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了海量的优美文章语录和经典故事

网站首页 故事摘抄 正文

不该玩的游戏

jellybean 2022-02-17 故事摘抄 304 ℃ 1 评论

今天周末,给大家讲一个“笔仙”的故事。

笔仙是一种招灵游戏,通过笔来和一种我们称之为“笔仙”的能量体交流。请笔仙,是中国最古老的巫术之一扶乩的简化版。

不该玩的游戏

关于扶乩,宋朝人洪迈的《夷坚志》和陆游的《箕卜》诗都有记载,古人认为,扶乩是一种请神活动,对神必须虔诚,在扶乩之前,须沐浴更衣,烧香祭拜,以示敬仰。

随着朝代更迭,扶乩的形式和过程也有变化。扶乩变成了一种专业的问卜方式,扶乩信奉的神灵很杂,晋代时,信奉紫虚元君,南朝时,又出现了紫姑。

关于紫姑,南朝刘敬叔的《异苑》和清朝俞正燮《癸巳存稿》都有记载,最著名的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绘声绘色、证据确凿地讲出来,就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来大文豪苏东坡也是扶乩的忠实玩家。

纪晓岚在其所著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述了数十例扶乩事例。纪以为:“大抵幻术多手法捷巧,惟扶乩一事,则确有所凭附”。

时至今日,在马来西亚华人社区每年都都会举行盛大的九皇爷扶乩崇拜仪式。

这几年,关于笔仙传闻也是很多,网上也有很多关于笔仙的帖子,其中不乏奇幻诡谲的事件,比如“深圳宝山技工学校笔仙死人事件”。不过,估计都是传闻也不知真假。

说正题,文影是我同事,有一次我们俩一起出差,在火车上闲聊,她给我讲述了这个诡谲的故事,她说即使到现在,也是心有余悸。

她说。

这个事发生在我的大学时代,经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女生宿舍在学校南区,南区宿舍是学校风景最好的地方,树木高大茂密,不远处还有一个小的人工湖,凉亭等,由于去那里的情侣多,学生戏称“鸳鸯林”。

晓丽和我住在一个宿舍,同专业,也是同一个导师。可能是刚过完年吧,导师暂时也没有布置新的项目,也是落得清闲,每天无所事事。

晓丽比较喜欢仙侠鬼怪的小说,有一天,晓丽邀请我一起玩笔仙游戏,我对笔仙游戏也是并不是很信任,一开始比较抵触,不过在晓丽的极力劝说下,还是答应她试一试。

早早的吃过晚饭,刚过晚上8点,晓丽在宿舍布置好请笔仙道具,宿舍中间放了一个方桌,桌面上平铺了一张A3白纸,还准备了一支圆珠笔。

关了灯,点了一支白色蜡烛。

晓丽教我用右手相互交错,手放松但是要轻轻地夹住笔,然后,她轻轻呼唤“笔仙笔仙,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在她重复了三四遍的时候,笔杆微微动了。

我们俩都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对方,从晓丽的眼神里看到了肯定的答案,晓丽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试着问了一句“你是笔仙吗?”话音刚落,笔开始移动,移动到我们事先在纸上写好的“是”字上面。

此时,我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差一点尖叫出来,夹笔的手也差点抽了回来,晓丽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轻声的说让我镇定。晓丽说不能突然停止,一定要征求笔仙的同意,才能停止。

我一只手捂着惊讶的嘴巴,一只手和晓丽夹着圆珠笔,在圆珠笔的带动在纸面游走。

我大脑一片空白,充满了恐惧。不得不说晓丽比我胆子大的多。

晓丽接着问道:“笔仙笔仙,你是什么时候的人?”接着笔开始缓慢移动,在纸上写出“大清”两个字。慢慢我的惊讶好奇也代替了恐惧。

晓丽还没来的及问它问题,笔仙又直接写下了“女”字,这难道是她的自我介绍?

笔仙告诉我们,她是个女的,59岁去世。

晓丽又问:“今天我们两个人请的你,一个人可以请你吗?”

笔仙说“可以”。

晓丽接着说:“那我明天再请你来,可以吗?”

笔仙停顿了一会,回答:可以!

晓丽说:“那我们约个时间吧”!

圆珠笔在纸上写出了数字1和2,也就是明天深夜12点!

晓丽说:“好的!明天夜里12点整再见!笔仙,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好吗?”

笔滑动了到了“是”就停止了,我们俩才松了手。

我一下瘫坐在凳子上,整个人觉得如释重负,晓丽却显得格外的兴奋,她非常有兴致的说要好好的想想明天问笔仙什么问题,而我打心眼里不赞成她这么做。

第二天是五一劳动节,学校放假,我家距离学校比较近,早晨收拾一番就回家了,临走前,特意嘱咐她,不要一个人请笔仙,她满口答应了。

可是我总觉得她不会听,会自己一个人去请笔仙。

接着一连两天,她也没有联系我,我约莫着她可能出去玩了或者逛街了,也在没有在意这事。

五月四日一大清早接到晓丽的电话。

她在电话那头哭着给我说:“小影,快来救救我,我请来了笔仙,但是送不走了,这几天天天缠着我,我快要死了,你快点回来,不然我会死在宿舍的。”

听到这里,我也是头皮一麻,看来晓丽被吓的不轻,我赶紧收拾妥当后,给父母说学校有急事,就急忙往学校赶,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她蓬头垢面的在宿舍楼前长椅上坐着等我,没有洗漱。

晓丽看我回来了,匐在我身上哭了好一阵。安抚她好久,等她情绪稳定之后,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五月一的那天夜里,准确的说是五月二日凌晨,她独自在宿舍请笔仙。

晓丽说:“我刚要开始请,好像感觉他就来了”。

于是把准备好的问题,问了一遍,其中一个问题是“我以后会和男朋友结婚吗?”

