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朵朵山的怪事

jellybean 2022-02-06 故事摘抄 213 ℃ 0 评论

作者:唐平

前年回了趟老家,在河边遇上了我们一个村(原一个生产队)的贾志云。他一人坐在大石包上,呆呆地望着河对面的朵朵山,他佝偻着脊骨凸起的背,干瘦的两手握住一根木棍,看样子是当拐杖用的。清枯的脸上刻满皱纹,头发已花白的象山坡的野菊花,眼睛没有了神光,如一只快燃尽的残蜡,跳跃着小火苗。

短篇小说:朵朵山的怪事

他就是我们这一带出名的“野人",当然,从他那时回归自然生活后,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喊他野人。只不过在背后叽咕几句,就连小屁孩也不敢叫嚷,那时他一声吼,做几个野人动作,吓得小屁孩们惊慌失错,四处躲散。

我走到他背后,轻轻地叫了他一声大叔。他转过头,好象望着陌生人,半天不支一声,发呆的目光在我脸上扫来扫去。我依着他坐下,掏出烟给他一只,他放下手上的木棍,颤抖的手迟迟才接过香烟,眼光还是停留在我脸上。

“你,你,你,是二牛娃呀,”他终于露出了一丝笑,眼睛显得有些光亮了,我给他点燃烟,他吸一口,“好多年都没看见你了,发福了,也老些了。”

我们抽着烟,问长问短,虚寒了一阵。河里水很浅,清澈见底,几只白鹭歇在河中间大石头上,一会飞一会落,岸边几只鸭子卧在沙滩上,享受着太阳的光热。

过了一会,我向他提起了当年他为什么要在朵朵山上藏了那么久,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野人似的。

他凝视着我,好象不愿意回答我,过了一会,他说:“几十年了,好多人都问过我,我都没说过,连家里人也没讲过。日子长了,大家也不问我了,但我心里忘不了,今天你问到这话了,全当没事和你摆龙门阵。”

他揉了揉疲惫的脸颊,回过头凝望着朵朵山,一字一句的给我述事过去的故事…

那年夏天的一天,他吃过午饭,背上砍柴刀给家里人说去朵朵山上砍柴。那天天气很热,太阳火辣辣地晒着,草叶儿焉了,树叶儿卷了,知了在林间拼命的叫。他爬上朵朵山,转过身望着山下的小河,田间地头,村舍牛羊。他早已热得汗如雨下,再往阴山那面爬一阵,阴山的柴禾硬扎,经烧。太阳偏西了,他砍好了一大捆,口有些渴,他想去柏树林里的水凼氹喝口凉水了再走。

一群山雀雀从柏树林间,叽叽喳喳的飞出来,在山谷里飞上飞下。突然,一只毛狗(狐狸)从他身边窜过,跑到离他不远的黑山石立着,伸长劲嗡嗡的叫了几声,让本来幽静阴沉的山谷显得更加寒战。在山里生活习贯了的他对这些情景不以为然,没有一点害怕感。

此时,偏西的日光象个环一样在他眼前出现,一个环套一环,还有色彩。他眼睛花了,毛狗站的那个位子怎么是个天仙女儿在那里,舞着长袖转着身子。他出现了幻觉,水也不想喝了,就朝仙女站的那个地方爬去。

当他爬近时,什么也没有,就是毛狗刚才屙的粪便,还冒着热气。他一抬头,那仙女又在上面大黑石头上翩翩起舞,那毛狗的嚎叫,让他更迷茫了。太阳渐渐落山,回光反照的红霞给暮色披上了神秘的晚纱。

他就这样追着仙女,一直追进深山,浑身被荆棘树条挂的血迹斑斑,他感觉不疼,疯了似的在深山野谷里乱钻,狂叫,把那条毛狗早早的都吓跑了。

讲到这儿,贾大叔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对我说他象中了邪,好象自己突然一下变成了野兽,变成了野人,什么也不怕,在深山老林里开始了野人生活,自已好象失去了记忆…

第二天,急了一夜的家里人把情说报告了队长,队长带上几个壮劳力,登上朵朵山上,开始了寻找贾大叔的下落。

经过一夜的奔波,到天亮时他已热绥交迫,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座山。他躺在厚厚的草地上,随手扯了一片草叶,放在嘴里嚼着,是苦是甜他都不知觉了,脑海里眼前就晃悠着仙女身影。饥饿使他意识到去找吃的,没有力气怎么去找仙女。盛夏的山野里野果很多,特别是象红珍珠似的山水楂子,一树一树的到处都是。他一把一把的往口中塞,头发蓬乱,衣裤挂破,强壮的身板看上去象一头黑熊。

在山上搜巡了一天的人们,声音都喊哑了,一直到天黑才精疲力尽的往山下走。

经过几天的搜山都没见到人影,东说西说的谣言遍地。家里人始终相信儿子没死,是不是跑到哪里去,很远的地方去了。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了,他从高山深林中慢慢的悠闲的往朵朵山这面走。那条毛狗一路跟着他,和他成了好朋友,白天一起在山谷乱转,除了找吃的就是睡觉。他再也没看见过那位仙女,时常咒骂毛狗是白骨精,那天是不是你变成了仙女,迷心了自己。但他又觉得仙女还在山里,说不定那天会出来…

讲到这里,贾大叔吃力们杵着木棍站起来。我问他你为什么不下山回家,他说他也不知道,脑里心里根本没有回家的意识,就成天念着仙女,遍山遍野叫仙女找仙女。

后来他被进山挖药的人发现了,但不知道他是人是鬼,吓的挖药人悄悄的跑下了山,逢人见人都说在山里看见了野人,怪吓人的。

“家里人又和队里的人,还有民兵,扛的有枪。他们在山里发现了我,我和毛狗就跑。民兵朝天开了枪,吓得毛狗一下就钻进了洞。我被连继的枪声震住了,立在那儿等他们来,然后就把我五花大绑的押下了山。一路上,我还在叫着仙女。”贾大叔一口气讲完,对我说:“你那时还小,没有见到我野人的样子,长发黑脸,破衣破裤,脚上的鞋子早跑烂掉了,脚板起了厚厚层茧。活象个讨口子。”

我问:"你真的看见仙女了?"

“我那天就是那么中邪的。后来医生说是精神幻化,白日做梦。唉,我也说不清,但那毛狗是真的。”

我掺着贾大叔往回走,也回答不了他中邪不中邪。世上很多稀奇古怪的事难说明白,但贾大叔在朵朵上老林里生存了那么久是真的。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