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 故事摘抄 正文

短篇小说《梦先生的故事》

jellybean 2022-02-06 20:47:47 故事摘抄 403 ℃ 0 评论

梦先生的故事

——闻红领

短篇小说《梦先生的故事》

一 梦饭

宋朝年间,商州县唐家庄有位农民名唤唐宁,人送外号“神梦唐”。生的高大俊朗,眉清目秀。他勤劳持家,平常爱开些玩笑!他虽说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地道道的平民百姓,却因生活的一段小插曲,惹出一段段扣人心弦、百听不厌的传奇故事来。

那年夏天的一日上午,唐宁夫妻俩在地里锄禾。因着天旱加上田间杂草颇多,为多挤出点时间把那几亩薄田锄完,连日来都是老婆把饭送到地里。临近晌午,老婆回家做饭去了,唐宁在地里继续锄禾。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唐宁热得受不了,就扛着锄头走到地头的泡桐树下凉快凉快。他摘了些桐树叶,铺在地上,然后躺在上面,眯缝着眼,拿他半旧发黄的草帽当扇子往脸上扇风。

唐宁腹中饥饿,久不见老婆送饭来。又等了一会儿,抬头望望那条通往村庄的田间小路,连个人影也瞧不见。想着往日这个时候,老婆早把饭送来了,为何今日却迟而又迟!我倒要看看她在家弄啥来?想至此,唐宁翻身起来,肩上锄头,往家里走去。

因他有心,一踏入家门,他便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来到厨房外边看个究竟。他透过厨房的小窗户往里一看,见老婆撅着屁股在案板上正擀他最爱吃的葱油饼,鼻子里闻到了灶锅里飘来浓郁的小米粥的香味。他老婆专心致志地擀着葱油饼,愣是没发觉他丈夫站在厨房外边偷看。

唐宁心中高兴,又悄悄地回到地头的那棵桐树下,倒头就睡,等他老婆送饭来。很是困乏,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睡的正香甜的时候,听到耳边有女人的声音叫他。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瞧,原来是老婆唤他起来吃饭。

他问老婆道:“今天吃啥饭?”

她老婆莞尔一笑道:“咱穷家破院的,能吃啥好饭,不过是红薯面饼子、咸萝卜条,外加两碗稀粥罢了!”

唐宁知道老婆故意耍他,他佯装不知,也不揭穿她,揉揉眼睛,慢条斯理地向老婆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你给我做了我最喜欢吃的葱油饼,香味浓郁的小米粥装了慢慢一饭罐子!我兴高采烈地拿起一块油光发亮的葱油饼刚要吃,被你给叫醒了……”

老婆一听,惊呀道:“真是奇了!”她掀开馍篮子,“我给你做的正是葱油饼!哝!那罐子里装的满满的小米粥!你的梦真真是准!”老婆又笑道:“记得小时候,我娘给我讲过梦先生的故事。今日我才见了,原来我的相公才是真正的梦先生呢!”

她老婆把唐宁“梦饭”的故事讲给妯娌们听了,妯娌们又讲给家人和邻居们听了,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多久,不光本村,就是附近的村庄,梦先生唐宁迅速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小有名气的唐宁因此有些沾沾自喜,可有道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他的麻烦事接二连三地来了。

二 梦鸭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这日晚间,唐宁夫妻正在吃晚饭,他娘舅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唐宁见娘舅到来,忙吩咐老婆搬把凳子,让娘舅坐下吃饭!

他老婆早把她坐的凳子让了出来。娘舅在凳子上坐下,用袖头擦擦额头上汗水,道:“我哪有心思吃饭哩!”“咋啦?娘舅。”唐宁放下筷子问。“我家养的三十只鸭子不见了!我和您妗子满地方找,也没找着!……现在天都黑严了,上哪个地方找去?真是急死个人了!”

唐宁见舅父如此说,先安慰他道:“舅舅!您别着急上火!肯定能找着的!您先吃点东西,罢了,我和您一块找去!”说着递给娘舅一个玉米面饼子。娘舅心急火燎,哪有心思吃呢!他接了饼子,揣进怀里,站起来道:“我再出去找找去!”言罢就要出门,唐宁站起来,也跟着他去。

老婆对丈夫唐宁“梦饭”和她做的饭分毫不差,也是半信半疑!纵观古今哪有如此神奇的人呢!有心找个机会再验证一下,才方知真假呢!现在舅父来请唐宁帮忙寻鸭!这机会可不就来了!她见娘舅为找鸭着急要走,笑道:“娘舅!慢走!”娘舅见外甥媳妇如此说,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她指着唐宁道:“有大名鼎鼎的梦先生在,这有何难?让他夜里给您梦一梦鸭们在什么地方,岂不更好!也省了寻觅之苦!”

