么再这样看来确实是真的,难道你那屋是个鬼宅?不过“镜子里的人”这个名字也太玄乎了吧。

小兰又向另一话题说到:“那吴磊也太不是东西了,想当初……”

小翠打断了她的话并说:“算了,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要跟他分手,我在也不想跟他在一起了,更不想回那个地方了。”

小兰安慰道:“那你就趁早跟他分了吧,短短半年时间他就这样对你,没必要再坚持了,那你今晚就在我宿舍这睡,我们去找学校宿管,再去找学校编个理由说明原因。”只见小翠红着眼睛点了点头;确实这一切来得都太快太突然了。

吃过了午饭,小翠给吴磊发了条短信,信上写到“谢谢你之前为我的付出,我累了,我们分手吧!过几天我会收拾东西回学校的,收拾好我会告诉你的。”然而他没有回应。

十二点十三分,离咖啡馆见面的时间还早,中元路口拐角处的咖啡馆其实就在小翠的学校校门口对面不远,小兰陪着小翠在学校操场走着,并听她搬离宿舍之后跟吴磊发生的一切,就感觉吴磊成了另外一个人。

走着便来到了跟“镜子里的人”约好见面的咖啡馆,不过离见面时间还有十分钟,她们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等她的出现;此时进来一个长得挺漂亮的一个女的朝她们走了过来,来人坐了下来,说自己就是那个叫“镜子里的人”,但是她们都见过她,她是跟她们同个学校的,只是不再同个系,那她们就纳闷了,也怪不得她会约她在自己学校附近见面,原来她是她的校友。

她做了自我介绍,她说她叫柳梅,我们在学校见过,我们同个年级,但不同系,现在她要把一些事告诉她,她认识她还有吴磊,她还有个姐姐叫柳菊,跟吴磊同校,她姐姐大她一岁,不过她们是同一年读的书,她这个Q名和头像都是姐姐以前帮她弄的。在吴磊认识小翠之前,她姐姐跟吴磊曾经是恋人,不过她姐姐现在已经死了。

柳梅告诉她,难道她不觉得自从她跟吴磊一起一直有人跟着她,望着她吗?小翠回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每当在学校也总有人跟着似的,只是有这种感觉,但是就是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小翠问她那么经常在她出租屋楼下披着头发望着她的那个女孩就是她?柳梅答道,是的,就是她。

小翠问她:“那你为什么要披着头发,样子让人看起那么阴深呢?”她说那只是为了不让她看见她的脸,不想让她知道她是她同校的校友。

一旁的小兰问道:“那你今天怎么又来了呢?不是害怕我们看见吗?”她说她来也是考虑了很久,因为也观察了她很久,昨晚小翠同意了她加她好友,并且从中肯定她也有许多疑问,所以她才说约她出来见面的,说之前一直加她为好友就是为了能从中了解一些关于吴磊或者是她姐姐的情况。从她观察她在出租屋里的情况,了解到吴磊肯定有些事瞒着小翠,因为小翠从搬到出租屋里住下都未见过吴磊去过一次,既然离他的学校这么近,这样看来就不太符合情理,所以说很多事还只是吴磊自己知道,她姐姐死后小翠才认识吴磊的,认为小翠她并不知情,因此她才来见她。

小翠问道:“你怎么认识吴磊的?你姐姐怎么和他是恋人呢?他并未跟我提起过任何有关你和你姐姐的事,你姐姐又是怎么死的?难道跟他也有关系吗?”

柳梅回答道:“他自是不敢跟你说她认识我,还有我姐姐的事,但他确实是我姐姐的恋人,我自然认识。也是姐姐走了前一天,那天姐姐跟我通电话说她跟他闹矛盾,而且吵得很凶,具体因为什么姐姐没说,不过她说他承认错误了,明天放假要带她去海边玩,作为补偿,她同意了,可是就是这样姐姐再也没能回来,警察说是失足落水淹死的,也调查过他,但他说姐姐确实是失足落水的,他不会游泳,但姐姐落水之后他便去找人求救了,后来因为证据不足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我们始终不相信这只是个简单的意外。”

小兰说:“那你是说你姐姐的死跟吴磊有关系?”