笔仙回答说“不会”!

晓丽听到回答后有点生气,接着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笔仙停顿了一会,写出了一个“死”字。

瞬间晓丽领会笔仙写出“死”的意思,不是说笔仙要死,而是笔仙要她死。

晓丽顿时吓的尖叫,魂不附体,惊恐之下根本忘记了送走笔仙。赶紧收拾了桌上道具。

当晚,晓丽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有人在她耳边说,死...死...好几次都是从噩梦中惊醒,梦到有人追杀自己,想跑怎么也跑不掉。

这两天越来越离谱,明明收掉的笔和纸,从外面回来时,整整齐齐的摆在桌上,好像是在等她请笔仙一样,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记错了。昨晚,她把纸揉成一团,还有圆珠笔一起都丢进了垃圾桶。可今天早上醒来时,蜡烛也摆在桌子上,笔也摆在桌子上,纸被展开了,皱皱巴巴摊在桌子上,连凳子都摆的整整齐齐,不过诡异的是桌子前只有一把椅子。

晓丽看到此情形,吓的瘫软在床上,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连睡衣都没有来的换,拿了手机就下楼给我打电话。

不知道那天我那来那么大的胆子,胆大的晓丽一直怯怯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我们回到了宿舍。

看来她确实吓坏了,屋内乱糟糟的,看来也是好几天没有收拾了,于是我打开窗帘,把屋子收拾了一番,打开小阳台的门,透透气。

中午吃饭时,对晓丽进行了一番安慰,表示不管什么事,我都会陪在她身边,晓丽也是感动不已。晓丽说她觉得后来请来的笔仙绝非第一次请来的,绝非同一个。当时我也是一惊。

不过当晚发生的事让我终生难忘,睡到半夜的时候,事后知道大约是一点左右,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晓丽下床,接着就没啥声音了。

突然一下子,我变的特清醒,觉得很不对劲,连忙起床,黑暗中看到晓丽站在她的桌旁,我叫了好几声,她也不应,只是身体微微动了一下,因为白天的事情,我赶紧下床开了灯。

看到晓丽用纱巾把自己吊在床的上栏杆上。大学生的床下部是课桌,桌上面是床,脚离地也就不到五厘米,所以黑暗中看着像是在站着。

当时心脏都提到嗓子眼,根本来不及害怕,赶紧把她从床栏杆解下来,使劲的敲打她的后背,幸运的是很快她就剧烈的咳嗽起来,赶快给她倒了一杯水顺顺气,过了两分钟左右,她缓过神来,第一句话就是:“影,他要杀我”!

虽然我没有问,但是我知道这个晓丽口中的“他”就是笔仙!

我意识到这个宿舍是没法住了,再住下去可能真的会出人命,我哭着给研究生管理老师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大概说我们遇到事情。

我们管理老师是一个50岁左右的女老师,平时和蔼,人很好,她让我们穿好衣服稍等,她马上过来接我们。

二十分钟后,管理老师和她老公开车来到我们宿舍,见到老师那一刻,我觉得突然有种得救了的感觉。

看到管理老师,我们大哭起来,老师一直在安慰我们,她老公也是我们学校教师,他老公给学校保卫处以及我们的导师都打了电话说明了我们的事情。特别提到晓丽上吊的情节,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学校为了保险起见,把我和晓丽送往医院做全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身体一切都正常,就是惊吓过度,晓丽脖子被纱巾勒到发红,只是轻微的软组织挫伤。

由于是放假期间的事情,在学校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只是小范围的知道一些传言。

再后来,我和晓丽被学校换到北区宿舍,宿舍也是学校找人帮我们收拾的,以前的南区宿舍我们在也没有回去过,说实话再也不想回去了。

晓丽父母为我俩求了护身符,后面再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经过这事我和晓丽也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过了一年多,我们研究生毕业,晓丽和她男朋友回到他们老家省城,结婚生子,现在也是恩爱有加,幸福美满。

可能你想说当时笔仙的回答,说实话我压根就不信笔仙的话,这辈子也不会再碰笔仙游戏了。

在后来,偶尔听别人说,笔仙只能在子夜之前才能请,子夜之后招到的大多是邪灵,容易给自身带来危险。

至于笔仙说的话,也不能全信,一个孤魂野鬼和你建立了某种的联系,也许你是好奇要消遣他,殊不知可能对方也想消遣你,都是鬼话,何必当真。

听完同事讲述的故事够离奇,够灵异,也够吓人的,这种真实事例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听故事的过程中,我也是起了好几次鸡皮疙瘩,这种不可控的游戏,适可而止,不要把自身置于危险之中是最明智的选择!

Tags:震惊全国的笔仙事件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沉吟网

    沉吟网  评论于 [2022-04-19 21:02:21]  回复

    白天玩笔仙会请来什么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最新评论