娘舅听她如此一说,如梦初醒,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传说外甥所梦极准!俗语说的好,无风不起浪!想外甥不是徒有虚名!今个就有劳外甥给梦梦鸭们的下落。”

唐宁有自知之明,听舅舅如此说,急道:“娘舅,不要听您外甥媳妇瞎胡说!我哪有这样的能耐!街坊邻居也不过是谬传罢了!还是咱们去找来得实在!”

娘舅还没开口,他老婆言道:“娘舅!您瞅瞅!他说这话明摆着是不想接您这份差事!”

唐宁听老婆如此说,剜了她一眼,老婆微笑着假装没看见。

可他娘舅却着恼了,“外甥说这话,岂不是把我当外人了!今个您舅有事求到你头上,再要推脱,娘舅叫你难看!”

唐宁从小就怕娘舅,现又见娘舅生气啦,陪着小心道:“娘舅快别说了!娘舅大人吩咐的事,外甥不敢不从!只是倘若梦的不准,娘舅不要怪罪我就是!”

娘舅郑重其事地说:“这个我不管!反正这事就交给你了!明一早我来得消息!”说罢这些话,径直去了。

唐宁夫妻把舅舅送到院门口,看他走远了,唐宁责怪妻子道:“都是你多嘴多舌!给我出这样的难题!我又如何能梦出鸭子们的下落?”

老婆抿嘴一笑道:“这就看你的啦!我可帮不上你什么忙!今晚你就在那张软床睡吧!省得我误了你的事!”

是夜,因着迫不得已接了舅舅的差事,唐宁躺在软床上,心乱如麻,辗转反侧,尤是睡不着!他暗暗埋怨自己不该“欺瞒”妻子,又埋怨妻子多嘴,给他出这样的难题!唉!现在说啥都晚了,明一早舅舅就要来探消息,如今当务之急是把那些该死的鸭子找到才是正理!绝不能坐以待毙!否则“梦”不出鸭子的下落,丢人现眼不说,舅父那里也不好交差!罢了,等老婆睡熟了,我悄悄出去找去!阿弥陀佛!哪位法力无边的神仙保佑我就找着了!唐宁这样想着,听见东间大床上老婆均匀的鼾声,知道她已经熟睡,他见时机已到,不敢怠慢,悄悄起来,披了一件长衫,像得手的小偷一般鬼鬼祟祟地出了门,找鸭子去了。

月亮已经下去了,天上繁星点点。唐宁在乡间小路周围,苦苦寻找着鸭子。虽说刚过立秋,静寂的秋夜里,唐宁感受到了秋凉,他不禁裹紧了衣衫。

劳累一天的人们都进入了梦乡,秋蝉不再歌唱,不闻鸟鸣,只依稀听到几声蛙鸣。

他娘舅和他邻村,可他找遍了两村周围的旮旯角落,连根鸭毛也没找到!眼看天就要亮了,唐宁几乎失望了,不知所措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从腰间拔出旱烟锅子,一面“吧嗒吧嗒”抽着旱烟,一面寻思:如此盲目寻找,只是徒劳无功,须有个目标才是!这样想着,隐约听见远处池塘里传来几声蛙鸣,他脑海中灵光一闪——鸭子爱嬉水,我何不到池塘边上找找去!兴许能找到哩!想至此,他把烟锅里的灰烬在鞋底上磕掉,站起来把烟袋别在裤腰里,猫着腰钻进比人还高的玉米棵里,不顾露珠打湿衣衫,向玉米地那头的小池塘走去。

由于走的太匆忙,以至于差点踩在卧睡在草丛里的一只鸭子!唐宁吓了一跳!那只鸭子拽动着笨拙的身子,“嘎嘎”惊叫着跑到池塘里去了。其它鸭子吓得也四散奔逃!喜从天降!唐宁暗道:“真是天助我也!”他兴奋地吹了一声口哨!漫天繁星下,依稀可见地上几枚鸭蛋,他顺手拾起一枚,捧在手里,是温热的青壳鸭蛋!他微微一笑,复又轻轻放在地上,如释重负地回家去了。

偷偷地回到家,他老婆还在熟睡。他躺在软床上,蒙头大睡!