柳梅坚定的说道:“是的!”

她说她现在还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之前不露面一直以为小翠也许知道些什么,或许跟她有关,但通过观察之后才敢肯定并无关系。

小翠也告诉了柳梅她已经和吴磊分手了,她们三人又谈了许久之后便离开了咖啡馆,小翠终于对所有疑惑的事都有了答案,只是她不明白吴磊为何要这样对待她,还有就是出租屋里那诡异的声音。

此时小翠正和小兰回学校,吴磊来了电话,问小翠在哪,短息怎么回事,小翠说她累了,不想在继续了,并对他说到不要再见面了,最后她问了他认不认识柳菊,听得电话那头诧异的声音,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吴磊不断的要求要见面谈,她拒绝了,因为即使见了面还会出现更多的谎言,她已看清他了。

一旁的小兰突然说:“你就不要再回你住的那里了,万一……”

她打断了她要往下说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怕吴磊会来骚扰我,不过也没什么。”

吴磊还是来到她的学校找到了她,并向她解释柳菊的一些事,她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她说到:“我跟你分手并非这个,是因为你太假了,我看不透,我也累了,希望柳菊的死跟你无关。”说完便随小兰上了宿舍楼,吴磊觉得更加诧异,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次日中午,小兰陪同小翠来到那曾让人胆寒的出租屋里收拾东西,到了楼下不料柳梅也在,原来柳梅这次专门来找小翠的,以为她昨日就回来了,只见门锁了,于是在楼下等了一会,正好赶上她回来,三人便一同上去了,小翠开了门,小兰刚要进去,只见小翠拉住了她,小兰和柳梅看了看她那惊讶的表情,问道怎么回事。只见小翠说:“你们看房门是不是开了,我确信昨天出门时已经关上了的!”

三人顿时被这种莫名的气氛搞得紧张起来,难道有人进来了?可是外面的门是锁着的,三人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小兰从门边拿起了一把扫把,三人慢慢的向房间走去。这样的事昨晚小翠是经历过一次了,不过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而且又还是中午,自然没那么害怕。

不过心里还是非常的紧张,走进房间并未发现有人,三人便在床上坐下,小翠跟他们说昨晚就是在这房间听到很诡异的声音,而且在床底还发现了好多干了的猫爪子。

“什么?猫爪子?”柳梅很是惊讶的问道。

她告诉小翠,她们家乡有个传说,但不知真假,说是人死后如果有很强的怨气,在人死后就会在曾经待过的房子的床底下出现十多只干了的猫爪子,说是灵魂被锁在了某个地方,他要用尖利的猫爪抓破锁他的那个地方,那样他才能自由进出,如果突破了原本锁她的那个地方,她晚上就可以自由出入,并且藏身各个地方,还会在猫爪出现的床底下发出像玻璃球掉落地上的声音。听完三人顿时不由得一惊。而小翠更是惊慌失措,说昨晚床底下就是一直有这样的声音,她才发现那干了的猫爪。

柳梅说那可见这传说是真的,那会是谁?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三人相互望了望,难道是柳菊?

小兰催促着小翠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小翠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逗留,小兰疑惑的见柳梅在房间里四处查看来查看去,突然柳梅对小翠说,问这墙上的钟是她的还是谁的,但又再次响起了什么,这钟不是个普通的钟,而是家乡传说里的噬魂钟,会在每晚唤醒睡在屋里的人,像是有人在耳边轻轻呼唤。

看来这钟是柳菊的,因为她姐姐从小就迷信于这些鬼神传说,也时常效仿传说中的一些做法,难道她姐姐真的变成了鬼?