天刚亮,他娘舅领着一帮人就来了。娘舅计划着要是唐宁“梦”不出结果,他就请众人帮忙四散找去!

唐宁老婆见娘舅驾到,知道是问消息来了。忙道:“还没起床!我给叫去!”

“相公!相公!快起!快起!娘舅在外边等你呢!”

唐宁揉揉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他老婆轻轻一笑,道:“娘舅拜托你梦鸭子的下落,可有结果了?”

唐宁正要开口,他娘舅掀帘子进来了,看着唐宁,急切地等待他的答案。

唐宁已胸有成竹,他却抓耳挠腮,故弄玄虚道:“梦是梦到了!可不一定就准了!到时候娘舅过去找不见,可不要怪我!”

娘舅听外甥这话的意思是不一定准头!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娘舅点点头,急道:“外甥快讲就是!”

“我梦见鸭子在您庄南地那个大柳树边上的池塘里,岸上还有数枚青壳鸭蛋呢!”

娘舅不等唐宁起来,就急匆匆地走出来把外甥的话向大家说了。众人一听,纷纷出主意道:“既然您外甥所梦不一定准头!那咱们就别指望他了,大家分头去找便是!”

娘舅尚未开口,唐宁老婆道:“不去看看究竟,又怎知唐宁所梦真假呢?我和大家一块去!到地方要是不见,再去别处找寻也不迟!”

娘舅见外甥媳妇说得有理,于是带领众人去了。谁知到地方一看,果见娘舅家的鸭子在池塘里扑食游嬉,岸边上静躺着数枚青皮鸭蛋。众人一时看呆了!吃惊得纷纷张大了嘴巴。如唐宁所梦的分毫不差!

众人啧啧称奇!佩服得五体投地!唐宁因此名声大震,很快成为商州县大有名气的人,乡下田间地头、城里大街小巷、茶馆、饭馆等,人们纷纷传颂着“神梦唐”的故事。真是“树大招风”,他的麻烦事又来了。

三 梦贼

一月黑风高之夜,一个胆大包天的贼潜入商州知府府邸,把李知府刚领的一个月俸银偷了个精光。

知府得知这一消息,当时脸都气青了,吹胡子瞪眼道:“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抓住那盗贼非把他的屁股打开花不可!”知府暗暗调兵遣将,命手下干将在半月之内务必将盗贼捉拿归案!

谁知那盗贼作案手段高明老练,整个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没有留下破案线索,也没有任何物证!他们无从下手,整日忙得焦头烂额,一晃一个月过去了,盗贼依然逍遥法外!知府也无计可施!

一日,师爷陪着着一身青衣便服的知府到三春茶馆饮茶。见众人忘了喝茶,仰着脑壳听一位面相富态的客官涂抹星子乱飞地讲故事,只听那人道:“大家伙儿可知本县唐家庄有个梦先生,那家伙所梦极准,十分了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知府听了,心中暗想:世上真有这样的高人!偷俸银的贼一天不捉拿归案,他一日不得安宁!况且他又别无良策,遂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有心让那梦先生梦一梦窃贼的下落!于是悄声对师爷道:“速速去唐家庄请梦先生前来!”

师爷遵命而去!

师爷突然驾临寒舍使唐宁惊诧不已!忙请师爷上座,吩咐老婆沏茶。他老婆知道师爷无事不登三宝殿!又见师爷表情严肃,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她一个妇人家恐怕在此不方便,沏好茶默默地退出去了。

师爷方才一五一十把来意说明。唐宁一听知府请他到李府梦贼,紧张害怕得大汗珠子往下滚!他定了定心神,小心翼翼地道:“贱民哪有那样的本事!师爷怕是找错人了!”

“梦先生如此说,真是过谦了!商州县内都在传说你的神奇故事!”师爷捋着花白的胡须道。

“皆是谬传罢了!师爷还是另选高人吧!”

师爷见唐宁推辞,脸色顿时难看得骇人,“你要是不去,知府大人怪罪下来,你我二人可能吃罪得起!”

唐宁见推辞不掉,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师爷去了。

一到李府, 知府大人命人特意给他摆下一桌酒菜,他愁肠百结,连筷子都没有动!然后师爷把唐宁安排在一间幽静的屋子里,里边陈设简陋,一桌一椅一床,床上放着一套叠放整齐的浅蓝色铺盖。

现在他和衣躺在床上,看着桌子上跳动着的蜡烛火苗,忧愁得睡意全无!李大人命他梦贼!他哪里有如此本事!众人津津乐道的有关他的神乎其乎的传奇故事都是虚假的!知府并其手下干将都对此案件一筹莫展、束手无策!何况他靠“偷看苦找”侥幸赢得“美名”的平民百姓,又如何能靠“睡梦”破案呢!简直是痴心妄想!可是知府大人请他前来,就是让他通过此途径找到那该死的贼偷!我的老天爷来!我到哪里找那贼偷去?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是好?这场戏该如何收场?……他辗转难眠,虽是夜半更深,万籁俱寂,他仍愁肠寸断,无计可施!

反正睡不着,索性坐起来!可他又如坐针毡!想他可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下意识地起身下床,开门到外边找贼偷去!可他一开门,发觉门被锁了!为着让唐宁静心“梦贼”,师爷早命雅室落锁,任何人不得打扰梦先生。

连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啦!唐宁只好垂头丧气地复躺在床上。他反过来一想,觉得此想法简直幼稚透顶!就是他能出去找!他也出不了李府,那贼偷更不会深夜潜入李府,等他来活捉!就是能走出李府,天大地大,他又到哪里找那窃贼去?简直是大海捞针!完了!一切都完了!

唐宁苦苦煎熬了一天一夜,饿得饥肠咕噜,头昏眼花!他心下暗想:我就是‘梦’不出那窃贼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没犯什么王法!罪也不致死!知府大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让他羞辱一番,或者打我几十大板出出气……他想至此,心一横,管他呢!先吃饱饭再说!心下打定主意,遂向着门外喊道:“拿饭来!”

门外听信的闻言,赶忙飞跑过去把梦先生的话告诉了李知府。李大人闻之大喜,立刻命师爷查户口簿册,很快就有了结果,范来系商州城郊范家庄人氏。当即命众捕快火速赶往范家庄捉拿范来归案!赶到他家时,范来正在吃酒,众捕快不由分说把他五花大绑捉回到知府大堂!经过一番拷打审问,范来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违!

唐宁万没料到自己出于生存本能喊出的“拿饭来”,机缘巧合,那窃贼名叫范来!

知府大人佩服唐宁可谓是五体投地!敬为上宾,热情款待,又赏了银子,复用轿子把他送回家去了!

四 梦印(上)

李宰相坐在窗前,盯着窗外开得正盛的一树红梅花足有一个时辰了。他外表看似平静,内心深处则焦虑不堪。他的相印不翼而飞!此物关系身家性命!他深知当今皇帝喜怒无常,他性格刚直,朝堂之上又得罪了不少人!倘或走漏风声,仇人知道奏他一本,他的脑袋恐怕要搬家了。为保万全之策,他丢印之后,派下可靠之人暗暗寻找!要命的是暗寻数十日,到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

正在这时,管家程何轻轻推门进来,看着脸上愁云密布的李宰相,小心翼翼道:“大人!商州知府李云龙请见!”

宰相一听是自己得意学生李云龙来了,忙吩咐管家把李知府请进客厅!

宰相和知府在客厅落座,两人吃茶寒暄了一番。李云龙察颜观色,见宰相大人满面愁容,陪着小心道:“恩师何事烦忧?”

李云龙略显唐突的一句问话,使宰相闻言一怔,他捋着长银须的手突然停下了,少顷,捋胡子的那只手才开始慢慢往下移动,他看着知府等待回答的眼神,面露难色!暗想云龙是自己人,把麻烦事说与他听,一来无妨碍,二来说不定他还能帮他一把。想至此,他威严的目光环视客厅,所到之处,服侍的众人无不低头拱手退了出去。

宰相方对李知府道:“老夫不慎丢失了官印!没有官印,就不能执法办事,朝廷知道了,不杀头也得坐大牢!所以丢了官印不敢声张,只能暗查!可是暗查犹如‘大海捞针’,至今毫无结果,真是急煞老夫!”