小翠说道:“怪不得我自从搬来了这里每晚十二点钟都会醒来,倒不像钟声,像是被人喊醒,之后就睡不着,第二天上课就犯困。”

柳梅说:“你们没看这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小翠收拾完衣服,走近说:“之前这钟本来是要拆走的,可是就是拆不下来,其它倒没觉得。”

柳梅摸了摸老式摆钟的四周,突然在钟的底部有个小小的凸起,往下按了一下竟然按得下去,突然钟盘被打开了,只见里面有一本日记,柳梅翻开一看,竟然是她姐姐柳菊的,不时红了眼眶,三人坐回床边,看着柳梅手中的日记,那是柳菊进入大学之后写的。

柳梅一页一页的翻着,像是读着姐姐的一切,日记中也有许多关于吴磊的事,既然柳菊与吴磊曾经是恋人,那日记中自然会有他的存在,当翻到日记最后一页,只见日记中写到“今天跟吴磊吵了一架,吴磊就是个花肠子,伪君子,说爱我却要去跟别的女人搞暧昧,不过他今天向我道歉了明天要带我去海边,其实我真的很爱他,所以我原谅了他,如果他在再对不起我,我会像家乡传说中讲的那样去报复他,因为我正在学习一种神奇的秘术。”柳梅惊恐道:“难道姐姐真变成鬼了?不可能的,姐姐是那么的善良。”

小翠、小兰既惊讶又疑惑,并不懂柳梅说的是什么,柳梅对她们说快点走吧,小翠她们提着东西正要出门,顿时天下起了大雨,说来奇怪这秋天怎么下这么大的雨?连门都出不了,路上不知几时已没了路人,看看时间下午三点二十,但天像是要塌下来一般,很黑,很沉。

柳梅像是明白什么一般,喊着说赶紧出去,在大雨都要出去;虽然小翠她们不明白,但是还是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突然客厅的大门被关上了,并没锁,但是怎么也打不开。

小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梅说:“我姐姐回来了,但她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顿时天黑了,开了灯,连灯都不亮了,四处一片黑暗,本想借着手机的光亮看清四周的环境,三人的手机竟都失灵了,根本开不了机。突然一阵强风从窗外袭来,玻璃都碎了,三人被吹回了房间,只见房门也被锁上了,三人吓得摸到床上,抱成一团,外面的天很恐怖,突然小翠看到镜子里面有个发光的眼睛,惊叫到,三人惊恐万分,陷入深深的恐惧。

小翠惊恐道:“那怎么会是个眼睛呢?那不是镜子的裂缝吗?”

柳梅说:“什么那是镜子的裂缝?那就是那个封锁魂魄的地方,只有打碎镜子魂魄的怨气才能释放,无论如何都要打碎她。”

说来容易,借着闪电的光芒,突然床尾出现了一张苍白的人脸,毫无血色,柳梅惊叫道:“姐姐!”

顿时世界像是安静了一般,柳菊的那张脸突然飘向她们,突然一阵阵猫叫,叫的非常凄惨,像是受尽折磨,那些是被砍了爪子的猫。叫的小翠三人更是惊恐万分,那张没有血色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小兰几乎要吓晕过去。小翠想要去敲碎镜子,突然手臂像是被爪了一样,疼痛不堪;无血色的脸逐渐变成整一个人,柳梅不断的喊着姐姐快停下,只见那鬼魂全身上下都是水,不是嘴里也吐出水来。

柳菊说话了,那声音像是飘荡在很远的地方一样,像是魂魄一样,飘来,飘去。

柳菊说到:“我要吴磊还我命来!”

可见真是吴磊杀了她,柳梅不断地向柳菊的鬼魂哀求,但她确实不认识她了,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柳菊挥动着,顿时把她们三人都腾起在房间的半空中,突然见她分了身,在她们三人面前,正要吞噬她们三人,柳梅抱了上去,竟从她身体穿了过去,只见柳菊正要向她们三人撕咬过去,一道闪电劈过,她们三人都从空中甩开,毕竟房间小,柳梅正好被甩到了桌子边,看见那镜子竟在眼前,柳梅爬了起来,挥起拳头用尽所有的力量向镜子砸去,镜子碎了,突然柳菊那苍白的面目变得非常狰狞,只见柳菊化作青烟散去。慢慢的天亮开了,雨也消停了。

柳梅的右手还流着鲜血,但出租屋这是总算过去,她们回了学校,而其他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之后一段时间也都没有见过吴磊了,后来听柳梅说有人的监控无意间拍到了柳菊溺水的全过程,吴磊被抓了,原来真是吴磊把柳菊推下海里的。

每日鬼故事-镜子里的人(长篇)

编后语:以上言论均来自空间网友精华,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