知府听了,不禁深吸一口凉气!这事的确很棘手!他低头深思,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来。遂高兴地对一脸愁相的恩师说道:“我商州府有位高人,可帮相爷找回大印!”李宰相闻言大喜,盯着知府道:“快说说是谁?”李云龙道:“此人是商州府唐家庄人氏,姓唐名宁,皆因其梦非常灵验,人送外号‘神梦唐’!”

李云龙见宰相大人半信半疑,端起通翠透亮的蓝田玉茶盅,咂了一小口碧螺春,“我商州府小小地方,又无名山大川,却有高人呢!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其实这件事我都不好意思给您说!那是半年前的一天,我刚领了俸银!谁知当夜一个胆大包天的贼潜入我府邸,给我尽数偷去!我得知消息,气个半死,抓住贼偷非把他的屁股打开花不可!……也是属下无能,一晃半个月过去了,那窃贼依然逍遥法外!我还是一筹莫展!一次在茶馆喝茶,偶然听说我府唐家庄有个唐宁,所梦极准!下官别无良策,遂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让师爷前往唐家庄请唐宁梦贼。唉!这步棋真是走对了!那唐宁在我府中睡了一天并一夜,醒来开口就道:‘拿范来!’师爷慌忙查户口簿子,很快就有了结果,范来系商州府范家庄人氏。我立派众捕快火速赶往范家庄捉拿范来归案!人一捉拿回来,我当即上堂问案,经审,偷俸银的贼偷就是范来!梦先生唐宁真是名不虚传……”

李知府讲的眉色飞舞,李宰相犹如黑暗中看到了曙光。急命管家程何进来,让他吩咐厨房赶快备下一桌好酒菜,他要给李知府接风洗尘。

一用过膳,宰相就命李知府即刻动身回商州,务必请‘神梦唐’前来帮他梦大印。李云龙觉得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拍拍胸脯,欣然应道:“全包在我身上!”

俗语说:隔墙有耳。李宰相请梦先生唐宁帮他梦印的事被一个人偷听到了!这个人是谁?不是别人,是管家程何!这家伙潜伏在李府十来年了,当初他来李府可不是为了混碗饭吃,而是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在李云龙舟马劳顿、日夜兼程赶回商州的时候,他弟弟程华也飞马去了商州!

冬日的后晌,唐宁正在端院里劈柴,出力久了,灰白色粗布单衫被汗水打湿贴在脊背上。只听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道:“这里就是梦先生唐宁的家!”

唐宁闻声回头看时,见师爷陪同知府大人正从篱笆门走过来,几个小孩跳窜着、叽叽喳喳跟在后边看热闹!

知府大人驾临寒舍,唐宁有点受宠若惊!赶忙丢下柴刀,拾起黑粗布棉袄穿在身上,边扣扣子,边朝着顽童们嚷:“小孩!去外边玩去!”

孩童们平日最怕唐宁,见他吵,四散逃跑了。

唐宁忙把两位贵客让进矮小的三间茅草屋,堂屋正当门摆着一张旧方桌,两条长板凳,中间用芦苇编成的席子隔成两间卧室。唐宁老婆见来了客人,过来奉茶之后退出家门去了。

知府大人突然到来,使唐宁感到大事不妙!上次师爷前来是请他帮知府大人梦贼偷!这次知府大人亲自来,说不定又有啥麻烦事等着他呢?他是一县之长,不会百忙之中来到他家中喝杯茶、叙叙旧那么简单吧!

现在知府大人只顾悠闲自在地品茶,一言不发!房间里静寂得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了!可是,越发如此,唐宁心里越是忐忑不安,头顶上犹如压着一块大石头,心头很是沉重!

知府大人先是若有所思,而后似乎下了一个重大决定,终于开口说道:“咱打破天窗说亮话!我此次前来,是奉当朝宰相之命,来请你帮他梦大印的!”

唐宁一听是让他帮宰相梦印,惊骇得端着的茶盅不觉掉在地上,他谨小慎微道:“论理,宰相大人的事,小的本不该推辞,可是我一个碌碌无能之辈,难担此重任!知府大人快快收回承命!另选高人吧!千万不要误了宰相大人的大事!”

知府大人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难看得吓人!师爷在一旁打圆场道:“你说这话简直是过谦了!你的本事我们可都是耳闻目睹了的!”“那纯属巧合!我哪里有那样的能耐!”

知府大人阴沉着脸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巧合!宰相大人面前我已经夸下海口!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宰相大人怪罪下来,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唐宁冰雪聪明,心下暗想:知府大人话说到这个份上,知道他推脱掉此差事是万万不能的啦!况且再推脱争执不休,也是徒劳无益!既然推脱不掉,我不妨先应允了他,不管咋说,我先到京城相门走一遭再说,就是不成,我就鞋底抹油一走了之!到京城见一见世面,也不枉我一生!想至此,开口说道:“知府大人切莫生气!我答应你就是了!”

知府大人见梦先生唐宁答应下来,和颜悦色道:“车马都已经预备好了,都在庄外大路上候着哩!咱们即刻就要动身!”“那么急!”唐宁用袖口擦拭着额头上沁出的汗水道。“宰相大人那里可是十万火急!我们哪敢怠慢!”说着话知府大人和师爷就起身往外走!

唐宁急问知府大人道:“可容我安顿贱内几句话!”

知府大人思考片刻,点头应允!

唐宁紧紧握住老婆的胳膊深情的望着她的脸道:“知府大人前来是请我帮宰相大人梦印的!”

老婆泪水盈盈,忧心道:“相公可有把握?”

唐宁闭上泪眼,摇摇头道:“没有一点把握!事到如今,我都给你明说了吧!我唐宁虽名声在外,但是徒有虚名!那次梦饭梦的准,是我回家偷看的结果;帮舅父梦鸭梦的准,是我夜里偷偷去苦觅的结果;帮知府大人梦贼梦的准是我饿的头昏目眩出于生存本能喊出的拿饭来!真真是巧了,那窃贼名叫范来!”

老婆哭着说:“你何苦来!”“事到如今,老婆你就别埋怨我了!此次去京城帮宰相大人梦印,是凶多吉少!我是自食其果,死不足惜!万望老婆保全好咱一双儿女!广西柳州有我一个姑妈,西屋箱子底下有我积攒的五十两银子,我动身后,你收拾收拾细软,投奔姑妈去吧!”老婆恸哭着答应下来。

五 梦印(下)

唐宁告别老婆,上了知府大人预备下的马车,刚刚坐稳,只听得驾辕车夫响亮的一声“驾!”,马车便向京都方向疾驶而去了!

马车在高低不平的官道上颠簸得唐宁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他掀开车棚帘,望着被车轮荡起的滚滚黄尘,心中的不安和前方未知的凶险在他脑海中搅起惊风骇浪!他觉得身体动荡,不是坐在马车里,而是坐在惊心动魄的大海上沉浮不定的小船里!

这日黄昏时分,道路也较为平坦,心中极度恐慌疲乏的他,正要昏昏欲睡之际,忽听得有人高喊:“有刺客!”

黑衣刺客见自己暴露,匆忙射了一箭,跨马而逃!

听到喊声,唐宁即刻警觉,本能往下一缩头,只听“噗”得一声,一只毒箭擦着他的头皮而过,牢牢扎在车轿板上!

唐宁受惊非小!不住地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知府大人很快赶来了,见唐宁没事,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并增派布衣护卫,务必保证梦先生的安全!

看官问了,那刺客是谁?莫不是打马去商州打探消息的程华?对!刺客正是程华!他来到商州,打探消息,万没想到小小商州,穷乡僻壤,竟出了如此高人!若是让他到了宰相府,对他兄弟俩那可是天大的威胁!他们精心筹谋的复仇计划将会毁之一旦!不行!他决定在半路上刺杀唐宁!他隐藏在树林子里,搭箭拉弓准备射杀唐宁时,不料被随车护卫发现了!护卫一声喊,坏了他的事!

马车继续前行。五日后的黄昏,知府大人、唐宁一干人悄悄到达宰相府!李宰相闻消息大喜,遂派人把唐宁安置在宰相府后花园旁边一间厢房里,好酒好菜,好生招待!不可怠慢!

正当唐宁坐在厢房里吃饭的时候,程华在另外一间厢房里焦急万分地等待他哥程何的到来。心神不宁的程何步履匆匆地推门进来,转身掩上房门,低声细语,“此去商州打探消息如何?”

“哥!梦先生唐宁可是了不得的高人那!随后把他在商州打听到有关梦先生的传奇故事,简短地给他讲述一遍!”

程何听完,长叹一声,“看来他不是碌碌无为之辈!否则李宰相那个老家伙也不会千里迢迢请他来!这个人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今夜我们必须除掉他!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程华点点头,“我在半路上试图射杀他,可惜他命大,没有成功!”

程何惋惜的“嗨”一声,又道:“今夜杀人灭口,我们只准成功,不能失败!否则你我就完蛋了!要在今夜三更,神不知鬼不觉,暗暗下手!倘若万一刺杀失败,速来后花园假山和我会合,我们再做最后打算!”程家兄弟计议一定,各自行动不提!

唐宁用过晚膳后,躺在厢房里舒适的床上。现在他和衣躺在床上,看着桌上跳动着的蜡烛火苗。这个眉清目秀、高大俊朗、蓄着八字须的乡下农民,外表看似平静,内心却如翻江倒海一般!自从知府大人光临他寒舍那刻起,他心里一刻也没有安宁过,他觉得突然间一个巨大的重担没有商量地压在他的双肩上,几乎把他整个人压垮了!他有自知之明,明白大家津津乐道的有关他的传奇故事都是虚假的!我哪有那般本事!现在李宰相让我梦印,这不等于要我的命吗?京城那么大,我到哪里找那盗贼去!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是好?这场戏该如何收场?

唐宁几天来在车上颠簸劳顿,没有歇息好,此刻他虽然感到极度疲惫,但他恐惧、惊慌、失望、思虑,巨大的思想压力下,眼看快到三更天,他仍睡意全无!

他暗思虑:与其睡不着,不如出去随便走走,反正不能躺在这里“坐以待毙”!想想这次情况和给知府大人梦贼偷大不相同,最后结局也难以预料!倘若自己不能给宰相大人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又知道了宰相大人致命的“软肋”,李宰相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除掉他简直像捏死个蚂蚁一般容易!如不成功,恐怕他会让自己永远不能开口说话!倘若这样,自己更应该有所行动啦!哪怕有一线生机也好!要不然这样,趁看家护院的夜半更深困倦懈怠的机会,我瞅个机会,翻墙逃出李府……对!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想至此,唐宁吹灭残烛,满室顿时一片黑暗!

透过小小的窗户,唐宁看到几颗星辰撒在碧玉般的夜空!外边无风无月,静寂得能听到树叶落地的声响!这正是实施潜逃计划的大好时机!他悄然起身,复点亮蜡烛,用枕头和衣物制造出他还睡在被窝里的“假象”!然后悄悄溜出厢房,准备溜之大吉!

一溜出厢房,唐宁就感到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夜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粗布,闪烁的星星犹如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唐宁初到李府,对李府的地形不熟悉,加上是夜里,李府里又黑灯瞎火的,他也不知道路,顺着抄手游廊毫无目标地瞎摸着往外走,瞎摸到一个小门时,可惜门上了锁,再仔细瞧瞧两边的墙头,墙头太高,墙边又无攀爬之物,他试了几下,没有爬上去!只得放弃!返回去找别的出路!这时有个打更巡夜的提着灯笼从抄手游廊那头走过来,唐宁赶紧蹲身藏了起来。那人在抄手游廊坐下小憩一会,复提着灯笼走了。唐宁看他走远,从抄手游廊另一头往里摸,小心翼翼地走到游廊尽头,过了一座小桥,来到一座假山处,假山旁边种着一片芭蕉树,他正要往前走,忽然听到假山背后有两个人小声说话,便煞住脚屏声侧耳往里细听,只听说道:“那梦先生果然是高人!我去刺杀他,扑了个空!还弄个装睡的‘假象’,骗的我好苦!”又有一个人道:“这下刺杀他就难了!”又听道:“这样说来,他不但会梦,而且还会算呢!算出来有人刺杀他,所以藏起来了!我们的计划泡汤了!接下来咱们咋办?”唐宁等了一会儿,听到那人又回道:“不怕!我们把大印丢进这个水井里!量他有天大的能耐,也梦不出是我们干的!”以后听不到人说话了,不大会听到一个啥东西掉进水里边的声音,之后听到一阵脚步声渐去渐远,再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唐宁站在芭蕉树下,又惊又喜。喜的是他知道了大印的下落;惊的是他若迟缓些出来,恐怕他要成为贼人的刀下之鬼了!他越想越觉得非常后怕!他想,他当下还不能回去睡觉,万一贼人杀一个回马枪,自己岂不是有生命危险!二来他穿的不算单薄,能抵御冬夜的寒冷!为求万全之策,他当下决定:他要在这僻静之处呆到黎明!

唐宁苦熬到天色将亮,方小心谨慎地往回走,所幸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一回到厢房,他脱了衣袜,倒下就睡。

这一睡直睡到日上三竿!若不是李宰相派人叫醒他,还不知道能睡到啥时辰哩!

宰相大人有请!唐宁就不能再睡了!忙起来,梳洗完就去见李宰相!

唐宁刚在书房里坐定,李宰相端坐在太师椅上迫不及待地问:“先生所梦可有结果?”唐宁眨眨眼,迟疑片刻,方道:“有了结果!我梦见相爷的大印在后花园假山边上的水井里!”

李宰相闻言大喜,忙命人速速去打捞!

二个时辰不到,相印就打捞上来了!

李宰相喜不自胜!好酒好菜的热情款待梦先生!李宰相独自奉陪!席间李宰相微笑着问唐宁道:“可能找出偷印之贼?”唐宁明白宰相大人的意思,大印虽说找着了,可是没有除去他心头大患!唐宁心中暗想:能把大印丢在宰相府后花园水井里,可以判定是相府里出了内奸!但是黑夜里假山背后他只是碰巧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并没见到他们的模样!再者已经‘打草惊蛇’,若是他们逃跑了……心中越发没有底气,可是宰相大人又再三追问,只得硬着头皮试它一试。想毕,对宰相大人说:“没有多大把握!但愿为一试!”宰相捉贼心切,赶紧问什么办法?唐宁走过去跟宰相大人耳语一番。李宰相听了微微点头。

李宰相当即下令李府上下、轿夫仆从都在大客厅里集合。

宰相大人有“请”,谁敢不来!一时间众人纷纷到了。大家集聚在客厅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宰相大人把大家召集起来究竟所谓何事?有的暗自揣测,有的交头接耳,有的窃窃私语。

李宰相威严的目光所到之处即刻变得鸦雀无声!只听宰相缓缓说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没什么大事,只是劳烦诸位每人说一句‘比登天还难’,说罢此话的人就自便了!”众人不知宰相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哪个敢违抗命令呢?一个个只好按照他说的去做。大家排着队一个接一个重复说那句话,唐宁不停地摇头。

人越来越少了,唐宁失望了。又有十来个人被排除掉了,他越发失望了,最后只剩下寥寥几人了,唐宁几乎绝望了!终于轮到程何了,他匆匆看唐宁一眼,眼睛又慌忙躲开了!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了,这个声音在唐宁有惊有喜的记忆里多么刻骨铭心!他激动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手指头指着那人道:“就是他!”李宰相闻言厉声喝道:“给我拿下!”程华见程何被擒,孤注一掷,暗暗摸出一把毒镖,直取李宰相的咽喉。贴身护卫眼疾手快,用剑一挡,毒镖“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溅起些许尘埃。宰相朗声说道:“给我一并拿下!”

李宰相当即审问程家兄弟,经审,原来程家兄弟是登州四品官赵平的外甥,赵平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罪大恶极,李宰相在皇上面前参他一本。龙颜大怒,下旨吏部严惩不贷!赵家先被抄家后被处斩!程家兄弟怀恨在心,为替舅舅报仇,甘愿来到李府当下人,伺机害死李宰相,他们想过许多办法来达到目的,比如暗杀、投毒。但都认为不妥,这样终究会查到他们头上,认为赔上自己的小命太不划算,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后来知道官员丢失官印是大罪。他们的计划是先取得李宰相的信任,再偷走他的官印,又不至于怀疑到他们头上,他们也达到了目的!事情就是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的。

程家兄弟对李宰相忠心耿耿,取得了他的高度信任。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兄弟俩里应外合、天衣无缝地盗走了李宰相的官印,况且李宰相又没怀疑到他们头上,眼看着李宰相该“倒霉”了,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个梦先生,他们自个乱了阵脚,栽在了他的手里!

程家兄弟锒铛入狱!

李府后花园里,李宰相和唐宁相对而坐。唐宁一身轻松,笑对李宰相说:“我欲回商州,明日动身。”

李宰相捋着银白长须,浅浅一笑,“恩公有所不知,老夫早派人去商州接你妻儿老小去了,我要恩公留在京城,跟随老夫共享荣华!”

唐宁一时愕然,他看着李府墙外的景物,若有所思……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